美国华裔老师谈世俗教育还是基督教教育?

试着想像在你孩子的学校里,课堂上,称呼「Mom」和「Dad」被禁止,只能使用不分父与母的中性词「parent」,因为要尊重同性恋权利的缘故。这个想像成为现实并不遥远。

2011年7月,加利福尼亚州州长Jerry Brown签署了一个意义重大的新法案。此法案要求加州教育部和所有学区早至2013-2014学年开始採用的新教材必须包括有名的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的历史及其对美国社会文化的贡献(目前已有部份郡县开始实施)。可以想像,美国其他州很快会效仿赶上,压力是原因之一,更主要的是美国教科书的编写和行销是以比较大的州为主。所以加州法令的同性恋教材一旦编写好,会很快普及全国。

此法案的支持者以教育「宽容」为藉口,实质上是要让小孩子从幼稚园开始就被灌输「同性恋是正常健康生活方式,应被社会接受认可」的思想。此法案的通过和最近几年美国十几个州同性恋的合法化,以及奥巴马总统对同性恋的支持,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美国社会已与基督教背道而驰了。而其背离也不可避免地反映在公立学校的教育上。曾经接受基督教的公立学校教育已完全转变成世俗的人本主义教育。

只要稍微了解人本主义教育对孩子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基督徒父母就会重新思考要提供给孩子什麽样的教育。

从传统的家庭教育到世俗的公立教育
在美国早期历史上,包括殖民时期,教育主要是由家庭和教会提供的。直到二十世纪初,传统的家庭教育一直占主导地位。对于那一时期的美国人,把孩子送到世俗学校由陌生人教育是不可想像的。所以当政府设立的公立学校开始在十九世纪中期出现时,遭到父母和牧师的强烈反对。可是到了二十世纪上半叶,公立学校最终占了上风,取得了主导地位。如今,传统的家庭和教会教育曾经存在及其存在的原因已鲜为人知了。

虽然当时的公立学校不是基督教学校,但他们能接受基督教,在基督教重大节日期间会举办节目庆祝。圣经也不是禁品,集体祷告是大多数学校每日活动的一部分。可是在1960到1970年间,联邦最高法院在通过「政教分离」后不久,藉1962年Engle vs. Vitale案件,法院宣判将基督教原则全部排除于教育制度以外,禁止学校层面的祷告活动。同时,在1963年的两个案例中,将圣经、宗教课、宗教教导全部排除至学校以外,旨在把公立学校变成宗教中立的世俗机构。

学校追求的「宗教中立」其实很难做到,因为宗教中立根本不存在。把基督教从学校驱除,就会被其他的宗教替代。今天世俗人本主义、新纪元宗教、还有其他的世界观充斥了美国公立学校的各个层面。道德教育中的人本主义价值观强调,所有的道德价值观都是主观的,因人而异的,取决于个人的需要和兴趣;没有绝对的、客观的价值观和真理。人本主义教育具体体现在使用「澄清价值观」(Value Clarification)的方法帮助学生建立自己的道德价值观。新纪元宗教运动推广的基于人本主义理论的、称为「超个人教育」已经渗透到公立学校的课程里,广为传播。

世俗人本主义教育对基督徒孩子信仰的影响

今天,大多数人认为教育孩子是学校和专业教师的工作,把孩子送到公立学校受教育是理所当然的。据统计,90%的基督徒父母把孩子送到公立学校读书。做父母的知道学校在教数学、语言、历史、地理等科目,但大多数的父母不了解每门课程里到底包括了什麽,教课的老师持有的信仰和道德价值观会如何影响学生。笔者的一位同性恋同事在英文课上给学生讲他的同性恋俱乐部活动及他们的生活方式。另外一位英文老师也公开她的同性恋关系,甚至把她的伙伴介绍给大家认识。在孩子还处在世界观和价值观形成阶段时,为人师表的老师对他们的影响不能低估。在我曾教书的一所学校,在课间或午餐时同性的学生亲吻拥抱已非罕见。我所教的大多数学生认为同性恋有自由和权力选择他们认为适合的生活方式。不少的学生问及我对同性恋的看法,而当我告知我的基督教立场时,他们说我不够宽容,头脑不够开通,竟有学生说我歧视少数人等等,让人啼笑皆非。

其实学生持此观念不是偶然,社会文化大环境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学校会有意无意地通过一些方式让学生在不自觉中受到影响,「缄默日」是其中之一。不少的学生被召集参与此活动,而且学校的社会工作者发出电子邮件给全校老师希望取得支持。老师在课上提问,不少学生选择不说话,指着自己脖子上挂的一个小纸牌让老师读。纸牌的正面写着「我今天选择缄默」,再读反面就发现他们缄默的原因是支持受歧视的同性恋、双性恋,他们应得到平等的权利等等。越来越多同性恋的影响和势力以各种形式出现在公立学校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不明是非的孩子们。即使父母重视孩子灵性的发展,又如何抗衡世俗教育对孩子世界观和价值观的灌输和影响?

通向应许之地:基督教学校和在家教育
圣经强调孩子要接受基督教教育,而父母应提供这样的教育,帮助孩子形成以神为主、而不是以人为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例如,父母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的孩子(参弗六4),而且他们的责任不是偶尔教导孩子神的话,而是随时随地(参申六7-9)。圣经上每个有关孩子教育的经节都清楚地表明了做父母的责任,没有一个地方说该把孩子的教育交给国家和政府。作为上帝的僕人,基督徒父母有特别的责任来养育孩子,给孩子提供基督教教育,把他们的信仰传承给下一代。事实上,神已为我们提供了祂所喜悦的教育方式:基督教学校教育和在家教育。

1962年美国只有1000所基督教学校。自从公立学校禁止学校层面的祷告、读经以后,基督教学校剧增。据统计,1993年有850万学生就读私立/基督教学校,占总入学学生人数的12%。现在已有34000所基督教学校(占所有学校的25%)。众所周知,基督教学校的学生成绩比公立学校的学生要好得多,例如,私立/基督教学校学生的SAT分数比公立学校高出80点,而公立学校的成绩自1963年以后连续18年下降,现在达到最低点,与父母那一代相同的试题,这一代的学生却比父母那一代平均退步80点。

在家教育(home schooling)就是选择在家由父母或请人来教育,而非完全交给学校教育。在家教育在过去十五年增长迅速,据统计大约50-75万的孩子接受在家教育。

增长的主要原因是信仰的传承和把信仰与教育的融合;不满于公立学校的犯罪率,缺乏管教,以及不断下降的教育品质。研究表明,美国在家教育的学生不论在全国标准数学和阅读考试,还是在重要的大学入学考试如ACT和SAT,都远远超过全国的平均水准。而且在家教育的学生具有更好的独立学习的能力,这使得他们上大学时获益匪浅。美国700多所大学,其中包括常青藤学校都录取在家教育的学生,而且对录取的在家教育的学生评价很好,认为他们的独立自主的学习精神是很多公立学校毕业生不能比的。

16世纪著名的改宗家(Protestant reformer)兼教育家说过:「我不建议任何人把孩子送到圣经不被奉为至上的地方受教育……除非我们的学校勤于教授圣经,把神的话语刻在青少年的心版上,否则我真担心学校会变成最大的地狱之门。」不幸的是,他所担心的变成了现实——公立学校的世俗教育已成功地使基督徒孩子远离了神和基督教信仰。孩子是上帝赐给父母的产业,作为神的管家,我们应该怎样抉择?应该怎样经营管理我们的产业?我们将来见主面时怎样向主交账?

这是每一位基督徒家长要面临、思考以及选择的问题。

*文中所涉及数据均来自公开资料。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现住亚利桑那州。在公立学校任教多年,凤凰城华人基督教会学生团契儿童服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