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督化教育漫漫探索路(二):在家教育的兴起及对其缺陷修正的不同尝试

圣经《箴言》这本人类智慧之书字字珠玑而又意味深长,而如此传世之作的开头则是犹太史上最强盛的所罗门王作为父亲对爱儿谆谆教导的口吻:“我儿,要听你父亲的训诲,不可离弃你母亲的法则,因为这要作你头上的华冠,你项上的金链。”

 

尤其《箴言》后面出现的“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更被犹太人和基督徒父母奉为教育的根本准则,而教育的核心则是所罗门王一开始就点出的“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

 

这也是今天中国越来越多基督徒父母的心声:儿女教育的最大责任方是父母,教育的核心是把自己亲身经历的上帝传承给后代,因为圣经也记录上帝说:“我是亚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上帝在一个家庭中显现并藉着家庭传承信有仰。

 

 

然而,公立教育等时下社会教育过于浓郁的功利化、应试化及世俗化的冲击,让越来越多的基督徒父母品尝到理想与现实间的巨大张力。无奈和焦虑之下,一些基督徒父母开始自发尝试起不同的基督化教育的方式。

毕竟动员自己比动员别人更容易。于是,“在家教育”成为不少基督徒父母的首选。

 

在家教育的兴起:一场父母自发的探索

 

“在家教育”又称为在家上学、家庭教育,它萌芽于19世纪末的美国,20世纪50年代蓬勃发展,英文原名为Homeschool。虽漂洋过海,但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最初“在家教育”是在和今天中国父母们面临的类似情境下诞生的。

 

当时,美国的基督徒父母们面临着相似的尴尬处境:虽然美国以基督教为立国根基,但去宗教化、世俗化的风潮深深席卷了公立教育,学校教育的程序化、机械化的弊端日益明显,出于虔诚和安全等考虑,一些基督徒父母不愿再将孩子送入学校,而是选择了自己在家带领孩子学习,秉持基督教的价值观、尊重孩子的个性和兴趣点,并在此基础上选择适当的教育方法。

 

从这一意义上来讲,或许可以说,“在家教育”最初的兴起仿佛当年英国的清教徒因不从国教而选择踏上“五月花号”找寻新大陆一般。

 

逐渐发展后,社会上一些中产阶级、父母也看到这种方式的优点,虽不是出于信仰的原因,仅从教育效果出发也选择了这一独特的教育方式。尤其最近30年发展迅速,1986年,美国约有仅20万的孩子在家教育,但据2014年美国非公立教育数据统计,在家上学的儿童已超过200万,占全美学生的3.4%。

 

发展到现在,在家教育虽不是美国义务教育中的主流,但已成为一种常态,是公立教育之外多种具有活力的小众方式之一。与此同时,这一方式在欧洲、澳洲、印度等地也有一定普及。

 

中国“在家教育”兴起于2000年后。广州“在家书院”的创办者陈辛迪姊妹就是第一批尝试者,这位“海归”精英之前从未尝试过教育,但因深切感受到自己三个孩子的需要,受到国外朋友的激发从2001年起开始施行在家教育,把“妈妈”和“教师”的身份二合一,家中客厅的餐桌在每天早餐后就成了三兄妹的课桌,一天的功课从朗读《圣经》开始。从周一到周五,三个孩子的课表也排得满满当当,中文、英文、历史、地理、数学、音乐、艺术…重要的课程一样不少,甚至比公立学校还多。(陈姊妹的故事可详见【特稿】基督化教育漫漫探索路(一):中国基督徒父母面临社会教育的尴尬处境)

 

哈佛大学教育硕士出身的教育专家黄陈怡文老师从1998年在美国开始在家教育,2006年时曾和丈夫带着四个孩子从美国洛杉矶附近的圣地亚哥搬到北京生活,她也是把在家教育中国本土化实践的最早尝试者之一。回忆起开始的情形,怡文老师说,当时几位中国本土基督徒父母毫无经验,但就是感到这个很必需:,一致要求时说:“我们尝试一下吧,你帮我们一起做吧!”于是开始了“家长俱乐部”,形成一种共学联合家教的形式。最初只有9个家庭13个孩子,慢慢周围的父母看到效果,也把孩子送来,2010年增长到18个家庭,一共有22个孩子,本土的父母们在一起做的过程中也学习到了“在家教育”这一形式,后来成为本土化实践的新生拓展者。

 

如果说陈辛迪姊妹、怡文老师都受到了国外经验的激励,那么来自华东带领一城市家庭教会的雅各牧师夫妇则完完全全是“摸着石头过河”,他描述了2010年到2014年的过程:“我们先是自己摸索,之后到附近一些城市的基督教学校学习,学了一年之后然后打算也用基督教学校的方式去做,但是发现效果不理想,首先是老师的问题,因为要请一个已经预备好的老师非常难得,第二个是经济的问题,成本非常高,每个月要1万左右的支出,第三个对孩子来讲,并不是非常的自由,仍然跟传统的教育是一样的,虽然加入了信仰的因素,但只是从学校搬到家里而已,也有很多的作业和课程。…2013年下半年开始,从我这个做爸爸的回家开始带孩子开始,我完全放弃以前教育的方式,用神带领我们的方式,每天读经祷告、学神的话,然后需要背经、还有给孩子看一些网络上课程的视啊,比如他四大古国历史就,还有出去玩让孩子开眼界,让他们亲身去接触各种知识,带着他们到博物馆、图书馆、大自然里…”

 

“我发现这个方式是最合适孩子的…..这种教育是和从圣经里面来的价值观可以无缝对接的,没有任何冲突。比如一些基督化教育的学校,让老师去管,父母亲也插不上手,其实做父母的和教育也是完全脱节,而在家教育是父母亲承担最重要的责任。”

 

在雅各牧师看来,“在家教育”强调父母的责任是非常天然的,因为社会教育最大的问题是“去家庭化”,父母变成了只是付学费的人,这带来了最深刻的问题,唯有父母重新回归到本来的位置上才能还原根本,而这和父母有才学无才学、有钱还是没钱其实毫无关系,“在家教育不管你有钱没钱,你都可以用的,我见过收垃圾的人也是这样教育孩子,也教育的很好。”

 

雅各牧师向基督时报的同工介绍说,他和妻子在探索过程中一直不知道这种模式原来叫做“在家教育”,而且100多年前就已经由美国的基督徒父母创立了,最近10年中国的基督徒父母也开始尝试了。“我们就是自己一点点摸索,一方面秉持着圣经,一方面就是和每天的实践结合。2014年的时候,我和一些国内其他城市的基督徒父母们接触时才发现:原来各地都有这么多人在尝试啊!我相信这是神对中国基督徒父母们的带领。”(雅各牧师的故事可详见【专访】一基督徒夫妇谈在家教育(上):我们为何这样选择?)

 

不仅仅基督徒父母们,如今中国一些中产阶层父母也开始看到公立教育的弊端,开始尝试“在家教育”。据2013年8月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在家上学研究报告(2013)》,在中国大陆约有1.8万学生不在学校上学,选择“在家上学”。

 

报告显示,家庭选择在家上学的前五位原因依次是:“不认同学校的教育理念”(54.19%)、“学校教学进度过慢”(9.50%)、“孩子在学校没有得到充分尊重”(7.26%)、“孩子厌倦学校生活”(6.07%)及“宗教信仰的原因”(5.59%);当前在家上学人数最多的前三个省市依次是广东、浙江和北京,均位于东部,教育专家分析称,这与东部地区的经济文化水平高、社会公众教育观念更开放有关。

 

在家教育并非完美终点:理解其教育精髓后需灵活运用

 

雅各牧师是在先后尝试社会学校、基督徒学校和在家教育之后,最终发现在家教育最合适他们,但与此同时,也有许多尝试在家教育的父母们发现了在家教育存在着一些短处和问题。

 

比如,做在家教育很大程度上需要至少父母一方放下或修改朝九晚五的工作模式,这对大部分父母是个很难跨越的鸿沟;一个家庭单独做形单力薄,孩子们也因较少有小朋友一起玩儿而感到孤单无聊,这对孩子少的家庭来说尤为突出;不少父母也反映说,自己作为老师感受到极大的压力,一方面不同学科都要涉猎、学习和教导,另一方面更大的压力则是害怕由于自己的不专业而耽误了孩子的未来;另外,孩子与外界少有接触,也是在家教育面临的一个问题。

 

对于这些,有着多年实践经验的黄陈怡文老师分享说,首先根本而言,我们不要仅仅拘泥于在家教育的外在形式,而要明白在家教育最根本的优势其实在于父母对于孩子的关心。

 

她说,人们提到在家教育时一个误区是往往认为在家教育出来的孩子学业成绩更好,她拿出美国曾经一个在家教育和公立学校两组孩子的成绩对比研究表明,在家教育的优势明显,但她又拿出一个三组的数据对比:一组是公立教育孩子的成绩;一组是在家教育孩子的成绩;一组是公立教育+父母密切关注的孩子的成绩。数据显示,的确在家教育的孩子成绩比公立教育的明显好得多,但最后一组孩子的成绩比前两者更好。怡文老师提醒说,“即使是公立教育,如果父母严肃地投入时间和关心在孩子身上,效果不会一样,我们的一个误区是以为只要离开目前的教育系统,就能解决孩子所有的学习问题,但外在的形式不是最重要的,最根本在于父母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父母的参与是关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