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温哥华几位西人基督教学校校长的特稿

特稿:破除基督教學校的迷思

那 套 在 發 現 頻 道 播 映 名 叫 「 迷 思 破 除 者 」 ( Myth Busters ) 的 片 集 , 是 我 喜 愛 的 電 視 節 目 之 一 。 當 中 兩 位 渾 身 是 膽 的 特 技 人 , 千 方 百 計 地 利 用 射 擊 、 火 燒 、 爆 破 及 空 降 等 絕 技 , 為 要 破 除 人 們 每 天 執 著 的 迷 思 , 找 出 事 物 的 真 相 。 甚 麼 是 迷 思 ? 根 據 《 牛 津 字 典 》 : 迷 思 是 指 「 一 些 大 家 都 信 以 為 真 , 但 事 實 上 是 不 存 在 或 虛 假 的 東 西 。 」

關 乎 基 督 教 教 育 的 迷 思 有 很 多 , 有 些 更 富 有 娛 樂 性 。 我 最 喜 歡 引 用 的 例 子 是 很 多 人 認 為 基 督 教 學 校 的 學 生 , 都 是 十 全 十 美 的 。 身 為 四 名 基 督 教 學 校 學 生 的 家 長 , 我 可 以 肯 定 地 說 這 絕 非 事 實 …… , 我 深 信 孩 子 們 的 老 師 也 會 同 意 。 以 下 是 我 們 經 常 聽 到 有 關 基 督 教 教 育 的 迷 思 :

認 為 我 們 就 像 50 年 代 的 私 立 學 校 , 提 供 聖 經 班 和 良 好 的 道 德 教 育 ;

基 督 教 學 校 只 教 授 「 創 造 論 」 ;

公 立 學 校 的 老 師 比 基 督 教 學 校 的 更 專 業 ;

基 督 教 學 校 是 「 溫 室 」 , 並 不 代 表 真 實 的 世 界 ;

基 督 教 學 校 只 適 合 年 幼 的 學 童 , 年 長 的 學 童 不 一 定 需 要 ;

中 學 階 段 應 由 第 8 班 開 始 ;

基 督 教 學 校 只 為 富 裕 的 家 庭 而 設 。

為 了 打 破 上 述 迷 思 , 我 邀 請 了 兩 位 校 長 , 包 括 Anne Ferguson ( John Knox 基 督 教 小 學 校 長 ) 、 Ellen Freestone ( 溫 哥 華 基 督 教 學 校 校 長 ) 和 我 自 己 ( Carver 基 督 教 中 學 校 長 ) 一 起 , 就 上 述 迷 思 , 作 出 以 下 的 回 應 。

Dan Dowber ( 拓 展 部 總 幹 事 )

【 迷 思 一 】 基 督 教 學 校 就 像 50 年 代 的 私 立 學 校 一 樣 , 提 供 聖 經 班 和 良 好 的 道 德 教 育

基 督 教 教 育 早 已 滲 入 我 的 血 液 , 甚 至 可 能 已 烙 在 我 的 遺 傳 基 因 中 。 早 於 二 十 世 紀 初 , 我 的 祖 父 已 在 他 荷 蘭 的 故 鄉 , 開 辦 基 督 教 學 校 。 我 的 父 母 曾 在 阿 伯 特 省 協 助 創 辦 了 一 家 基 督 教 學 校 。 40 年 代 時 , 我 的 表 舅 父 是 溫 哥 華 基 督 教 學 校 第 一 屆 董 事 局 的 成 員 。 雖 然 經 歷 了 這 麼 多 , 但 我 仍 覺 得 好 像 剛 剛 撥 開 表 象 , 正 要 尋 找 基 督 教 學 校 本 質 應 該 是 怎 樣 似 的 。 深 感 這 是 沒 有 止 境 的 工 作 , 當 中 蘊 含 著 無 窮 的 可 能 性 、 發 展 的 空 間 和 辛 勤 的 耕 耘 。 但 為 何 是 這 樣 呢 ?

難 道 這 不 單 是 聘 請 一 群 基 督 徒 的 老 師 , 確 保 每 週 上 兩 課 《 聖 經 》 , 和 教 導 孩 子 們 一 些 良 好 的 基 督 徒 價 值 和 道 德 嗎 ? 若 真 是 如 此 , 那 該 是 一 項 頗 為 簡 單 的 工 作 。 坦 白 說 , 這 與 開 辦 一 家 50 年 代 的 公 立 或 私 立 學 校 , 實 在 分 別 不 大 !

怎 樣 才 是 一 家 基 督 教 學 校 呢 ? 具 備 基 督 徒 老 師 、 《 聖 經 》 課 、 道 德 和 價 值 是 理 所 當 然 的 ; 但 那 不 斷 啟 迪 我 家 族 的 成 員 , 吸 引 我 們 鍥 而 不 捨 地 尋 求 怎 樣 幫 助 孩 子 們 明 白 , 需 要 讓 信 心 滲 入 他 們 整 個 人 的 生 命 。 我 們 到 每 個 角 落 去 搜 尋 上 帝 的 指 紋 。 我 們 掙 扎 , 要 明 白 上 帝 向 我 們 生 命 所 發 的 呼 召 。 我 們 要 透 過 地 質 岩 石 的 形 成 、 海 洋 生 熊 的 系 統 , 兒 童 書 籍 中 的 英 雄 、 這 個 偉 大 國 家 的 歷 史 和 原 住 民 、 我 們 的 政 策 和 周 邊 的 關 係 等 … 嗯 , 你 明 白 問 題 之 大 , 我 們 的 工 作 那 會 有 完 成 之 日 !

我 們 的 孩 子 正 受 著 世 界 潮 流 文 化 前 所 未 有 的 薰 陶 和 影 嚮 , 叫 他 們 無 論 在 大 事 或 小 事 上 , 都 否 定 上 帝 。 他 們 正 遭 受 傳 媒 永 無 休 止 的 轟 炸 。 能 為 他 們 在 學 校 生 活 中 提 供 另 一 套 奇 妙 的 智 慧 , 是 何 等 珍 貴 的 權 利 ! 這 意 味 著 非 常 艱 鉅 的 工 作 , 遠 比 提 供 《 聖 經 》 課 、 早 禱 會 和 良 好 道 德 教 育 更 深 入 、 更 超 越 。

作 為 家 長 和 社 區 的 成 員 , 我 們 需 要 教 導 孩 子 如 何 在 日 常 生 活 各 方 面 , 作 忠 心 的 僕 人 。 這 是 何 等 吃 力 不 討 好 的 工 作 ! 這 和 50 年 代 時 只 要 透 過 家 庭 、 教 會 和 「 優 良 」 學 校 之 間 的 合 作 就 能 成 就 , 又 豈 可 同 日 而 語 呢 ? 我 知 道 我 的 親 人 會 怎 樣 回 應 … !

Ellen Freestone ( 溫 哥 華 基 督 教 學 校 校 長 )

【 迷 思 二 】 基 督 教 學 校 只 教 授 「 創 造 論 」

這 問 題 的 關 鍵 不 在 於 《 聖 經 》 與 科 學 之 爭 , 也 不 在 於 兩 者 在 我 們 學 校 能 否 獲 得 公 平 均 等 的 機 會 。 我 們 要 求 學 生 抓 緊 問 題 的 核 心 , 研 究 「 進 化 論 」 和 不 同 版 本 的 「 創 造 論 」 , 更 牢 固 地 立 足 於 基 督 徒 的 世 界 觀 。 簡 言 之 , 我 們 的 確 教 授 「 創 造 論 」 。 我 們 從 創 世 記 一 章 1 節 得 知 「 神 創 造 天 地 」 , 但 我 們 對 其 後 的 經 文 卻 有 不 同 的 理 解 , 我 們 都 將 這 些 教 導 學 生 。

我 們 教 授 「 創 造 論 」 時 要 教 些 甚 麼 呢 ? 你 會 發 現 這 裡 有 無 數 個 值 得 留 意 的 故 事 。 我 曾 經 看 過 一 篇 由 一 位 著 名 科 學 家 和 基 督 徒 作 家 寫 的 文 章 , 文 中 描 述 一 個 連 續 體 , 當 中 包 括 最 少 12 個 不 同 版 本 基 督 教 「 創 造 論 」 的 故 事 。 全 部 版 本 都 根 據 《 聖 經 》 的 真 理 , 都 能 夠 提 出 「 証 據 」 , 並 教 人 信 服 。 由 上 帝 使 用 一 連 串 的 進 化 過 程 , 到 相 信 一 個 年 輕 的 宇 宙 等 , 都 囊 括 在 這 些 版 本 之 內 。

三 十 年 前 , 我 在 密 芝 根 州 一 家 由 基 督 教 改 革 宗 開 辦 的 加 爾 文 學 院 ( Calvin College ) 唸 書 。 當 時 我 深 受 改 革 宗 世 界 觀 的 影 嚮 。 有 三 位 教 授 聯 合 提 出 一 個 古 老 「 創 造 論 」 的 模 式 , 他 們 透 過 生 物 學 、 天 文 學 和 地 質 學 的 研 究 , 推 斷 創 造 早 在 數 十 億 年 前 已 經 發 生 。 他 們 的 觀 點 在 當 時 曾 經 引 起 極 大 的 爭 論 。 從 此 把 辯 論 推 向 涵 蓋 科 學 、 神 學 和 時 間 。 整 體 上 演 變 成 更 廣 泛 、 更 複 雜 的 理 性 對 話 。

同 樣 是 敬 虔 的 基 督 徒 , 不 同 科 學 領 域 的 專 家 不 一 定 會 同 意 某 個 特 定 的 創 造 模 式 。 我 相 信 所 有 基 督 徒 都 認 同 上 帝 創 造 萬 物 。 至 於 上 帝 如 何 創 造 宇 宙 , 不 同 人 有 不 同 的 見 解 , 這 與 人 是 否 得 救 無 關 。 然 而 我 們 會 逼 切 地 透 過 深 入 了 解 《 聖 經 》 , 和 上 帝 怎 樣 藉 著 創 造 啟 示 衪 自 己 , 去 了 解 上 帝 的 本 相 。

我 們 盼 望 帶 領 學 生 認 識 上 帝 的 性 情 , 加 深 他 們 與 上 帝 的 個 人 關 係 。 我 們 既 透 過 增 進 學 生 對 《 聖 經 》 啟 示 的 認 識 ; 又 透 過 對 數 學 、 科 學 、 文 學 和 其 他 學 科 的 研 究 , 看 見 上 帝 從 中 顯 示 自 己 的 某 些 特 性 ; 而 這 些 特 性 是 永 遠 不 會 與 《 聖 經 》 中 的 上 帝 發 生 矛 盾 。

當 我 們 一 起 學 習 上 帝 的 啟 示 時 , 我 們 鼓 勵 學 生 去 瞭 解 、 挑 戰 傳 統 和 當 代 的 思 想 。 是 的 , 我 們 教 授 學 生 「 創 造 論 」 不 同 的 觀 點 , 包 括 那 些 含 有 進 化 過 程 的 學 說 。 我 們 互 相 討 論 , 大 家 同 意 可 以 不 同 意 , 一 起 探 究 上 帝 創 造 的 歷 史 和 科 學 。

我 們 的 底 線 是 承 認 上 帝 的 主 權 。 我 們 和 整 套 支 持 「 創 造 論 」 知 識 體 系 角 力 的 過 程 中 , 尋 求 衪 智 慧 的 引 導 。 總 而 言 之 , 在 信 心 與 學 習 的 領 域 裡 , 在 發 展 獨 立 思 考 的 同 時 , 我 們 尋 求 與 上 帝 關 係 的 增 長 。 這 綜 合 的 互 動 正 是 我 們 基 督 教 學 校 的 獨 特 之 處 。

Paul Tigchelaar ( Carver 基 督 教 中 學 校 長 )

【 迷 思 三 】 公 立 學 校 的 老 師 比 基 督 教 學 校 的 更 專 業

真 正 的 問 題 在 於 基 督 教 學 校 是 否 有 優 秀 的 老 師 。 優 秀 的 老 師 必 須 具 備 甚 麼 條 件 呢 ? 愛 主 的 心 和 愛 學 生 的 心 是 最 基 本 的 。 我 們 各 校 的 老 師 既 有 火 熱 的 信 心 , 亦 樂 意 為 學 生 擺 上 。 老 師 們 既 需 要 以 身 作 則 , 帶 領 和 鼓 勵 學 生 建 立 信 心 ; 又 能 夠 按 照 課 程 的 進 度 , 有 效 地 教 導 學 生 。 這 些 情 況 每 天 都 在 我 們 的 基 督 教 學 校 發 生 !

甚 麼 能 使 一 位 老 師 成 為 專 業 老 師 呢 ? 無 論 Carver 、 溫 哥 華 或 是 John Knox , 老 師 們 都 具 備 很 高 的 資 歷 。 正 如 公 立 學 校 的 同 事 , 我 們 大 部 份 老 師 和 行 政 人 員 都 擁 有 由 卑 詩 教 師 學 院 ( BC College of Teachers ) 頒 發 的 文 憑 , 這 項 資 歷 相 當 於 完 成 最 少 五 年 的 大 學 訓 練 , 符 合 資 格 取 得 專 業 文 憑 。 我 們 更 有 幾 位 老 師 和 行 政 人 員 獲 取 不 同 學 科 的 碩 士 學 位 , 表 現 出 他 們 改 善 教 學 的 熱 誠 。 他 們 之 中 , 有 選 擇 專 注 於 課 程 的 某 個 特 定 範 疇 的 , 亦 有 專 注 於 特 殊 教 育 , 或 領 袖 ∕ 管 理 才 能 訓 練 的 。

全 體 教 職 員 都 願 意 為 提 昇 專 業 水 平 而 委 身 。 他 們 經 常 參 與 相 關 的 訓 練 課 程 和 工 作 坊 , 增 進 和 更 新 專 業 的 知 識 。 例 如 全 體 教 職 員 每 年 十 月 都 會 參 與 由 卑 詩 省 基 督 徒 教 師 聯 會 ( Christian Teachers Association of British Columbia ) 主 辦 的 兩 天 研 討 會 , 他 們 參 與 不 同 的 工 作 坊 , 和 其 他 基 督 教 學 校 的 同 業 互 相 切 磋 。 由 於 我 們 三 家 學 校 都 是 基 督 教 學 校 協 會 ( Society of Christian Schools ) 的 會 員 , 我 們 的 老 師 有 權 利 獲 得 該 會 專 家 的 協 助 , 確 保 其 教 學 知 識 能 與 時 並 進 。

我 們 和 全 體 教 師 所 簽 訂 的 合 約 , 明 文 規 定 須 經 常 提 高 教 師 的 專 業 水 平 。 為 了 改 善 教 育 質 素 , 我 們 全 體 教 職 員 更 定 期 檢 討 學 校 的 課 程 。

除 上 述 措 施 以 外 , 透 過 以 人 員 為 本 和 以 服 務 為 本 的 評 估 , 我 們 學 校 的 教 職 員 都 向 他 們 提 供 的 教 學 質 素 負 責 。 我 們 鼓 勵 每 位 教 職 員 在 自 己 的 專 業 檔 案 中 , 記 錄 自 己 的 成 長 。 最 重 要 是 三 家 學 校 的 教 職 員 , 都 熱 切 地 把 自 己 最 好 的 獻 給 基 督 教 教 育 , 我 們 為 他 們 感 到 驕 傲 。

基 督 教 學 校 的 老 師 是 否 能 幹 ? 絕 對 是 ! 他 們 是 否 專 業 ? 肯 定 是 ! 他 們 是 否 比 不 上 公 立 學 校 老 師 能 幹 和 專 業 呢 ? 當 然 不 是 ! 基 督 教 學 校 的 老 師 都 非 常 能 幹 , 他 們 認 真 接 受 專 業 培 訓 。 更 重 要 的 是 他 們 那 份 矢 志 追 求 卓 越 的 熱 誠 , 和 那 份 以 基 督 徒 世 界 觀 教 育 兒 童 的 愛 心 。

 

Anne Ferguson(John Knox 基 督 教 小 學 校 長 ) :

【 迷 思 四 】 基 督 教 學 校 是 「 溫 室 」 , 並 不 代 表 真 實 的 世 界

我 們 經 常 聽 到 公 眾 人 仕 包 括 一 些 基 督 徒 , 對 基 督 教 學 校 的 批 評 。 他 們 認 為 基 督 教 學 校 是 兒 童 安 全 的 避 風 港 , 過 份 的 保 護 使 兒 童 毋 需 面 對 真 實 的 世 界 ; 又 有 人 指 控 基 督 教 學 校 逐 漸 變 成 象 牙 塔 , 與 「 真 實 生 活 」 脫 節 。 雖 然 有 些 家 長 是 因 上 述 理 由 把 兒 女 送 進 基 督 教 學 校 。 但 上 述 批 評 是 既 不 準 確 , 也 不 真 實 。

首 先 , 真 實 世 界 早 已 透 過 不 同 的 方 式 , 存 在 於 基 督 教 學 校 之 內 。 罪 惡 早 已 滲 入 所 有 人 的 生 命 中 。 我 們 絕 對 不 能 期 望 罪 惡 來 到 基 督 教 學 校 的 門 前 , 便 戛 然 而 止 ! 我 們 和 每 個 人 一 樣 , 都 有 破 壞 關 係 和 觸 犯 十 誡 的 傾 向 。 從 屬 靈 的 角 度 看 , 每 位 學 生 都 走 在 不 同 的 道 路 上 ; 很 多 學 生 仍 未 決 定 自 己 應 走 那 一 條 路 。 一 些 較 年 長 的 學 生 會 坦 白 告 訴 你 他 們 不 信 上 帝 。 其 他 人 或 會 清 楚 地 申 明 他 們 立 志 要 跟 隨 基 督 , 但 他 們 的 生 活 方 式 卻 又 完 全 未 能 反 映 他 們 的 立 志 。 我 們 的 家 庭 也 來 自 不 同 的 背 景 ; 有 些 家 庭 正 在 嚴 重 的 破 裂 中 掙 扎 。 他 們 的 兒 女 各 以 不 同 的 方 式 , 把 問 題 帶 回 學 校 。

另 一 方 面 , 不 單 是 教 職 員 , 學 生 的 世 界 觀 都 深 受 那 悄 然 滲 進 我 們 四 周 的 世 俗 化 潮 流 影 響 。 我 不 時 聽 見 一 些 來 自 良 好 基 督 徒 家 庭 的 孩 子 說 : 「 噢 ! 我 的 上 帝 」 , 這 類 話 多 年 前 是 很 少 聽 到 的 。 幫 助 年 紀 較 大 的 學 生 相 信 婚 前 性 行 為 並 不 符 合 上 帝 的 心 意 , 顯 得 越 來 越 困 難 ; 我 們 看 見 和 聽 見 的 訊 息 都 是 紛 亂 矛 盾 的 。 對 學 生 、 老 師 和 家 長 來 說 , 消 費 主 義 毫 不 例 外 地 成 為 他 們 的 偶 像 。 一 天 又 一 天 , 我 們 在 基 督 教 學 校 的 門 內 奮 力 掙 脫 瀰 漫 四 周 世 俗 主 義 觀 念 的 纏 繞 , 彰 顯 上 帝 的 真 理 , 這 是 何 等 艱 難 的 事 !

既 然 「 真 實 的 」 人 , 和 「 真 實 的 」 世 界 都 存 在 於 基 督 教 學 校 , 那 麼 我 們 還 有 甚 麼 與 別 不 同 呢 ? 我 們 的 學 校 要 努 力 提 供 另 一 幅 真 實 的 景 象 , 是 傳 媒 和 西 方 社 會 常 常 忽 視 , 甚 至 鄙 視 的 。 這 景 象 就 是 我 們 要 紮 根 於 信 仰 , 深 信 耶 穌 基 督 作 為 我 們 穩 固 的 根 基 , 我 們 就 能 夠 瞭 解 和 處 理 這 「 真 實 的 世 界 」 。

我 們 必 須 深 入 、 全 面 地 討 論 那 些 與 我 們 息 息 相 關 的 議 題 ; 談 論 世 俗 和 基 督 徒 的 世 界 觀 。 倘 若 我 們 把 工 作 做 好 , 我 們 就 真 的 不 會 過 度 呵 護 孩 子 , 乃 是 裝 備 他 們 每 天 如 何 在 世 上 生 活 , 作 鹽 作 光 。

Ellen Freestone( 溫 哥 華 基 督 教 學 校 校 長 ) :

【 迷 思 五 】 基 督 教 學 校 只 適 合 年 幼 的 學 童 , 年 長 的 學 童 不 一 定 需 要

事 實 是 基 督 教 教 育 對 學 生 全 部 的 發 展 階 段 , 包 括 中 學 及 以 上 的 階 段 , 都 很 重 要 。 孩 子 們 在 小 學 階 段 時 , 家 長 與 學 校 合 作 , 建 立 他 們 信 仰 的 基 礎 和 世 界 觀 。 孩 子 年 齡 較 大 時 , 家 長 與 基 督 教 學 校 共 同 努 力 , 在 信 仰 基 礎 上 培 養 他 們 愛 主 的 心 , 教 導 他 們 如 何 按 照 主 耶 穌 的 呼 召 過 活 。

學 生 年 少 易 受 外 界 影 響 時 , 需 要 從 基 督 徒 的 角 度 去 探 究 這 世 界 。 對 他 們 來 說 , 重 要 的 不 單 是 他 們 能 以 基 督 徒 的 世 界 觀 作 為 背 景 , 乃 是 當 他 們 成 長 , 開 始 反 思 和 衡 量 不 同 的 理 念 時 , 能 得 到 基 督 教 學 校 的 支 持 。 青 少 年 是 孩 子 們 生 命 中 最 動 盪 不 安 的 時 期 , 因 為 他 們 需 要 建 立 自 己 的 身 份 和 尋 找 人 生 的 目 標 。 這 時 期 學 生 的 抽 象 思 維 , 和 處 理 複 雜 理 念 的 能 力 正 急 速 發 展 。 這 也 經 常 是 他 們 開 始 懷 疑 一 切 以 前 所 學 的 時 候 。 父 母 說 的 是 真 實 嗎 ? 如 果 其 他 的 信 仰 只 不 過 是 殊 途 同 歸 , 怎 辦 呢 ? 如 果 上 帝 是 良 善 的 , 為 何 有 這 麼 多 好 人 遭 受 貧 困 或 疾 病 的 煎 熬 呢 ?

他 們 很 可 能 和 一 些 沒 有 基 督 信 仰 的 朋 友 和 同 齡 者 來 往 , 如 何 維 持 友 誼 而 不 失 去 他 們 作 為 基 督 徒 的 本 質 呢 ? 假 如 不 信 的 朋 友 是 正 確 的 , 怎 麼 辦 ? 至 於 應 否 參 加 一 個 派 對 、 觀 看 一 部 電 影 、 瀏 覽 一 些 網 站 , 他 們 如 何 作 出 以 信 為 本 的 決 定 呢 ? 中 學 快 要 結 束 時 , 他 們 對 自 己 人 生 下 一 步 該 作 甚 麼 , 如 何 作 出 困 難 的 抉 擇 呢 ?

基 督 教 學 校 是 幫 助 他 們 解 決 這 些 困 難 的 最 佳 場 所 之 一 ! 當 見 証 人 如 滿 有 憐 憫 和 關 懷 的 雲 彩 圍 繞 他 們 , 鼓 勵 他 們 、 幫 助 他 們 , 並 作 他 們 的 師 傅 , 和 他 們 一 起 面 對 今 日 青 少 年 所 面 對 的 挑 戰 時 , 他 們 就 能 展 翅 飛 翔 。 萬 一 掉 下 來 , 學 校 的 基 督 徒 群 體 也 會 成 為 他 們 的 軟 墊 。

在 他 們 一 生 中 , 這 時 期 對 他 們 發 展 為 成 年 人 起 著 決 定 的 作 用 。 當 他 們 洞 悉 上 帝 對 他 們 生 命 的 心 意 , 肯 定 上 帝 呼 召 他 們 所 作 的 任 何 事 情 時 , 基 督 教 教 育 都 給 他 們 支 持 , 使 他 們 能 在 我 們 恩 主 的 膀 臂 中 得 著 安 全 的 庇 蔭 。

AnneFerguson(JohnKnox 基 督 教 小 學 校 長 ) :

【 迷 思 六 】 中 學 階 段 應 由 第 8 班 開 始

事 實 上 , 在 溫 哥 華 和 本 拿 比 這 並 非 謊 言 , 乃 是 絕 對 真 實 的 ! 這 裡 的 小 學 是 由 幼 稚 園 直 至 第 7 班 ; 中 學 則 由 第 8 班 開 始 。 最 重 要 的 是 在 整 個 北 美 洲 , 像 我 們 這 小 小 一 隅 實 行 這 種 學 制 的 地 方 , 實 在 寥 寥 無 幾 。 你 若 要 在 另 一 個 省 、 州 或 市 找 到 同 樣 的 學 制 是 十 分 困 難 的 。 但 為 何 如 此 呢 ? 甚 麼 是 北 美 洲 其 他 地 方 都 知 道 , 唯 獨 我 們 不 知 道 的 呢 ?

道 理 很 簡 單 : 一 位 13 歲 兒 童 和 一 位 9 歲 兒 童 , 他 們 之 間 只 有 很 少 的 共 同 點 ; 比 他 與 另 一 位 17 歲 少 年 之 間 的 共 同 點 更 少 。 青 春 期 少 年 人 在 社 交 、 心 智 、 感 情 及 靈 性 各 方 面 的 獨 特 發 展 , 與 小 學 生 和 高 中 生 都 截 然 不 同 。 橫 跨 北 美 的 教 育 研 究 都 支 持 這 個 觀 念 : 就 是 十 歲 前 後 的 少 年 人 需 要 有 屬 於 他 們 的 地 方 。 這 地 方 能 針 對 他 們 獨 特 的 需 要 , 幫 助 他 們 在 這 過 渡 時 期 的 發 展 。

這 地 方 名 叫 「 中 間 學 校 」 。 它 能 配 合 這 一 年 齡 組 別 學 生 所 需 要 的 學 校 經 驗 。 北 美 洲 很 多 學 校 都 把 這 群 學 生 安 排 在 第 6 至 第 8 班 , 少 部 份 也 包 括 第 5 班 。 千 萬 不 要 把 「 中 間 學 校 」 與 初 中 混 為 一 談 。 初 中 只 是 為 身 材 較 矮 小 的 學 生 而 設 的 中 學 而 已 。

一 位 「 中 間 學 校 」 的 學 生 需 要 甚 麼 ? ( 以 下 是 幾 點 意 念 )

˙ 針 對 兒 童 全 人 的 教 育 服 務

˙ 全 力 確 認 和 針 對 學 生 的 社 會 和 感 情 發 展 的 需 要

˙ 一 組 深 入 了 解 每 一 位 學 生 的 老 師

˙ 家 庭 與 學 校 之 間 保 持 一 貫 緊 密 的 溝 通

˙ 學 生 不 會 被 當 作 小 學 生 來 看 待 ; 也 毋 需 面 對 那 些 已 經 駕 車 、 約 會 和 受 僱 其 他 學 生 的 壓 力

目 前 大 溫 哥 華 的 學 制 模 式 是 在 兩 個 月 的 暑 假 之 後 , 學 生 由 一 家 只 有 大 概 250 名 學 生 , 並 由 同 一 位 老 師 全 程 教 導 的 學 校 , 調 到 另 一 家 有 1,500 學 生 , 每 天 由 多 達 7 至 8 位 老 師 分 別 教 導 的 學 校 。

正 如 多 家 位 於 高 貴 林 、 阿 波 斯 福 及 二 埠 的 公 立 學 校 , 近 年 很 多 基 督 教 學 校 都 已 採 用 「 中 間 學 校 」 模 式 。 本 拿 比 和 溫 哥 華 會 跟 隨 整 個 北 美 的 教 育 主 流 嗎 ? 經 費 較 昂 和 配 套 服 務 可 能 成 為 阻 攔 的 因 素 。 「 中 間 學 校 」 是 唯 一 的 教 育 出 路 嗎 ? 明 顯 不 是 。 但 你 可 以 肯 定 , 我 們 採 用 的 任 何 教 育 模 式 , 都 是 建 基 於 優 秀 的 理 論 和 最 佳 的 實 踐 之 上 。

Ellen Freestone( 溫 哥 華 基 督 教 學 校 校 長 ) :

【 迷 思 七 】 基 督 教 學 校 只 為 富 裕 的 家 庭 而 設

上 述 的 說 法 未 免 有 以 偏 蓋 全 之 弊 。 作 為 基 督 徒 的 社 群 , 我 們 切 望 子 女 的 信 心 成 長 , 裝 備 他 們 成 為 黑 暗 世 界 的 明 光 。 以 小 組 教 導 為 本 的 基 督 教 學 校 教 育 , 確 實 需 要 成 本 , 也 真 的 需 要 鉅 大 的 投 資 。 倘 若 我 們 真 的 期 望 子 女 在 與 基 督 的 個 人 關 係 中 成 長 ; 在 一 個 提 供 優 秀 的 、 以 信 仰 為 本 的 教 育 環 境 中 成 長 , 我 們 就 不 可 以 冒 險 把 子 女 帶 離 基 督 教 學 校 !

《 聖 經 》 的 信 息 非 常 清 楚 : 箴 言 廿 二 章 6 節 告 誡 我 們 要 「 教 養 孩 童 , 使 他 走 當 行 的 道 」 。 馬 太 福 音 六 章 21 節 更 指 出 「 你 的 財 寶 在 那 裡 , 你 的 心 也 在 那 裡 」 。 上 帝 已 經 透 過 很 多 不 同 的 方 式 祝 福 我 們 , 衪 賜 給 每 個 人 都 有 不 同 的 恩 賜 。 衪 把 物 質 的 財 富 賜 給 我 們 , 不 同 的 人 多 少 不 一 ; 也 賞 賜 兒 女 給 我 們 , 有 些 問 題 比 其 他 孩 子 多 ! 家 庭 的 大 小 也 不 一 。 這 一 切 因 素 都 可 能 影 響 教 育 的 決 定 。 對 某 些 家 庭 而 言 , 基 督 教 教 育 確 實 會 帶 來 經 濟 的 負 擔 , 好 像 是 不 能 逾 越 的 障 礙 。 我 們 當 然 要 排 列 所 有 開 支 和 渡 假 的 優 先 次 序 , 把 我 們 選 擇 的 開 支 與 我 們 子 女 的 前 途 , 互 相 衡 量 比 較 。 雖 然 看 似 不 太 公 平 , 某 些 家 庭 確 實 比 其 他 家 庭 , 需 要 作 出 較 多 困 難 的 抉 擇 。

無 論 如 何 , 當 我 們 全 然 信 靠 上 帝 時 , 衪 必 為 我 們 的 兒 女 打 開 一 些 門 , 讓 他 們 可 以 參 與 John Knox 基 督 教 小 學 、 溫 哥 華 基 督 教 學 校 或 Carver 基 督 教 中 學 。 這 些 門 可 能 是 教 會 的 幫 助 、 親 友 的 經 濟 資 助 、 或 是 為 有 需 要 的 家 庭 提 供 的 學 費 補 貼 ; 更 不 用 說 是 那 些 隨 著 學 費 捐 款 部 份 而 來 的 主 要 退 稅 , 都 可 以 大 大 減 輕 負 擔 。

當 你 考 量 子 女 的 前 途 時 , 你 要 問 以 下 幾 個 重 要 的 問 題 : 《 聖 經 》 中 有 甚 麼 異 象 引 導 他 們 的 未 來 ? 我 們 盼 望 少 年 子 女 將 來 成 為 何 等 樣 的 人 ? 我 們 如 何 使 經 濟 變 得 可 行 ? 可 能 你 會 發 現 自 己 原 來 有 能 力 保 證 兒 女 獲 取 基 督 教 教 育 。 你 這 決 定 , 你 絕 對 不 會 後 悔 。

  • 温哥华基督小学和中学 Vancouver Christian School
省内排名: 据菲沙机构2010-2015评估结果:在本省757个小学中排第51名

在本省262个中学中排第74名

地理位置: 温哥华东区 Vancouver East and Burnaby
网址: http://vancs.org/
学费: 加拿大学生:1个孩子 6700-7700 加元

2个孩子 8400-10500 加元

国际学生:

14500-16700 加元(70000-100000 人民币)

学生年级和人数: 幼稚园到12年级。 小学650人。中学300人。
校训和教学理念: 卡佛基督教高中创立于2005年,Vancouver Christian School(温哥华基督教学校)属下的高中。温哥华基督教学校是卑诗省创立时间最悠久的基督教学校。卡佛高中虽然创立时间不长,但经过9年的发展,卡佛高中已经成为本拿比最优质的基督教高中。学校的理念是建立一个跨宗教的优秀社区,使学生植根于基督教的世界观,勇于挑战、发现身边的事物,并且在未来能更好地服务和领导这个世界。Preparing students for a life of transformation and service through excellent, Christ-centred education.
  • 列治文基督学校 Richmond Christian School.
省内排名: 据菲沙机构2010-2015评估结果:在本省757个小学中排第20名

在本省262个中学中排第13名

地理位置: 列治文 Richmond
网址: http://myrcs.ca/
学费: 加拿大学生:1个孩子 7600-8650 加元

2个孩子 8700-10800 加元

国际学生:

14500-16700 加元(70000-100000 人民币)

学生年级和人数: 幼稚园到12年级。 1000人。
校训和教学理念: 列治文基督学校是一个以基督为中心的教育机构,课程的安排也是以基督为中心、植根深入于圣经之中。老师们也是虔诚的基督徒,以基督精神来爱学生和照顾学生。列治文基督学校希望学生的家庭、学校、以及所属的教会一起来帮助学生成长。Equipping all students to joyfully serve Christ. It is the mission of the Richmond Christian School, in obedience to the infallible Word of God and led by His Spirit, to provide a quality, Christ-centred education, equipping all students to joyfully serve Christ in all aspects of life.
  • 基石基督学校 Cornerstone Christian Academy.
省内排名: 据菲沙机构2014-2015评估结果:在本省944个小学中排第27名
地理位置: 列治文 Richmond
网址: http://www.cornerstonechristianacademy.ca/
学生年级和人数: 幼稚园到7年级。
校训和教学理念: Our Mission Cornerstone Christian Academy strives for Academic Excellence, Biblical Principles, and Character Building in a safe and caring environment.
  • 约翰诺斯基督学校 John Knox Christian School.
省内排名: 据菲沙机构2010-2015评估结果:在本省757个小学中排第27名
地理位置: Burnaby
网址: http://www.johnknoxbc.org/
学费: 加拿大学生:1个孩子 6900-7500 加元

2个孩子 8800-9450 加元

国际学生:

15500-16000 加元(70000-100000 人民币)

学生年级和人数: 幼稚园到7年级。 350人。
校训和教学理念: Preparing students for a life of transformation and service through excellent Christ-centred education.
  • 太平洋学院 Pacific Academy.
省内排名: 据菲沙机构2010-2015评估结果:在本省757个小学中排第45名

在本省262个中学中排第21名

省第二大私立学校也是第一大私立教会学校。

地理位置: 素里 Surrey
网址: http://www.pacificacademy.net/
学费: 加拿大学生:1个孩子 5360-7300 加元

2个孩子 8040-11400 加元

国际学生:

12000-16000 加元(70000-100000 人民币)

学生年级和人数: 幼稚园到12年级。 1450人。
校训和教学理念: 太平洋学院坐落在温哥华东Surry最富裕安全的社区。学校提供IB课程。1450个学生中只有37位国际学生。除国际生外,100%教职人员和学生家长均为基督徒,教师崇尚Teach with Love,家长乐于为学校孩子们奉献智慧和时间,使孩子们从小学会感恩和分享。基于基督教原则而建立的该校注重学术与精神上的教育,希望通过对学生在精神、智力和体力上的培养,使其成为未来的领导者。Pacific Academy exists to prepare students for service and leadership through a commitment to excellence by providing the best in spiritual, intellectual and physical development based on a foundation of Christian principles in the Pentecostal tradition. Providing a top-rate education for children of all ages is at the core of everything we do. But to truly deliver the finest academic experience, we believe it’s essential to also interweave a spiritual component into kids’ daily lives.
  • 素里基督学校 Surrey Christian School.
省内排名: 据菲沙机构2010-2015评估结果:在本省757个小学中排第232名

在本省262个中学中排第68名

地理位置: 素里 Surrey
网址: http://www.surreychristian.com/
学费: 加拿大学生:1个孩子 5220-6950 加元

2个孩子 6950-9740 加元

国际学生:16100 加元(80000-100000人民币)

学生年级和人数: 幼稚园到12年级。 1000人。
校训和教学理念: 素里基督教学校创立于1978年,是由一对基督教夫妇建立的。学校的教育理念是“以上帝的世界为指引,作为基督的仆人全面教化世人”。学校致力于提供高质量的教育,教导孩子能为世界作出贡献,并使之成功转变。乘座公共交通可以直达温哥华市中心及其它大温哥华地区的城市。学校开办从幼儿园到高三,有1000多名学生,人才辈出。学校拥有三个校园,不仅环境优雅,风景迷人,交通便利,还配备了最先进的教学设施:专业的舞台剧院、足球场、篮球场、曲棍球场、田径场、健身室、两个双层体育馆、儿童乐园、学生餐厅、多媒体中心、三个图书馆、宽敞明亮的教室等。其充分发掘孩子潜能的教育理念,吸引了众多有志学子前来就读,并在毕业后踏上精英之路。We believe that your child is unique, created by God in His image and together with parents we as educators are called to nurture children toward the full life that God had in mind for all people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We see that full life most fully realized in the life of Jesus. We want your child to follow in His footsteps, learning to live and serve the way that Christ did. That process of following begins when the child is born. Our school believes that when we partner with parents in this process, together we can teach our students that they are scholars, athletes, artists, caretakers of the creation and servant leaders in this beautiful but broken world. God calls us to be his hands and feet in the world, bringing it back to its original created intention. We want your child to be fully alive in God’s story.
  • 希望路德宗基督学校 Hope Lutheran Christian School.
省内排名: 据菲沙机构2010-2015评估结果:在本省757个小学中排第45名
地理位置: 高贵林港 Port Coquitlam
网址: http://hopelcs.ca/school/
学费: 加拿大学生:3800-5550 加元国际学生:13500 加元(75000-100000人民币)
学生年级和人数: 幼稚园到12年级。 300人。
校训和教学理念: Equipping each child to impact the world for Christ’s glory. By exposing students to Christian love and offering Christian service opportunities, HLCS inspires students to continue their spiritual journey outside of the school setting in order that they, like Christ, may become the servant-leaders of the world.
  • 不列颠哥伦比亚基督学院 British Columbia Christian Academy.
省内排名: 据菲沙机构2014-2015评估结果:在本省944个小学中排第163名

在本省294个中学中排第136名

地理位置: 高贵林港 Port Coquitlam
网址: http://bcchristianacademy.ca/
学费: 加拿大学生:3960-6090 加元国际学生:14500 加元(75000-100000人民币)
学生年级和人数: 幼稚园到12年级。 300人。
校训和教学理念:

美国前总统卡特患脑癌仍继续教主日学 教会爆满

当地时间星期日(12月6日)上午,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在其带领的主日学课程上宣布他的癌细胞都消失了,全场超过350人的课程爆发出感恩的掌声。
虽然已经90多岁高龄,并且前不久被确诊换上脑癌,但卡特并未中止在自己教会主日学的服事,他仍旧来到位于自己家乡的教会教导主日学。据CNN消息,当天,卡特在乔治亚州的小镇平原市(Plains)“主来吧浸信会”(Maranatha Baptist Church)的主日学课程中宣布了这一消息。

如果一切顺利,前总统卡特的情况允许的话,他将于本周日以及接下来三个月的几个周日,在佐治亚州普莱恩斯马拉纳瑟浸信会(Maranatha Baptist Church)教主日学。

不过,如果你打算参加这些课程,你可能会发现竞争有点激烈,教会只可以容纳300人,你也不能进行预订。
“因为我们接到如此之多的电话,但为时已晚,我们请求您的理解,并耐心等候,我们会尽量回复您的电话,”当基督邮报周五早上联系该教会,了解更多信息时,教会的语音信箱表示。
几小时后,马拉纳瑟浸信会牧师杰里米(Jeremy Shoulta)给基督邮报回电话,解释说该教会将在主日迎来“可能是几年来最大的人群”。

“人们对卡特总统的教导反应很大,我们预计这个主日可能会是几年来最大的人群。我们会尽量让更多人进来,我们会利用尽可能多的外溢空间,我们要做到最好,”杰里米说。
“我们建立的教会,并不能容纳这周日我们预计的人群规模……有很多人给我们打电话和来信。所以,是的,我们这周日预计迎来一大群人,”他解释说。
教会网站上的资料显示,卡特的课程将于美国东部夏令时间上午10点开始。教会在上午8:30开放,如果你在此之前抵达的话,你只能排队了,座位只“先到先得”。
“我们要尽量坚持这些规则,”杰里米说。 “至于座位,仍然是先到先得。像往常一样,我们一般到上午8:30才开放,现在我们也坚持这一规定,尽管可能需要做出一定的修改。我们确实知道,有人会很早来这里排队。”
上周三,卡特宣布罹患癌症,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他身体的其他器官,但没有说明是哪些器官。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90岁的卡特透露,今年早些时候,医生查出他的肝脏患有癌症,并且在他的大脑也发现癌症。他指出,他将于周四下午接受第一次放射治疗。
虽然他的癌症治疗仍然是“重中之重”,但卡特充满渴望地指出,他不希望这会妨碍他平常在马拉纳瑟浸信会的主日学课程。
“我打算这个周日,以及每个周日,教主日学,只要我身体上和精神上允许,”卡特在这次会议上说。
截至目前,据马拉纳瑟网站介绍,卡特的主日学课程表为8月23日,30日;9月6日,13日,27日;以及10月4日,18日和25日,但该时间表可能会随时更改。
该教会脸书评论为4.9星,满分为5星,并强烈推荐卡特的课程。
“很荣幸参加马拉纳瑟的主日学。和卡特总统一起在圣殿,他是伟大的美国政治家,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当卡特总统面临健康挑战时,我的思念和祷告与他及其家人同在,”简·泰勒(Jane Taylor)描述她的经历说。
“2007年3月,我们访问马拉纳瑟浸信会,这仍是我们生活中的一大亮点。见到教会中所有美好的人们,他们高兴地迎接许多访客,简女士及其令人愉快的‘简报’,然后有这样惊人的机会坐下来听前总统卡特教圣经……绝对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辛迪·斯科特解释说。
赫蒂·弗劳恩霍夫(Hedy Fraunhofer)认为她自己是不可知论者,她说她上课的经历表明,卡特“似乎真的活出了他的信仰”。
“我和我的家人来参加卡特总统的主日学课程。我在天主教家庭长大,现在认为自己是不可知论者。我从来没有参加过浸信会的礼拜,但是受整个聚会兼容并蓄的精神,以及牧师精心编写、充满智慧的讲道激励。当然,亲自见到总统和卡特夫人也是一生的经验。我对他们一生的工作心仪已久。我现在被卡特总统似乎真正活出他的信仰进一步感动了。谢谢你们!”她说。

———————————————————————————-

被確診患上腦癌的前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在本月初的主日上宣佈,經磁力共振(MRI)掃描,證實他大腦裡的癌細胞腫瘤完全消失。
91歲的前總統卡特雖已屆九旬高齡,他仍不倦在自己家鄉喬治亞洲的主臨浸信會(Maranatha Baptist Christ)擔任成人主日學課程的老師。他宣佈這消息正是在12月6日主日的課程中,當時全場350人報以熱烈的掌聲。
卡特在8月時宣佈自己患上癌症的消息,在他的肝臟發現了致命的黑色素瘤。他動手術切除了部份肝臟,但後來卻發現癌症蔓延至腦部,在他的大腦有四處地方有癌細胞。
當時卡特說,他的命運「掌握在我所敬奉的上帝手裡」。
卡特積極進行了放射治療及免疫療法等,直至12月初他宣佈癌細胞消失後,在聲明中寫道:「我最近一次MRI大腦掃描沒有顯示任何原本癌症點的迹象,亦沒有發現新的。我仍會繼續接受三周定期的免疫療法的抗化劑藥。」
眾所周知,卡特畢生都是相當虔誠的基督徒,他三歲時就要在主日學上背《聖經》經文,並且至今為止每周都會參加聖經班。
CNN以「是奇蹟,還是純綷科學﹖」為標題探討了這事件。當中訪問了美國癌病組織首席醫療主任Dr. Leonard Lichtenfeld關於卡特的個案,他表示,黑色素瘤是相當嚴重及很可能威脅生命的疾病,我們是否能稱它(卡特的個案)為神蹟仍需時間證明。然而這是這困難情況中的最好的消息。」

美国常青藤名校的校徽和历史

美国的“常青藤联盟”(lvy League)包括八所老牌名校: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哥伦比亚、布朗、康奈尔、达特茅斯和宾州大学。这几所大学历史悠久、学术优秀,广为国人所知。“常青藤联盟”已经成为美国顶尖名校的代名词。

美国很多老牌大学的创建,都跟基督教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当年为了宗教自由飘洋过海移民到美国的清教徒抵达“新世界”的第一件事情是建立敬拜上帝的教会,第二件事情就是开办教育。对清教徒而言,教育跟宗教信仰不可分割。普通基督徒要能独立地阅读、理解圣经,平民教育就至关重要。教会要培养牧师、传道人和平信徒领袖,高等教育就必不可少。1787年,美国国会通过法令,将宗教、知识、道德作为维系社会健康发展和保证人类幸福的必要条件。

美国最早建立的大学、学院几乎都受到基督教的深刻影响,大多以基督教的思想为建校指导方针,以荣耀上帝和坚固基督徒的信仰为宗旨,而且由基督教的不同宗派建立。我们从常青藤大学的校徽和校史中,可以对历史上基督教与美国大学教育的渊源略见一斑。

(1)哈佛大学(马萨诸塞州)

“让每一个学生都被清楚教导并被督促认真考虑:学生生活和学习的最终目标是认识上帝、认识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翰福音17:3),并让每一个学生因此把基督作为一切健全的知识和学习的根基。让每一个人因为明了上主是智慧的源头而暗自祈祷以求努力装备自己,寻求来自上帝的智慧”。也许你很难猜到,这段话不是某个保守派基督教神学院的校训,而是哈佛大学1646年制定的校规。

哈佛大学由清教徒创建于1636年,是北美的第一所高等学府,当初是为培养未来的牧师和基督徒学者而建。起哈佛这个校名是为了纪念当初慷慨捐赠大批图书和一些金钱的年轻牧师约翰-哈佛。数年前我曾经由在哈佛工作的朋友导游参观哈佛校园。在哈佛校门口有一个石碑,上面刻着当年建校者的心声:

“上帝的保守让我们平安抵达新英格兰,我们建立家园、建立敬拜上帝的教堂、也建立了政府,以惠及后代。接下来,我们最渴望的事情之一就是更多地学习。。。唯恐当我们归于尘土时,只留给众教会一个没有文化的职事。”

牛津大學的校训是 Dominus Illuminatio Mea (主為我的光明)。秉承欧洲早期大学的传统,哈佛的校徽是盾牌的形状:校徽上有拉丁文“Veritas”即“真理”的字样,分布在三本书上。最初的哈佛校徽周围还环绕着“pro Christo et ecclesia”的拉丁文,即“为基督及教会”。历史上校徽中的三本书中有两本是向上翻开的,另一本则朝下扣着。翻开的两本书,象征上帝启示给人类的知识(也许是指大自然的普遍启示和圣经的特殊启示,或者指旧约和新约);扣着的那本书,则象征人类对上帝的真理不可能全部掌握,上帝有上帝的奥秘。今天的哈佛校徽上,我们还能见到Veritas 的字样,但是三本书都是向上翻开的,周边具有浓厚基督教意味的那些拉丁文也不复存在了(象征启蒙运动以后,人不再相信上帝和上帝的奥秘)。跟其它常青藤名校一样,今天的哈佛大学已经彻底世俗化。哈佛校徽的变化微妙地反映了哈佛世俗化的变迁。

(2)普林斯顿大学(新泽西州)

被称为“美国的思想摇篮”的普林斯顿大学由长老会创立于1746年,旨在培养未来的牧师和公众领袖(最初名为新泽西学院,后以所在小镇命名)。十八世纪末及十九世纪,普林斯顿大学是美国受基督教文化影响最深、同时也对基督教文化最具影响力的高等学府之一。美国历史上著名的基督徒牧师和学者、曾经给美国基督教带来“大觉醒”和大复兴的神学家、哲学家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曾经担任普林斯顿第三任校长(但就任五个礼拜后就不幸感染天花过世,临终之前他环顾四周说“现在,我永不会失败的真朋友拿撒勒人耶稣在哪里?”)。美国独立宣言的签署者中唯一的一位牧师威瑟斯朋(John Witherspoon)是普林斯顿大学的第六任校长。他曾以圣约政治观影响美国宪法的制定,他的学生当中有包括“美国宪法之父”麦迪逊在内的数十名著名政治家。

最早的时候,普林斯顿大学包括神学院(今天神学院已经跟大学分开),而且神学院是学校的“王牌”学院。十九世纪,正值深受人本主义影响的自由派神学狂飙猛进、抛弃正统基督教信仰的进程不断推进的时代。那时候的普林斯顿神学院不但在学术上首屈一指,而且在信仰上成为正统改革宗神学的中流砥柱,涌现出贺智(Charles Hodge)、亚历山德(Archibald Alexander)和华菲德(Benjamin B. Warfield)等一代神学大家,被后人称为“普林斯顿学派”。(在教育理念上,贺智坚信只有和基督相联合的教育才能真正拯救人们的灵魂、维系一个理想的社会。)今天的普林斯顿大学镇上的一些主要街道,还以这些神学家的名字命名。不幸的是,到十九世纪末,普林斯顿神学院也终于被自由派神学“攻陷”。1929年神学家梅钦(John G. Machen)和其他一些保守派教授脱离普林斯顿神学院,共同创办了日后成为基要派和福音派学术重镇、坚持改革宗信仰和学术水准的韦斯敏斯德(Westminster)神学院(华人教会有好些牧师毕业于位于费城郊区的这所神学院。我有好几位中国基督徒朋友也毕业于那里或者正在那里就读)。

普林斯顿大学既跟基督教有如此深厚的历史渊源,她的校徽非常“基督教”就不足为奇了:

普林斯顿大学的校徽也是盾形,上方的书上的拉丁文是“旧约与新约”,下面缎带上的拉丁文是“她在上帝的权能下繁荣”——“她”当然是指这所美丽的学校。

我曾经在普林斯顿大学附近居住、生活了六年(尽管没在这个大学学习或工作过),其中有大约一半的时间参加一个校园里的中国基督徒学生团契。我参观访问过不少美国的高校,但典雅宁静的“普林”校园无疑是我最熟悉、也是最喜爱的。我曾经跟妻子在校园里的小小的老电影院看讲述普林教授纳什生平的电影(《美丽的心灵》),也曾经带两个儿子到校园绿荫草坪上看大学生们浑然忘我的读书;我曾经跟几位中国基督徒网友一起来到校园里的墓地、在爱德华滋的墓前祷告,也曾经跟美国同行在纳绍(Nassau)街上古旧的餐馆里讨论工作;神学院是我曾经最爱光顾的地方,那里室外有童话般的绿树红花窄街小楼,室内有古老的圣经珍藏和爱因斯坦当年上班路过神学院照的照片,更不用说那些汗牛充栋的人文和神学书籍。每年圣诞节,神学院还有非常精彩的圣诞歌曲表演,那是我们家在新泽西的时候每年必参加的保留节目。我曾经到亚历山德路上像古老城堡一般的研究生院接送中国同学,也曾经走过威瑟斯朋街两边一家挨着一家的商店、餐馆。。。普林斯顿的校园和小镇,在我生命里留下印迹。

(3)耶鲁大学(康涅狄克州)

耶鲁大学的创建本身就出于宗教信仰的原因。1701年,十位担心哈佛大学背离正统基督教信仰的卫理公会基督徒“另起炉灶”创建了这所大学。(耶鲁是一位曾经给予学校大量经济资助的商人的姓。)耶鲁大学初期的课程设置注重古典学科,坚持正统的基督教立场(其时哈佛已经开始与基督教信仰渐行渐远)。在当时的新英格兰,希伯来文、希腊文和拉丁文这三种“基督教的语言”被认为是经典语言(希伯来文和希腊文是圣经旧约和新约原文的语言——这两门语言今天仍然是基督教神学生必修的)。耶鲁曾经要求所有学生学习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在耶鲁的校徽上,在书本和缎带上分别用希伯来文和拉丁文书写着校训“光明与真理”:

1820年代,美国全国的大学课程设置都开始转向注重实用学科,耶鲁是当时唯一一间“反潮流”、坚持注重古典人文学科的学校。1880年,耶鲁政治学系采用了斯宾赛(Herbert Spencer)的《社会学研读》一书作为课本,因该书贬抑基督教而引发激烈争议,酿成“教科书风波”(参见熊璩《一个历史的教训》)。当时在任的校长波特(Noah Porter)非常注重大学教育对基督徒的知性培养和品格塑造,是那个年代基督教人文主义者的代表。直到1908年,耶鲁才不再要求所有学生必修希腊文。

耶鲁跟中国,也跟中国基督徒,有很特别的缘分。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留学生容闳,1847年由美国传教士布朗(Samuel S. Brown)带到耶鲁完成学业。他回国后说服清廷的洋务派大员,获准从各地教会学校选召一百二十名小留学生,于1872年由他亲自带领去美国学习。在此后半个世纪,有数百名中国少年通过这个“幼童留美计划”被派送到美国留学,其中到耶鲁的有二十多人。耶鲁为中国培养了一批优秀的现代化人才。除了“留学生之父”容闳,平民教育家晏阳初、工程师詹天佑、教育家李登辉(复旦大学老校长——另一位叫李登辉的台湾人毕业于康奈尔)、人口学家马寅初、医学家颜福庆、女建筑家林璎等等,都是耶鲁培养出来的。这些人中有一些信主成为基督徒。这些中国留学生当中的基督徒当年聚会的教堂直到现在还在耶鲁校园,如今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华人教会在使用。

(4)达特茅斯学院(新罕布什尔州)

达特茅斯是常青藤里唯一一间直到今天还管自己叫“学院”(College)的大学。1754年由卫理公会创建的时候名为“穆氏印地安慈善学校”,位于康涅狄格州,招收印地安人学生。后迁至新罕布什尔州。其神学院以培养、训练向印地安人传福音的宣教士为宗旨。

达特茅斯的校徽仍包含启示、知识、真理等象征。下方环绕的拉丁文是新约圣经描述上帝的“开路先锋”施洗约翰的话:“在旷野呼喊的声音”。

(5)布朗大学(罗德岛州)

布朗大学由浸信会创建,1764年成立于罗得岛。直到二十世纪中期,各任校长都是浸信会的牧师。但布朗大学历来以崇尚宗教信仰自由著名。从早期开始就接纳其中包括罗马天主教徒、犹太教教徒甚至无神论者在内的不同宗教信仰的学生。

布朗大学的校徽由太阳、书本和十字架等要素构成。

(6)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州)

哥伦比亚大学于1754年创建于纽约市,最初名为“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哥大的校徽因此就是一个皇冠(当然,皇冠上也有十字架——其时英国已经以基督教为国教,国王也是国教的首领):

哥大建校早期,英国圣公会(亦即英国国教)、长老会和其它基督教宗派都试图对该校施加影响,结果英国圣公会占了上风。哥大的一份早期校方文件中写道:“认识基督耶稣是这所学院最主要的目标,也是其教导、吸引儿童的根本宗旨”。

(7)康奈尔大学(纽约州)

康奈尔地处纽约州风景优美、富于田园风光的倚色佳小镇,由勤劳致富的“乡镇企业家”康奈尔(Ezra Cornell)和著名人文学者怀特(Andrew D. White)共同创建。康奈尔的校徽设计很简洁——一本书,加两个盾牌。两个盾牌一个代表纽约州,一个代表美国:

康奈尔是常青藤里面最年轻的学校(1865年创建)。也许正因为如此,康奈尔不像更老牌的一些常青藤那样跟基督教关系密切。但有意思的是,康奈尔的创建人之一怀特最广为人知的著作就是一本关于“科学与宗教”(这个如今在中文网上非常热门的议题)的书——《基督教世界科学与神学论战史》。怀特的书系统地从历史的角度探讨了科学与宗教和神学之间的关系。怀特强调真正的基督教精神跟科学并无冲突,尽管某些神学理论可能与科学有冲突。(参见闲云《科学、宗教与神学》一文)

(8)宾夕法尼亚大学(宾夕法尼亚州)

宾夕法尼亚大学建于1740年,美国开国元勋之一的富兰克林是其创建者之一。宾大不是由任何基督教宗派所创建,也因此被认为是常青藤里面最“世俗”的学校。但是跟爱德华滋同为奋兴布道家的牧师怀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在宾大的创建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怀特腓德非常重视教育和慈善。1740年,费城的一批基督徒筹款为怀特腓德修建布道的教堂和慈善学校。后来教堂没盖起来,但慈善学校建成了。富兰克林是怀特腓德三十年的老朋友,对怀牧师的人品和贡献极为钦佩,他创建宾大的时候就以这所慈善学校为基础。

宾大的校徽上除了有两本书外,上方中间的海豚来自富兰克林的家族徽章,下方的三个圆盘代表费城的基督徒创校者,而盾牌下面缎带上的拉丁文座右铭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美国历史上基督教对宪政的影响——翻译成中文是“没有道德,法律一无用处”。

常青藤大学的历史发人深省。在这些高校以基督教精神为指引的那个年代,美国的教育普及率高达96%。在200多年前,这有多么“先进”,实在令人难以想象(今天美国的文盲比例竟然是10%)。对一些美国人,特别是基督徒来说,这似乎是“敬畏上帝是智慧的开端”这一古老箴言的佐证。

沧海桑田,世易时移。今天的常青藤大学,都已经完全世俗化、现代化或者后现代化了。但是不可否认,历史上基督教信仰和文化对这些世界一流的高校曾经有过深刻的影响,其中一些可能已经深深铭刻在这些学校的精神和气质之中了。一些美国人,特别是基督徒,也在期盼基督教信仰的甘泉能重新滋润被物质主义和后现代思潮侵蚀的常青藤高校。

2006年,哈佛大学教职委员会建议将宗教、美国历史和伦理学等列为学生的必修课程,并建议学生必须学习美国史、美国制度和价值观等。根据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在世俗化日益加深的今天,仍然有近七成的哈佛学生礼拜天会上教堂,九成半的哈佛学生会跟人探讨宗教问题。2008年,国内出版《我在哈佛的信仰》一书,介绍一些当代哈佛学人的宗教信仰。

在普林斯顿,我也曾经参加过美国基督徒大学生(本科生)的校园团契组织的活动。带领团契的年轻牧师是一个温和的威敏斯特神学院毕业的韩裔哥哥,而团契成员中有很多是亚裔、拉丁裔和其它族裔的第二代及以后的移民孩子(基本上都只会讲英文)。美国的移民现状已经和正在给美国的基督教带来很大的影响,在大学校园也有所反映。

由常青藤大学的基督徒学生和教职员工组成的“常青藤大学基督徒联合会”(Christian Union)近年也非常活跃。他们的口号是“在常青藤联盟拓展耶稣基督的国度”。每年都有数百位来自各个常青藤高校的代表聚集在一起召开年会,为各校大学生的属灵状况、也为福音在常青藤大学校园继续传播或复兴祷告。

常青藤跟基督教,曾经是水乳交融。如今看上去似乎已经分道扬镳,但似乎又还藕断丝连。文化、思想、教育。。。,也许可以拒宗教于千里之外,但很难跟信仰、跟世界观、价值观割裂。但愿常青藤与基督教的历史渊源,能够给中国知识分子一些另一个维度的启示。

史上太空生活最久的太空人见证神的创造之美

斯科特·凯利(Scott Kelly)被广泛地称为美国宇航员中的“钢铁侠”,他曾在执行四次太空飞行的过程中在太空累计生活了520天。但这项记录近期被打破。来自美国宇航局的另一位老将杰夫·威廉斯(Jeff Williams),已累计在太空生活了521天。
据基督教论坛报报道,日前美南浸信会神学院进行崇拜时连线了太空站,威廉斯在受访中谈到太空旅行加深了他的信仰。
威廉斯表示在他所处的地方只需做一件事,就是从太空站的窗口往外看,可以真实地看到太空中上帝所创造的浩瀚宇宙以及遥远的地球。无限的神能创造出人能想象得到的各样作品,其中还包含了美、设计、目的等各种元素,并且可以在一切的细节当中看出其规律来。威廉斯感叹上帝的奇妙创造,让他在读经和祷告时有了新的动力。
据基督教今日报报道,在访谈时,威廉斯拿着麦克风,一边展示着太空站里一架80毫米镜头的手持式摄影机,他用这架相机从太空站为地球拍照。
威廉斯认为信仰才是他工作动力的来源,在太空站执行任务也是上帝赋予的使命,因此他的任务都与圣经完美相容。威廉斯还认为,只有拒绝承认上帝存在的人,才会认为圣经和科学彼此冲突。
据网易科技报道,身为国际空间站第48长期考察团指挥官的威廉斯是一位退役陆军上校,也是一位现年58岁的外祖父,他是登上国际空间站最年老的美国宇航员。
威廉斯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在太空渡过的每一天都是荣誉,这是人类最伟大的科技成就之一,它的诞生受益于国际合作。而对他个人而言,这是一个更为宏大的故事。

中国教会与基督教教育

编者按:近年来,许多第一代基督徒陆续结婚生子,城市家庭教会中出现婴儿潮;随着学龄儿童的增加,对于基督教教育、基督教学校的需要愈显紧迫。如何按照神的道来教养教会中的小羊,成为众多牧者关注和讨论的焦点之一。我们需要明确,基督教教育的理念是什么?教会与基督教教育有何关系?基督教学校是应该由教会主办,还是教会委托给机构、信徒办更好?教会如果办学,具体应该如何操作?教会办的学校与教会又是怎样一种关系?本刊编辑部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国内某教会的牧者,他们的教会学校已经开办了近两年,希望他的经验和看见,能给我们对这些问题的思索带来帮助。

 

本刊编辑部(以下简称编):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办学的想法?

某教会牧师(以下简称牧):2006年,神把办学的负担放在我们心上,那时,我们对基督教教育的定义和理念并不清晰,只是开始为之祷告。五年以后我们才有了自己的学校。

 

编:当时想到办学的时候,觉得应该是由教会办学呢?还是个人办学?

牧:一开始我想如果有热心的基督徒愿意做,这是最好了,教会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很多投入,只要鼓励家长把孩子送过去就好了;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想法是错误的,这完全是教会想推卸责任。我觉得教育责任不是在“你”,不是在“他”,而是在“我们”。基督教学校一定得由教会来办学。

 

编:为什么一定是要教会来办基督教学校?

牧:首先,是对神的忠心。神的话写得很清楚,他看重我们把信仰传给我们的下一代,所以这是对神的忠心。我的孩子已经大了,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讲,我不做(学校)也没有问题,专心牧会就是我的本分,但是我觉得神不断地把托付、负担、责任放在我里面。我看到这些孩子的时候就觉得他们是我自己的孩子,看到这些孩子的时候心里面就着急,如果我们失去了他们这一代,他们被魔鬼撒但掳了去,那我们在这个社会上实际是很没有见证,教会的存亡都是个问题。欧洲教会的没落不就是失去了下一代吗?所以说,用神的话教育孩子、培养他们成长是教会的责任,而且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编:教会办学相比个人或机构来办,有什么优势吗?

牧:第一是属灵上的优势。一个学校要建起来首先应该有根基,而教会是有根基的,教会的根基是什么呢?教会是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这根基就是神的话,有耶稣基督自己为房角石。根基打好的话你再往上建多高都不会塌掉。我们建立学校如果跟着世界跑,或者说想跟世界接轨,效法这个世界上的人,走升学路线,要考大学,要出人投地,要做人上人等等,那这个学校就是没有根基的。

 

纵观两千年教会历史,我们会看到很多的教会学校,包括现在香港遍地都能够看到教会学校,但是我发现他们的根基跑了。我发现这是因为脱离了教会,外面看着是基督教学校,根基却已经完全跑掉了。因此,教会学校非常重要的是要把根基建造在神的话语上。

 

举个例子:我女儿去的那个美国的基督教学校,之前非常好,但是后来中国孩子去得多了,美国经济又不好,教会无力再支撑学校的发展而从董事会退出,所以学校现在变化就很大。以前教会的牧师是他们的校长、校牧,现在外表还写着说是基督教学校,但是实际上已经完全脱离教会,变成了一所私立学校,追求的就是升学率,有多少学生升到了名校。

 

除了在属灵根基上给学校带来帮助和保守,教会办学还有一个优势就是资源上的支持,人力、财力、物力等。公立学校有纳税人的钱,有教育的经费,是国家拨款,而我们是自己的学校,我们靠什么拨款?教会里面的弟兄姊妹贫富差异也是很大的,我们不是要办一个贵族学校、优质学校,而把一些贫穷家庭的孩子排斥在外,我们要办的是教会学校,就是贫穷的孩子也要送进来,这是需要教会投入很大资金支持的。

 

编:请您谈一谈你们的教育理念。

牧:总的来说,我们确定一定是要教会办学,这个是真正的基督教教育,是我们的核心理念。因为“基督教教育”这个概念是很广泛的,在美国叫Christian Education,神学院里专门有这一课,但是这个课程他们只是指在主日学的教育。其实中国人对这个概念还是完全模糊的。从2006年一直到现在,我发现中国搞所谓基督教教育的很多,比如说几个家长在一起办了home school,于是成立一个联盟,他们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公立学校被污染,所以他们就聚在一起说“我们自己来吧”,更多的时间是自己在家带,这是一类。另外一类是三四个父母成立了幼儿园,聘一些基督徒老师进来;但是找进来的人都不是很有经验,因为大家都在起步阶段,所以就会出现很多问题,比如异象不一致,中途会有来来走走的现象。第三就是近年来出现的ACE,这在整个基督教教育圈子里发展得非常迅猛。ACE是美南浸信会的、专门为宣教士的孩子准备的课程,培养孩子的自学能力,他们把高中的课程读完,考美国的SAT,可以进到美南浸信会的大学里,他们承认ACE的学历。大家也认为这是基督教教育。还有就是有一些宣教士进来,他们对中国基督徒父母的子女教育很有负担,但他们也没有什么体系,他们就知道“我们要聚到一起,我们要把这个小孩子带到主的面前”,他们这个也称作基督教教育。

 

这样的基督教教育基本上就是泛基督教教育,因为也会讲圣经,老师是基督徒;但是我自己理解的基督教教育应该是教会来完成、教会占主导、教会参与的这种教育,而不是这种个人发起的教育。而且基督教教育最核心的理念是要把孩子培养成门徒,这和马太福音28:19-20是一致的,“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向万民传福音,不仅仅是向我们周围的人传福音,同样重要的是向我们家里面最亲的人传福音。神赐给我们的产业,我们应当格外看为宝贵,要把这些生在恩约家庭里的宝贝带领成为门徒,这才是基督教教育的核心理念。威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的第一问是人生的目的是什么,答案是荣耀神,并以神为乐。这形成了我们整个的教育理念:一个是由教会主导的基督教教育,一个是培养孩子成为门徒,使他们荣耀神。我觉得这是基督教教育最根本的东西。

 

很多的时候,我们搞基督教教育的真正目的是想把孩子送出国。如果今天教会办了学校,目的也是“以后我们的孩子大了要把他送出国”,这是我们教育的失败。因为我们现在在中国本土培养的是我们中国的孩子,而且是以后中国的基督门徒。我的意思不是说我们培养的孩子都不出国,而是说我们是培养耶稣基督的门徒。我们需要有一个很清楚的方向和目标,需要在家长当中传递这异象,家长也知道他们把孩子送来意味着什么。我们不仅是教会主导的教育,而且是教会、学校和父母一起来教育我们的孩子。不是说父母把孩子送来以后就是学校的事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需要督促父母的信仰,他们要给孩子做榜样,而不是说在家里一个样,出来又是一个样。从这个角度来说,将孩子培养成为门徒的这样一种教育,是由教会、学校以及父母一起来完成的。

 

编: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理念,孩子的教育是教会、学校、父母一起来完成的。那教会办学,学校和教会的关系是怎样的?从体制上来说,学校算是教会的一个事工部门吗,还是独立于教会的?

牧:刚才说到,基督教教育应当由教会来主导,教会参与其中。但从体制上来说,我们建立的学校并不算是教会的一个事工部门,而是独立运行的。教会对它只有属灵的权柄和奉献的责任,教会不能直接介入管理他们。因为它是教会学校,需要专业化的管理。所以在整个的隶属上,它是属于教会的;但同时在行政上,它又是一个独立的机构。

 

编:教会属灵权柄以及关心学校需要是通过什么方式落实下来的?

牧:我是这个学校理事会的理事长、校牧,同时我也是教会的牧师,我跟校长的分工很明确:教学行政都是他负责,我个人不会过问,但是他有责任向理事会汇报,理事们开会讨论,这样教会就没有机会能插手学校管理。不是说教会哪个人或者任何一个长老、传道人都可以出来过问学校的事,如果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过问学校的事就混乱了。因此它是一个独立的机构。除了我以外,我们教会还有一个传道人,由教会委派,进入理事会里面,其他几位理事有我们教会的,也有外教会的,但他们是对基督教教育理念很清晰的一群人,这样在一起才不会为此争吵。

 

这个过程中就建立起教会和学校的连接,我们可以在属灵的根基方面帮助和把握,也可以把学校的需要反馈给教会。这样,教会能够把握学校的属灵根基,而同时关心和支持学校。对于学校来说,会有安全感,因为“教会在,学校在”。教会是神的,而学校是与教会共存亡的。在两千年教会历史中我们发现教会是耶稣基督的,教会是不可能灭亡的,可能有一些外在的形式上的改变,但是教会不可能灭亡,这样的时候学校会有安全感。第二,我发现搞基督教教育很多时候搞不下去,为什么呢?因为老师流失或者资金不足。老师的流失是因为凝聚力不够,资金的不足是找不到资金支持。但是有教会这强大的后盾,学校很安全,老师们不用担心资金周转的问题,老师们也很凝聚。

 

编:这样的关系会给教会带来一些问题吗?比如说教会的牧者同工参与学校的服事后,会不会出现精力投入分配问题?

牧:我们教会好像没有这个问题。学校刚开始建立的时候,我在学校投入的时间是多了一些,一旦它正常运转起来,我仅是礼拜三带孩子们敬拜(我们有一个大的联合礼拜,我要去讲道),以及礼拜五下午带老师门训。平时如果老师有一些问题,我跟他们有陪谈、辅导,但这不意味着我天天扎在那儿。

 

编:资金方面呢?当学校人数渐渐增多的时候,资金的需要是很大的,这个缺口是教会能够去弥补的吗?如果弥补的话会不会影响日常事工?

牧:教会不应该有这样的承诺,说学校一切的缺口都由我们来负担。这样时间久了会令一些肢体软弱,甚至他们就不奉献了,他们会认为我自己没孩子,为什么你们把钱都用在孩子身上,他们会认为有孩子的家长占了大便宜,甚至会觉得教会是为学校存在的。我们不能因着学校影响教会的正常事工,所以我们更多的是呼召弟兄姊妹奉献。我们每年有一次感恩聚会,每次感恩聚会把学校一年要做的事情和我们的缺口报告给大家。

 

编:您觉得教会办学对教会来讲有什么益处?

牧:首先是弟兄姊妹在子女教育上得到了帮助。其次,我们也有家长课堂,家长课堂是向全教会开放的,他们在这里也学到了很多有关教育孩子的真理。第三,我们发现当孩子送到学校,父母也开始改变了,所以对他们的信仰也是一个督促。现在对于学校,教会投入的人更多了,奉献的人也更多了,在资金上支持,而且在义工上支持,很多人开始关心这些孩子们的教育。

 

编:担当校牧,您认为这样的参与的意义是什么?

牧:首先,基督教教育应该是教会做的事情,从这个意义来看,作为牧者我是责无旁贷的。而且,以后我会看到这些孩子们长大,他们成了牧师,成了传道人,成了宣教士,这就是我们极大的安慰。我很喜欢跟孩子们讲道,他们的回应比大人还好,你提问题他们肯定回答,答案对不对他们不管。我去参加礼拜,给孩子们一些敬拜上的指导,因为活着就是为了敬拜神,我们的生活是敬拜,我们在教会里面的共同的敬拜也是敬拜。小孩子从小就开始操练奉献,而且把钱奉献给其他的学校。还有就是对于老师的灵性而言,如果我长时间不去,就根本不了解他们的情况,现在差不多一半以上的老师不是我们教会的,所以我需要更多地和他们在一起,关心他们,鼓励他们,也了解他们在教会的情况,他们的服事。

 

编:所以您作为校牧,既要牧养孩子,也要牧养老师,也要牧养家长。

:本身家长就是我们的会员。

 

编:那当家长对学校有意见时,你是站在学校的立场为学校解释,还是站在会友的立场为教会出面呢?

牧:有时家长会跟学校有冲突,我也听到过一些。基本上遇到这些冲突的时候我就先让他们自己来解决。有的时候是因为老师的问题,有的时候是因为家长的问题,有的是因为学生的问题。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但是都没有到一个程度我得出面解决。

 

编:请您简单讲讲你们教会办学的过程。

牧:我们从2006年就开始为学校的建立祷告,当我们祷告的时候就有很多我们教会的基督徒开始基督教教育的学习和参与基督教教育的服事。他们很积极地投入,还自己组织群体祷告会、自发的祷告团队。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看见是神自己呼召出人来,神也预备人和环境。2011年5月,我们整个学校的理事会才成立,理事会成立以后基本上就定下行事历,然后我们在整个学校的教学理念、办学方向、教育的水准以及课程标准上都做了一些设置。7月份就开始招聘老师,进行了两个月的培训。这些第一批招来的老师基本上都是在不同的地方从事过基督教教育的。这一切预备好了,9月份就开学了。

 

编:在教会中是谁来执行办学的事宜?是教会支持有异象的弟兄来办呢?还是牧者来主导?

牧:最早教会办学的异象是神先放在我的里面,我祷告等候了五年的时间,五年后找到了和我的异象相同的弟兄,他可以担当校长的职分,我就鼓励他、支持他。

 

编:开始办学的时候遇到困难了吗?是怎么过来的?

牧:我们遇到相当多的困难。但感谢神,在这么多困难当中他一直保守,使我们走过来,走到今天。

 

开始的时候,困难都是父母的一些观念问题。大家最担心的就是孩子以后没学上了能不能进到公立学校,其次是能不能考国内大学,我们的教育水准能不能达到那个标准,我们能不能接轨,孩子以后的去向。还有就是孩子长大以后生存的问题:如果我们一直把这些孩子放到基督教学校里,他们长大了会不会太单纯,他们到了社会上以后有能力去适应这个社会吗?以及资金方面等问题。而且教会内部也有问题,大家会想教会的功能是这个吗?教会不就是大家一起聚集讲福音、传福音吗?那为什么教会里面要办学校?没有孩子的父母或者孩子已经大了的父母,他们对这个就不是很积极。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可以看到基督徒的自私,信了主还是在关注自己,没有打开国度的眼睛。

 

编:当时遇到这么多问题,是怎么解决的?

:5月份理事会成立之后,我们开了几次推动大会,写了一些文章,陈明基督教教育的理念。几次推动大会的时候这些父母都会提到之前说的那些问题。还有人问我:“你小的时候也没有上过基督教学校,你不是也当了牧师了吗?”我们就有一期的月讯专门针对这些问题作回应。

 

第一个回应就是,教会办学是我们不能推卸的责任。如果我们把办学放在社会服事的角度上也是可以考量的,因为扶危济困、助学、帮助社会的孤寡——这些都是教会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但我也要特别强调的是,不要把基督教教育和扶贫混淆,也不要把基督教教育和爱混淆了。不是说我们爱所有人,对所有人就都应该接纳他来学校学习),但就我们自己教会来讲,我们这些小孩子,更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这和我们整个的神学是有关系的。如果你的神学是说,孩子长大以后他们自己选择信仰,那我们就不用教导他们了。但是我们整个的神学体系是说这个孩子生在了我们基督徒家庭里面,他是我们圣约家庭的一员,他是在这个约里面;所以如果这个家里有一个人蒙了神的恩典,神的恩典实际上就已经普遍地临到这个家了。我觉得比受婴儿洗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怎样教育孩子,有的教会单单地强调婴儿洗礼,但不是说受了婴儿洗就进了保险箱了,还有比受婴儿洗更重要的,就是怎样教育他长大成人,让他成为敬畏神的人。第二,我们的孩子如果交给外邦人,交给我们不信任的人教,那我们不信任的人教什么呢?可能就是欺骗、说谎,那等于是说我们把自己的孩子拱手让出去了。第三,我跟他们讲,我从小没有上过教会学校却做了牧师,这是神的怜悯,但是现在我们知道了圣经,学了真理,却不去行,这个是什么呢?这是对神的不忠心。现在我们知道了,我们就去做,这是神的祝福。这个我们要分清楚。

 

还有的父母说我们要把孩子送到公立学校,我们要让他们传福音,那我就问这些父母,你们自己传了多少福音?你们不传福音却把孩子推出去让孩子传福音,他们没到那个程度呢,对不对?我们的孩子现在需要去保护他、建立他,需要给他打生命根基。再有就是接轨的问题,大家太想和社会接轨了。我们的孩子们长大以后要跟他们接轨吗?我觉得不是我们接不上他们,是他们接不上我们,那个程度差太多了。比如说,孩子在初中的时候基本上是整个世界观形成的一个时期,而他的人生方向也开始明确,这个时候在公立学校里不会管这些;但是在他这个世界观形成、人生方向逐渐形成的过程中,我们的老师们会给他们一些指导性的东西。我们的孩子上高中的时候是针对性的学习,我们要求他们在高中毕业的时候至少要会六国语言(这些语言是和圣经、宣教有关的,而不是说学了这些就成了他骄傲的地方),所以你想想我们怎么跟他们接轨?没有办法接。我们这些孩子毕业以后,从这个学校出去,我们的期待是他们爱学习,因为他们知道学习的目标是什么,而且他会学习,他的自学能力很强,只有爱学习才会学习。现在这些公立学校是压制人的思维,实际上是大多数人在陪少数人玩。很多的学校都是一个班四五十的孩子,尖子生只有一两个,而这些尖子生是老师看好的,要往北大和清华送的。但其他的那些孩子呢?就完全是被忽略的对象。然而,在我们的学校里,我们会发现每一个孩子的不同,他的特点,他的恩赐,在他的专业上我们如何培养他。

 

还有一个困难就是资金的问题,如果大家认同奉献是没有问题的,但不认同的时候奉献是最难的,所以我们经过了从不认同到认同的阶段。直到三个月以后学校开始了,那个时候我们再推动,就有更多的人愿意奉献支持。

 

同工们一开始也不是很积极,但是后来他们自己都有孩子了,之后他们开始转变。今年,我们教会也开始拿钱支持,就是教会每月的定例奉献我们拿出来一部分支持这个学校。

 

编:您感到开始的时候哪些方面准备的比较充足?

牧:师资的筹备算是比较充足。老师的预备,老师的培训,老师在属灵上的、神学上的预备……我们那个时候不光是在专业上培训他们,也在神学上,包括现在我还在每周五带他们门徒训练,学习《基督教要义》。老师们自我的开发能力都很强,他们每天下午都会有头脑风暴,孩子们睡觉,他们就会在一起聚集。早晨老师们一起灵修,中午是头脑风暴,晚上打扫卫生,然后一起总结。

 

编:为什么特别重视师资的预备?

牧:因为大家异象要一致。我觉得异象一致的根基在于神学,所以我们的老师进来之前要先跟我见面,如果他灵性上通不过我们是不会收他的,就是专业能力再好也不行。上个月来了一个人应聘,他是钢琴专业,名牌学校毕业的,但是我跟他谈起他的信仰的时候,发现他在信仰上没有追求。他说他现在要开始追求,但是我觉得我们需要等,所以就没有收他.

 

编:学校的教育理念贯彻到孩子们的成长中是通过老师来实现的,老师的确非常重要。那除了师资还有哪些方面是预备比较充足的?

牧:场地方面教会一直投入了很多支持,就是不断地把教会敬拜的地方让出来,往后退,一开始是这样的,弟兄姊妹并没有说什么。

 

但是,我发现神都预备了。我们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教会在哪里,学校也在那里,但敬拜和学校在一起的时候肯定有很多交叉的地方,就是不方便。孩子用的空间是相对独立的,而且要求的卫生标准是非常高的,但是教会人员流动很大,他们礼拜天聚完会,礼拜一早上老师来了要花很多时间打扫。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写一些备忘,教会有教会要承担的部分,学校有学校要承担的部分,一些交叉的地方会给我们带来矛盾,要提前做一些预备。但是神后来给教会预备了更大的地方。而且我觉得当我们这个路子走对了、方向正确的时候,神的预备都是非常丰富的。我们现在使用的这个新场地更大,使用起来更方便。

 

编:学校对家长有什么要求、期待?家长对学校有没有什么反馈?

牧:一开始家长要把孩子送进来的时候,我们要考核他的信仰,不是随随便便就把孩子送进来。我们要对父母的信仰进行考核,否则我们没有办法完成这个基督教教育。因为你在学校讲的是一套到家里又是一套,这个不是基督教教育。我们一开始相信都是愿意培养孩子成为门徒的父母,会把孩子送进来,但是信仰还是有差异的。家长要认同我们的信仰,要在学校的约定上签字。第二,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我们会发现孩子有一些问题是源于父母教养他的方式,所以会有针对性的应对,老师也会跟父母谈,有的时候谈不通就需要我来谈了。现在我们发现孩子变化很大,父母变化也很大,而且父母来的时候会讲“我们的孩子变了”,他们也很喜欢这个学校。

 

编:外教会的孩子你们会接受吗?

牧:我们是有限的。我们的原则是:第一,是我们教会的;第二,是我们团契的;第三,一定是要跟我们信仰背景一致的,如果不一致那我们就不会收。

 

编:理解,你们的教育理念使你们的招生有这样的原则。您觉得孩子们在学校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牧:我觉得孩子们的收获之一是他们背了很多圣经的经文,而且他们对圣经有全面的了解,对救恩的认识开始清晰。孩子们在家能孝敬父母,能够帮父母做事情,而且能够判断父母做的对还是不对。有的时候父母教的不对,他们会说这个不对,说学校是怎样教的。父母好像也找到了一个法宝,当他们要让孩子干什么事的时候,他们会说“学校是怎么教的来着?”孩子们的任性减少了。一开始孩子们来的时候,因为父母带给他们很多不好的习惯,什么东西不给他们,他们就拼命地要,得不到他们就很生气。有的时候他们想要控制父母,用类似不吃饭等办法,总之很多不良习惯。但是来学校以后这些坏习惯就慢慢地减少了。

 

编:您刚才提到孩子们更清楚救恩了,是不是说有一些孩子发生了真实的改变,从不清楚福音到清楚福音,甚至显出这种得救的新生命的样式?

牧:那还没有。他们从老师身上得到很多的爱,他们也看到老师的言行,他们愿意去效法这个榜样,而且在讲道、学圣经的时候,我们更多地跟他们讲福音,讲神的爱。

 

编:学校会要求他们去遵守一些规矩吗?建立这些规矩的时候怎样避免律法主义。

牧:这些我们叫规范,不叫规矩。我们要从神的创造秩序来看。为什么要孝敬父母?这是神创造的秩序,那一下就找到源头了,这叫规范。

 

编:从开办学校到现在,最让您感恩的是什么?

牧:我最感恩的就是,我一到学堂孩子们就往我身上扑,他们对牧师没有那种很神秘的印象,他们跟我的关系非常亲。我觉得这个非常值得感恩,这说明他们从小就开始对信仰有一些理解。如果对信仰没有理解的话他们会认为牧师是很可怕、很严厉、很不好接触的,他们跟我亲,这就说明他们从小在心中就打破了传统观念中对神职人员的理解,这个非常能帮助他们建立信仰。

 

还有就是老师的团队渐渐有了凝聚力,虽然有的时候会有矛盾,但是他们自己很容易就能解决,我想这是因为大家都是有神的人,能从圣经的角度去看任何事情。

 

另一个感恩的地方就是,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对基督教教育有领受,有认同,而且愿意参与。我觉得这是很感恩的。我们不再孤独了。

 

编:您对教会办学将来的前景有什么展望?

牧:我真的盼望基督教教育在全国遍地开花,凡是有教会的地方,我们就应该办学,我们自己要教育自己的孩子,这些孩子是中国教会的未来。中国教会从改革开放以后已经走过了三十年,在这三十年中我们基本上是在教会内部下功夫(除了传福音以外),有一些教会有一些对外的服事,但是对社会没有构成极大的影响力。能真正地对社会构成影响力,我觉得应该是在他们这一代,他们不愿意与世界为伍,不愿意沾染世俗,愿意过圣洁的生活。从小训练这些孩子,长大以后他们就会敬虔爱主,他们周围的人看到他们的时候也会觉得这个群体是不一样的。他们能活出被福音所改变的人生。

 

至于我们的学校,我期待以后能有自己的初中、高中、大学,所以我们要一年一年地走,不用着急,教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不要被成功神学的东西误导了,成功神学就是想马上见果效。一天见果效的叫小时工,一个月见果效的叫雇员,一年见果效的叫CEO,十年见果效的是学校。这是很不一样的,我们反对那种不要过程只要结果的,我们看重的是这个过程。

另类观点:ACE等全英文体系的基督教教育不适合中国大陆孩子

最近有弟兄姐妹问道“有许多人说 ACE 很好,你为什么说它不适合中国孩子?”我因在这些英文体系的基督教学校中工作过,对整个英文体系的教学有些了解,希望能帮助大家。

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都想把最好的给予自己的孩子,那么,什么是最好的呢?对于基督徒父母来说,耶稣基督的信仰是最好的,父母不能陪伴孩子一辈子,唯有神才是孩子随时的帮助和依靠,有了坚定的信仰,孩子在这个物欲横流,虚假欺诈满盈的社会中不会迷失,不会堕落。神的话会成为孩子脚前的灯,路上的光,指教孩子走当行的道,到老也不偏离。

自从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政府规定,美国公立学校不准教导圣经,不准教导孩子祷告,墙壁上不准挂圣经字幅等等,美国社会陷入“信仰危机”。一批批敬虔的基督徒便开始按照圣经原则开发各科课程,例如圣经、语言、数学、科学等等,开发出来的教材体系有 ACE, BJU, AOP, Abeka, sonlight 等等,帮助美国私立学校、教会学校办学和基督徒孩子在家上学。普遍而言,教导出来的孩子比公立学校成绩更好,品格更好,属灵生命也很不错,这些家庭基本上守住了神所要求代代相传的信仰。

中国的基督徒父母何尝不想这样呢?越来越多的父母对中国应试教育失望,孩子整天做不完的功课,学校考不完的试,孩子整天生活在层层压力当中。周末在家长安排下不断地参加各科课外补习,很少有时间放松休息。结果呢?孩子动手能力、解决问题能力、独立自主能力都没有得到培养。每次英语考试都能考出很高的分数,但是却说不出几句英语。学了十多年英语,中国大学毕业生英语六级水平却比不上美国小学三年级孩子。中国孩子学的是哑巴英语,中国的英语教学是失败的,不采用 phonics 教学是失败的原因之一,在此不详谈。为了信仰的缘故,也为了孩子健康成长,学习真正知识的缘故,我们夫妇已经决定不把孩子送到公立学校、私立学校去。

最近十年,ACE、BJU、AOP 等英文体系的基督教学校和书院在中国各地建立。觉悟到中国教育有问题,希望孩子在神面前成长的基督徒父母竞相把孩子送到这样的学校。毕竟,开发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的整套教材不是几十个人几十年能完成的,我很想借鉴这些模式便进入这些学校教书。

ACE,它是快速基督化教育教学体系(Accelerated Christian Education)的缩写,为美国著名教育家、国际基督教育事工侯维德夫妇于1970年自发创立。过去的四十多年来,这套课程系统已在145个国家6000多所学校被采用,培养了数以百万计的学生,使用ACE课程的学校毕业生,已经被接受在世界各地1500多所学院和大学入学。
英语网址:https://www.aceministries.com/

ACE 的品格教育,灵性教育还是不错的,整个体系也很注重这方面的教导,我个人觉得不太适合中国孩子有四个原因。

第一 ACE 等体系是全英文体系,语言是思维的方式和工具。中国是中文很强势的一个国家,如果孩子很小就进入全英文体系,孩子从小学英语,进行英语思维,英语语言障碍毕竟小。但是现在全英文体系对英语水平要求比较高,中国孩子不管是小学生还是初中、高中生,转入英文体系后,全部是从一年级开始学习。并不是所有孩子都有学语言天赋的,有些孩子的其他能力很强但是语言这一块会慢一点。那么,ACE 等英文系统会让这些孩子很有压力,觉得有挫败感,学得很慢,没有自我成就感,而且厌恶学习,甚至有学习障碍。因 ACE 本身是根据学生的学习能力按照 PACE 级别设定的。我就见过不少的孩子,明明可以用中文学到高中水平,但是转入 ACE 学了几年后,还停留在初中甚至小学高年级层次,中文和英文都无法进入自主学习阶段,本身是很可惜的,孩子的中文思维方式是很难改变的。因着中国是个非英语环境国家,父母和社会无法提供环境让孩子进行英文交流,这一点决定 ACE 在印度、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菲律宾等英语国家推广得很好,但在中国很难推广的原因。

第二 这些英文体系本身是没有中文课程的,当然学校每周也会开设中文课,但是孩子们的中文能力比起中国学校孩子普遍要落后很多。学校也很清楚,两种语言双管齐下,可能两种语言都学不好,所以是重英文轻中文。孩子会说中文,但是十岁的孩子不认识汉字,不会写简单作文,不能进入自主中文阅读是很常见的。如果是华侨建立的学校,本身是为自己孩子提供方便,外国孩子会很多,这些孩子的父母对中文也没有要求,孩子中文可以不用学得好,结果中国孩子跟着一起学不好中文。所以有些家长发现这个问题,强调必须学好中文就把孩子转学的也不是没有。

第三 我发现有些中国孩子若从小进入英文体系的学习,中英文学得好的也有,但是这部分孩子动手能力,逻辑思维能力就会相比落后一些。大部分这种孩子对科学等学科就不那么感兴趣,因为时间、精力都用在了语言学习这一块。但是根据多元智能理论对教学的启示是,孩子的多种智能,例如语言智能、数学逻辑智能、空间智能、身体运动智能、音乐智能、人际智能、自我认知智能、自然认知智能等八种智能,每个人都拥有不同的智能优势组合,但是教学应该培育和发展孩子的多种智能,再根据孩子的天性培养孩子。有些孩子在数学逻辑智能,自然认知智能等方面发展得很好,很有兴趣,这些孩子的语言智能会相对落后一点,那么英文体系会对这些孩子构成学习障碍,若英文好,那么学习中文就会成为学习障碍。我也见过这样的孩子,有些家长很痛心地说当初这样的尝试在儿子身上是个失败。奉劝中国基督教教育工作者和父母一定要在学好中文的基础上再学习英文,因为中文比英文难学。

第四,ACE 体系是学生完全自学,老师只是 supervisor, 监督孩子,完全不教,有时候孩子还是需要教导的。也不能说 ACE 本身的问题,ACE 本身的问题是相比其他英文体系是很注重品格,但是学术水平较低,里面的习题是机械性编写,孩子有时候不需要阅读文章就能做出答案,这样会让有些孩子投机取巧,没有掌握真正的知识。但是,其他英文体系的学校问题更严峻。这些学校起初的使命是为神建造下一代,慢慢地因为全英文授课对老师要求高,国内老师属灵生命好但是英文能力不够,英文能力强的老师尤其是外教不一定是基督徒,学校基于现实情况必须录用这些信仰各异的老师教导孩子。同时,学校费用增大,非基督徒父母愿意交高昂的学费把孩子送进来,其中不少是问题孩子,学校也照收,其中不少父母和孩子对这个信仰丝毫没有兴趣,甚至不准进行灵性教育。渐渐地,这些学校就成了让孩子学好英文,送孩子出国的国际学校。成了徒有基督外衣,没有基督实质的学校,信仰教育最多唱唱赞美诗歌,乱七八糟。

在这个流行送孩子出国的当前社会,基督徒有无必要盲目地跟随“出国热”呢?我个人觉得其一,大学是孩子离开父母独立生活,信仰接受考验的时期,还不知道孩子是否能站立得稳就把孩子送到遥远的大洋彼岸,独自面对光怪陆离的社会,是不是有失明智?父母在孩子需要的时候,要能给予孩子关心和指导。看过《彼岸》,就知道许多许多中国孩子被父母送出国后因为空虚没有朋友、家人,就陷入谈恋爱、同居、堕胎、吸毒等等可怕的陷阱里。其二,出国的费用不是每个家庭都能承担的,巨额的开支会让普通家庭很有经济压力。一些孩子到国外花了不少钱什么也没有学到的情况也有,出国留学也无法给孩子“镀金”,在找工作时大受欢迎。

所以我个人觉得按照最适合,最能开发孩子潜能的方式教导孩子,按照天性培养孩子。从小注重孩子各种能力和属灵生命的建造,这样的孩子不管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能居上不居下,做头不做尾。教师和家长只能“顺”而“引”绝对不能霸蛮上攻,如果孩子在国内完成本科且有能力获取奖学金出国深造岂不是更好呢?

目前,我们探索的中国基督教教育正是这样的教育,走出中国应试教育的怪圈,结合美国等西方国家基督教教育的成功模式,部分引进美国教材,参考国内优秀教材,编写适合中国孩子的校本教材,然后挑选且培训有生命的基督徒老师建立学校,真正为主建造中国的孩子。求主按照他的心意成就这一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