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428所教会学校 获特别拨款1亿

马来西亚428所教会学校今日获得政府发放1亿令吉特别拨款,充作维修学校费用。

首相署部长丹斯里许子根说,这笔1亿令吉特别拨款是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于去年提呈财政预算案时所作的宣布。

他说,该部通过与教会组织协商讨论后,根据各教会学校的需要分配特别拨款。

“我们通过透明的协商方式分配拨款,每所学校至少获得4万至5万令吉特别拨款,一些教会学校则因建筑工程需要,而获得更多拨款。”

许子根今日在布城国际会展中心,移交1397万令吉特别拨款给吉隆坡、雪兰莪、彭亨及森美兰的75所教会学校后,在记者会上这么指出。

他强调,发放1亿令吉特别拨款给教会学校,证明国阵政府兑现以民为本的诺言。

在428所受惠的教会学校当中,沙巴与砂拉越的教会学校占225所;出席特别拨款移交仪式嘉宾包括外交部副部长柯希南、马来西亚福音联谊会委员江应培、马来亚教会学校理事会主席叶国强以及教育部代表依斯迈哈伦。

两任首相读教会学校

较早时,许子根致词时指出,教会学校在国家与社会发展上扮演重要角色,也为国家栽培各领域人才,许多教会学校毕业生在政坛、商界及文化界有不俗表现。

“首相纳吉也是教会学校的毕业生,他是圣约翰学校的学生,并以此为荣;前首相敦阿都拉也曾在美以美男中修读中六课程。”

中国大陆: 影响教会学校的四个要素

教会学校的兴起

近来在中国大陆,不断有教会开始教会学校的事工,尤其是城市家庭教会。教会学校事工的兴起主要有三方面的因素:一是适龄孩童的出现,随着城市家庭教会的复兴,教会中的孩子也随之增多,需要更为全面系统的信仰、美育、知识、技能方面的教育;二是父母教育能力不足,父母在基础的信仰教育和行为准则教导方面薄弱,也无法给予孩子全面系统的教育,不利于孩子身心灵的全面建立;三是社会教育环境很差,包括社会整体意识导向以及学校的教导模式和内容。中国学校是以无神论唯物主义教育为根本的,教育理念是成才和出人头地,教育和学习只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并不注重或者说完全忽略了关于“人”这一方面的教导。信徒的孩子一方面在教会接受圣经伦理的教导,另一方面社会和学校给予他们的教导却是唯利、虚伪以及反信仰的,这就导致孩子们在思想上产生极大的冲突和挣扎,甚至导致他们性格上的两面化。

孩子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父母应当负起教育孩子的首要责任。在父母教育能力不足、社会教育环境差的背景下,为了帮助父母“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箴22:6),培养孩子朝着神所喜悦的方向成长,教会总要尽力担当,组织有负担的弟兄姊妹承担起教育的使命。教会学校应当是以基督教信仰为根基,属灵教育与才艺、知识、技能教育相结合,培养学生有美好的灵性、整全的基督教世界观、健全的人格、丰富的知识、自强的能力,成为神合用的器皿。因着这多方面的因素及使命,许多教会开始在教会内部开展教会学校这一事工。我的教会即是其中之一,我也在这间学校中参与许多的服事,大概有三方面:一是教师,我在学校带中学程度的文化课程;二是财务,负责学校记账方面的事务;同时,我还是学校理事会当中的一员。因此对于我所在的教会学校,可以算是非常熟悉和了解。在教会学校中服事的几年当中,我遇到过许多的问题和挫折,但靠着神的引领和保守一步步走了过来。在服事当中,也逐渐总结出一些经验和教训,认识到倘若想真正做好教会学校的事工,最为重要的有四点:教师及理事的选任,沟通的建立,制度的制定与执行,学习与进步。

第一步是教师及理事的选任

教会学校的事工,最先要考虑的就是教师及理事的选任,倘若没有好的同工,如何有效地做成好的事工呢?因此选聘教师及理事是极为重要的。选聘教师和理事,要考虑的包括:核心价值观的认同,以及是否拥有一个正确积极的态度。

过去在核心价值观的认同方面,往往是教会学校比较忽略的,聘用教师或是选任理事,考虑的因素一般只有两个:第一,是否教会的成员——基督徒;第二,是否能满足学校的需要——能力。这两点当然需要考虑,但是倘若仅仅考虑这两点,找到的教师和理事等到真正在学校中开始教学或处理事务,往往就会出现很多的冲突,教师之间、教师与理事会之间、教师与家长之间等等,因为彼此理念的不同,从而产生很大的张力。很多时候这种张力会直接带入到教学当中,影响学生,甚至于影响到整间学校的运转。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就在于,一开始没能考虑到价值观是否相同,同样是基督徒,信仰相同不代表价值观就一定相同。因此,在选聘教师以及理事时,首先应当考察他们的价值观是否与教会成立学校的核心价值观相一致。一方面,对教会开展学校事工的原因以及目的都必须认同;另一方面,我们为人处世应该对得起神,也对得起人。在透过基本的交通(可以是问答或约谈)确认对方确实认同学校的办校理念后,可以要求对方签署愿意遵守学校章程的保证书等。倘若与学校有不同的价值观,或不能认同学校的理念,或对学校的理念感到无所谓,都不应当被接纳为教会学校的同工。因为,若是一个成员都不能对整个团队的目标和方向有认同感,如何能够让他达到真正的委身以致努力进取呢。这样的一份子,在教会学校前进过程中,更大的可能是成为障碍和阻力。

其次,与价值观和理念同样重要的是:态度重于能力。家庭教会因为新办学校,极为缺乏各方面的人才,特别是师资上的需要,一直得不到充分的供应。因此,当有人在能力上可以胜任教师的职分时,只要他是教会的会员,就可以直接来学校当教师了。很多时候,因着忽略了这些教师来的动机,反而给学校带来很大的伤害。譬如有的人来做教师,只不过是把它当做一份普通的工作来做而已,并没有把它看为一项教会的事工,当有更好的职位、机会时就随意地放弃了学校的工作,这就给彼此之间带来冲突和伤害。有的理事因为比较有能力,学校就希望将其发展成为理事会成员,该理事或许与大家有着同样的价值观,对于学校的理念也认同,但或因着工作的原因,或因着性格的原因,对于教会学校,表现得并不是十分热忱,甚至发展到经常开会不来,从不关心学校的发展和现状,更不会主动为学校提供什么好的建议和发展方案,学校有需要也并不积极谋求解决的方法等等。这一类的理事,不仅虚占了理事的席位,使得理事会不能尽到应有的功用,其存在本身,就已经在不断产生恶劣的影响了。因为家长、教师甚至教会的弟兄姊妹及长执们,都在注目着学校,尤其是理事会——理事会在做什么,是否尽到理事会定方向、推动学校发展的义务?倘若理事本身并不积极,对学校没有负担,让其他弟兄姊妹如何对学校保持长久的热情呢?

因此,在选取教师及理事上,不仅要考虑他们是否认同学校的价值观,更要从各方面考虑他们对于教会学校这一事工的态度。我们一再强调,教会学校是隶属于教会的一项事工,教会学校的办学目的,乃是协助家长教导孩童使其从小就认识神,并乐意遵行神的旨意。教师,要认识到在教会学校教学,本身是在服事神。教师确实是一个职业,教书也是一项工作,但是教会学校绝不仅仅是一个职业、一份工作,需要有极强烈的使命感以及认同感,甚至是呼召,如此才能真正在教学当中将生命流露出来,以生命影响生命。理事同样如此。

参与教会学校这一事工的人,有共同的价值观及理念,学校才能有正确的方向及目标,有正确积极的态度,整个学校才能充满活力和动力;能力是次要考虑的因素,定要做到宁缺毋滥。

二、沟通的建立

有效的沟通要有信任作为前提,同时真诚的沟通也是建立信任的途径。一方面作为学校领导层应当主动寻求与教师、家长以及理事沟通的机会,将自己的愿景和计划告诉对方,寻求他们的意见。同时,当对方找到自己时,应当给予尊重和关注,学会倾听并友好地回应。学校可以召开一些以沟通为目的的聚会,并不是每次有问题需要解决了才开会。应当寻找机会甚至是设定例会,为大家之间的分享和交流提供机会。可以有教师之间的例会,也可以有教师、家长以及理事全部人员参与的聚会。在聚会当中,可以逐步为教会学校的所有参与人员建立起一定的信任基础。

有效的沟通也可以帮助消除误会,解决冲突。我们都是罪人,也受个人主观因素的影响,因此团队之间必然会产生一些冲突和摩擦。不论是家长与学校、教师与学校、理事与学校,或家长与教师,或教师与教师等等,在处理他们之间的冲突时,要通过沟通,了解事件的背后原因,再进行调节或做出决定。沟通的技巧有许多,其中重要的是学会聆听,向对方表达出足够的耐心和尊重,并且时刻牢记不要轻易下结论。

同时沟通可以向别人介绍我们的愿景。沟通可以是一对一,也可以是一对多的形式,学校,尤其是学校的领导层,一定要学会通过沟通,向家长及教师介绍学校的愿景,以此来鼓励、动员或改变他们。因此,学校要定期开设学习班或宣传会,向家长、教师传递学校的理念及下一步的计划。很多事情学校都不可能单方面完成,需要家长和教师的理解与配合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同样,理事以及学校管理人员、教学人员,要在平时多与教会的弟兄姊妹沟通学校的价值观及办学理念。尤其是校长,一定要经常与教会中有适龄孩子却没有将孩子送到学校来的家长沟通,了解其中原因。倘若是学校的问题,学校可以改进,倘若是家长的价值观或理念出现问题,作为弟兄姊妹我们有义务去影响他们,吸引他们,来教会学校。这是校长应当尽的责任,也是每一位参与教会学校事工的人应当尽的责任。但这一点,常常被教会学校所忽略,我们只有在学校中才谈办学的理念,只有在理事会上才谈我们办学的目标及行动计划。因此学校需要做出改变,应当经常性地,努力把我们的理念和想法,分享给教会中的弟兄姊妹,尤其是有孩子的肢体,改变他们旧有的观念,同时引导、造就他们。沟通可以是语言上的交谈,也可以是具体的行动。譬如儿童节举行庆祝,开音乐会、运动会等等,不仅邀请在学校上课的孩子及家长,也邀请那些不在学校上课的孩子及他们的家长。通过接触,展现学校的教学成果,让家长们认识学校,了解学校,从而愿意加入学校。绝不可以再像过去一样,坐在学校闭门教学,等着家长找上门来。我们应当主动出去,通过各样的沟通方式,向他们传递教会学校的理念。

三、制度的制定与执行

如前文一再强调,教会学校是在教会领导下的一项事工,家长和教师都是这一事工的参与人。但与此理念恰恰相反的是,学校在制定一些管理条例或奖惩制度时,往往忽略了家长和教师的存在。实质上是由理事会单独做出决定,之后再要求家长及教师遵行,这就容易造成彼此间的矛盾和冲突。

所以,在制定某一项条例或制度之前,应聆听不同的声音,主动征询家长和教师的建议,在收集这些建议并经过充分考虑后,再具体制定政策。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向他们解释,出于何种原因没有采纳他们的意见。同时,一个制度和条例在制定后也不应该立马成为绝对的标准,应当有一个试行的阶段,并且根据试行阶段的反应进行适当的调整,最终达到完全。实际在学校的具体运作过程中,学校领导层与家长、教师之间应当达成一种合作的关系。校长及理事会应当引导大家认识到,教会学校乃是一个团体,家长、老师以及理事都是这个团体的一份子。我们对这一所教会学校都有责任和义务,同时也都有权利,为学校的发展和进步尽上自己的一份力量。

同时在政策或规章制度的设定,以及教育的具体实施方面,不能过于理想化,一次性树立过于宏大的目标。学校经常将目标定得太大,将目光仅仅放在理想及终极目标上,从而忽略了实际过程以及现实情况。结果在具体操作过程中,由于目标过大,基本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长时间没有见到果效,使得大家要么失去信心不了了之,要么随意降低质量,以次等结果完成任务。这样不仅给学校带来许多损失,更是给参与的人员带来极大的伤害,许多人因此而丧失了斗志,失去了信心和积极性。

因此学校领导层在制定政策和发展方向时,应当依据现实的情况,在大的愿景下,分段制定一些小的目标,来一步一步地达成,在过程当中逐渐接近最终的目标。如此做,不仅能够使得参与人员获得信心和激励,保持持续的热情和动力,同时在完成一个个小的目标和阶段中,不断地自我检验和修正,如此保障大方向的正确,不至于偏颇。

学校作为隶属于教会之下的一项事工,所有事务都应当接受教会的监督,包括财务、人事以及发展计划的制定等方方面面:每学期结束后的一周内,学校应当向教会报告当学期财务情况,提交收支明细表,并接受教会问询;当学校有重大人事变动之前,如调换理事会成员或教务主管等,应当先征询教会长执会的意见,并且在定下决议后交由教会长执会审批;学校规划发展计划或制订规章制度时,同样要向教会报备,具体实施需经过教会的批准,之后还要定期向教会长执会报告相应制度或计划的执行与实施状况。当教会同工发现学校存在问题,或计划执行不到位时,有权要求学校领导层进行调查、处理并回馈。教会同工、理事会成员、家长、教师以及学生有权就学校教学、辅导及管理情况,向学校领导层提出合理化、建设性的建议。

这么做的好处有很多:一方面过去教会学校虽然名义上是隶属于教会的一项事工,实质上在具体的运作过程中与教会往往并没有什么密切的联系,几乎可以说都是独立运作的。这样的形式存在着许多危险,譬如当家长或教师与学校领导层产生冲突时,找到教会要求处理,教会往往因为并不太了解学校运作的实际情况,而做出错误的判断。加深教会长执会与学校彼此之间的连接和监督关系,不仅有助于教会对学校的管理,更是对学校的一种保护,多少基督教学校正是因为独立运作,脱离了教会的管理和监督,在多年后逐渐远离教会,甚至远离神,成为了世俗性的学校。另一方面来说,透过教会长执会对学校的监督和参与,可以增加学校这一事工在教会众多事工当中的合理性及认同感,如此就可以改变教会同工们因着本身对学校事务的极少参与而导致的对学校的漠不关心。而通过教会对学校具体事务的监督和参与,同工们可以更好地了解学校的现状以及需要,从而争取到教会对学校的更多关注和支持。并且通过教会长执会对学校制度及发展计划的审核、批准以及后期监督与跟进等,能有效地带领和督促学校不断前进和发展。因此,加强教会对学校的直接监督和管理,是非常有必要的。

四、学习与进步

教会学校,尤其是中国教会的教会学校事工,在各方各面都是刚刚起步,因此我们需要不断地学习,绝不能满足于现状。

学习可以包含两个方面:一是对教师等学校事工参与人员的培训;二是对外界信息的收集以及对有益性建议的考虑。

不断对教师及其他同工们进行培训,是极为重要的。我们不能拿着陈旧发霉的饼给孩子们吃,同样,教师的教学方法甚至内容以及教学理念,也不能千年不变。核心价值观以及信仰的标准是我们永远不变的真理,但是社会科学以及教学方法都是需要不断创新和进步的,而创新和进步的源泉来自于学习。所以学校应当建立教师及其他同工相应的培训制度:可以建立鼓励机制,奖励教师们自身努力学习;或者请有经验的教师及长者,来学校为大家进行专业性的培训;甚至可以派遣同工们到其他有经验的机构学习等。总之要引导大家不断地学习,并且要不断地挑战他们旧有的思维和教学方式,如此学校才能持续进步和发展。

很多教会学校最终关门的原因,往往是家长、教会弟兄姊妹或教师,甚至教会同工,对学校不断地提各样的意见。这些提意见的人或许动机是好的,但事实上却是很少带来造就,更多的是带来纷争和矛盾。提意见的人往往很难把握自己的态度,仅仅是批评指责,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建造作用,甚至引起许多的冲突。好的建议是值得提出来的,其他教会的学校若是有可以借鉴的地方,也是应当学习和效法的。但适合别人的不一定适合我们,学校不够完美并不代表教师、理事及其他同工不够努力。我们需要面对的现实问题有很多,走向成熟更是一个需要不断努力和前进的过程。因此,建立一个能够有效收集有益的建议、参考案例的机制,就显得十分重要。

学校可以建立一个收集信息的部门,由校长及教务主任等学校主要领导人员负责。在教会内部鼓励弟兄姊妹提建议,但是对于所提的建议,设立两点要求:一是要求尽可能提积极的建设性意见;二是只能向指定的、专门负责收集信息的人提。这样,有好建议的人,知道应当向谁提,同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提建议或意见会带来的负面影响。负责收集信息的部门,还可以主动求助于教会弟兄姊妹、长执及家长,让大家帮忙留意教育方面的新闻和资讯,收集好的案例发给专门负责信息收集的人。由负责人对这些建议以及好的案例进行筛选,选取出对学校有益的部分,再带到理事会进行讨论。在选取的过程中:首要考虑的是与学校理念是否一致,对于违背学院理念的案例或建议要拒绝;其次是对于目前的学校而言是否现实,譬如有学校组织带领学生到欧洲各国旅游增长见闻,虽然很好,但对于我们学校而言这是不切实际的,但我们却可以借鉴这种教学方式,是否可以组织学生去植物园、爬山等等。因此,这就要求收集信息的人有一定的反思能力,而且负责收集和选取信息的人,一定要对学校运作的各个层面都比较了解,如此才能真正分清哪一类建议或案例,是对学校确实有益,哪些又是没有任何可行性的,甚至是与学校理念相违背的。

负责处理这些信息的人,要对提供信息的人做出一定的回馈。不论最终学校是否采纳这些建议,学校都应当向提供信息的人表达一定的谢意及鼓励。并将学校的决议告知对方,向对方解释学校最终为何如此决定。如果毫无回应,不仅会让对方觉得不受尊重,打击了他们的积极性,而且对方也不知道他的意见是否被采纳,有可能导致他们寻求其他的管道,向其他并不负责收集信息的人提建议,因此带来混乱。所以,当负责收集信息的人觉得某个建议并不适合学校时,应当告知提供建议的人其中原因。如此不仅使得对方觉得受到尊重,还有效地帮助他们借着这样的事情,加深对学校的认识。并且,下一次再提建议或提供信息时,自己就会先经过一定的筛选和考虑,减轻了学校的负担。

理事会对于最终提交上来的建议或可供学习的方案,考虑的方面与之前基本一致,也是从学校的能力、理念以及安全等因素来考虑。只不过透过更多人的讨论和思考,可以得到更加准确的答案。在学校采纳某项建议后,就应当立即制定相应的实施方案。但并不是说一开始制定的方案就需要成为绝对的标准。我们往往很难在具体实施之前,就全部预知会遇到的困难和阻力,因此,在一开始制定方案的时候,就需为可能会发生的问题以及或许会引起的不好效果,预留一定的空间,并制定相应的应急方案。不能期望一开始就制定出完美的方案,需要透过实际的响应不断地改进我们的方案以达到完全。

结语

虽然本文着重于讨论教会学校的运作及管理层面,但这并不表示基督教教育的理念不重要。我们应当时刻谨记,基督教教育的宗旨乃是为着神的荣耀,基督徒的人生价值即在于此。因此基督教教育,绝不仅仅是在世俗教育的基础上加上一些圣经课程或崇拜礼仪而已。圣经是一切真理的标准,也是说圣经中的原则应当应用在每一学科具体的研究和教学上,透过正确的基督教教育,帮助孩子们从小建立起以圣经真理为标准,以基督教的历史观、宇宙观为出发点,来正确的理解包括地理、化学、生物等等在内的一切知识和生活经历。教会学校相较于普通学校,不应当只是增加了圣经知识的学习,这只不过是给世俗教育附加一个基督教的外壳而已。

由此也就体现出了教会学校的重要性以及严肃性,教师及学校管理团队本身不仅要有深厚的专业知识,同时也要在信仰灵命方面扎实稳固,且能在教学和管理过程当中具体地流露出来。这也是笔者异常强调教师及理事选任的原因所在。只有做好这最基础的一步,才能进而拥有共同的办学理念和价值观,在以圣经真理为原则的情况下,保障有效的沟通、制度的制定与执行。教会学校不仅是教会办的学校这么简单,那里应当是成熟基督徒活出信仰的地方,是生命影响生命之所在。

台灣校長:全人教育 教會學校發展重點

2016-04-12

知識探索、人文關懷並重 塑造生命價值 用愛化解社會緊張對立關係
【陳逸凡專題報導】3月底,台北市區內發生駭人聽聞的隨機殺人事件,女童「小燈泡」在母親眼前無端遭到陌生男子殺害。由於近年來台灣隨機殺人事件頻傳,這個悲劇的發生也再度引發社會譁然,甚至陸續傳出數起持刀傷人事件。許多自詡正義化身的旁觀者,紛紛做出毆打嫌犯、黑道放話讓嫌犯在獄中生不如死、群眾包圍警局要求交出犯人等,這些脫序行為竟還獲得媒體英雄式的報導,顯見社會已在激情中失去理智。
台灣大學法律系教授李茂生在台灣接連於2014年捷運隨機殺人事件、2015年隨機闖入校園殺害女童事件後,曾以隨機殺人事件為題演講,借鏡日本經驗指出,一般的殺人案件都有明確的對象,但是隨機殺人的動機就是殺人,且時常會挑選比自己弱小的對象下手。李茂生認為,無差別殺人最嚴重的問題在於這些人的敵人不是個人,而是社會,為了報復社會所以隨機挑選被害人下手。
李茂生同時指出,日本政府雖然歸納出失業、家庭不合、居住不安定等犯案高風險族群,但最可怕的是日本研究發現這類案件根本無法預防。針對無差別殺人,目前台灣政府除了死刑之外幾乎沒有其他對策,他認為把嫌犯抓來判死刑,不教化也不研究,關在監獄裡等社會動盪了再拖出來槍斃以安撫民心,這是國家化的無差別殺人,也無助於預防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台南市民政局長陳宗彥在本次事件發生後接受本報專訪指出,「台灣的治安在全世界是引以為傲的好,但卻在一次又一次的隨機犯案後,讓我們無法安心的走在街上!」他認為這個時候台灣社會需要的不是爭論,而是多一點愛,並為受害者及家屬獻上禱告祝福。對於死刑,他認為這是事後亡羊補牢的做法,若要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還是必須回到源頭,化解社會的對立與暴戾之氣才是解決之道。
「小燈泡」的母親也公開在媒體上呼籲:「我真的很希望政府、各級單位,能夠做些事情讓媽媽放心帶小孩,或者是讓媽媽放心工作,另外我認為,這樣子的隨機殺人事件,兇嫌基本上在當時是沒有理智的,這不是靠立什麼法、怎麼做處置,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我還是希望能從根本,從家庭、從教育,來讓這樣子的人消失在社會上面,我希望我們以後的子子孫孫,都不要再出現這樣子的人。」「盡力讓社會上的每個角落都充滿愛,盡力讓社會上的每個人都感到滿足,才有可能真的讓這樣的事情盡可能不再發生 。」
4月第一個主日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訂定的教會學校紀念主日,本新聞專題邀請小學、中學、大學的教育者撰文探討如何從教育著手,做到培育學生健全人格及關顧弱勢,同時介紹精神病患、街友等容易遭受社會誤解的特殊群體,期盼通過愛與理解,來消除社會的緊張與對立。
認識理解精神障礙 讓冷漠關係有溫度
【特稿/蔡宜思】筆者有一次和衛生所公共衛生護士一同訪視精神衛生列管服務的個案,不小心聽到家屬提到回診的交通成本甚高,原本只是想減緩案家經濟負擔的美意,而提出鼓勵個案搭乘免費的復康巴士就診的建議,殊不知瞬間被打回票。就在納悶挫折之際,透過陪伴釋出關懷善意及探討個案過往回診經驗,才理解個案很厭惡被陌生人排斥、指責、辱罵的感覺,搭乘固定的計程車已產生信任感與安全感,也才體會個案對社會人群及環境的恐懼,竟遠超越社會大眾對精神疾病的恐懼。
就在社會以及新聞媒體強烈關注並討論精神疾病議題時,我可以理解社會產生的急性焦慮感、無助,以及減緩互動意願,大眾除了自身恐懼,也恐懼他人;身為社會工作者的我,在擔憂犯罪行為與精神疾病產生過當連結及快速推論外,亦擔心大眾對精神疾病的誤解所產生的恐慌、排擠甚至是救護資源濫用現象,因此更想趁機表達台灣其實很努力營造、改善對精神疾病患者的友善關懷環境,藉由衛政、社政、教育及警政等單位合作,建立對病患者及家屬醫療照顧並重的社會支持網絡。
目前台灣的社會福利層面,新式身心障礙證明依據國際健康功能與身心障礙分類系統(ICF)重新檢視「身心障礙」定義。並非前往精神科就診即等同取得精神障礙證明,也並非每個患者都需要被迫強制就醫或隔離治療,目前僅針對有自傷或傷人之虞者,經2位專科醫師鑑定下才能強制住院;也不再公然註記慢性精神病文字,而是著重神經系統構造及精神、心智功能的評估,不再將身心障礙侷限於個人疾病及損傷,同時納入環境因素與障礙後影響,使服務提供者更貼近身障者的需求。
大多數人都曾經歷過懷疑自己或親友心理是否生病了的階段,焦慮、憂鬱、失眠是常見的症狀,建議可尋求專業醫療諮詢和鑑定,各縣市社區心理衛生中心亦有提供諮詢、心理諮商、社區衛教和關懷資源。在規律藥物及輔助治療情形下,精神疾病均可保持症狀穩定及減少腦部損傷帶來的傷害,但病情好轉仍需遵循醫囑持續服藥,貿然停藥容易造成復發。

關懷自己可從培養抒壓知能、規律的睡眠及健康飲食做起,將有助於穩定自我情緒,尋求專業資源亦可協助改善身心狀態,同時對於周遭的親友及鄰舍多點認識和關懷,讓冷漠的關係有點溫度,或許正是減緩恐懼的開始。(作者為社工師)
撇除街友刻板印象 以尊重之心對待人
【林家鴻專題報導】加拿大籍藝術家薛曼茲(Timothy Schmalz)近年製作裹著棉被躺臥在公園椅的「無家可歸的耶穌」雕像,引發熱議,有人認為侮辱耶穌,也有人認同上帝是與窮人、街友、社會邊緣人同在的創作理念。無可否認地,「上帝關心窮人」、「傳福音給貧窮的人」是聖經中重要的信息,街友是生存在社會最底層承受最深忽略的邊緣族群,耶穌的眼裡卻沒有階級,反教導門徒關心赤身肉體、飢餓的人最小弟兄就是服事祂。
骯髒、懶散是一般人對街友的刻板印象,然而事實上每個街友背後都有段不為人知的辛酸。不利的經濟環境是流浪的主因,包含景氣低迷、產業外移、廉價勞工引進衍生的高失業率,以及通貨膨脹、高房價等複雜的結構性問題,此外也常摻雜一些個人、家庭的因素,諸如家暴逃家、身心障礙、家庭失和、輟學、老人失依、更生人適應社會問題等。社會福利的缺乏使個人在缺乏家庭及社會網絡支持下,最後被迫流落街頭。
街友真的好吃懶做嗎?只等待社福團體救濟?2011年,台灣當代漂泊協會曾調查台北車站140名街友,發現45歲以下超達3成,有11%失業前當過老闆;他們工作比例超過7成,但大多只能從事幫房仲業舉牌、資源回收、出陣頭、清潔工等臨時又缺乏福利保障的「非典型工作」,體力透支往往換來低薪,近7成月收入少於3000元。長期「窮忙」於臨時工之間,微薄收入更讓租屋的心願始終難如登天。
上述提到「非典型工作」盛行被學者認為是加劇社會貧富差距兩極化的因素之一。這套1980年代隨新自由主義經濟全球化興起的人力雇用模式,雖然有利於雇主彈性運用人力、節省成本,卻犧牲勞工的基本權益。學者柯志哲將非典型工作區分為部分工時工、定期契約工、勞動派遣工、外包工等4類,其特色是低薪、就業不穩定、工時長、缺乏福利保障。
近年在大環境不景氣影響下,台灣除了企業,政府、醫院、學校為精簡人事支出也大量改聘非典勞工,引發不滿。去年非典就業人數已占全體就業人數比率近7%(78萬人),創歷年新高。美、日研究指出,非典工作讓失業者淪為街友的現象日益嚴重,並導致街友年輕化、青年貧窮問題。
近年政府借助非營利組織之力,在提供街友沐浴、供餐、盥洗、義診等「短期救助」的成效雖有進步,有助於扭轉大眾對街友的印象。然而,如何提供穩定的就業機會、以協助街友融入社區取代隔離思維、居住政策將街友納為扶助對象等面相,仍是亟待努力的目標。
建立公正社會的關鍵在於每個人都以尊重之心待人,貧困者的羞恥感是包括教會在內的整個社會給予的,人們習慣忽視和批評窮人,都將對貧困同胞的生理與心理產生負面影響,感到被羞辱後容易滋生敵意,遠離助人者、或消磨志氣,限制他們為自己與公益奮鬥的能力。
小學:主動出擊關懷弱勢邊緣者
【特稿/Koeh Iàn-lîm】筆者長年佇國小教冊,bat 遇著一寡弱勢、家庭功能欠缺個案。一般來講,學校每學期會安排親師座談會,予老師 kap 家長直接面對面交流,但通常學校感覺 khah 有問題 ê 學生家長出席意願真低,所以班級導師通常 ài koh 利用聯絡簿仔、電話、家庭訪問等方式了解學生家庭問題。除了導師以外,學校學務處應當結合輔導教師輔導學生,了解高風險家庭背後因素。但實際上高風險家庭輔導效果有限,因為問題學生源自問題家庭,學校並無法度完全取代家庭功能。若是教育部欲深化學校家庭教育輔導,建議教育部提供國中小社工師編制,提升學校家庭教育人力資源。
無分都市、庄 kha,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分布全台灣,教會若有心欲關懷弱勢家庭,初步長執可透過學校註冊組長以及班級導師提著弱勢家庭名單,進行家庭探訪。續落來若準教會主日學 iah 是教會事工有兒童營、功課輔導,長執、信徒 thang 邀請 in 來參加,藉機會予 in 摸著福音,知影耶穌基督並無放棄 in,會長期陪伴 in、關心 in。
筆者今年遇著一 ê case,個案今年已經國小三年,學生今年2月定定佇上課中 chhoah 屎。一開始導師先處理,但問題無解決,轉予筆者處理,相連續2遍 chhoah 屎,chhōa 伊去便所指導學生擦 kha-chhng,但是伊猶原會佇課程中 chhoah 屎。
阮追蹤個案 chiah 發現學生家長無教伊有便意時 ài 去便所放屎,miss 過肛門期,家長嘛無教伊如何擦屎,是 chhōa 伊去便所間用水 chhiâng kha-chhng。學校了解問題源頭後,除了 chhōe 巧連智巧虎DVD指導學生放屎以外,koh 請學生家長毋 thang 幫學生 chhiâng kha-chhng。但是因為 in 厝佇學校邊,學生竟然走去厝裡搬救兵,原在無法度家己善後 chhit kha-chhng。到4月初7為止,學校進一步調查,發現學生 kiám-chhái 無法度控制糞口筋(括約肌)。
咱長老教會今年度宣教主題是「同心合一學基督,謙卑服事做忠僕」,這個案 in 厝正對面是一間教會,教會如何關懷弱勢邊緣者,予 in 主動來教會,解決人生問題,是教會亦是基督徒 ê 使命。

隨機 thâi 人事件代表社會破病,但是並無代表無救,咱回想耶穌被釘十字架,耶穌 ê 老母目 chiu 金金看耶穌死,三日後耶穌 koh 活。透過耶穌基督死 koh 活 ê 信息,咱再一次學習耶穌基督疼世間人、關懷弱勢者 ê 功課。(作者為台灣教師聯盟理事)
中學:信仰為基礎的生命教育課
【陳怡萱專題報導】「牧師,可以跟妳聊聊嗎?」「好啊,我們來約個時間。」類似對話在長榮中學時常發生,和其他學校最大的不同,因為長中是教會學校,校內幾位牧師除了負責「人生哲學」的課程外,也是學生的談心對象。面對家人、教會牧長甚至是同教會團契,有時候因為距離太近,反而難以對話,去輔導室又好像會被貼上某種標籤,因此學生特別喜歡找校牧室的牧師聊心事。
和其他長老教會的中學一樣,長中校牧室主要工作在於教授「人生哲學」,以基督教信仰為中心,逐步帶領國、高中生從自我探索到關心社會、文化及永恆的價值觀。人哲課每週一次,藉由聖經人物或事件與學生談信仰,長中校牧蕭怡君說:「相對於教育部製定的生命教育課程偏向佛道思想、比較『空無』,基督教信仰有一個具體的核心價值。」她認為人生哲學課程屬於「預防型」的教育,旨在讓學生知道世界很寬廣,面對困難時不必過於鑽牛角尖。
在長中當校牧2年多,學生最常找蕭怡君談的內容不外乎與家庭、人際關係與感情,多數的癥結在於「不懂得如何適當表達想法或情緒」,常因小事卻口氣不好而和人「互嗆」、「互看不順眼」。她指出,現在學生太常使用手機、網路,欠缺與真實世界的互動,在家裡,父母可能因工作忙碌而疏於對話,心裡有話說不出來、不知找誰說,以致動不動就「撂狠話」,或是把事情想得很複雜,「國、高中的青少年時期,更需要有人好好陪伴他們、聽他們說話。」
即使是教會出身的孩子,同樣會處於青春期的糾結。長中每週五放學後設有團契時間,歡迎校內各年齡層的學生自由參加。蕭怡君曾遇過一位教會長大的孩子,「雖然長期在教會生活,卻總覺得自己不配上帝的愛,因為常常做錯事,上帝可能會懲罰他……。」直到來參加團契,固定聚會加上與校牧聊信仰,才逐漸弄清楚──「上帝真的愛我」,開始坦然享受在信仰中。在教會長大的孩子往往容易習慣跟信仰有關的一切,反而遇到疑惑問不出來、不知道找誰問,蕭怡君說,長中團契正好成為「有點熟又不會太熟」的信仰環境,讓孩子有機會把「出生就認識的信仰」變成「真正屬於自己的信仰」。
長中團契活動豐富,從遊戲、詩歌敬拜、主題分享到談心時間都有,學生有機會在這裡認識不同年紀、不同群科的學生,也可以在輕鬆氣氛裡提問。蕭怡君認為這正是陪伴青少年最重要的環節,當他們願意向你提問、就是信任你,而藉著同儕影響力,一個拉一個,一個相信你,就會帶朋友來親近你。
因為無壓陪伴,學生常主動約牧師談心;團契致力讓學生感受基督的愛,即使是自由聚會,始終有約莫50人在團契中。曾有教會的孩子帶同學來參加,後來同學都信主,還在班上成立禱告會,蕭怡君覺得「很奇妙」。她說,和輔導室專業心理諮商不同,校牧室是「陪伴與傾聽」,想辦法得到孩子的信任,只要願意把話說出來,心中的結就有鬆開的機會。
大學:基督教大學之責任與實踐
【特稿/蔡維民】台北市內湖區日前發生4歲女童命案,震驚社會。事後女童母親受訪時表示:「這不能靠立法來解決,希望從家庭、從教育讓這樣的人消失在社會上。希望我們以後的子子孫孫不要再出現這樣的人。」許多類似舊案又被翻了出來,社會等於把過去驚悚案件再複習一次,也引發了司法瑕疵、死刑存廢、殺幼條款、社會安全、監所逃避、潛意識復活、反社會人格……等議題的多方討論。
作為大學教育者,我開始反省,行凶者都已成年,或許當中有些人並未接受大學教育,但是以現今教育普及程度來說,許多人最後接觸到的教育應該就是大學教育。而我對於教育過的學生,是不是敢掛保證說:我的學生絕不會出現這樣的人?就我所知,隨機殺人者常非逞兇鬥狠、素行不良;而往往是無前科,但人格違常,鬱鬱寡歡,甚至有些自戀。在基督教學校教書,從我們學校出去的學生,除了專業知識外,又有什麼與別的學校畢業生不同呢?
真理大學希望培育出的學生,不只具有謀生能力,更具有生活能力。因此特別強調「真理」、「愛」與「服務」,推動「全人教育」。我們期待透過營造家庭般溫暖的學習環境,給予多元全面的博雅知識與服務實踐,加上靈性氣氛的薰陶,讓學生能夠具備最基本自我覺察並融入社會的能力。
以下分別敘述:
一、家庭般的關懷輔導制度:家庭就是孩子們社會化的第一個場所,因此在孩子社會化過程中,家庭成員扮演啟蒙者。相對於其他社會機制,家庭是最讓人安心的學習場域。學校透過「雙導師制─導師生下午茶─系家族─宿舍學習小組」的機制,努力營造如家庭般的學習環境。
二、多元全面的通識教育:相對於部分學校「通識職訓化」的做法,真理大學堅持通識博雅教育應涵蓋社會各個層面的生活知識。「自然永續─社會人文─生活技能」是真理大學通識課程設計的三大面向,搭配「在地藝文關懷」課程,同時要求各系都需設立「專業服務學習」課程,期待學生能因此具備「人道─幽默─謙遜」的3H人格。
三、校牧室的靈性塑造:作為基督教大學,校牧室的重點工作是「關懷」。學校等同獨立「牧區」,校牧需對該牧區中的基督徒師生進行「牧養」與「關懷」,同時對非基督徒師生展現基督徒的「見證」,以收宣教之效。而最好的見證是「關懷」。透過校園福音活動及團契工作,基督教大學讓學生感受到靈性氛圍,也多了些靈性氣質。
我曾研究過國內基督教大學的教育理念,共通的特色是「以基督教信仰精神為教育基礎,強調『全人教育』、『服務』、『融通』與『前瞻』的教育實踐」。我相信只要是教會學校,都會以基督真理發展出各自培養學生人格的學習與輔導機制。我也期待這樣的理念能得到更多家長認同,讓更多年輕學子在基督的愛中受到造就。(作者為真理大學副校長)

家长为何送孩子入美国教会学校?

 中新网2013年6月4日电 美国《侨报》日前发表评论文章称,赴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人数逐年增加,低龄化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在选择学校时,很多家长开始把目光投向教会学校。原因是华人教会除了可以给初到美国的人一些照顾,也逐渐成为了华人的社交场所。另外,华人家长认为,在教会学校的宗教道德熏陶下,孩子沾染一些不良习惯的可能性会减少。
  原文摘编如下:
  美国放宽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审查,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大批涌入美国,留学生的年龄也逐渐降低,从过去多是读研究生博士到后来读本科再到如今读高中初中。尽管关于小留学生存在的各种问题一再被讨论,但家长们仍然趋之若鹜。美国的私立学校,招收国际学生以弥补资金不足,不单是何乐而不为,对有的学校来说已经是不得不为了。
  小留学生进入美国的中小学,在公立学校受到限制,一般来说只能读一年就必须转入私立学校。美国的顶尖私立中学,尽管欢迎国际学生,但也有名额限制,因此很多家长转向普通私立学校,其中教会学校开始受到青睐。
  在美国,宗教信仰十分普遍,信徒在人口中的比率之高,远远超过欧洲发达国家。在欧洲许多国家例如英国、德国,以天主教、基督教为例,做礼拜时大都以老年教徒为主,中年人不多,年轻人就更少了。反观在美国,各个年龄段的教徒都有,教会成为美国人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受此影响,美国华人信教的人数和教会组织之多,是其他国家华人移民所不曾见的。华人的宗教信仰,一部分和文化背景有关,例如信仰佛教,很大一部分则是受主流社会影响而加入基督教。移民后才加入宗教组织,是华人移民的一个特殊现象,尤其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
  很多新移民或初到美国,人生地不熟,困难很多,通过亲友介绍进入教会,得到很多关怀帮助,尤其在精神上。因此华人教会和主流社会的教会有很大不同——华人教会不仅仅是宗教场所,还是华人社会的社交场所,这种特殊的性质,使华人教会在华人信众中有较大吸引力,华人教会也能在某些时候显示很大的力量。例如,加州华人教会在反对同性恋婚姻时表现出来的组织和号召能力,很多从来不关心政治、不投票的华人选民,在教会的号召下出来踊跃投票,引人瞩目。
  重视教育是华人的特点,重视下一代的道德教育也是如此,很多华人教会都办有中文班才艺班以吸引孩子,家长们也愿意把孩子送进教会,觉得孩子在宗教道德的熏陶下不容易学坏,这种观点经过华人教徒口口相传,很多国内的家长也受到影响。(一娴)

加拿大安省报读私立基督教学校人数增教师工潮新版性教育

代表安省多达11.5万名中小学教师的4大教师工会现正酝酿在9月开学时将工业行动进一步升级,加上安省政府即将在今秋全面推行颇具争议的新版性教育课程,已迫使一些对公校教育体系深感失望的家长为子女接受更好的教育而寻求新选择。

安省基督教学校联盟的行政总监Jules de Jager日前指出,来自省内各地的基督教学校的校长报告说,家长对於基督教学校的兴趣大增,这种兴趣已经转化为在今年9月报读基督教学校的学生人数的增长。

他又指出,报读基督教学校的学生人数大增,主要是由以下两个因素造成的,其一是家长担心教师罢工将对他们的孩子在公校接受教育的质素构成负面影响,加上公校中小学教师酝酿罢工,令公校教育体系在今年9月开学时增添了不稳定的因素。

其二是省府在未经开展适当的公众谘询的前提下,将在今年9月强推新版性教育课程,引发不少家长的强烈不满。

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王宇红是4名孩子的母亲,一家6口现在安省的伦敦市定居。王宇红在照顾孩子的同时,还是一名兼职的地产经纪,她的孩子均在当地的公立学校就读, 年龄最小的只有7岁,最大的是14岁。

王宇红表示,她在出国前是一名大学教师,从小接受的就是传统的教育,她对於新版性教育课程的部分内容深感惊讶,最终迫使她下定决心送3名较年幼的子女报读当地的一间基督教学校。

她说∶「孩子的身心健康成长,比在学业方面取得成功更加重要,新版性教育课程的部分内容与正常的伦理、道德、婚姻和价值观念相违背。如孩子从小没有树立正确的观念,他们未来的人生和婚姻都不会幸福。」

王宇红的3名子女即将在今年9月入读安省伦敦的伦敦基督教学校(London Christian Academy)。她坦言,尽管送3名子女入读同一间学校,在学费方面可获得一些折扣,但一年的学费开支仍多达1.3万元,在经济方面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她说∶「我们原先曾考虑过送孩子入读私立的基督教学校,但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而作罢。我们这次宁愿取消换房子的计划,也要将孩子送到私立学校就读,孩子也要因此而离开公校的法语沉浸课程,但我们认为,放弃其他的东西是值得的,因为我不想每天为孩子担心。」

华裔家长Christine Li曾在安省的伦敦市组织了约有500人参与的示威活动,抗议省府一意孤行强推新版性教育课程,将导致省内公校的学习环境被彻底改变。

她在今年5月已决定一掷万金,为一双儿女报读私立的基督教学校,旨在为孩子创造一个更纯净的成长环境。

在她看来,省内的公校体系很可能在9月开学时爆发工潮,但这并非家长痛下决心将孩子送到私立学校就读的主要原因,因为一旦教师罢工,省府势必会采取行动来应对,且受到教师罢工影响的将是所有的学生。

她说∶「真正的原因就是省府强推新版性教育课程,放弃免费的公校教育让孩子入读收费的私立学校,是被逼无奈的选择。」

「安省家长联盟」的发言人刘燕表示,该联盟属下有不少华裔家长对私立的基督教学校感兴趣,该联盟已委派专人与大多区的基督教学校逐洽谈,探讨校方能否给该联盟的家长送孩子报读时提供学费折扣。

 

 

英国女王圣诞演讲金句不断

英国女王2016圣诞演讲金句不断:耶稣的例子让我们看到用巨大的爱来做小事

12月25日圣诞节下午三点,英国的一个传统就是全家围坐在电视前收看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圣诞演讲,是英国人必不可少的一项圣诞节目。自1952年以来,每年有几百上千万的观众忠实地守候在电视前,听女王一年一度的圣诞演讲,之所以把演讲播出的时间选为下午三点,为的是让英联邦国家的观众无论在哪个时区,都不用熬夜观看。据统计,女王圣诞演讲的平均长度为656字。如今互联网时代,女王的演讲会透过网络发送给全世界。

今年,女王的演讲主题是歌颂“鼓舞人心的无名英雄”(inspirational unsung heroes),女王谈到今年的奥运选手们,也谈到训练有素的医生、医疗护理人员和机组成员。她谈到今年被天主教教廷封圣的特蕾莎修女”的名言: 她曾说:“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出伟大的事情,但我们可以带着伟大的爱做一些小事。”

在整个演讲中,女王说了不少金句:
I often draw strength from meeting ordinary people doing extraordinary things.
我常常从普通人身上汲取力量,他们平凡却做着不平凡的事。

‘Not all of us can do great things. But we cando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love’.
“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出伟大的事情,但我们可以带着伟大的爱去做一些小事。” ——引用特蕾莎修女

I am one of them because Christ’s example helps me see the value of doing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love, whoever does them and whatever they themselves believe.
耶稣的例子让我们看到用巨大的爱来做小事,无论谁在做事,无论他们相信什么。我是其中的一员。

The cumulative impact of thousands of small acts of goodness can be bigger than we imagine.
成千上万微不足道的善行累加起来,就能产生我们想象不到的巨大影响。

Inspiration is a gift to be given as well as received, and that love begins small but always grows.
对心的启迪和鼓舞是一个礼物,既可接纳也可赠予,而爱起于微末,却总能茁壮成长。

英女王2015圣诞演讲金句:

Despite being displaced and persecuted throughout his short life, Christ’s unchanging message was not one of revenge or violence but simply that we should love one another.

基督短暂的一生中颠沛流离、饱受迫害,可他一如既往倡导的不是复仇和暴力,而是人人相爱。

It is true that the world has had to confront moments of darkness this year, but the Gospel of John contains a verse of great hope, often read at Christmas carol services: “The light shines in the darkness, and the darkness has not overcome it”.

今年,世界不得不面对诸多黑暗时刻,这是事实。可《约翰福音》有一句充满希望的话这样说,圣诞赞歌中常常朗诵,“光明照亮了黑暗,黑暗却无法蒙蔽光明。”

One cause for thankfulness this summer was marking 70 years since the end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On VJ Day, we honoured the remaining veterans of that terrible conflict in the Far East, as well as remembering the thousands who never returned.

今年夏天纪念二战结束七十周年是一件值得感恩的事。在对日作战胜利日,我们给在远东那场可怕战役中的在世老兵们授勋,缅怀数千名没有回到祖国的牺牲者。

For Joseph and Mary, the circumstances of Jesus’s birth – in a stable – were far from ideal, but worse was to come as the family was forced to flee the country. It’s no surprise that such a human story still captures our imagination and continues to inspire all of us who are Christians, the world over.

对于约瑟和玛丽而言,耶稣出生在马厩,这样的环境远非理想,可更糟糕的是这家人还被迫逃离故土。这个人伦故事依旧捕捉着我们的想象力,继续激励着全世界所有的基督徒,这并不令人惊讶。

Despite being displaced and persecuted throughout his short life, Christ’s unchanging message was not one of revenge or violence but simply that we should love one another.

基督短暂的一生中颠沛流离、饱受迫害,可他一如既往倡导的不是复仇和暴力,而是人人相爱。

Although it is not an easy message to follow, we shouldn’t be discouraged; rather, it inspires us to try harder: to be thankful for the people who bring love and happiness into our own lives, and to look for ways of spreading that love to others, whenever and wherever we can.

尽管践行不易,我们也不要灰心。这鼓励着我们要加倍努力,感谢那些给我们生命带来爱和幸福的人,并想方设法将那份爱传递给他人——无论何时,无论何处。

There’s an old saying that “it is better to light a candle than curse the darkness”.

老话说,“点燃烛火胜过咒骂黑暗”。

There are millions of people lighting candles of hope in our world today.

今天,我们的世界,成百上千万的人点燃希望的烛火。

Christmas is a good time to be thankful for them, and for all that brings light to our lives.

值此圣诞佳节,向他们表示感谢,对所有给我们生活带来光明的人表示感谢。

英国女王2014圣诞演讲主题:呼吁国际和解

金句:

Sometimes it seems that reconciliation stands little chance in the face of war and discord. But, as the Christmas truce a century ago reminds us, peace and goodwill have lasting power in the hearts of men and women.

有时候“和解”看起来在战争和争端中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正如一个世纪前的圣诞节休战提醒我们的:和平和友好意愿在世人心中有着更恒久的力量。

For me, the life of Jesus Christ, the prince of peace, whose birth we celebrate today, is an inspiration and an anchor in my life.

对于我来说,耶稣—和平之君,他的生日,也就是我们圣诞庆祝的原因,是我生命中的鼓舞和依靠。

A role model of reconciliation and forgiveness, he stretched out his hands in love, acceptance and healing. Christ’s example has taught me to seek to respect and value all people, of whatever faith or none.

作为和解和宽容的榜样,耶稣他带着爱,接纳和治愈伸出双手,他教会了我们去追寻,尊重和珍惜每一个人,无论信仰如何。

On that chilly Christmas Eve in 1914 many of the German forces sang Silent Night, its haunting melody inching across the line.

在1914年的那个寒冷平安夜,很多德国军人唱响“平安夜”这首歌,那令人忘怀的旋律跨越了战线。

That carol is still much-loved today, a legacy of the Christmas truce, and a reminder to us all that even in the unlikeliest of places hope can still be found.

那首圣诞颂歌今天依然倍受欢迎,是圣诞休战的遗产,也是在提醒我们:即使在最绝望的地方,希望仍在。

极端组织博科圣地释放21名被绑架的基督女校学生

来源:基督时报2016年10月18日

两年多前,200多名尼日利亚基督女校学生遭到极端组织“博科圣地”绑架。日前,该组织释放了21名被绑女学生。这是这起绑架事件发生以来“博科圣地”第一次释放人质。

据央视网报道,13号清晨,这批女学生获释,她们当中还有人抱着婴儿。目前这些女学生由尼日利亚国家服务部进行暂时安置。

2014年4月14日深夜,尼日利亚东北部的恐怖组织博科圣地假扮成校警闯进基督教女校奇博克镇公立中学宿舍,将276名女学生强行带走。此后,陆续有50多人侥幸逃出,其余被扣人员依然是下落不明。

据基督教今日报报道,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女学生的家人和人权组织不断奔走,但200多位女学生仍然下落不明。直到今年5月中旬,一位基督徒女学生带着身孕在边界被人发现。

世界守望监测组日前报道,尼日利亚总统府发言人证实已有21名女学生被救出。柰及利亚教会的主任牧师约尔·比利也高兴地表示,获释的21位女学生都是教会的会友,即便只有一人被救出也感到非常高兴,何况获释人数有21人。约尔非常期待剩下的女学生都被释放。

有报道称,“博科圣地”此次释放这批女学生,是为了交换“博科圣地”被捕的成员。一位来自军方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称,有4名“博科圣地”的高级成员在日前获释,随后,这批女学生就获得释放。尽管如此,尼日利亚方面对该说法予以否认。总统穆罕默杜•布哈里资深媒体公关人表示,女学生释放是尼日利亚政府、瑞士政府和其他国际组织共同努力的结果。

———————————————————————————–

好消息! 遭恐怖份子綁架的276名奈及利亞女學生 21人平安獲釋 
2016/10/14  編譯 / 莊堯亭 奈及利亞報導

昨(13)日傳來好消息!據世界守望監測組織(World Watch Monitor)報導指出,2年前遭博科聖地綁走的276名基督女校學生,有21在政府的人質交換下而獲釋。

各大報紛紛以「歡迎回家,我們的女孩!」頭條報導,因為,這是自她們被抓以來,首次在政府居中斡旋下,成功返家。雖釋放人數幾乎不到被綁的十分之一,對心急如焚、四處聲援奔走超過2年的家屬來說,仍是相當大的安慰和好消息。

引起國際關注的恐怖綁架事件 21人平安救出

2014年4月14日深夜,奈及利亞東北部的恐怖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假扮校警闖進基督教女校奇博克鎮公立中學(Goverment Secondary School)宿舍,強行將276名女學生帶上卡車。之後幾個月,57名學生設法逃脫,剩下的人自此音訊全無。

2年半過去,女學生的家屬和人權組織四處奔走,西方人士也高舉「Bring Back Our Girls」的字牌,或在社群網站放上相關標記(#bringbackourgirls),200多位女學生仍下落不明。直至今年5月17日,才有1位基督徒女學生阿米娜•阿里(Amina Ali)帶著身孕、在臨近喀麥隆的邊界被發現。

世界守望監測組織昨(13)日報導,奈及利亞總統府發言人證實有21名女學生被救出,平安送至東北部博爾諾州(Borno state)的首府邁杜古里(Maidugiri)。副總統耶米•奧辛巴喬(Yemi Osinbajo)也在同一天,於首都阿布加(Abuja)與這21名女學生會面,「振奮全國的好消息。」奧辛巴喬說。

奈及利亞教會(Ekeklesiya Yan’uwa Nigeria,EYN)的主任牧師約爾‧比利(Joel Billi)表示,這21位女學生皆是其教會會友,「即使只有1人獲釋,我也歡天喜地。我真的,真的非常高興,聽見21個學生被釋放…我的心歡喜期待那一天,等待剩下的女學生被釋放。」

瑞士政府和國際組織居中協調 持續禱告盼更多學生獲釋

奈及利亞總統穆罕默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的資深媒體公關嘎爾巴‧謝胡(Garba Shehu)公布釋放名單,也提到女學生的獲釋,是奈及利亞政府、瑞士政府與其他國際組織共同努力的結果,包含紅十字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ICRC)與紅新月運動(Red Crescent Movement )。

今年8月,博科聖地在網路上發佈一段影片,裡面出現許多奇博克女學生,許多母親看著影片就認出自己的孩子,給了他們一絲希望-至少孩子還活著。然而,這200多位學生的母親揹負相當大的精神壓力,至少有將近20位媽媽死於壓力相關疾病,其他許多人罹患壓力慢性病。被抓走的女學生,幾乎都被強迫歸信伊斯蘭,且嫁給恐怖份子。

許多網友留言祝福,表示會持續為未獲釋的女學生和家人禱告。

●感謝神!我一直在為這一天禱告,我會繼續禱告,希望奇博克的其他學生能快快脫離惡人之手。
●我為此感謝上帝…希望這些女孩能接受妥善的治療。
●這只是一個開始,一個美好的開始!我已經為這些孩子禱告很久了,除此我不知道能做什麼,現在我的禱告終於盟應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