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而上的传承:伯克富论基督教教育

作者:李晋 马丽

路易·伯克富(Louis Berkhof),荷兰裔改革宗神学家,曾先后就读于加尔文神学院(1893)和普林斯顿神学院(1902-1904),师从霍志恒(Geerhardus Vos)、华菲德(B. B. Warfield)。而他自己又是范泰尔的系统神学老师。从他们的师承中,我们可以看到在近代改革宗正统神学的发展脉络,霍志恒、伯克富和范泰尔不仅仅继承了荷兰传统改革宗神学,也吸收了老普林斯顿神学的精髓,使得正统神学恢复了活力,来回应新派神学和社会福音的挑战。[1]1931年,伯克富曾担任加尔文神学院的院长,任期13年。他的《系统神学》在美国神学界影响很广,而且在三十多年前被任以撒牧师(Isaac Jen)编译为一本中文小册子,算是华语界较早的一个系统神学读本。

伯克富所任职的宗派基督教改革宗教会(Christian Reformed Church,简称CRC)在基督教教育事业上贡献突出,在基督教学校之外,还建立了几所基督教文理学院,至今声誉仍旧很好,其中包括加尔文学院(Calvin College)、多特学院(Dort College)、救赎主学院(Redeemer College)。在CRC被按牧后,伯克富于1905年发表了题为《基督教教育和我们教会的未来》的小册子。

本文重点介绍伯克富对基督教基础教育的阐述,取自他关于基督教教育的三次讲座的讲稿,这些讲稿和范泰尔的四次讲座一并被收录在《基督教教育基础:对基督徒教师的讲话》[2]中。

伯克富和他的时代

年轻的伯克富曾是大溪城第一个归正宗青年弟兄协会(Reformed Young Men’s Society)的秘书,这个协会的目的是探究如何把归正宗神学应用到个人生活领域。这段经历促使他开始将归正宗神学表达出来。十九岁的伯克富刚进入CRC的神学院(加尔文神学院的前身)学习,期间他研读了霍志恒当时还未发表的教义学书稿。1902年到1904年,伯克富在普林斯顿神学院学习,成为华菲德和霍志恒的学生,而这两个人都是归正神学正统和圣经权威方面的大师。

1931年,伯克富在任职演讲中谈到,神学教育在这个时代面临着历史性挑战。19世纪的现代科学研究方法和施莱尔马赫(Friedrich Schleiermacher)的宗教意识理论已经对神学教育造成了影响。社会福音运动也让人们更加倾向于神学的应用性。在这些思潮的影响下,很多神学院开始脱离教会和宗派的约束,打着学术自由的旗帜而允许自己渐渐脱离上帝话语的权威。一个可见的转向就是,人们的兴趣点从教义学转向了应用神学。伯克富任加尔文神学院院长13年间,正是美国经济大萧条、社会危机四伏的时候。人们对属灵信仰之事淡漠,各种肤浅和混乱也充斥在很多认信基督教信仰的人头脑中。伯克富在演讲中激情地说道:“我们接受这一套归正宗的真理体系,就是先前的世代传递给我们的;我们要展现出其全面的广博性、美好、逻辑一致性;我们也要为之辩护。”他也曾在《基督教教义手册》中写道:“如果有一个时代是基督教教会要起来护卫她宝贵传承的时候,那就是现在。”[3]

世俗教育的危险

伯克富在讲座中首先介绍说,他认识到需要建立一个基督教教育的体系,这是从他自己在荷兰所经历的祝福中学到的:“对荷兰的改革宗人士来说,基督教学校是一个不可估测的祝福,对他们的国家也同样是一个祝福。”他说,要让下一代确信基督教学校的绝对必要性。[4]

与范泰尔一样,伯克富回顾了世俗公立教育中的危险: 这种世俗趋势是与基督徒的教育需求相悖的。教会若要按上帝的心意,将信仰传承下去,就必须在认清时代特征的同时,建立起自己的教育哲学、神学根基和管理体系。

教育的宗教性

关于教育事业的复兴,我们必须重整思路,回到上帝所启示的旨意中。伯克富基于圣经指出三个原则:

首先,上帝创造家庭,让父母成为抚养并教育儿女的主要负责人。没有谁比父母更直接关切孩子的福祉。从孩子的本性来看也是如此,他(她)天然依赖、信任父母提供的衣食和知识,而父母的影响力对孩子也是最大的。上帝的圣约祝福也是借着这种代际关系传递下去的。所以,家庭应该是教育系统的中心场所。甚至一些世俗学校也提出“学校属于家长”的原则。

第二,教育具有一种宗教性。这一认识是基于人天然具有宗教性,用伯克富的话说,“人具有不可救药的宗教性”。[6]笔者想起最近一则关于国学读经班的新闻:一些家长虽然认识到公立学校的问题,想要在教育上自救,将子女送入“国学读经班”,本以为让孩子饱读圣贤书,就可以纠正很多现代教育的顽疾。但十年过去,这场读经运动荒废了一批人。不管是充满国家意识形态的公立学校,还是想重回老祖宗传统的国学读经班,事实上都展现出了一种宗教性的实验,却没有真理的根基,而注定失败。因为,人是不能自救的,即便用再好的教育方法也不能。基督教教育必须回到上帝的启示耶稣基督中,才能识得正路。唯独耶稣基督真信仰才能建立这种必要的宗教性。

教育之所以具有宗教性,是因为唯独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造的。堕落之后的人,仍是有理性的、道德的个体,他能试图去分辨善恶,他欣赏美善的事物,他对认识事物有一种渴望。伯克富强调说,如果你的孩子是圣约的儿女,上帝的灵也正在他身上运行,很大程度是借着他受教育的环境。[7]

第三,教育是一个统一的过程。伯克富说,正如人的灵魂和身体是统一的,孩子受教育的过程也是统一的。[8]不能说孩子的头脑属于学校,他的情感属于家庭,他的灵性属于教会。这是一种将全人分裂开的错误模式。一些基督徒认为,把子女送去公立学校,只是让他们在知识上成长,如果加上教会和家庭在灵性和其他方面对孩子的建造,这一教育路线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伯克富认为,学校教育应在根基原则上符合信仰内容。一个学龄阶段的孩子,若在学校的时间比在家的更多,学校教育在内容上符合信仰,就更为重要了。基督徒父母要把学校看做一个帮手,却不能将对子女的教育全盘交给学校。无论是在东西方,家庭的影响力都在减弱,这是一个很令人遗憾的现实。这要求基督徒父母更看重学校教育是怎样塑造孩子的。

教育与权威

与此相关的一个问题是,基督教学校的教师具有权威(authority)吗?其本质、界限是怎样的?现代教学法将学生想象为内在良善、很有潜质的自由个体,因此在课堂内教师和学生之间越是平等,就越有利于学生自由地发展个性、开发潜质。伯克富反驳这一认识,他认为基督教学校的教师被赋予了一种权威,包括在课堂内的司法权威(设立法则、要求服从的权力),也包括道德权威(源自品格、长期声誉)。[9]但这些权威是从家长之权威的代理。也就是说,家长若因工作的复杂性需要让职业教师来代替他们教育孩子,就是将家长的一部分权威代理给教师,包括孩子每天某段时间怎样使用。若教师所做的不符合上帝的旨意,家长完全有权干预。更要紧的是,教师要为一切管教事务向上帝负责。

在一所基督教学校的课堂上,教师该怎样行使他(她)的权威?伯克富说,首先,教师要让学生明白,他(她)是奉上帝的名来治理这个课堂的。“只有上帝授予的权柄,才是对人良心具有约束力的。”[10]他(她)要提醒学生们,一切恶行都是干犯上帝的,所以需要被纠正,可能还要被管教。第二,教师在使用他(她)权柄时,要严格服从于上帝的道。教师有责任从上帝之道中得出治理的原则。第三,学校的管教必须出自正确的动机——爱,并且这爱不能忽视公义。不同于国家对公义的施行,在学校里,爱要作为最高的管教原则。第四,教师要按平等和公义来治理,要强硬地维持秩序。最终,学生们要被教导顺服权柄,而且要爱高尚、爱公义。到了大学阶段,学生也许可以开始自治了,但基础教育阶段的自治只会是一种虚假的独立。他们要学的应该是顺服权柄的功课,这会使他们一生受益无穷,也是每个基督徒儿童的荣耀冠冕。“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罚恶赏善的臣宰。因为上帝的旨意原是要你们行善。”(彼前2:13-15a)靠着上帝的恩典,教师有希望训练一代人是尊重上帝律法的,也是社会的祝福。基督徒父母就会站起来称他们是有福的。

圣约群体的责任

作为归正教会的牧师,伯克富指出,圣约关系让基督教教育不仅成为必要的,而且也是更重的责任。[11]首先,基督教教育是父母延续他们在婴儿洗礼上的庄严宣誓。圣约儿女是被收养而进入上帝的家庭中,而这家中充满丰富的应许和祝福。伯克富说,正如一个富人比一个穷人更加有责任,继承财富的人若不接受训练成为更好的保管者,这财富就成了一个咒诅,归正家庭的父母和子女都有更重的责任。[12]其次,整个圣约群体也需要互相激励,正如基督教学校的教师们要教导学生怎样认识上帝,怎样一步一步在生活各个方面成圣一样。这也是极大的祝福和责任。因此,对于确认圣约神学的基督徒,基督教教育会是很自然的考虑。牧者会常常用婴儿洗作为父母承诺的起点,来激励鞭策他们继续履行所承诺的责任。伯克富这样说:

“基督教教育是上帝乐意使用的一种方式,让孩子心中生出信心来,也呼召最初的信心可以变成行动,引导一个人信心的最初步伐。基督教教育者的这一项任务是多么蒙福啊!也是多么沉重的责任啊!噢,这是为了让人心被上帝的爱点燃,让男人女人都被基督的灵充满,让能讲出天使言语的教师们,帮助圣约儿女有资格承担他们的圣约责任。”[13]

因此,在伯克富看来,耶稣基督教会不仅仅是一种建制性的制度,更是一个属灵的团契,上帝拣选的工作不仅仅是为了个体的得救,预备他们进入永生,耶稣基督教会也是上帝的国度在地上的彰显。因此,在这群圣约群体中,教育本身是一种责任和使命,也是福音恩典的管道。

总结

今天,无论是属世的教育理念还是基督徒的教育理念,其背后都有信仰的起始点。当各样的权力都试图对于教育权进行染指时,对于基督徒而言,我们必须有所预备和谨慎思考,什么有权力去主导教育,这涉及到了我们如何去理解教育的本质和目的。如今,家长们因为经济、时间、价值观等原因,拱手将教育和权威让出来被代理时,我们也必须首先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究竟想要从教育中获得什么?在伯克富的时代,那些基督徒所面对的问题,同样也是今日我们所需要面对和回应的,这个时代原子化的家庭很难应对这样的挑战。但是,作为基督徒,我们需要知道,在圣约中教育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责任,而是一个群体的责任——一个圣约中的孩子的成长,我们都有责任。正如基督徒诗人多恩的诗句,“没有人是孤岛,没有人能自全,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在教育领域逆流而上,是我们在这个时代中的使命。

[1] David F. Wells ed., Reformed Theology in America: A History ofits Modern Development, (Grand Rapids: BakerBooks, 1997), pp.135-144.

[2]《基督教教育的基础:给基督教教师们的话》(Foundationsof Christian Education: Addresses to Christian Teachers), 见 Louis Berkhof and Cornelius Van Til, Cornelius. Foundations of Christian education: Addresses to ChristianTeachers. ed. Dennis E. Johnson , (Philipsburg,N.J.: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Publishing Co., 1990).

[3]路易·伯克富,《基督教教义手册》(Manual of Christian Doctrine),(GrandRapids: Eerdmans Publishing, 1933; reprint 1981),第5页。

[4]“归正我们对基督教学校的态度”,Foundations of ChristianEducation: Addresses to Christian Teachers,第 25页。

[5]同上,第26页。

[6]同上,第31页。

[7]同上,第31页。

[8]同上,第31页。

[9]“权威:基督教学校与权威”,Foundations of ChristianEducation: Addresses to Christian Teachers, 第111页。

[10]同上,第113页。

[11]“恩典之约和基督教教育”,Foundations of ChristianEducation: Addresses to Christian Teachers,第76页。

[12]同上,第79页。

[13]同上,第81页。

就基督教在家教育采访美国在家经典教育的区域负责人布伦达•斯科福姊妹

在国内教育危机的大环境下,“在家教育”已经成为许多孩子的一条出路。而对于身边没有成熟基督教学校的基督徒家庭,“在家教育”更被赋予了敬虔教养孩子的意义。亚比该姐妹作为一位在家教育的全职妈妈,深知“在家教育”对父母和孩子具有怎样的挑战,因此,她访谈了一些对在家教育有丰富经验的美国家庭,希望他们作为“过来人”的体会和感受,不仅能帮助到“在家教育”的家庭,也能够令其他基督徒家庭的家庭教育有所借鉴。本文中的受访者布伦达•斯科福姊妹家住美国宾州比弗市,是一位全职妈妈,在家中教育自己的六个孩子,同时是美国在家经典教育的区域负责人之一。

亚比该(以下简称亚): 请简单介绍一下你的家庭好吗?

布伦达(以下简称布):非常乐意。我和丈夫保罗共育有六个儿女,他们从大到小分别是十九岁、十六岁、十五岁、十一岁、九岁、九岁。他们是撒拉、伊森、瑞迪艾特、倍佳、乔丹、南森。其中有两个是从埃塞俄比亚收养的。我们是大学山改革宗长老会教会的会员。

亚:请谈谈你和你丈夫各自的教育背景。

布:我们两个都受美国公立学校的教育,后来都上了日内瓦大学,一个改革宗背景的基督教大学。

亚:你在家教育了多长时间?

布:差不多已经有十年了。

亚:在家教育的决定对你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布:不是的。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家教育。我以前一直认为在家教育简直不可思议。大学毕业后,我在公立学校任教。有了孩子后我发现自己很喜欢和他们在一起。爱是需要时间的。我希望给孩子们以基督为中心的教育。我也希望全家有接触周围人的自由。

亚:在美国也有许多基督教学校,你曾考虑过把孩子们送到这样的学校吗?又为什么还是选择了在家教育?

布:我的确有段时间送孩子上过基督教学校。学校有很多好的地方。但我家附近的学校没有采用经典教育法。因此,在我看来,缺乏辩证思维的教育,也缺乏让孩子能形成坚固的基督教世界观的整合课程。我觉得经典教育能更好地装备孩子向不信主的人见证自己的信仰。

而且,任何一所学校,如果管理、课程选择、老师发生变动,对学生会造成很多负面影响。而在家我可以观察每一个孩子,他们哪一个科目强,哪一个科目弱,这样就可以因材施教。

最重要的原因是在家教育可以给我们的孩子一个以基督为中心的教育;而且,在家教育可以使孩子得到更高质量的教育,他们可以被训练思想和逻辑,而不是单单学习一些知识;不但如此,孩子们可以根据自己的速度前进,并挖掘自己的学习兴趣。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家教育使得我们全家一起在爱中成长。

亚:你说,在家教育的一大好处是所学的内容和课程都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请问对您而言,以基督为中心意味着什么?又怎样在学习内容中体现出来?

布:对于我个人而言,以基督为中心意味着我的救赎主浸透在我所有的方方面面,包括我对周围世界的理解、我对自己环境的解读、我对他人的看法、对苦难和爱的理解等等;意味着我在耶稣是谁以及他所有的应许的光照下来看待这些事情;也意味着世界、环境、人、苦难、爱都指向他,即便这些事情似乎并不像他应许给我们的那样。

经典基督教教育最主要的一个目标就是教导孩子在耶稣基督真理之光中来看待一切的事情。比如,学历史的时候一定免不了要学到许多战争和不公义的事。对于基督徒这些意味着什么呢?首先,圣经告诉我们会有这些事发生;因此并不奇怪;第二,圣经提醒我们是堕落的人,有时会做出极大的恶;第三,我们有一位救主可以拯救我们脱离这样的罪性,因此我们有能力并有一天能够使事情完全恢复该有的样式,而且我们知道作恶的人没有得胜,基督是得胜的那一位。这样的视角完全不同于只是简单地学习历史事实并探讨一下战争多么不好!我觉得以基督为中心的教导可以训练孩子们长大后也形成这样的思维。那么我到底怎样评估这种以基督为中心的教学的效果呢?我可以借着孩子们写文章或报告来达成,但似乎真正的显明要等到孩子长大后看看他们究竟成了什么样的人才可知。我就只能把结果交给神了。

亚:在每天的生活中你是如何具体贯彻这些目标的呢?

布:肯花时间把全家人拉得更近了。我们全家人待在一起的时间越多,我们越享受全家人共处的时光。虽然相处不总是完美的,有时甚至令人沮丧,但仍然是受益多多。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有助于孩子们在心里更信任我。只有当我更了解他们的心,我才能更好地引导他们、爱他们。我知道他们的特长,也知道他们需要对付的罪。

同时,就像前面所说的,我可以采取以基督为中心的教育——为孩子们设置课程,也尽力在他们所学的一切内容中以基督为中心;因为我爱基督,所以基督是万有的中心也就自然成了我们谈话和所学内容的一部分。

我可以安排让孩子们接触社群——我希望教导孩子成为基督的使者。在家教育使得孩子们有时间可以和社区中别的人接触,而孩子们如果整天待在学校的话就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我们的时间比较灵活,因此我们随时去关心需要关心的人。因为白天我们在一起学习,即便晚上有需要出去关怀他人,也不至于让孩子像在公立学校一样,白天在外边,晚上也在外边。我可以更好地引入关怀他人的服事,引导孩子参与其中,和他们一起为他们所关心的人祷告,每天鼓励他们关心他人。

亚:有没有人认为你之所以选择在家教育是因为你有资格?

布:倒真的常有人说我有能力在家教育,我认为这是误解。人们以为我的学历和专业使得我更有资格在家教育,但其实我也有许多朋友他们并没有教育背景,但却是儿女们出色的老师。神帮助母亲教育儿女,如同神在别的一切事上帮助我们一样。许多我认识的在家教育的妈妈都没有教育专业的学历。

亚:但在家教育需要投入大量体力和精力,是一个很大挑战,虽然您说在家教育的父母不一定都要具有很高学历和教学经历,但确实也不是所有父母都适合在家教育孩子,请问您觉得在家教育孩子的父母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和特质?

布:第一,愿意学习并和孩子们一起成长;第二,对自己的缺点和罪,愿意向孩子们敞开;第三,愿意舍弃经济上的富足和舒适,因为在家教育的父母不能全时间工作;第四,今天的社会并不那么赏识全职妻子和妈妈,所以需要常常在神里面看自己的价值;第五,需要非常用心不让白天上课的时间被打断,除非是绝对必要或孩子有服事的需要;最后,你需要知道你不能完美地进行在家教育,甚至有时候连好都谈不上,你需要容让神填补这些不足。

亚:你辞去工作成为全时间在家的妈妈,会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做一些枯燥的家务活如擦地、做饭、洗碗等等吗?你会为因着呆在家里而错过许多事业上的成就而感到难过吗?

布:有时候我的确会这么想一想,但是我如果想得更进一步比如回到自己的事业以及为了重回事业要作出哪些调整,我会意识到现在自己正做的是更重中之重的事。如果我重新回去工作,我的孩子们就要去上学;他们放学的时候我也不能在家。工作后我可能会太累根本无力专心在他们身上。下班后我的脑子可能有时候还在工作而不是家庭。我们家里晚上的时间一定会非常忙乱,因为我白天没有时间干家务。运动和音乐也需要额外的时间,这意味着有许多晚上我还不能和孩子们在一起。我出去工作意味着有许多白天我不能和孩子们进行高质量的谈话。有时候得不到任何感谢的妈妈在家看似微小的责任却非常重要。鉴于这些原因,我知道自己若还想在事业上大干一场,最终只是为了寻求人的肯定。对于我而言,渴望事业成功是自己的骄傲在作祟。

有句谚语说:“有些事看起来微不足道也要坚持到底,也不要去做看起来只有一点错误的事。”

亚:你为开始在家教育做了哪些准备?比如课程方面?

布:一开始我主要依靠一个网上学校,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也许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因为我更清楚每个孩子的学习方式、各自的特长和兴趣点。之后,我开始研究不同的课程和教学方法。我发现自己很喜欢基督教经典教育的方法,于是参加了一个在家经典教育的联盟,每周聚一次;接着再找相关的书、网站支持自己的在家教育。

亚:当你和孩子们谈在家教育的想法时,他们有什么反应?

布:我的确和他们商量过,但最终还是我作决定。关于在家教育,有时候孩子们觉得非常兴奋,但也不都尽然。因为我是从学校把他们接回来的,所以比一开始就在家教育他们困难。起初的三个月对孩子们而言非常艰难,他们想念过去的朋友。然而,最终他们开始喜欢在家教育的好处超过学校的好处了。当他们开始接受在家教育之后,孩子们成为彼此最好的朋友。这是在家教育的一个重要益处。当然即便现在他们有时候也会念叨学校中的伙伴,这很正常。毕竟人常常不满足于生活在此处,生活在别处的想象似乎总比现实好。

亚:你是怎样融合老师和妈妈的角色于一身?

布:对于我而言,妈妈和老师的身份是一体,规矩也是一样的。父母说话的时候,子女当倾听,同样在我们上课的时间孩子也当听老师的话。孩子们当尽力做好自己的家务活,同样他们也当尽力做好自己的作业。

我们家有一个专门的地方用作孩子们的教室。这使得孩子们很清楚一旦在那个地方就是“课堂时间”,不在那儿就是“课余时间”。

亚:孩子们有没有因为你既是妈妈又是他们的老师就更爱你?

布:因为我们一起学习一起度过许多时光,我们对彼此的爱不断增长。因为我和他们一起学习成长,孩子们和我有越来越多的默契之处。轮到课后有机会运用孩子们所学的知识时,我可以和孩子们一起开心。越多的时间,越多的爱。我们若越多花时间和耶稣在一起,我们的爱也会越发加增。此理在我们的家庭中也适用。

亚:你丈夫做什么工作?他有许多时间和孩子们相处吗?

布:我的丈夫是设计电脑程序的。他其实有许多时间和孩子们相处,因为他可以在办公室办公,也可以在家办公。他的工作使得他有机动时间,若是白天家里有需要,他也可以帮忙。

亚:你觉得你丈夫在哪些方面特别支持你?

布:在管教孩子的行为举止和鼓励孩子的学习方面。他还在几个大孩子的数学学习上出了大力,他在数学方面比我强多了。

亚:你和丈夫有独处时间吗?

布:是的。我们通常等到小点的孩子们入睡了就单独约会。有时候我们俩也会出去约会,把孩子留在家里,请周围的亲戚朋友照管。

亚:在家教育会不会影响父亲在家中的权威?

布: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的态度。我必须非常清楚地向孩子们申明他们的父亲是家里的权威,也是我们学校的权威——就像个校长。有时候我们学了新的知识点,孩子们会给爸爸——校长准备汇报演出,好让他为他们的成长高兴,同时令他赞扬我们付出的努力。晚饭时间,我们常常和校长聊我们所学的内容。校长便鼓励和表扬孩子们。我觉得这让孩子们认识到汇报学习成果给爸爸听就是汇报给权威听。

亚:你如何安排每天的生活?

布:因为我自己是一个比较散漫的人,所以格外需要比较严格的时间表。我们尽量每天遵行同样的时间表。我特意把灵修、圣经和要理问答的学习时间安排在每一天的开始,万一我们当天的计划有变动,我不能上某一课,但至少确保最重要的我们已经上完了。一天安排大致如下:

(1)个人灵修

(2)圣经和要理问答

(3)拉丁文

(4)拼写、语法和阅读

(5)写作和书法

(6)数学

(7)经典背诵作业

(8)休息

这些基本的课上完以后是孩子们的自由学习时间,他们可以进行实验、美术、音乐、话剧等等。每一项自由活动可长可短——依据他们选择的项目、他们的精力、我们的时间安排和他们的兴趣。

亚:你的教学风格是什么?

布:我使用基督教经典教育的模式。在他们年龄小的时候我们有目的地背诵许多内容,期待和他们长大后所学的内容有关联。因为我们记忆的内容是有挑战性的,所以我们大多数的记忆活动都是通过活动、歌曲和简单的游戏完成的。我通常是想一些既简单又有意思的游戏反复使用。他们年纪还小,可以通过活动和歌曲学得更好,也能更好地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亚:你如何决定具体施教的内容?

布:我根据经典对话课程的内容决定我们该读什么书以及我们科学和历史该学什么。我们背诵了这些学科的大量资料。经典教育的目录对我们帮助很大,因为经典教育提供了很好的与我的教学相关的材料,经典教育的目录也指导什么阶段该用什么书。

亚:你注意平衡孩子的室内时间和户外活动时间吗?

布:是的。这里的冬天非常冷,因此我们大多数时间在室内学习。当天气变暖和了,我们就尽可能到户外进行我们的科学探索、环境研究。我们常在自家的后院和一个当地的公园上这些课。在户外上课是在家教育的一大优势。

 

亚:除了在家学习之外,你的孩子还在外面有兴趣学习小组吗?

布:我的一个女儿每周有一个下午和曾是物理教授的祖父一起学习。孩子们有学音乐和舞蹈,大一点的孩子还在公立学校进行体育运动。我的嫂嫂是个画家,过去每周会来我家教孩子们绘画,现在孩子们每周在我们的经典在家学习联盟中绘画。

亚:孩子们小的时候和孩子们大的时候你分别怎么教呢?

布:阅读——当他们小的时候,我教他们福尼斯(Phonics)——教孩子怎样把字母组合在一起发音形成单词。在开始的几年我会花大量时间在福尼斯上,拼写和阅读我会同时教。

在这个年龄段,随着孩子们逐渐学会阅读,我使用一些简单的阅读课程,比如一些短小、简单的小册子。

随着孩子们逐渐长大,我就买或从图书馆借阅与他们的水平相当的书籍。这个对我而言并不难,我很了解每个孩子的阅读水平,因为我是他们的阅读老师。我们一起讨论他们所读的书,也留有时间请他们大声给我朗读。

亚:你的孩子需要背诵圣经经文吗?还是只是背诵要理问答?

布:今年我们主要精力放在要理问答上,圣经则是复习孩子们已经会背诵的段落。我认为最好要理问答和经文两者都背诵。我们明年会两者兼顾。

亚:你怎么教数学?

布:我用的是有配套教材的数学课程——Saxon Math,但我知道还有一个Singapore Math也很好,许多在家教育的人都在使用这一课程。我根据每个孩子不同的学习程度调整进度,我觉得这样教数学比较好。

亚:你最小的三个小孩是如何同步教学的呢?

布:有时候我们一起学,有时候我一对一地教,在其他孩子做他们该独立完成的作业的时候,如书法、数学作业或独立阅读。我会在我的时间表上注明一对一教学的时间,以至于我不会忘记。

亚:你在上课过程中需要惩戒吗?

布:需要。我贴了一些我们这个“家庭学校”的具体校规。我用五个简单的原则,一直到这一天的结束。

亚:你进行测试吗?

布:当然对于小孩子的课程可以有测试,但是就个人而言我所教的很多内容都不用测试。他们还小,我可以通过问答或他们的课堂表现进行测试。等他们再大一些,他们需要接受正式的测试。

亚:在中国,通常学生会在试卷上得到一个分数表明他们的学习状况。似乎在家教育可以更多地鼓励孩子,你是如何平衡这两者?

布:我尽力小心但是非常明确地指出错误,鼓励他们再试一次,帮助他们得出正确的答案。我认为一味地赞美他们、不指出他们的错误和从不赞美他们、一味地指出他们的错误对孩子同样有害。指出他们在哪里错了并指导他们如何得到正确答案非常重要。

亚:你有没有某段时间特别偏爱某个孩子或他的某个优点——在孩子们之间互相比较或将他们与其他孩子进行比较?

布:我常常在心里面评判他们。当我比较的时候我觉得很难过。若是我公开地比较,我会请求他们的饶恕,因为这是不对的。我很高兴神从不把我们与别人比较。

亚:当你心里情不自禁地比较孩子们的时候,你如何寻求帮助?你会请丈夫帮忙吗?

布:我的确会请丈夫帮忙,因为他在这方面比我更有自制力;我也请求神的帮助,如果神把我和那些在一些方面比我强的人比较,我恐怕要终日沮丧、彻底泄气了。

亚:在实际的教学中,你觉得在家教育的好处是什么?

布:我更深地认识孩子,他们也更深地认识我。我也可以根据每个孩子自己的进度向前走,不至于学得快的要等着学得慢的,学得慢的也不至于被赶着往前走。我可以根据他们的学习特长帮助他们更好地学习。我的一个孩子通过“听”学得更好,另一个则通过“看”学习,需要因材施教。我也会选择他们要学的内容。我可以选择以基督为中心的课程,这是最重要的。

亚:你觉得先在家教育孩子直到高中,然后再把他们送到公立学校向别人见证基督这样的想法怎么样?

布:我非常同意孩子要有对社会的体验。这个想法对一些孩子和家庭非常奏效。我们家庭的态度是不能因为在家教育孩子们反而和外界隔离了,然后突然期待他们成年之后就成为光和盐。

亚:你如何发现每个孩子的特长并为他们服事神的国作预备?

布:因为他们整天都和我在一起,我可以藉着他们在家的各样互动观察他们的恩赐。有一个孩子是兄弟姐妹间的协调者。还有一个孩子常邀请邻居来家里,希望可以借此机会认识他们,然后向他们传福音。我通常会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恩赐鼓励他们发挥自己的恩赐来预备服事神的国。

亚:你会在大家面前特别表扬每个孩子的恩赐吗?

布:我觉得这么做既好又不好。如果我表扬一个孩子的优点是为了羞辱其他孩子在这方面的缺陷,这实在不好。如果我表扬一个孩子是为了更好地鼓励他发挥恩赐那就是好的。有时候我在这方面也犯错误。如果我错了,我会请求孩子的饶恕。

亚:在家庭中教导孩子彼此相爱乃是教他们学会爱别人很好的训练。你是如何藉着平衡你对他们的爱来训练他们彼此相爱呢?

布:我认为花时间和他们待在一起可以帮助他们知道他们是被父母深爱并看重的。这并不代表每一天每个孩子都能从父母得到同样的时间和关怀。同时我希望在我们这个大家庭他们可以彼此关爱,但是即便如此,兄弟姐妹间的共同时间和关爱不能代替丈夫和我给予每个孩子的时间。

亚:在爱这方面你是如何处理收养的孩子和自己亲生的孩子之间的关系?你收养的孩子有没有觉得自己被爱得不如别人多?你亲生的孩子有没有觉得仿佛他们才更是家庭的一员?

布:我丈夫在这方面是个很好的领袖。他非常注意把一碗水端平以确保每个孩子都被平等地对待。我们看到家里这种公平的气氛对领养的孩子非常重要。每个孩子在生日和圣诞节的时候都会得到同样的礼物。有时候孩子觉得别的孩子比自己更被父母宠爱这是很自然的事。给每个孩子时间和关爱可以避免这一点。对于我们当父母的而言,不能想当然地以为我们收养的孩子能意识到我们对他们的爱,却不清楚地表达我们爱他们。

亚:你会不会担心收养的孩子长大后会离开你,因为他们没有感觉到和别的孩子一样的爱?

布:是的,我会有这样的顾虑,尤其当我惩罚他们的时候我担心他们会觉得我不爱他们。然而,任何孩子无论是亲生的还是收养的,有时候都会感觉不够被爱或是被父母讨厌。是神的恩典使我们的家在爱中联结,不是靠我的能力。

亚:我发现当别的孩子把你们家孩子的房间搞乱或是占用他们的时间精力时,他们似乎很有礼貌和待人有恩。他们是不是被教导要这样而实际上心里并不是这样?

布:有时候他们想这样,有时候他们也不想这样。我想在基督徒生活的许多事上我们都不情愿——如祷告、礼拜、爱人和服事。如果有时候他们觉得自己不想待人有恩,这也很正常,但是不管想不想,还是要有行为。我觉得要刻意训练我们的孩子在年幼时可以不被自己的情绪控制,这样当他们成年之后才愿意为神的国舍己。

亚:你希望你的孩子成为对人满有恩典的人,你有没有特意在这方面训练他们,因为这仿佛是你的强项?

布:我知道在我里面不如我的外表看起来那么有恩典,但是恩典对我来说很重要,因此我的确非常注意在这方面训练孩子。我们常常聊如何用基督的眼光看人而不是自己的眼光。当我看见孩子们谈吐中仿佛他们比别人强的时候,我会及时纠正他们的想法,让他们注意谦卑、为善。

亚:你有没有刻意在性格方面训练你的孩子?

布:有。我对孩子的基本目标之一就是他们能准备好去服事世界、见证基督。经典教育帮助孩子们学会思考并怎样顺畅地与人沟通,而非只是单纯地学一些内容。我认为这对孩子们的性格成长很有帮助。而且,我们教导基督在万事万物里——包括历史、艺术、科学、数学等等所有的领域。我希望通过帮助他们明白神掌管一切,不是人,不是他们,让他们学习谦卑。

亚:请你举例说说您是怎样在教学中把孩子们引向基督的?

布: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是一群罪人,每天朝夕相处,我们常常犯罪得罪彼此,又在神、人面前忏悔并请求饶恕。犯罪、悔改、饶恕——这些在我们生命中的功课,使我们与神更近。我觉得在家教育中最能把孩子引向基督的,就是面对自己的罪,常默想神的大爱和洪恩。不仅我的孩子们,包括我自己,在每天的朝夕相处中都被引到耶稣的面前。我的罪在我最亲近的人面前表现得最赤裸裸。

当然,引导孩子到基督面前是和圣经、要理问答的教导联系在一起。若我们当中一个犯罪了,我们从已经会背诵的要理问答中察验这是什么罪(罪是什么?罪就是不顺服或不符合神的律法)。藉着对神话语的学习,我们深信若认罪悔改,神就必赦免我们的罪。藉着学习圣经并默想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成就的,我们深信神对我们的爱和信实。经验和学习一起把我们引到基督的面前。

亚:孩子们自己和基督建立了关系吗?你怎样来判断孩子有没有重生得救?

布:有几个我确信他们和基督有个人的关系,但是有几个不太确定。神知道。我对他们得救的确信和任何其他人的得救确据一样——藉着他们的认信和所结的果子。口里的认信容易鉴别,可是果子就不那么容易了。我的责任就是把每个孩子都引到基督面前并祷告求神向每个孩子显明他自己。有时候当某个孩子质疑神的爱和他的存在,我就会着急,但是朋友们总是给我很多鼓励:相信神掌管万事。能有儿女得救的确据当然是件好事,但是只有神知道一个人的心。

亚:你会不会担心因为自己的罪性和错误,并不能达成预想的教育效果?

布:我有过这样的担心,但是我想,知道自己不胜任在家教育这本身就非常有益,因为我知道什么时候我软弱,什么时候我就得了刚强。因为我是依靠神帮助我才具有在家教育的妈妈所具备的素质。

亚:如果请你分享一个在教育过程中特别有感触的事,你会说什么?

布:当我们一起背诵要理问答的时候,我会上一堂短课,一起读圣经。经常是要理问答的学习时间引发我们有重要的谈话,我们谈神对我们的爱、他在十架上受死牺牲对我们的爱。这些谈话有时以喜乐的泪水结束。这是我在家教育过程中最重要也是最珍贵的经历。

亚:家里有许多家庭责任,教会又有许多服事,你是如何平衡家务、教学和服事神的?

布:我想最好把这些事看做不是彼此割裂的,而是连为一体的。因为我们整天都一起待在家里,所以孩子们更多地参与家里该做的家务活。这是对承当家庭责任很好的体验。我认为孩子尽可能与父母在服事中并肩同行很重要,而不是从父母的服事中被隔离出来。我认为“操练”是基督徒服事中最好的“学习”,而且也是最重要的学习。我在教会中的服事很大一部分在儿童福音事工,所以我的孩子们很容易参与到这项事工中,认识许多教会以外的孩子。他们常常参与材料的准备、场地的布置等等。我那个十六岁的女儿在她四岁的时候就开始帮忙了,所以她和比较乱的地区的不信主的女孩子们一起学习圣经并没有什么别扭,而且她还陪伴她们,扩大了我的服事人群。

亚:你是如何引导孩子们参与关怀他人、传福音的服事?

布:这对于我而言很重要——我会教导孩子虽然我爱他们,但他们不是我唯一的服事对象。我觉得有些在家教育的妈妈认为照顾儿女是她们唯一的服事这是错误的。我觉得父母很重要的一个服事就是训练他们的孩子也参与服事。我认为孩子如果从小就被教导做他们力所能及的事,长大后他们能和父母一起服事的时候就可以参与得更多。他们若还小,我做饭的时候会鼓励他们帮着搅搅锅里的食物;我会鼓励他们摘几朵小花、写张贺卡给隔壁的寡妇。我努力教导他们没有一个人因着年龄太小而不能向不信主的人彰显神的爱。

亚:整个在家教育的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难处和挑战?

布:我们家庭的一个难题是我们有五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总是和姐姐妹妹们一起玩,我们觉得他需要多点时间和男孩子一起玩。如果他总是只能和我的女儿们长时间地一起玩,他会不耐烦,然后故意调皮捣乱。我们一周有一次在家教育联盟,对我们家的难题缓解很多。在那里他有不少同龄的男孩子朋友。我们常常要策划一些机会好让他有足够的机会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玩。这个很有帮助。

对我个人的试探是把教学都安排得满满的仿佛我干得不错,但是却没有真正用心教。在家教育联盟里的妈妈们给我很多帮助,她们鼓励我避免这样的试探,一些妈妈则用她们的言语和实际行动表明用心教孩子多么重要。她们还教给我许多实用有效的教学方法。

我最大的挑战就是我自己的罪性——我的骄傲和缺乏耐心。但是我想学校中的老师也会骄傲、偶尔失去耐心,因此这并不是在家教育特有的问题。还有一个挑战就是刚开始我没有找到其他从事在家教育的朋友。最好能有在家教育同道中人,当我终于找到了经典在家教育的联盟的时候,问题便解决了。

亚:你所在的联盟是怎样建立和发展的?现在是如何运行的?

布:我参加的经典对话(Classical Conversation)联盟是一个全国性的在家教育联盟。一开始我是这个联盟在另外一个镇里的老师,后来被呼召要在自己家附近再开一个。我给一些感兴趣的家庭开会,一些家庭加入进来。其中一些家庭已经开始在家教育,而另一些家庭并没有在家教育。我觉得这个联盟给他们很多信心开始在家教育的尝试。从那时候起我意识到妈妈们彼此的鼓励对于在家教育者来说和课程本身一样重要。后来我们的小组越来越大。

我是这个在家联盟点的负责人,我会培训老师。每半学期我都会组织老师预备会,和他们一起预习接下来几周要教的内容,特别演示要进行的科学实验和有趣的艺术活动好让他们做好充分准备。同时我也装备父母们,邀请他们参与课堂,通过观察老师的授课从而让他们获得经验好在家中教得更好。孩子们根据年龄分到不同的班,老师是固定的一位,家长可以全程参与课堂。所学的内容对孩子们来说有些挑战,但是我们尽力使学习很愉快,并藉着歌曲和律动让孩子记得所学的内容。孩子们看起来非常喜欢这样的教学法。

我们的联盟每周聚一次。每周固定的一个早上,四岁到六年级的学生参加学习;然后大家一起留下来吃午餐,孩子们可以在一起玩,家长们则可以交流;下午四到六年级的学生学习语法和写作,并且背诵数学公式。

我们早晨固定的流程是这样的:

(1)30分钟教授本周历史、数学、地理、拉丁语、科学、英语和世界历史时间线所需要背诵的内容。

(2)30分钟动手实践与所背诵内容相同的科学实验.

(3)30分钟艺术活动。一学期六周绘画,六周吹小笛子(tin whistle),六周学习伟大的艺术家及其作品,六周学习伟大的作曲家及其作品。

(4)30分钟演讲,每个孩子轮流向全班演讲三分钟,话题是统一的,提前一个星期让孩子在家中准备。

(5)30分钟游戏复习, 通过各样的游戏让孩子们复习前面所学的内容。

我们下午的流程是这样的:

(1)45分钟英语语法。

(2)30分钟数学口诀复习游戏。

(3)45分钟写作时间。

在这个联盟里,孩子们会成为非常好的朋友。有时候我们的孩子上午课结束后就直接到好朋友家里去玩一个下午。

亚:你有六个孩子,你说他们成为了彼此最好的朋友,但中国家庭往往都只有一个孩子,你觉得独生子女的家庭也能进行在家教育吗?你对于这样处境中的在家教育有哪些建议?

布:我们的联盟中也有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他们在家教育教得也很棒。在这方面他们一定比我更有发言权。我觉得在家教育联盟会对独生子女在家教育的家庭会很有帮助,对孩子和妈妈都有好处。他们还会在联盟上课的日子以外特别安排时间,让自家的孩子和别的孩子一起玩或策划别的活动。

亚:目前在家教育的教材都是英语的,对于中国孩子和父母,这构成一个很大的挑战,而且购买教材和教具的经费也很昂贵;而中国的教育体系也使得在家教育不可能接轨进深教育(高中、大学)。对于在这些艰难中想要按照神的道在家教育孩子的中国基督徒父母,您有哪些建议?

布:我想要是由我来回答这些问题真是有些冒昧了,因为我并没有遇到这样的挑战,更谈不上克服这样的挑战。面对很多的困难,中国的在家教育者真是勇敢。我唯一的建议就是在这些方面咨询已经在家教育的妈妈的经验;寻求神的帮助;一起团结起来克服这些困难。我真是觉得自己这么建议有些愧不敢当,仿佛我还能给中国在家教育者一些建议似的。我十分敬佩中国的在家教育者。

香港著名公立基督教学院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介绍

崇基学院(Chung Chi College)是香港中文大学九家书院之一,也是其中一家创校书院及规模最大的书院,依据基督教之传统,提供高等教育,以中文为主要之授课语言,本教导青年 发扬基督精神,研究高深学术,促进研究工作,并培养社会有用人才为宗旨。崇基学院校园位于香港新界大埔公路十一咪半东北之山谷。崇基学院的校训是“止于至善”,和其他几家书院不同之处,除了学院本身的基督教背景,学生每一学期最少享受每星期举报的周会总数之一即即七次为 中大各书院之冠外,就是学院范围内的礼拜堂和设有神学院。崇基礼拜堂更是在香港大专界中独独的座地式教堂。

崇基学院之成立,其主因是并合内地13间基督教大学而成的。鉴于1950年代初期香港社会对中文高等教育之需要,崇基学院于1951年由香港基督教教会代表所创办,并于1955年依照香港政府法例注册成立。1957年,新亚书院,崇基学院,联合书院组成中专专学生协会,推动成立一所“中文大学”。1963年,香港中文大学成立,崇基遂成为三成人学院之一。

崇基学院共分61学系,提供约54项主修课程及46项副修课程。学生必须分属香港中文大学学院中包括文学院、工商管理学院、教育学院、工程学院、医学院、理学院、社会科学院及法律学院之一。崇基学院是香港中文大学唯一提供神学以及音乐这两个科目的选择的书院。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强化作为各地华人公立大学中唯一提供神学课程的神学教育机构之角色,并以此身分更广泛地与世界各地的神学院发展合作关系。崇基学院神学院亦为东南亚神学教育协会之会员,并为该会东南亚神学研究院香港分院之成员学院,提供由该院颁发有关学位之课程。

崇基学院神学院之历届毕业生,约半数已被教会按立为圣职人员,服务于海内外教会,另约有一半则分别在大专院校、神学院、基督教机构、教育及社会服务机构、工商界及其他专业界服务。

崇基學院Chung Chi College

Tel: (852) 3943 6451 | Fax: (852) 2603 5440 | Email: ccc@cuhk.edu.hk

官方网站:http://www.ccc.cuhk.edu.hk/en-gb/

香港著名基督教公立大学香港浸会大学介绍

香港浸会大学(英语:香港浸会大学,缩写香港浸会大学),有基督教浸信会背景的香港法定公立研究型大学,根据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浸大于2016年位列亚洲第44名,成为亚洲最佳前50所高等学府之一。至2016年QS世界大学排名,浸大位列全球第278名。在2016年QS世界大学的分科排名中,浸大地理系位列全球101名,宗哲系亦位全球151-200名。而在2016年世界大学学术排名数学系位列全球151-200名,而计算机科学系更位全球101-150名。传理学院最负盛名,辖下新闻系在2011年经济亚洲通讯社新闻网评为“亚洲学生心中的全球十大新闻学府”,和榜内的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齐名,乃校内招生志愿的前三名。毗邻九龙塘市区,位于九龙塘,乐富和九龙城中间,简称浸大。在地区认受性方面,按2004 – 2014年及2016年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调查结果,在“港人眼中的大专院校排名”调查中名列第5,最愿意聘用的大学毕业生“名列第6。

香槟浸会大学设有校徽和标志。校刊于1956年创校后开始使用,由三种图案:圣经,波浪和绳结组成。圣经代表优质独特的基督教育,包括学术研究和对伦理及灵性的培育 波浪代表香港以岛为主的地貌,也与儒家的“智者乐水”呼应,代表大学不断努力改善质素。  绳结代表在主耶稣基督的怀抱中基督徒能够联结一起。

香港浸會大學

電話 :  (852) 3411 7400
傳真 :  (852) 2338 7644

地址 : 香港九龍  九龍塘

官方网址:http://www.hkbu.edu.hk/

台湾著名基督教私立大学中原大学介绍

中原大学的教育宗旨为: 中原大学之建校,本基督爱世之忱, 以信、以望、以爱,致力于中国之高等教育, 旨在追求真知力行,以传启文化、服务人类。

民国42年由笃信基督、热心教育人士张静愚先生、郭克悌先生、贾嘉美牧师、钮永健先生、陈维屏先生、瞿荆洲先生及桃园中坜地方士绅吴鸿森先生、徐崇德先生等会商筹设一所农工学院,期以基督救世爱人的精神,为国家造就高深科学与工程人才;在历经多次筹备更名,于民国44年10月奉教育部核准立案,定名为「私立中原理工学院」,以「笃信力行」为校训,设物理、化学、化学工程、土木工程等4个学系;民国69年8月1日改制为中原大学。

中原大学已走过半个多世纪的岁月,在历届董事会支持下,经郭克悌、谢明山、韩伟、阮大年、尹士豪、张光正、熊慎干、程万里、张光正等诸位校长掌理校务,贡献良多,厥功甚伟,并分别代表了中原初创、奠基、成长、茁壮与扩张等阶段。现今拥有理、工、商、法、设计、人文与教育、电机资讯等7个学院、29个学士班(含27个学系、1个电资学院学士班、1个原住民专班)、 38个硕士班、13个博士班及19个硕专班;历届毕业校友已达11万余人,在国家重大建设中,竭尽心力贡献所学,深获各界赞誉。

中原大学现为一所强调“全人教育”的综合大学。2005年〜2016年连续十二年荣获「奖励大学教学卓越计画」的补助。2007年为教育部“繁星计画”25所大学之一。由于创校历史悠久,带动周围地区的商业发展,故校区周边形成了颇具规模的中原夜市(中坜区实践路,日新路一带)。中原大学的校门因为外型为M型而被被学生称为麦当劳门或是面包门,校门已在2012年完成迁移。因为宗教立场,在2016年民法972条修正案争议期间公开反对婚姻平权,坚持婚姻应由一男一女组成。

瞻望未来,中原除在既有的教育宗旨与理念之精神宪法下,建构「三创教育」-活用创意、激发创新、迎向创业之特色竞争优势为标的;揭橥「全人教育」、「生命关怀」及「服务学习」为发展目标;积极培育学生品格精进及国际视野;并以稳健踏实的办学理念为国内高等教育尽一份心力,全校师生亦在各项表现中展现杰出优异的成果,屡获产官学界给予肯定之耀眼成绩。本校持续朝向以具有世界知名度并拥有诸多国内标竿特色之「有信、有望、有爱」的卓越大学迈进。

 

台湾中原大学

桃園市中壢區中北路二OO號

电话:+886-3-265-9999 , +886-3-456-3171 | 传真:+886-3-265-8888 , +886-3-456-3176

官方网站:http://www1.cycu.edu.tw/

上世纪初贵州省石门坎苗民教育

  编者按:本文作者现为贵州教育学院教育系副教授。读者可从此文中,了解到当今一些非基督徒学者、专家,对早年传教士在中国办学、扶助少数民族之事件的研究及评价。

  石门坎,这个在我国出版的任何一份中国政区图和全国分省地图上都无法找到的名字,有谁想过,它在本世纪初,竟会成为“西南苗族最高文化区”(《康藏前锋》四卷三期,1925年)?这里苗族文化的发展,在当时的西南“实系首屈一指”(《贵阳时事导报.教育建设》第二十期,1942年)。国外基督教会的英文报纸也把该地誉为“海外天国”(出处同上)。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本文拟从本世纪初石门坎的基督教会苗民教育情况,作一简要述评,这对我们今天大力发展边疆少数民族的文化教育事业,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一.贵州省偏僻落後的小山村

  石门坎,这个要在五十万分之一的贵州省地图上才能标出名字的苗民小山村,地处川、滇、黔三省交界。属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

  石门坎系黔西北高寒山区的偏僻苗胞山寨,四处皆山,万壑千仞,崔嵬险峻,且浓雾终日不散,海拔约二千六百米。冬季冰凌蔽天,雪厚尺许。交通闭塞,1975年才通公路,现公路仍很简陋,很少有汽车行驶,经济文化极度落後。

  本世纪初,该地住著三百余户人家,分散成数十个村寨。居民主要是花苗,亦称大花苗,基本为当地彝族土目(地主)的佃户或农奴。

  苗族同胞祖祖辈辈在这穷山恶水的艰苦环境中刀耕火种,繁衍生息,深受彝族土目和历代封建统治者的残酷鱼肉和压榨。自古没有一个人知书识字和懂得什麽叫科学文化。正如苗族同胞在他们自己立在石门坎学校的《溯源碑》(注一)所写的:“我们好像未开化的人一样,没有土地……别人看不起,尽笑话我们……”   

二.柏格里兴办苗民学校

  1887年,有英籍(英格兰人)基督教传教士柏格里(S. Pollard,另有译为波拉德的,1864~1915年),受基督教“西差会”派遣,航抵中国贵州。後见到四位行束鄙陋,打扮怪异的苗族同胞,问其来历,得知苗人诚恳厚道,但文化落後,知识浅薄,即决计到威宁苗区传教布道。1905年初,以柏格里和外国人的势力,不仅得到威宁当地官府的支持,而且骗得当地彝族土目安荣之的一块地盘(注二),约八十余亩,兴建教堂、学校。二十年後又逐步建孤儿院、养老院、医院、麻疯病院、邮政代办所。

  柏格里在石门坎1905年兴建学校,1906年开始招收苗胞子弟入学,男女均收,同校授课。至1912年,已办成高级、初级男女两部,系完全小学,取名光华小学,遵照国家规定学制为六年。如果说民国建立,蔡元培任教育总长,1912年始规定小学有男女合校的话,那麽石门坎基督教会苗民光华小学便是我国近代最早的男女合校的学校。

  该校後又建了宿舍、礼堂、游泳池、运动场。不仅如此,1910年基督教会所属的圣道公会西南教区苗疆部,还设立专管苗族地区教育事业的专门机构--教育委员会。该会以石门坎光华小学为中心,有计划地向石门坎周围的支堂推广、扩大,发展苗族地区的教育事业。其它各支堂的学校为“光华小学第X分校”。  1915年,石门坎本部已有学生近四百人。是年,石门坎地区伤寒流行,很多学生都受感染。柏格里和妻子对病者精心护理治疗,使很多学生免於死亡。在照护学生时,柏格里亦受感染,旋即病逝。学校继由王树德、张道惠、高志华等西人传教士主持。

  至本世纪四十年代初抗日战争时期,计各教区小学已有五十余所,教员七十余人,学生二千有奇。1941年,石门坎开始筹办中学,1943年名为边疆民族中学,此中学一直办到解放,後由政府接管。笔者亦曾在1981年亲访该校。在创办中学之前,小学毕业成绩优异者,可升入宣道中学(後改名明诚中学,亦为基督教会所办),继而还可到四川成都升入华西大学或南京边疆蒙藏学校(抗战时迁重庆),抑或其它大专院校深造。

  学校经费均由“基督教循道公会西南教区”负担。此外,学生每人每期交五至七升包谷的学费。家境困难的教徒,也可减免。

  石门坎基督教会苗民学校在柏格里十年辛苦开拓经营及後继者的努力下,培养了不少苗族知识分子。前後据不完全统计,有华西大学、云南大学、中央大学、蒙藏学校等大专院校毕业(有部分肄业)共约三十余人,有的还得博士学位。中学、中专毕业一二百人,小学毕业数千人。在一个自古来从没有一个人知书识字的少数民族地区,能培养出这样多的苗族知识分子,不能不说是教育史上的奇迹。这些人一般都能继续为少数民族的文化教育、卫生或科研事业服务,为提高本民族的科学文化知识水平而贡献力量。很多人至今仍在国家机关、学校或科研部门任要职。

  三.代苗民抗争

  柏格里远涉重洋,来到中国,深入边疆苗区布道办学,决非易事,可以说历尽艰辛。1887年,柏格里一到中国,便吸取先前一些传教士失败的教训,即在上海、安庆等地学汉语汉文,易洋服,一付中国人的打扮。及到威宁石门坎,他又穿上粗麻布的苗服和草鞋,和苗族同胞同吃同住,丝毫不嫌苗胞生活的艰苦和环境的简陋,生活全盘“苗化”。他很尊重苗族同胞,待之以礼,和蔼可亲,路遇苗胞,总先让道,口称“得罪”。苗区闭塞,会汉话者极少。为消除语言障碍,他拜杨雅各(原贵州省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杨汉先之父)为师,学习苗话,白天黑夜形影不离,很快“精通苗族语言”。他常拿西洋的简单的日用品,分送给苗族妇女和儿童,同时辅以慈善事业,如免费看病发药。他的妻子就在当地主持医院,同时也在学校兼课(柏妻系昆明护士学校毕业,英籍,名韩素珍)。很快便和苗胞在生活上、感情上做到融洽,得到苗胞的好感,为立根苗区打下了初步基础。

  政治上,柏格里在一定程度上给苗族同胞撑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威宁石门坎地区的苗族完全处於政治上无权,经济极度贫穷的地位。残酷的等级压迫交织著民族歧视,笼罩在每一个苗族同胞的头上。柏格里针对这一社会现实,以外国人和教会的势力,一方面大力宣传基督教会保障教友不受歧视和欺压,另一方面,凡遇彝族土目和封建团绅欺压鱼肉苗族同胞,他即挺身而出,或写信或亲到当地官府,迫胁官府出面制止各地土目、团绅的暴行。这样,柏格里更是深得苗胞的信任和崇敬,苗胞也都愿意把子弟送入学校读书,学生人数大大增加。

  由於柏格里在苗区伸张正义,支持苗胞,传教办学,必然要引起一些封建土目和反基督教者的仇视。大官寨土目就派人在夜间烧毁了柏格里的住宅,财物损失殆尽。柏格里还几遭毒打。1908年柏格里在云南永善县大坪子兴建学校,惨遭反基督教的愚昧者毒打,几乎丧命,随即回英养息。柏格里并不因此而灰心气馁,一心仍想著石门坎苗区的建校兴学之事。他向国人募捐,说要在中国苗区兴建学校,得一叫阿斯多的老人,捐赠两千余金磅。1911年柏格里回到石门坎,将学校扩建一新。

  柏格里从1905年到石门坎,至1915年病死,传教办学计十一年。柏格里死後,苗胞上千人为之送葬,并捐资为他修建坟墓,可见苗族同胞对柏格里的感情至深。

  四.创立苗文

  柏格里在石门坎建起学校後,要进行教学活动,最大的困难是语言障碍。正如苗族同胞在《溯源碑》中写道:“我们苗族没有见书四千多年了,读汉书难极了,比什麽都难。”柏格里本人除认真学习苗语外,还极力想为苗族创立文字,用苗文进行教学。1905年,柏格里会同精通英文的汉族教徒李斯提文和苗族教徒杨雅各、张武等,认真研究,经过几个月的努力,以拉丁字母为基础,为苗族创立了基本可行、简明易学的拼音文字。现称这套文字为“老苗文”,亦称“坡拉字母”。文字分元音和辅音,又叫小字母和大字母,辅音在前元音在後进行拼读。这套文字,虽不够科学完整,但在本世纪初,能为一个有史以来从未有过文字的民族创立一种文字,而又以此文字传播该民族的文化和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不能不说是一次创举(此种文字後来流行极广)。对此,不论解放前後的学者,都给予了相当的肯定。

  也不讳言,柏格里创造苗文,同时也是为了更好地向苗族同胞传播基督教义。柏格里就用这种文字翻译了《马可福音》和《马太福音》。柏格里死後,杨雅各等人又译了《新约全书》。这些译书遍及云、贵、川交境的苗族同胞,亦可见基督教义在苗区的广泛深入影响。

  苗文创立後,柏格里主持翻译了一些苗文课本,如《苗族原始读本》。其内容一部分为苗族文化,如苗族的历史传说、诗歌、故事等。另一部分是一些普通的科学知识和日常生活常识。多采用简单的问答式,简明易懂,苗胞容易接受。如问:地球是圆的还是方的?答:是圆的。问:地球上有几大洲?答:有七大洲。问:喝水要喝什麽样的水?答:要喝沸水。问:苗族是什麽样的民族?答:是中国古老的民族。问:苗族古代是从哪里来的?答:是从黄河流域来的……诸如此类,不一而足。此外,还刊行苗文报纸,定期出版,半月一期,供苗族师生阅览。这一切当时不仅在学校,而且推广到社会,用以对一般的苗族同胞进行教育。

  学校教学,仍以汉文为主。辛亥革命後,教材使用国民政府统一的课本:国文、算术、历史、地理、自然……除规定的课程外,学校也进行时事教育。

  石门坎学校的教学活动,还加了基督教教义的宣传。每周上二三节教义课,主要讲圣经。高年级学生要求背诵一两小段,不能背的要批评。学生住校,低年级学生是否参加做礼拜,不作严格要求,但十六岁以上的学生就鼓励参加一周二次的晚礼拜。

  学校教师有的亦即布道员,教学和传教互相参杂,学校的宗教气氛不少。柏格里初到石门坎建校兴学,当时苗胞中虽有信徒,但还不能承担教学任务。到後来石门坎学校几乎都是从这里毕业出去深造,而後又回到石门坎的苗族知识分子担任教师和校长,其中自然也包括女教师。柏格里在石门坎“以苗教苗”的办学目的达到了。

  五.对石门坎基督教会苗民教育的几点看法

  要对石门坎基督教会所办的苗民教育进行客观的评论,首先必须搞清楚:对外国的传教士在中国的兴学施教,是否可以像对待历史上不同社会中的不同阶层人士兴学施教一样,历史主义地、客观地去进行评价?是否可以肯定有“精华”可取?有值得肯定和可以借鉴的地方?这两个问题不解决,那就无所谓“评论”了。

  从现今中国出版的权威性的有关著作看,对基督教会在中国办学,找不到一点正确评价的影子,更看不到丝毫的肯定之处。笔者认为,这不是实事求是、客观地对待历史。不过,北京师范大学已故教授陈景磐先生主编的《中国近代教育史》上还是有这样一段话,对传教士在中国的教育活动,作了一个比较客观的分析:“我们也不否认在传教士中也有一些真才实学、真心诚意地来到中国想帮助我国的文化教育工作者。”(人民教育出版社1979年版57页)既然承认其是“想帮助我国的文化教育工作者”,不言而喻,就应该承认传教士在中国的教育活动,有值得肯定和可以借鉴的一面。

  传教,不管其目的如何,我们可以断言,宗教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和环境中肯定会起到一定的进步作用。这点早已被人类发展的历史所证实。所以我们有什麽理由,对基督教会在中国办学,可以不客观地进行评价而一棒子打死呢?再翻开中外人类社会的整部教育史,对任何一个统治阶级的教育家,对他们的教育思想都要客观评价,那对外国传教士的教育活动为什麽就要例外呢?这是没有任何道理的!

  据此,对以上所述的事实,谈几点看法:

  第一,柏格里的办学精神。一个外国人,远涉重洋,深入中国西南边疆高寒山区,穷乡僻壤,开展布道、教育活动,没有强大的精神力量是不可想像的。柏格里能在苗区坚持办学十一年,最後为拯救苗族学生的生命,以身殉职。他夹著一本圣经来,他带了什麽走呢?这种献身精神,应该充分肯定。他在办学的十一年中,吃尽苦头,历尽艰辛,但一直坚韧不拔,即使在生命的垂危关头,仍没有丝毫动摇。他和苗族同胞结下了深厚情谊,这正是他成功的根基。他死後,该地苗族同胞把他称之为“救星”。什麽力量能使柏格里献身於苗区的教育事业呢?这是信仰的力量。柏格里正是由於坚信他的信仰,所以才有为信仰献身的行动。这一点,对我们今天每一个教育工作者来说,仍是有益的借鉴。

  第二,宗教教义教育。柏格里等人在石门坎学校进行基督的教义教育,对於苗族同胞和经济文化极度落後的少数民族地区来说,却有它的许多特殊的进步意义。

  基督教宣扬人人平等的观念,深得当时深受政治压迫、经济掠夺和民族歧视的苗族同胞的拥护和支持。柏格里常说:“基督博爱,视人类皆如天父子女,视万族皆如兄弟,不论贫富智愚,皆以礼相待,祈上帝终免其罪。”这些话,对当时石门坎地区的苗族同胞来说,有很大的吸引力,一定程度上给予了苗胞去反抗压迫、歧视和争取平等的精神力量。

  石门坎地区的苗族迷信成风。他们都是自然神的信奉者。山石、土地、风火、雷电、巫鬼……什麽都信,是多元神论者。搞迷信活动时,要花去大量财物,浪费无数精力,有的甚至要倾家荡产。基督教义的教育开展後,苗胞多元的自然神的信仰被一元神的上帝所取代。基督教的宗教仪式简单,无须花费财物。这便免除了在祭神、驱鬼时常有的杀猪宰羊打牛的浪费和时间精力的消耗。许多迷信活动如“喝仙水”等,凡受过学校教育的人就很少参加。甚至连葬俗也有所改变。从这些具体的事实来看,对石门坎学校的宗教教义教育,决不能不加分析地一概斥之。它的客观效果还是应予正确估计和充分肯定。

  对於基督教会在我国办学的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远非本文所能全面囊括。笔者只不过就以上这一少数民族地区的特例,来说明对於这个问题应该作为教育史研究的课题之一,在教育史研究的园地里,占一席之地。至於一棒子打死的作法和时代,应该结束了!

  注释:

  一.《溯源碑》,石门坎学校立有石碑二块,用苗、汉文字刻成。主要记叙柏格里到该地传教办学的经过以及和苗族的简单历史和生活习俗。“文革”中,二碑均遭劫难。

  二.柏格里到石门坎,向彝族土目安荣之索地,答应以金购买,并说只购“一张牛皮”之地。安以为微不足道,即作赠送。柏将牛皮割为细线,围量地皮,计八十余亩。

  作者为中国贵州教育学院教育副教授。

传教士对中国近代教育的贡献

1860年以後,西方传教士开始大规模地来到中国从事宣教工作。随著传教的深入开展,一些教会学校应运而生。

一.早期教会学校在中国发展的状况

传教士在华开办教育的初期,教会学校主要集中在开放的五个通商口岸、香港和澳门,通常为附设在教堂里的洋学堂,规模很小,程度均为小学。

  这些学校不仅免收学费,并且还提供一切膳宿生活甚至路费,学生主要为贫苦教徒子弟或无家可归的乞丐。估计在这一时期,教会小学有50所,入学人数在1000人左右。最早的教会学校可以追溯到1839年美国传教士布(R.S.Brown)在澳门开办的马礼逊学堂。到1875年左右,基督教传教士开办的学校约有350所,学生有6000人,仍以小学为主,但教会中学也开始出现。

  从1875年起,由于西方国家在华开办的企、事业日益增多,同时中国人自己办的实业也开始发展,中国近代化需要大批的人才。在这种大环境刺激下,教会学校急剧发展。到1899年,教会学校达到约1766所,学生人数增加到三万多人。到1900年,在华的几乎所有重要传教中心都开设一所小学。在开办学校的差会及传教士中,来自美国的最多,其次是英国。

  教会学校的教学内容一般来说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宗教教育。课程主要为圣经,重点在创世论、赎罪论和耶稣生平等教义上。此外,学生还参加各种宗教活动,如祷告、崇拜等。二是中国传统的儒家经书。一般包括《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四书》、《五经》等。学习中国经书一是为了适应当时中国科举考试的需要,再者也是为了学生毕业后能够与士大夫和地方官绅接触,适应中国的社会文化环境,不至于被传统知识分子歧视。三是西方科学知识。开设诸如数、理、化之类的新式科学课程。在当时清政府极少重视西方科学的情况下,教会学校开设的科学课程,对落后的中国来说,具有意义重大的启蒙作用。另外,从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起,一些教会学校还开设了英语课。英语课的设立为中西文化的沟通和交流开辟了一条渠道,有助于中国的近代化。

  二.传教士对中国留学活动的推动

近代的留学潮是先从教会学校中开始的,后来中国官派留学生,特别是赴美留学生的派遣,也大都与传教士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中国近代最早的留学生是马礼逊学堂的3名高年级学生容闳、黄宽和黄胜,他们是由美国传教士布朗带到美国的。1846年9月布朗准备回美国休假,他决意要带几名高年级学生赴美深造。当布朗在课堂上说,想去美留学的同学可以站起来时,容闳第一个站了起来,接著黄宽和黄胜也站了起来。由于这3位学生都是穷苦人家的子弟,传教士还决定在他们留学期间给他们的父母寄赡养金,为期不少于两年。

  1847年4月容闳等到达美国纽约。随后,布朗保送他们进了麻省芒松读高中。除黄胜因病回香港外,容闳和黄宽都在该校学习了两年,于1850年毕业。接著,黄宽前往苏格兰,考取了爱丁堡大学,读了7年医科,于1857年毕业回国,成为经过医科大学正规训练的第一位中国西医。容闳则考取了美国耶鲁大学,1854年毕业回国。

  继男子留学后,女子也开始留学。中国近代最早的女留学生也是由传教士携带和资助的。1870年,浙江宁波一位叫金雅妹的6岁孤儿,由美国传教士麦加地带往日本求学。1881年,17岁的金雅妹又被送往美国学医。四年后,金雅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纽约医院附属的女子医科大学,成为近代中国妇女界第一位大学毕业生。继金雅妹之后,福州女子柯金英于1884年在福州教会医院的资助下赴美国留学,在1894年毕业于费城女子医科大学。1892年江西女子康爱德和湖北女子石美玉也在传教士的资助下赴美留学。

  教会大学建立后,到国外留学的学生更加增多,像上海圣约翰大学每年都有几十名学生赴欧美留学。中国官方往海外派遣留学生是从1872年开始的。

  清政府派出的首批留学生虽然与传教士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基督教的影响却是显而易见的。

  最早向政府要员提出往国外派遣留学生是容闳。当1854年他成为第一位毕业于美国一流大学的中国人时,就产生了选派留美学生的教育计划和愿望。

  1862年,他由朋友介绍,成为曾国藩的幕僚。1870年容闳在协助曾国藩、李鸿章、丁日昌处理天津教案时,向曾国藩呈报了派遣幼童赴美留学的教育计划。

  1871年9月曾国藩、李鸿章在容闳的建议和计划的基础上,奏“选派幼童赴美肄业办理章程折”,并附有“挑选幼童附美肄业章程”12款。该奏摺获准后,从1872年至1875年,清政府先后派出4批12至15岁的幼童120名,由容闳带领赴美留学。传教士的教育无疑给容闳以深刻的影响,这种影响又以容闳日后的教育活动延续下去。

  十九世纪末廿世纪初,在出国留学的学生中去美国的人非常少,这是因为美国政府的“移民律”限制了赴美人数。1906年初美国伊利诺大学校长爱德蒙·詹姆士送呈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一份备忘录,要求美国政府加速吸引中国留学生到美国去。同年3月6日美国传教士明恩溥到白宫进谒罗斯福总统。他建议总统将中国清政府的庚子赔款退还一部分,专门开办和津贴在中国的学校。1907年明恩溥发表《今日的中国和美国》一书,他在书中指出,应该多让一些中国知识分子去美国留学。

  在明恩溥等人的推动、鼓吹下,罗斯福给国会提出了一个谘文,指出:“我国宜实力帮助中国厉行教育,使此巨数之国民能以渐融洽于近世之境地。援助之法,宜招导学生来美,入我国大学及其它高等学社,使修业成器,伟然成才,谅我国教育界必能体此美意,同力合德,赞助国家成斯盛举。”

  1908年5月25日,美国国会通过罗斯福的谘文。同年7月11日,美国驻华公使柔克义向中国政府正式声明,将偿付美国庚子赔款所得的半数,共计1160余万美元,退还给中国,作为遣送留学生赴美之用,每年派100名学生赴美留学,直到赔款退清为止。

  为了培训赴美留学人员,清政府于1909年6月专设了游美学务处负责考选学生出国留学,并于1911年在北京建立了清华留美预备校,这所学校从开办到1929年结束,共计派遣留美生1279人。

  三.传教士开办的女子教育

中国近代最早的女子高等院校大多是由基督教会开办的。

  早在鸦片战争以前,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德国传教士郭实腊的妻子在澳门收容了几个穷人家的女孩,开办女子读书班。这可以说是传教士在中国开展女子教育的最初尝试。西方传教士开办的女子教育,在十九世纪下半叶对当时中国社会重男轻女的封建体制是一个很大的冲击与挑战,它突破了几千年来的禁锢,开了中国女子受学校教育的先河。

  廿世纪初,教会开办的女子大学早在中国政府开始关注女子高等教育之前便出现了,这就是北京华北女子协和大学。该学校是基督教传教士在中国开办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所女子高等教育机构。华北女子协和大学曾培养出许多杰出的女子人才,1911年的毕业生丁淑静曾担任中华基督教女青年会全国协会总干事;1919年的毕业生李德全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卫生部长;1920年华北女子协和大学正式合并到燕京大学中,燕京大学遂成为中国教育史上最早包括女子学生的大学之一。燕京大学在五十年代初又成为北京大学的一部分,所以当今中国第一名牌大学--北京大学亦曾得益于基督教。

  除了北京的华北女子协和大学,传教士还在南方开办了两所著名的女子高等学校,这就是华南女子文理学院和金陵女子文理学院。

  除了专门的女子教会大学外,其它的教会大学也开始陆续招收女子入学。到1920年,实行男女同校的教会大学有岭南大学、沪江大学、燕京大学等。

  十九世纪廿年代初,教会大学的女生共有115名,占整个教会大学入学人数的百分之六。教会大学女生的人数虽少,但却代表了中国教育迈向近代、迈向世界的脚步。

  基督教女子高等教育为中国培养出了第一代职业女性。这些知识女性首先冲破了封建枷锁的束缚,自立于社会。从教会大学毕业的女生主要在医药界、学术界、宗教界等领域工作。

  在教会女学的冲击下,国人也开始逐渐重视女子教育,由国人开办的女子学校在少数大城市相继出现。深受传教士影响的梁启超于十九世纪末率先在上海开办了一家女子学校,这或许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家由国人主办的女学。

  女学的发展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教育问题,而且也与一个国家的兴盛有关。诚如梁启超所说“女学愈盛,国家愈强”,女子受到良好的教育,就能“上可相夫,下可教子,近可宜家,远可善种”,于个人,“皆可各执一业以自养”,于国家,“保国保种”,使国富强。

  四.基督教在中国开办的高等教育

中国的教育史远远长于西方国家。中国的高等教育,如中央官学、国子监等早在近二千年前就出现了。然而这种高等教育只是相对于当时的初级教育而言,真正现代意义上的高等教育、大学的出现则是在十九世纪,并且最早的大学都是由传教士开办的,或与传教士有关。

  基督教大学在中国的出现是在1880年前后,当时的大学主要是在教会中学基础上添加的大学班级。

  基督教在华的第一所大学是美国长老会在山东登州开办的登州文会馆。登州文会馆原是一所小学,后演变为教会中学,1882年登州文会馆正式升为学院。

  十九世纪中国的基督教大学共有5座,除了登州文会馆外,1888年美国卫理公会在北京开办了北京文汇书院;1889年美国公理会建立了通州华北协和大学;1890年美国圣公会在上海的圣约翰学院设置大学课程;1893年美国长老会在杭州设立杭州长老学院。

  1900年的义和团运动给在华的基督教传教事业包括教育事业以严重的冲击,许多教会学校被义和团捣毁,不得不停办。义和团后,传教士一方面利用庚子赔款恢复了原有的教会学校,另一方面又新开了大批的教会学校。在苏州、南京、广州、福州、成都、武汉等地,一批新的高等教育机构迅速崛起。

  1901年,美国卫理公会在苏州开设了东吴大学。1905年,在华的两家美国宣教差会美南浸信会和美国浸礼会合作在上海开办了浸会大学,该校于1909年正式开学。1929年浸会大学改名为沪江大学。美国卫理公会、北长老会和基督会于1910年在南京创办了南京金陵大学。1915年在福州,六个基督教差会:美国公理会、卫理公会、归正教会和英国公理会、长老会、圣公会联合开办了福建协和大学。1916年美国长老会经过多年的实践和准备,在广州开始了岭南大学。在华中地区,美国圣公会、归正教会、英国伦敦会和卫理公会于1924年在武昌创办了华中大学,1910年,在西南地区,四个基督教差会:美国美以美会、浸信会、加拿大卫理公和英国公理会在成都联合开办了华西协和大学。到1910年时,教会大学的人数为1000人,1920年时,教会大学的学生人数达到1600多人,教会大学也达到了16所。

  从开办大学的基督教差会看,美国占了绝对的优势。所有的教会大学都有美国传教士的参与,故中国的教会大学受美国教育制度的影响较大。

  基督教高等教育在中国的开办与发展,使中国的教育有了历史性的进步,基督教大学的出现是中国教育史上的一大突破,使中国有了以教会大学为主的近代高等教育。教会大学从根本上突破了中国传统教育的缺陷,在办学模式、教学内容、人才培养、适应社会等许多方面都为中国的高等教育提供了崭新的内容。

  基督教大学的出现,也引发了中国官办及私立高等教育的产生和发展。教会大学的建立促使中国开始重视高等教育,使中国人自己举办的高等教育有章可循,教会大学培养出来的毕业生也为中国大学提供了师资力量。正是在教会大学的影响下,一批中国的官办和私办大学开始建立,如北洋大学、京师大学堂等。

  教会大学的出现使中国高等教育与西方高等教育的差距一下子缩短了几百年,这一事实是我们所不能,也不应忽视的。教会大学建立以前,中国传统高等教育大约处于西方十六世纪宗教改革时期的水平,即以古典文史学问为主的水平。早期在华基督教大学的学术水平则与西方十九世纪上半叶的水平相当,而到廿世纪初时,在华最好的教会大学的水平则接近了同时代欧美一般大学的程度。这种高等教育发展的飞跃同基督教在华开办大学是分不开的。

□作者曾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研室主任,现在美国波士顿大学读博士班,著有《传教与教育》、《世界宗教史略》等书。

摘自〈海外校园〉王忠欣

传教士与近代中国–近代中国教会学校

     近代中国教会学校是西方各国天主教、基督教各派教会来华传教士开办的各类学校。它是近代教育的一种特殊的组成部分,对中国教育、文化、医疗、科技、政治、经济等领域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1901年基督教开始传入开封。此后天主教和新教都在中国建立了一大批教育机构,从幼稚园一直到大学。一些中国著名大学起源于教会学校。比较著名的新教中学早期有烟台中学,后期有培正中学、培道中学(在一二三事件之前)等,大学则有燕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齐鲁大学,岭南大学、上海圣约翰大学、湘雅医学院、华中大学等。而天主教部分有震旦大学、辅仁大学和静宜大学等。这些学校都为中国培养了大量吸收了西方教育的知识份子。

      1844年英国传教士爱尔德赛(A1dersay)在宁波建立的女塾,是中国本土上的第一所女校。

      1911年,美国教会北美长老会、美以美会、浸礼会等倡议在中国长江流域创办一所女子大学。1913年,在南京莫愁湖东南绣花巷筹建金陵女子大学,1915年正式开学,首任校长为德本康(Laurence Thurston)。1923年校址移至随园。

      中国教会大学也是近代中西文化交流的产物,它的发展变化是近代中西文化交流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学是培养社会精英的高等教育机构,青年学生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念、行为规范、学业基础乃至初步的工作能力,大多在这里滋育形成。因此,教会大学校园内连绵不绝的中西文化的碰撞与融会,便属于中西文化交流较高与较深的层次。

    教会大学起点高,制度完善,各校名师云集,而且各校都有自己的个性和特殊专业,办学有声有色,学生才俊辈出。比如燕京大学的社会学系和新闻系,在全世界都有影响力。还有东吴大学的法科,在二战后的“东京审判”中,中国法官中的大部分都是出自东吴大学。医科更是教会大学的强项,协和医学院、湘雅医学院、齐鲁大学等校的医科,为中国培养了最优秀的医学人才。

      中国教会大学是基督教文化与近代西方文明的载体。通过在校师生的专业实践,直接在若干领域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重要贡献,如金陵大学的农业改良与农村调查,燕京大学的新闻学系与社会学系,华中大学文华图专的图书馆专业,东吴大学的比较法学,圣约翰的商科等等,在社会上都有出色的表现。
     教会大学是中国高等教育中举足轻重的力量,为中国融入现代文明,为教育和社会的现代化都居功至伟。这些教会大学培养出的学术大师的人数,学生的成材率,今天中国的任何一所大学都难以望其项背。     

      教会大学最直接的贡献就是把现代教育模式移植到了中国。几千年来,中国沿袭的官学、书院、科举等传统教育模式都与现代意义上的高等教育相去甚远,无法培养起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科学技术人才。而教会大学的进入,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高等教育的中国塑造了仿效样板,使中国高等教育迅速融入了现代高等教育的大潮。

      教会大学在中国教育近代化过程中起着重要的示范与导向作用。因为它在体制、机构、计划、课程、方法乃至规章制度诸多方面,更为直接地引进西方近代教育模式,从而在教育界和社会上产生极为深刻的影响,对中国现代文明的进步和发展有极为重要的影响。由此可见,教会大学史是中国近代教育史不可缺少的重要篇章。 在中西文化交流中,教会学校自然也有着先天的优势,他们开启了中国近代海外留学的先河。

中国教会大学:

沪江大学-University of Shanghai美南浸信会、美北浸礼会上海杨树浦军工路
圣约翰大学-St. John’s-美国圣公会-上海沪西极司非而路
震旦大学-Universitè Aurore-法国耶稣会(天主教)-上海法租界吕班路

东吴大学-Soochow University-美国卫理公会-苏州天赐庄

金陵大学-University of Nanking-美国卫理公会、长老会、基督会等南京鼓楼
金陵女子大学-Ginling College-美国卫理公会等-南京宁海路

之江大学-Hangchow University-美南长老会、美北长老会-杭州月轮山麓到二龙头山麓

燕京大学-Yenching University-卫理公会、美国公理会等-北京海淀
辅仁大学-Fu Jen Catholic University-美国本笃会(天主教)北京定阜大街

广州岭南大学-Lingnan University-美北长老会-河南康乐村

湘雅医学院-Hsiang-ya Medical College-美国雅礼会-长沙麻园岭

华中大学-Central China University-美国圣公会、雅礼会、复初会,英国循道会、伦敦会-武昌昙华林。

齐鲁大学-Cheeloo University-美北长老会 、英国浸礼会等-济南南关

福建协和大学-Fukien Christian University-美国美以美会、公理会、归正会,英国圣公会-福州鼓山麓闽江畔魁岐村
华南女子大学-Hwa Nan College-美国卫理公会-福州仓前山

华西协和大学-West China Union University-英国、美国和加拿大五教会-成都华西坝

天津工商学院(预科学校)-Institut des Hautes Etudes et Commerciales-法国耶稣会(天主教)-天津英租界马场道
中国教会中学:

北京培华女中成立于1914年,是英国人创办的一所教会中学。位于北京。

北京崇慈女中始建于1870年,由美国基督教长老会办的教会学校,1900年迁至保定。1972年改为“北京市第一六五中学”。

北京贝满女中-Birdgman Girls’ School-美国公理会-灯市口佟府夹道
北京育英中学-Yu Ying Boys’ Schoo-美国公理会-灯市口
北京汇文中学-Mary Porter Gamewell School美国卫理公会-崇文门内船板胡同
北京慕贞女中-Muchen Methodist Middle School for Girls-美国卫理公会-崇文门内孝顺胡同
北京崇慈女中-美北长老会-交道口
北京崇实中学-美北长老会-交道口
北京笃志女中-圣公会
北京崇德中学-圣公会-绒线胡同
北京
潞河中学-美国公理会-通州
北京辅仁大学附中
北京辅仁大学女中

天津圣路易学堂于1887年由法国圣母文学会在天津法租界圣路易路,今和平区营口道建成。

天津汇文中学-美国卫理公会-南关
天津超古毓馨联合初中-美国卫理公会
天津新学中学-伦敦会-天津法租界海大道
天津究真中学-公理会
天津法汉中学-(天主教)

上海中西女中-Methodist Girls’ High School(Shanghai)-美国卫理公会-忆定盘路11号
上海圣玛利亚女中-St. Mary Girl’s School-美国圣公会-上海白利南路65号
上海晏摩氏女中-Eliza Yates Academy for Girls-美南浸信会-上海闸北西宝兴路底浸会庄
上海沪江大学附中-美南浸信会-上海闸北西宝兴路底浸会庄
上海崇德女中-Tsung The Girls’ Middle School-美南浸信会-上海西摩路
上海清心中学-Mary Farnham Middle School-美北长老会-上海大南门
上海裨文女中-The Bridgman Memorial School of the Grils-美国女公会-上海老西门方斜路
上海麦伦中学-Medurst College-英国伦敦会-上海虹口兆丰路690号
上海惠中中学-Grace School-安息浸礼会-上海徐家汇路
上海徐汇公学-College of St. Ignace-法国耶稣会(天主教)-上海徐家汇
上海圣芳济中学-St. Francis Xavier’s College-上海虹口
上海金科中学(后更名公撒格书院(Conzaga College))-美国耶稣会(天主教)-上海胶州路
上海启明女中-法国耶稣会(天主教)-上海徐家汇
上海善导女中,达义初中,不详。

上海进德女中是1911年由上海基督教第一浸会堂创办,1953年,崇德女中与进德女中和晏摩氏女中(分部)合并,成立上海市第七女中。

上海萨坡赛小学-Ecole Primaire Chapsal-重庆南路
上海喇格纳小学-Ecole Primaire de Lagrené-济南路

福建汉美中学,美公理会创办于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位于邵武市创办者多察理。

福建慕范陶德联合中学,一所教会学校,美国卫理公会创办于中华民国10年(1921年)位于现在的莆田市仙游县。
福建福州第十六中学是一所具有147年历史的学校,前身为私立毓英女子初级中学,创办于1859年,是美国基督教会卫理公会在东亚创办的第一所女子学校。

福州鹤龄英华中学-美国卫理公会-仓前山
福州华南女大附中-美国卫理公会-仓前山
福州格致中学-美国公理会
福州文山女中-美国公理会-铺前顶小桥路
福州陶淑女中-Doweuk Girls’ School-英国圣公会-仓前山岭后
福州三一中学-Trinity College-英国圣公会-仓前山公园路
福州寻珍女子初中-英国圣公会-仓前山
福州扬光中学-(天主教)

福州怀仁女子初中-Hoaijin Girls’ School-英国长老会-鼓浪屿
福州毓德女中-Loktek Girls’ School-美国归正会-鼓浪屿东山顶

厦门英华中学-英国长老会

莆田哲理中学-美国卫理公会
莆田咸益女子初中-美国卫理公会

南平剑津中学-美国卫理公会

泉州培元中学-英国长老会
漳州寻源中学-Talmadge College-美国归正会-芝山
漳州进德女中-英国伦敦会
漳州崇正初中-(天主教)

福清融美初中-美国卫理公会
福清明义毓贞联合初中-美国卫理公会

古田中西女中-美国卫理公会
古田史萦伯初中-英国圣公会

闽清天儒初中-美国卫理公会
闽清毓真初中-美国卫理公会

仙游慕范陶德联合中学-美国卫理公会

平潭岚华初中-美国卫理公会

长乐培青初中-公理会

永泰同仁初中-公理会

同安启悟初中-归正会

惠安时代初中-伦敦会

建瓯培汉初中-英国圣公会

永春崇贤中学-英国长老会

龙岩培德女子初中-归正会

长汀中西初中-伦敦会
长汀亚盛顿女子初中-伦敦会

培英女中-Pui Ying Middle School for Girls-英国长老会

江苏培义中学,美南长老会创建,位于徐州市。

江苏美汉中学是美国卫理公会于(1907年)开办在江苏扬州便益门大街的,校长是美籍牧师韩忭明。
苏州东吴大学附中-美国卫理公会-天赐庄
苏州景海女师Laura Haygood Memorial School for women美国卫理公会天赐庄
苏州晏成中学-Yates Academy-美南浸信会-谢衙前
苏州惠灵女中-Weiling Girl’s School-美南浸信会-谢衙前
苏州桃坞中学-美国圣公会-桃花坞
苏州萃英中学-Vincent Miller Academy-美北长老会-阊门外义慈巷
苏州有原中学-法国耶稣会(天主教)-东北街

南京金陵大学附属中学-Nanking University Middle School-美国卫理公会、美北长老会、基督会-干河延。
南京基督中学(后更名育群中学)-美国基督会-中华路
南京汇文女中-Wei Wen Girls’ School-美国卫理公会-中山路
南京明德女中-Mindeh Girls’ School-美北长老会-莫愁路
南京弘光中学-美国耶稣会(天主教)

镇江崇实女中-Olivet Memorial Girls’ School-美国卫理公会-风车山

扬州美汉中学-美国圣公会-便宜门
扬州震旦中学-法国耶稣会(天主教)

无锡辅仁中学-美国圣公会

徐州培义中学-美南长老会

济南齐鲁中学(济美中学、翰美女中合并)-美北长老会-东关华美街
济南黎明中学

潍坊广文中学-Hwanghsien Boys’ Middle School-美北长老会-东关乐道院

淄博周村光被中学

青岛礼贤中学
青岛圣功中学

即墨信义中学

烟台益文商专-Yih Wen Commercial College-美北长老会-毓璜顶

芜湖广益中学-St. Lioba’s School-美国圣公会-狮子山[男中部]
芜湖培德女中-美国圣公会-石桥港
芜湖萃文中学-来复会、基督会-凤凰山
芜湖内思中学-(天主教)

安庆圣保罗中学-St. Paul’s Middle School-美国圣公会-二郎巷

宿州启秀中学-美北长老会

安徽内思中学,芜湖市一所教会中学。芜湖创办近代普通中学堂始于清末,官办汉皖江中学堂一所。民国肇始。

杭州之江大学附中
杭州弘道女中-Hangchow Union Girls’ School-美北长老会、美南长老会-学士路
杭州冯氏女中-英国圣公会
杭州蕙兰中学-Hangchow Wayland Academy-美北浸礼会-东街路
杭州惠中中学
杭州庭筠中学

宁波浙东中学-Ningpo Middle School for Boys-循道公会、美北长老会、美北浸礼会-江北岸泗洲塘
宁波甬江女中-Riverside Girls’ Academy-美北长老会、美北浸礼会-舰船街
宁波三一中学-Trinity College-英国圣公会-广仁街

湖州东吴大学吴兴附中
湖郡女中

嘉兴秀州中学-Kashing High School-美南长老会-城内项家漾

绍兴越光中学

成都华美女中-Amen Girls’ High School-美国卫理公会-陕西街
成都协合女师-Union Normal School for Women-加拿大美道会、美浸礼会-乾槐树街
成都华英女中-加拿大美道会-方正街

重庆求精中学-美国卫理公会-曾家岩
重庆淑德女中-Methodist Girls’ School-美国卫理公会-曾家岩
重庆广益中学-英国公谊会-南岸文峰塔下

山西太谷铭贤中学-Oberlin Shansi Memorial School美国公理会-城东杨家庄

九江同文中学-William Nast School-美国卫理公会
九江儒励女中-Rulsion High School-美国卫理公会-庾亮南路15号

南昌豫章中学-美国卫理公会
南昌葆灵女中-Baldwin Girls’ School-美国卫理公会-阳明路

武汉文华中学-美国圣公会-武昌
武汉博文中学-英国循道会-武昌
武汉博学中学-Griffith John Middle School-伦敦会-汉口

长沙雅礼中学-Yali Middle School-雅礼会,Yale Foreign Missionary Society-北门外
长沙福湘女中-Fu Siang Girls’ School-北门外长春巷

广州培英中学1879年由美国那夏礼博士在广州创办。至今,在江门、台山、香港有分校,在美国、加拿大、澳洲等国家均有培英培训中心及各级校友会。

广州真光女中-True Light Middle School for Girls-美北长老会-白鹤洞
广州培英中学-美北长老会-白鹤洞
广州培正中学-Pui Ching Middle School-美南浸信会-东山
广州培道女中-Pui To Middle School-美南浸信会-东山庙前直街
广州美华中学-美国公理会
广州协和女师-Union Normal School for Women-美国公理会-西村

佛山华英中学-Wa Wing Middle School-循道公会

香港信义会信义中学(英文:ELCHK Lutheran Secondary School,简称ELCHKLSS或LSS)位于九龙窝打老道,由基督教香港信义会于1958年创办,占地13,000平方米。

时代初中由美国公理会于中华民国37年(1948年) 创立惠安县。

私立培英中学创办于1882年,原名为培英书院是美国长老会主办的校址在上芳村,

桃坞中学为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美国基督教圣公会创办,校长梅乃魁(美籍),三十四年正式定名。桃坞中学是一所英文教学极为严谨的教会学校,师生在校内皆用英文会话交流。

淑德女中原为天主教方济圣母传教修女会院(原东关天主教堂)90年代被拆除了。

萃英中学名称于1912年前后,前身为“贞德女校”,1900年美传教士郑乐德泰安办学的传道房。后将学道房改成馆(小学),又在美以美教堂两侧创办“贞德”女校。1910年改称“贞德女中”。

台灣東海大學與大陸地區13所基督教大學的淵源

從1865年聖約翰大學創校開始,基督新教教會在中國大陸地區先後設立了13所基督教大學,對高等教育有著極大的貢獻,這13所大學包含:燕京大學‭(現址為北京大學)、金陵大學(現在之南京大學)、金陵女子大學(現在之南京師範大學)、聖約翰大學(現在之聖約翰科技大學)、基督教齊魯大學(現址為山東大學趵突泉校區)、之江大學(現址為浙江大學之江校區)、滬江大學(現址為上海理工大學)、華中大學(併入華中師範大學)、華西大學(現在之華西醫科大學)、嶺南大學(原廣州之嶺南大學併入中山大學,現址亦為中山大學)、東吳大學(現址為蘇州大學)、福建協和大學(與華南女子文理學院合併為福建師範大學)、華南女子文理學院(與福建協和大學合併為福建師範大學)。

西元1949年以後,各校被迫停辦,教會的教育事業因而頓挫。次年,台灣熱心教育人士紛紛向成立於1932年,負責襄助過去13所基督教大學美國紐約「中國基督教大學聯合董事會」(The United Board for Christian Colleges in China, UBCCC, 1956年改名「亞洲基督教高等教育聯合董事會」)建議,希望一本過去培植中國青年的精神,在台灣設立一所理想的大學,藉以延續基督教在華的教育事業以及承繼大陸13所教會大學的優良優統。41年初,聯董會祕書長芳衛廉博士(Dr. William, P. Fenn)專程來台考察,決定創立一所符合台灣需要且具有高度學術水準的國際性大學。1953年6月,聯董會派美國奧柏林學院(Oberlin College)前神學院院長葛蘭翰博士(Dr. Thomas W. Graham)為該會代表,偕同芳衛廉博士來台成立建校籌備處及董事會,推舉杭立武博士為籌備處主任及首任董事長。經過多方考量後,選定台中市西屯區大度山為本校校地,並定校名為「東海大學」。

東海大學自西元1955年創校,座落於台中市西屯區大肚山上,人文薈萃,學風開明,並擁有優美校園。本校目前擁有八個學院、三十四個學系,三十五個碩士班(含一個獨立研究所、十三個碩士在職專班)、十四個博士班。設有文學院、理學院、工學院、管理學院、社會科學學院、農學院、創意設計暨藝術學院及法律學院等八個學院,目前約有學生ㄧ萬七千多名,專任教師五百餘人(助理教授以上師資占88%),校地面積廣達1,333,096平方公尺,平均每位師生可分享的生活與學習空間,在全國各校中首屈一指。

東海大學不僅在各項評鑑及企業最愛畢業生調查中名列前茅、屢獲教育部評選為私立大學校院整體校務發展各項審查項目較優學校,更連續六年獲教育部「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畫」補助,六年來補助經費累計已達4億8千4百萬元,顯示本校追求教學卓越以及整體校務發展獲肯定。

東海大學為全國首創且是唯一一所從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到研究所博士班兼備的完整教育學苑,亦最早創辦「通識教育」、「勞作教育」制度,目前已成為各大學觀摩學習的對象;圖書館採開架式陳列亦開國內先河。

東海大學校景遠近馳名,包括由建築大師貝聿銘、陳其寬先生共同設計之路思義教堂(Luce Chapel)、綠樹成蔭的文理大道、涓細優雅的東海湖、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式教室建築,恬靜遼闊的農牧場…等,提供一個良好的教學研究環境。

程海東校長除延續東海創校的基督教精神,貫徹「全人教育」辦學特色外,更積極推動教育、學術和服務三方面的發展,深化辦學理念,也就是培養一個能充分因應未來挑戰的終身學習者。期讓所有東海人不僅擁有專業能力,具備獨立思考、解決問題以及溝通協調的能力,並且成為自信負責而富人文素養、品操端正與社會關懷的「理想畢業生」。也因此,東海大學於各項評鑑及企業最愛畢業生調查中名列前茅,且屢獲教育部評選為私立大學校院整體校務發展各項審查項目較優學校。

東海大學注重教學與服務,英語小班教學成效獲各界好評、推廣教育為全臺首屈一指、跨領域研究中心陸續成立:大陸社會暨管理中心、生命科學中心、奈米科技中心、熱帶生態暨生物多樣性中心、軟體技術與工程中心…等,積極與國際接軌。未來本校仍將秉持「開創精神」辦學,不斷革新進步,以「求真、篤信、力行」校訓為圭臬,期為臺灣高等教育貢獻心力。

東海大學文、理、工、農、社會科學、管理、創藝、法律等8個學院各具教學研究發展的競爭力與特色。東海大學擁有系所完整,同時具有足夠的校園空間,最具發展潛力,不僅在各項評鑑及企業最愛畢業生調查中名列前茅、屢獲教育部評選為私立大學校院整體校務發展各項審查項目較優學校,更連續六年獲教育部「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畫」補助,六年來補助經費累計已達4億8千4百萬元,顯示本校追求教學卓越以及整體校務發展屢獲肯定。

如需與本校各院系聯繫,電話號碼如下: 東海大學總機 :+886-4-23590121(可接各單位分機)

盘点美国各州著名基督教大学

众所周知,基督教信仰在美国的影响遍布各个领域,很多美国大学也都是由教会创办的,了解这些有基督教背景的大学,也许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择校。美国教会大学是由教会创办,与西方高等教育渊源极深,如在1636年的哈佛大学。教会学校成立时间较早、历史悠久、校风较好、治学严谨,是教育质量很好的大学。那么美国基督教大学特点有哪些?

一、美国基督教大学特点

1、教会大学的在校学生数量不一定很多,但在美国社会地位较高、学位认可度较高。因为教会大学通常成立时间较早、历史悠久、校风较好、治学严谨。

2、教会大学教学质量较高,因此留学生反馈都较好,所有美国教会大学均为美国联邦或州审批通过的正规大学。

3、教会大学更容易得到来自教会、国家或当地企业的赞助,奖学金助学金机会也更多。

4、由于教会大学不认同通过商业途径来评判教会创办的大学,因此大部分美国教会大学并不参加付费性质的大学排名或大学认证。

5、美国法律规定任何机构不得干涉教会的自由,因此相当数量的美国教会大学出于自由教学的考虑,通常都选择不加入美国教育部门的大学列表中。

二、美国著名基督教大学

1.加州

波因特洛马拿撒勒大学Point Loma Nazarene University)。它位于加州圣迭戈市日落崖(Sunset Cliffs in San Diego, California)。这所文理学院专业齐全,招收本科生和研究生。本科生每年的学费大约为2.65万美元。

拜欧拉大学Biola University)位于洛杉矶以东30英里处,它创办于1908年。该校共有七个分校,提供145个从学士学位到博士学位的课程,所有课程都得到认证。每年学费约为2.99万美元。

2.华盛顿州

西雅图太平洋大学Seattle pacific University)是一所开设文理科学和专业培训的基督教大学,他创办于1891年,位于西雅图多元文化中心。每年的学费大约为2.87万美元。

3.德克萨斯州

艾柏林基督大学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位于德克萨斯州艾柏林市。它每年的学费大约为2.36万美元。

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Texas Christian University,简称TCU)创立于1873 年,是位于德州Fort Worth市的一所私立大学。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将其大学与研究所的就读学生人数限制在约8,500位学生,因此可确保所有学生都可以获得个人化的课程与服务。

4.马里兰州

马里兰州圣经神学院Maryland Bible College & Seminary)。这所大学位于巴尔的摩市(Baltimore)。它主要是培养传教士,课程目标明确。如果想做专门的圣经研究,这所大学是一个非常棒的选择。它每学期的学费只要936美元。

5.芝加哥

惠顿学院 (Wheaton College)
惠顿学院,是一个位于芝加哥附近的福音基督教学院,其保守的根源是基于基督教的宗教创始和教学,往往吸引了大批志同道合具有保守的价值观的学生。整个惠顿学院的网站都饰以“为基督和他的王国”,“惠顿学院存在,是通过学校基督教高等教育计划,发展整体并有影响的基督教徒,建立教会,促进整体的全球化。”学校也一直敦促学生社团“无论在校内或校外,避免任何可能是不正派的,色情的或暴力的娱乐行为的。”

6.俄克拉荷马州

奥罗尔罗伯茨大学 (Oral Roberts University)
奥罗尔罗伯茨大学位于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著名的圣经地带(美南浸信会为主流的南部及周边地区),这里社会保守,并坚守着基督教的原则。所有学生每周都必须参加礼拜两次(在此期间学校不会安排课程)。学生必须衣着端庄,色情的书籍和图片在宿舍里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学校的的荣誉守则里要求学生远离脏话,抽烟,喝酒,赌博以及非法药物。为了让学生保持一个更传统的思维定势,学生不能在教室或者教堂里戴帽子,并且根据学生手册,“怪异的发型和颜色”也是不能出现的。另外:男人不能化妆。

7.弗吉尼亚州

自由大学 (Liberty University)
自由大学,是一所坐落在弗吉尼亚州林奇堡的基督教美国大学,由于社会和政治上的双重保守思想而知名,就像它的创始人——已故牧师杰瑞福尔韦尔。杰瑞还成立了“道德多数派”并且坚持保守的政治主张。在校园内,你可以处处感受到保守主义氛围,在其网站上也将其政治偏好表现得清晰无误,其中包括“坚持政治保守主义,认为美国式自由市场经济不可动摇”。学校要求学生着装严谨,并禁止烟酒,男女混合的学生宿舍制度和性滥交当然也在黑名单之中。

8.阿拉巴马州

桑佛德大学 (Samford University)
桑佛德大学位于阿拉巴马州的伯明翰,是一所浸信会基督教大学,其在基督教信仰方面(这包含在授课中)会吸引更多宗教和社交思想上保守的学生。桑佛德大学的网站上,做礼拜是全体学生的必修课,学校更是要求每个学生通过参加基督教服务,讲座和其他活动从而获得60个“教士学分”。学校的一个规定很好的体现了他们的保守属性:异性只能在规定的时间来访宿舍,并且房门得保证打开至少6英尺的宽度,保证房内没有什么不该有的事情发生。

9.宾夕法尼亚州

格罗夫城市学院 (Grove City College)
格罗夫城市学院因拒绝联邦援助而出了风头,他们认为这样做可以减少政府控制和影响。同时一直秉持保守的“小政府”观点,极力主张“自由市场经济”的理论。在其网站上介绍中,这所位于宾州的学校拒绝“相对主义和世俗主义”,并鼓励学生献身于“基督教真理,道德和自由。”它接着说:“十诫的绝对理论和基督的道德说教能大力发展智力,在课堂,教堂,和课外活动中塑造良好的品格。”

10.密苏里州

欧扎克斯学院(College of the Ozarks)
这是因工读制而出名的基督教大学,学生只要每周为学校工作15个小时,就能免除该学生的学费。这种做法是源于学校保守的价值观:人们应该靠自己的努力改善处境,自力更生。学院官网上发表声明说,“不鼓励债务,也不参与任何政府贷款计划”,这也被认为是一个在财政上保守的价值观。连续十多年来,普林斯顿评论都将欧扎克斯学院列为“石头般冰冷清醒的学校”,因为它禁止学生在学校内外沾染任何酒精或者药物。

尽管,基督教对美国的影响有目共睹,美国很多大学也都是教会创办,但如今,美国已进入了所谓的后基督教时代,风起云涌的世俗主义严重冲击着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大学也不例外。所以,即便是有基督教背景的美国大学,也并不是天堂。建议大家在择校时,一定要有综合的考量。

中国古代匈奴人的后裔 – 欧洲匈牙利基督教学校介绍

欧洲匈牙利民族是中国古代匈奴人与其他游牧民族的混血后裔。匈奴是蒙古的游牧民族。历史上部分匈奴族西迁到欧洲,接受了基督信仰,和其他游牧民族一起建立了匈牙利民族。匈牙利人是欧洲唯一姓名姓在前名在后的民族。他们的饮食菜谱和歌曲曲调也有许多地方和中国北方相似。匈牙利是东欧基督教新教人数最多的民族。匈牙利大约有160间匈牙利语基督教学校。另有两所著名英语基督教学校,也有一所匈中双语小学。

在此介绍一所匈中双语小学,两所英语基督教学校和众多匈牙利语基督教学校。

Magyar Keresztény iskolák (Hungarian Christian Schools 匈牙利语基督教学校)

There are approx. 160 Christian school in Hungary. They are able to offer an alternative to public education at all levels. The Christian schools also receive government funding up to about 65 percent of their budget. Christian schools have become more and more attractive because of their high academic standards as well as their moral standing in Hungarian society.

匈牙利大约有160间基督教学校。 他们能够提供各级中小学公共教育的替代教育系统。 基督教学校也获得高达预算的65%的政府资助。 因为基督教学校的高教学水平以及学生的优秀道德素质, 匈牙利基督教学校在匈牙利的学生中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

匈中双语小学

2003年迈杰斯总理访问中国时,承诺将在布达佩斯成立了匈中双语学校;2004年秋天,87名学生开始在新成立的学校里读书。

该校是目前欧洲地区唯一一所同时使用驻在国语言和汉语教学的全日制公立学校,并于今年迎来了建校10周年。 据统计,该校有8个年级,13个班级,320多名学生,其中三分之一是中国孩子. 在低年级,70%以上的学生都会讲匈语。 学校共有教师31人,匈语老师20名,中国老师11名,其中有中国特派汉语教师和生活体育教师。 学校的课程65%是匈语教学,35%是中文教学,低年级学生更容易融入课程中去,语言方面的障碍较小。高年级学生插班入读的话,需要参加学校的免费匈语培强化课程。该校的学生除了每周4-6个小时的中文语言课程外,他们还可以参加每周2小时的中国艺术类课程和用中文教学的IT课程。该校60%的中国学生都有良好的英语口语水平,很多孩子可以掌握3-4种语言。

通过驻中国匈牙利使馆的帮助,该校每年都可以为每一位学生提供汉语教材。同时该校的电脑器材、语言教学互动白板以及学校图书馆的大量中国文学书籍都来自中国的捐助。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校开设英语课程。同时,孩子还可以参加合唱团,开发音乐天赋,或是参加学校的国际象棋社团。25%的学生在区音乐学校上课,学习钢琴、小提琴、键盘和管风琴。自2008年起,学校还加入了芭蕾的课程。 同时,匈牙利和中国的纪念庆祝活动也是学校生活的一部分。每年的匈牙利国庆、传统节日、中国国庆日和春节,学生都会准备高质量的欢庆活动迎接节日的到来。学校希望其学生能从课程当中感受匈牙利文化以及世界其他国家文化。因此,学校把课程开设在歌剧院、博物馆和野外郊游中。 自孔子学院成立以来,学校一直与其保持紧密的关系。2011年6月16日,该校开启孔子教室,该校的汉语教学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学费: 免费

申请报名:
申请流程 (以2014年为例)

第一阶段:
“学校开放日” – 介绍学校信息和展示教学模式

第二阶段:
请将填写完整的个人申请表格提交给秘书,请附上学前教育或幼儿保育建议及教学偏好.申请截止日:2013年3月14日

第三阶段:
2014年3月31日前,校长将决定最终入学的学生名单。

2014年4月14日到15日,学校将办理入学手续,请家长提供以下材料:
•学生的出生证明,
•学生的医保卡(TAJ卡)
•学生年龄证明(5岁证明) (托儿所/卫生随访员)
•家长的地址卡和身份证
•学生的个人身份证明和地址证明 (地址卡 )
•学校开具的个人发展水平认证, 可由以下人员开具:幼儿园专家、学校专家根据家长育儿经验开具的学生成熟性报告、学校专家委员会为特殊儿童开具的报告;
•对于在匈牙利有居住权,但是非匈牙利公民的学生:注册证明、居留卡或是永居卡、家长拥有孩子监护权的证明、孩子的幼儿园教育证明
•为制作申请学生的学生证,家长还需提交注册处开具的NEK证明。(注册处的员工会为孩子免费拍摄照片,家长还需要提供出生证明,地址卡和其他的身份证明。注册处开具的证明中需包含以上信息。
•注册费用 1400 HUF

请在学校网站上下载申请表格,学校网站: http://www.ggis.hu/

恩典国际学校 (Greater Grace Internationl School)

恩典国际学校是一所私立的英语学校,教授从预科班到12年级的课程。学校坐落在布达佩斯风景秀美的12区,自1991年建校以来, GGIS 已经为众多匈牙利和其他国家的家庭提供了教育课程,传递圣经及基督教教义。

该校师资力量雄厚,老师们在与学生家长的接触中充分彰显基督教博爱的教义。同时,小班的教学使得每个学生都得到个性化的辅导,教师和学生得到充分互动,教学的成果因此而更为突出。课余时间,牧师和辅导员会为学生和家长提供多方面的指导和帮助。

我们学校的宗旨是希望每个从GGIS毕业的学生不仅在学术上有所成就,同时也得到了内心价值观的成长,使得他们在步入社会之后秉承正确的价值观念。

GGIS 还可以为学生提供多彩的课余活动,包括:法语、儿童杂技、新闻学和年报、艺术协会、戏剧社、唱诗班、象棋班、摄影班、计算机班、音乐班等。所有课程在3:15到4:30之间进行。除此之外,GGIS还在全年组织多样的活动,以拉近家长和教职员工之间的关系,活动包括:家庭日、收获夜、五月节、圣诞音乐会、春季音乐会和贯穿全年的家长会等。

学费:2014至2015学年学费参考

所有费用以福林计价,包含申请费,书本费,图书使用费,教室使用费,学费,当地短途游费,游泳课 ( 预科班1年级到小学6年级) 以及大部分的课后补习班:
学前班为1,420,000福林;预科班为2,350,000福林;1-6年级为3,150,000福林;7-8年级为3,420,000福林;9-10年级为3,610,000福林;11-12年级为3,690,000福林。

学校全年接受申请,步骤
1. 面试:学生可以通过电话 ( +36 1 275 4795 )或电邮 (registrar@ggis.hu) 或填写网上表格与招生处主任预约面试时间。面试时需要学生和家长(或是法定监护人)到场,面试需携带过往2年学校出具的成绩单(需翻译成英语)、家长(或法定监护人)的身份材料、孩子的护照(RP卡或出生证明)
2. 笔试
3. 通知录取
4. 注册:注册时申请人需要交纳定金。该定金为学费的一部分,7月31日之前可以退还。
5. 签署教育协议
6. 提交下列文件至registrar@ggis.hu
•《入学注册表》
•预科或是学前班的问卷调查表(如有)
•过往学校提供的成绩单或学习记录
•疫苗免疫记录
•家长和孩子的身份证件 (护照,RP卡或是出生证)
•填写完整的GGIS医保表
•地址卡复印件
•医保相关文件复印件
•家长的匈牙利税卡复印件
•1张护照大小照片
6. 开学介绍会

学校网站: http://www.icsbudapest.org

布达佩斯基督教国际学校

布达佩斯基督教国际学校(ICSB)是一个教会私立学校,为学生提供在1-12年级的英语教育,ICSB拥有超过2000名学生,以及超过50个的教师和工作人。大部分学生来自北美,约20%来自亚洲各国,另有25%来自匈牙利和中欧。该校大部分学生信仰基督教义,小学阶段三分之二的家长信仰耶稣基督,中学阶段三分之二的学生信仰耶稣基督,三分之一的家长是传教士或教会工作人员。ICSB致力于基督教教育;学生要参加一个圣经班,每年,他们参加一周的教堂服务,圣经真理和基督教的世界观都融入到讲授的各个学科。

ICSB旨在教育孩子的全面发展,开设了包括美术(戏剧,音乐,美术),体育等社区外展活动。学校设有ESL教学中心对非英语为母语的学生学习语言。学校现在已经拥有4栋故事主题建筑以及其设施,包括一个体育馆,科学实验室,一个图书馆和两个现代计算机实验室。 每班的学生人数受严格限制,保证教学的质量: -小学阶段: 每班最多18位学生 -中学阶段: 每班最多22位学生 -高中阶段: 每班最多25位学生

申请报名,学校录取学生时会考虑到如下因素:
•班级容量
•学校是否可满足学生的特殊需求 (e.g., ELL 或其他服务),
•过往的学习成绩,
•与学生和家长的面试结果,
•咨询顾问对过往学分的评估
•学生的品行和家长在过往学校的财务责任
•招生部的推荐(如需)
ICSB对所有性别,民族和种族的申请同等处理。该校只接受有限的“英语语言学习(ELL)”的学生和有特殊教学需求的学生。

申请流程:
学校全年接收学生申请,录取以报名先后顺序为准:
1月1-31日: 现有学生再次注册. 现有学生的兄弟姐妹的录取
2月 1-28日: 新传教人士家庭的录取
3月 1日: 其他申请的录取

申请注意事项:
1. 申请请先提交《申请表格》以及150美元的申请费用
2. 所有的英语母语学生需通过WRAT测试 ,8年级学生需通过代数预断测试。非英语母语学生需通过ELL测试、WRAT数学测试和阅读测试。 根据测试的结果分配学生到适合年级就读。
3. 测试后学生家长需与年级主任进行面谈,讨论学生的测试结果和分配情况。
4. 学生需提交过往成绩单,由学校决定学分的转换及推荐课程。
5. 注册处会与家长一起检查《申请表》是否缺失,并告知具体的录取时间

被录取学生:会收到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上面会标有学校的网站信息,所有开学前重要信息都会在学校网站上标注
未被录取的学生:会收到学校寄来的函件和125美元申请退款(2周内退还). 其中25美元的申请手续费不退。
选择退出申请的学生:申请费用不退。学校会保留3年学生的申请材料,以被日后只需。
想第二年申请的学生可于2月1日之后与学校注册处联系,商讨第二年申请事宜。

申请步骤:
1. 完成网上申请程序: https://www.sycamoreeducation.com
2. 下载并将完整填写的《申请表》和《疫苗注册表》发送到相关邮箱.
3. 缴纳$150 申请费用
4. 提交过往学习记录(英文或匈文,如为其他语言,成绩单需经相关机构正式翻译,并盖学校公章)

过往学习记录包含:
•成绩单 (过往四年), 如入学1年级或学前班,则需提交推荐信
•标准化测试结果 (过往四年)
•诊断测试 (阅读障碍, 学习困难等)
•学生的 IEP (如有)
•疫苗记录
•孩子的护照复印
5. 请将所有申请材料的电子版发送到 registrar@icsbudapest.org

学校网站: http://www.icsbudapest.org

座谈会:中国大陆基督教教育实践中的阶段性思考

2016年07月号

编者按:经过近十年的实践,国内基督教教育是否已经开始显出可喜的成果?基督教教育的先行者们遇到了什么困难?有哪些问题是仍需要去面对和解决的?对于踌躇满志预备投入基督教教育的教会、机构、孩子家长,这些先行者又有哪些提醒和劝勉呢?我们邀请了几位致力于或有志于基督教教育的牧者、基督教学校校长、相关机构服事者就这些问题进行了座谈。本文是对这次座谈会的选摘和总结。

回顾:我们为何关注并投身基督教教育

很多教会和机构投身基督教教育的最直接动因就是:教会中学龄孩子越来越多,教育需求缺口越来越大。“目前教会有两三百个婚龄育龄的青年,也就是说,未来五到七年教会将有数百名孩童。”面对这组数字,岩铎牧师说自己感到很紧张。同时,另一个状况是:从主日学到青少年团契,教会中的孩童在渐渐流失。可见,单凭每周几个小时的主日学,对孩子的牧养来说是完全不够的。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兴起的家庭教会已经步入一个新的阶段。以前教会更多关注的是向成年人传福音,并牧养他们;如今,怎么牧养信徒的后代,成为教会要面对的重要问题之一。陈校长认为,基督教教育在中国是必要的,其原因在于:首先,家庭教会中的孩子所面对的是一个完全世俗化的世界,他们受媒体和商业文化的影响很深,同时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多地受同龄人的影响。我们确实需要按照他们的成长规律,适时地教导他们,引导他们建立符合基督教信仰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其次,中国教会没有向他们传福音的自由,而很多国家的学生们有多种渠道获得信仰信息,文化也更多元。第三,我们的教会在整体上刚刚起步,在牧养上还不完善。

所以,很多基督教学校是“迫于”弟兄姐妹对基督教教育的巨大需要而建立的。按方牧师的话说,他们的教会学校是在心志坚定的父母的“热切催逼”之下,学制从幼儿园延伸到了小学。“我们办学的初衷很简单,就是让我们的孩子不再受公立教育的影响。因此,当时虽然没有清晰的异象,我们还是很大胆地迈出了第一步,办了一个幼儿园。三年后,这些孩子到了上小学的年龄,我们又在家长坚定的心志和信心的期待中,不得不考虑下一步,于是2013年我们建了小学。”

方牧师也分享了他们的办学理念:“基督教教育是基于教会的福音使命而有的。也就是说,基督教教育是教会藉着学校来履行福音使命的一项事工,其目标是使教会的后代在灵性、情感、智力、体质方面成长,最终成为福音的见证。”而在一间基督教小学担任了一年校长的安溪牧师,提起当初受任时的动因,现在依然很兴奋:“当我想到这是关乎到未来三十年、五十年后的中国教会的事工,心里就特别激动,所以我就参与了。”

正是因为这样的异象,也有一少部分牧者甚至在本教会还未显出孩童教育的需求之时,就已经在青年同工当中“煽风点火”,呼召老师出来,并且办起了小学。这正是孙校长所服事的学校的情况。

现状:边做边摸索的基督教教育

用“百花齐放”来形容现在国内的基督教教育,似乎并不为过。单就形式来讲,就有家长自发的在家教育、专门的教育机构以及教会学校,有的学校以一间家庭教会中的孩童为主,也有的则是以多个教会的适龄儿童为招生对象。

对于凭着信心迈出了第一步的基督教教育,很多事情仍处于边做边思考、边教边学习的阶段。

谢启明老师是一间培训教师的基督教教育机构的主要同工,就着实践中的观察,他说:“刚开始,有些家长很有信心地把孩子送来,过了两三年或者半个学期,拿着公立学校的卷子一考,发现不如公立学校的学生考得好,立马就把孩子又送到公立学校了。正如一位牧师所讲的,全球华人有两个偶像,第一个是孩子,第二个是教育,合在一起是孩子的教育。所以你要动教育的奶酪,这就难了。”

“我们不得不承认公立教育错也错得有体系。但是我们‘对的体系’又在哪里呢?”方牧师的感慨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教育体系的建立取决于课程体系的建设,而这又直接体现在教材的选用上。但在教材的使用上,现在还处于稍显混乱的摸索阶段。即便是同一所学校,所使用的教材也可谓种类繁多。作为校牧,方牧师介绍了学校中教材的使用情况:语文用的是中国古文,也参考过小约翰编写的《基督教语文读本》;数学用的是公立小学的课本。但考虑到学科之间形成体系的问题,现在低年级改用ACE的全套教材,高年级的教材使用情况不变。马利亚校长所服事的学校,语文和数学是参考不同版本的公立学校的教材,知识的讲授和传递主要靠老师来把握,而英语使用的是ABK系列的教材。

因为教材不成系统,基督教学校的老师们实际上承担了更多的工作量。孙校长说:“我的邻居是在公立学校的老师,他说他们备课不像我们那么辛苦,因为教学目标很明确,教案也很清楚,老师只要照本宣科就好了。”

对于教学体系的建立,苏校长分享了他们学校的简单做法:出于基本的信任,借鉴国外的体系。“我们决定采用老牌的基督教古典教育的Logos学校的体系,包括他们的管理手册、课程指南。在引进过程中的主要问题是如何本土化,”苏校长说,“他们的小学开设的七个学科,中学开的十个学科,基本上都可以直接采用。但实际上仍有很多细致的工作要做。”

国外的教科书虽然自成体系,而且颇具特色,但要引进使用也并不容易,本土化是非常必要的。例如,要重新设计英语学习的强度和难度,毕竟汉语是我们的母语,而英语是第二外语。科学课、历史课的教材同样需要本土化。孙校长说:“国外主动观察生活的科学思维,特别值得我们学习。我在备课的时候,历史课本也很让我爱不释手。但遗憾的是,很多东西仍要回到美国的文化视角中去。”

基督教教育虽然在课程体系上还需要完善,但至少长于牧养学生吧?其实不然,尤其是独立于教会之外的基督教教育机构。如何有效地牧养这些处于叛逆期的孩子,是马利亚校长和老师们一直在祷告和探索的。为此,他们建立了校牧团,但牧者的投入仍然远远满足不了学生们的需求。然而,感恩的是,很多老师因着神的呼召和爱心,付出了相当多的时间陪伴这些学生,他们的生命开始改变。陈校长的学校也有类似的情况。已经成长到上高中的年龄,学生们的学习能力、习惯、性格、品质很大程度上已经定型,不太容易被改变,而他们的很多问题根源于家庭教育。陈校长说:“孩子们的教育虽然是在学校教育中发生的,但跟家庭和教会一定是联系在一起的。”

然而,对于一些学校而言,最大的发展就是能够继续存在。冉亮弟兄服事的一个幼儿园,教育教学设施都很齐全,想申请办学许可证,但无论怎样努力都办不下来。去年十月限定日期自行关闭的告示就贴到了幼儿园的门上。冉弟兄说:“我们还是面临非常多的挑战。在大环境不太可能有较大改观甚至濒于恶化的情况下,我们要尝试更多创新性的方法,比如在线教育、网络课程等。另外,现在的基督教教育以小学和幼儿园居多,实际上我们缺乏高水准的初高中,乃至未来的大学。各教会和办学者或者可以思考合作办中学、办大学的可能性。”

思考:继续前行需要面对的几个问题

——基督教教育怎样能既是真正基于福音的,同时也是真正的教育?

“通过怎样的实践途径,我们能够达成这两个目标?”亦新老师的思考切中肯綮。在陈老师看来:“关于理念、课程体系的理解涉及到两个方面,一个是神学,一个是教育学,而这两者在基督教教育中是相互独立却又彼此融合在一起的。”

——为什么说教师的培训是非常重要的?

在方牧师看来:“培养一个老师甚至比培养一个传道人更难。同样需要有使命的呼召和神学装备,同时还要懂教育。这些要求丝毫不比传道人低。并且具有专业性,很多可能是传道人学不来的。”那么,我们如何培养教师呢?专职做教师培训的谢启明老师指出:“老师的培训是持续性的,这跟教会牧养是分不开的。他怎样活在神的面前,他是否靠着神在备课、教课,并思想所教授的学科。这是教会牧养的问题,不是单纯的教师专业培训的问题。”

——基督教教育与教会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

方牧师指出:“基督教教育的最大受益者不是个人,而是教会。如果教会的长执没有这个异象——我们培养孩子就是在跟世界争夺未来的领袖,在培养与灵界的黑暗权势争战的人——我们就会失去未来。由教会发出、督导、支持,这对一个基督教学校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对此,孙校长说:“需要教会砸锅卖铁”,而苏校长说:“需要教会决绝的支持,有再难也要做到底的决心”。

建议:有哪些关键点是当前可以去落实的

建立一套完整的教学体系,尚需时日,甚至也许需要下一代人继续努力。但是,再好的体系都要由承担实际教学的老师来落实。因此关键在人,在老师,在校长。“需要一个有正确的理念并且能落实这个理念的校长,我认为这是关键的,”正准备投入教会办学的岩铎牧师说,“不同的人的想法可能不同,尤其是在细节上,但是校长需要做整合的工作,将理念化为实际。”谢启明老师进一步指出:“好的校长怎么选出来?得有一个行之有效、说话算话、在其位谋其政、干实事的理事会。”

“要在教育真理上认真,从教育真理出发,包括政策,包括相关教法的选择,”苏校长说,“但更要紧的是预备走十字架的道路,因为从根本上讲,我们是在跟自己的无知、罪行、悖逆争战。这是基督教学校当中永远的焦点。”

“虽然存在很多问题,也有很多艰难和挑战,但我发现神很真实地赐福这项事工,”安溪牧师感慨,“我就像雅各一般,如同在睡梦里经历了神的恩典,醒了才知道:‘耶和华真在这里!我竟不知道。’(创28:16)”

十年很长,是之于一个孩子的成长;十年很短,是之于“百年树人”的教育。所以,一方面我们要对孩子们负责任,想清楚、搞明白,再投入到基督教教育当中;另一方面,既然路还长,既然主喜悦,我们也凭着信心,靠主致力于基督教教育来得着教会中的下一代!

中国上海现存唯一公办女中125周年 前身是卫理公会在大陆16所基督教女子教会学校之一

19世纪末20世纪初,基督教会在我国建立了许多学校。其中颇具意义的是一批女子学校,例如金陵女子大学等。上海市现存的唯一一所公办的女子中学——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其前身就是120年前的一所教会学校, 并被誉为“女子人才的摇篮”,也是卫理公会在大陆16所基督教女校之一。

这所久负盛名的中学,其前身是1881年美国基督教圣公会创办的圣玛利亚女中和1892年基督教南方监理公会创办的中西女中,1952年两校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接管,合并为“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

中西女中(McTyeire School)校歌
英文:
Near the mighty Yangtse River, in the heart of old Shanghai.
There’s a school for China’s daughters, bringing truth and freedom nigh.
May she live and grow forever, scatter knowledge far and near.
Till all China learn the lessons, that we learn at old McTyeire.
Blessing on thee, old McTyeire. How we love thee, dear McTyeire.
May thy daughters live, and love, and grow forever, old McTyeire.
Here’s our health to thee, McTyeire, Here’s our wealth to thee, McTyeire.
Though we live a thousand years, We’ll remember old McTyeire.
中文:
扬子江滨兮歇浦旁,有女校兮世界光;
春风和蔼兮读书堂,教人处世立身方。
幼而学长为众所望,邦之英俊国之祥;
积中发外兮端且庄,凭将学识整纪纲。
更愿身心健与康,驰誉中西翰墨场;
智圆行方柔且刚,转移风俗兮趋纯良。
精神永兮岁月长,勤勤恳恳名显扬;
中西女校兮百世芳,吾校万寿永无疆。

中西女中重视英文、音乐舞蹈、礼仪家政的教学和学生的课外活动,很受中上等家庭的欢迎。 中西女中收费较高,与圣玛利亚女中(St.Mary’s Hall)同被称为贵族教会女校。中西女中没有专用的教堂,以基督教海涵堂牧区名义组织宗教活动。连吉生纪念堂建成后,基督教活动在那里进行。

著名校友
政治·社会运动
邢洚:联合国新闻部新闻处处长。(圣玛利亚女中)
邓稚风:美国俄勒冈州副议长。(中西女中)
龚普生:驻爱尔兰大使、中国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前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夫人。(圣玛利亚女中)
龚澎:中国外交部首任新闻司司长、前外交部部长乔冠华夫人。(圣玛利亚女中)
宋霭龄:孔祥熙夫人。(中西女中)
宋庆龄:孙中山夫人。(中西女中)
宋美龄:蒋中正夫人。(中西女中)
荣漱仁:社会活动家。(中西女中)
任文燕:全国政协常委。
郭秀珍:人大代表、人大常委、政协委员、常务委员。
朱洪超:律师。
Alice Zhu:律师

学术
朱丽兰: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化学家、中国科技部部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主任委员。(中西女中)
黄量:中国科学院院士、化学家、中国医学院药物研究所研究员。(中西女中)
闻玉梅:中国工程院院士、医学家、复旦大学医学院教授。(圣玛利亚女中)
陈亚珠:中国工程院院士、生物工程学家、上海交通大学生物医学仪器研究所所长。
卓以玉:美国圣地亚哥州立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中西女中)
高摄渊:江西南昌大学医学院教授。(中西女中)
涂莲英:上海医科大学肿瘤医院病理科教授。(中西女中)
凌励立: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病理学教授。(圣玛利亚女中)
薛培: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妇产科教授。(中西女中)
倪以信:工程师、清华大学教授、香港大学教授。
王兰娟:中国科学院上海天文台研究员、吴特公司总经理。
陈添弥:中国军事科学院文职少将、生物技术专家。
李再婷:石油化工科学研究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徐文洁:中国科学院合肥分院高级工程师。
黄淑帧:上海医学遗传研究所分子遗传研究室主任。
文学·艺术[编辑]
张爱玲:中国近代著名文学家,艺术家。(圣玛利亚女中)
李世济:京剧表演艺术家。(圣玛利亚女中)
王德娟:著名油畫家。(圣玛利亚女中)
牛恩德:钢琴家。(中西女中)
夏梦:香港演员、全国政协委员。(中西女中)
沈小梅:京剧表演艺术家。
顾圣婴:钢琴家。
黄蜀芹:导演。
周慧珺:著名书法家。
沈殿霞:已故一代资深女艺人。
秋林:著名主持人,我型我SHOW创始人
李狄維:英语节目主持人
吉雪萍:著名主持人
papi酱:网红达人

教育
俞庆棠:社会教育家。(圣玛利亚女中)
薛正:教育家、中西女中校长、市三女中名誉校长。(圣玛利亚女中)
陈晋明:社会教育家。(中西女中)

企业
吴舜文:企业家、台湾裕隆集团董事长。(中西女中)
谭茀芸:工程师、企业家。
陈宝雯:企业家。
徐锦鑫:企业家。
谭成策:企业家。

其他
唐瑛:上海交际名媛、演员。(中西女中)
殷明珠:上海交际名媛、演员。(中西女中)
周叔苹:上海交际名媛、作家。(中西女中)
郭婉莹:上海交际名媛、服装设计师。(中西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