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基督教在家教育采访美国在家经典教育的区域负责人布伦达•斯科福姊妹

在国内教育危机的大环境下,“在家教育”已经成为许多孩子的一条出路。而对于身边没有成熟基督教学校的基督徒家庭,“在家教育”更被赋予了敬虔教养孩子的意义。亚比该姐妹作为一位在家教育的全职妈妈,深知“在家教育”对父母和孩子具有怎样的挑战,因此,她访谈了一些对在家教育有丰富经验的美国家庭,希望他们作为“过来人”的体会和感受,不仅能帮助到“在家教育”的家庭,也能够令其他基督徒家庭的家庭教育有所借鉴。本文中的受访者布伦达•斯科福姊妹家住美国宾州比弗市,是一位全职妈妈,在家中教育自己的六个孩子,同时是美国在家经典教育的区域负责人之一。

亚比该(以下简称亚): 请简单介绍一下你的家庭好吗?

布伦达(以下简称布):非常乐意。我和丈夫保罗共育有六个儿女,他们从大到小分别是十九岁、十六岁、十五岁、十一岁、九岁、九岁。他们是撒拉、伊森、瑞迪艾特、倍佳、乔丹、南森。其中有两个是从埃塞俄比亚收养的。我们是大学山改革宗长老会教会的会员。

亚:请谈谈你和你丈夫各自的教育背景。

布:我们两个都受美国公立学校的教育,后来都上了日内瓦大学,一个改革宗背景的基督教大学。

亚:你在家教育了多长时间?

布:差不多已经有十年了。

亚:在家教育的决定对你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布:不是的。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家教育。我以前一直认为在家教育简直不可思议。大学毕业后,我在公立学校任教。有了孩子后我发现自己很喜欢和他们在一起。爱是需要时间的。我希望给孩子们以基督为中心的教育。我也希望全家有接触周围人的自由。

亚:在美国也有许多基督教学校,你曾考虑过把孩子们送到这样的学校吗?又为什么还是选择了在家教育?

布:我的确有段时间送孩子上过基督教学校。学校有很多好的地方。但我家附近的学校没有采用经典教育法。因此,在我看来,缺乏辩证思维的教育,也缺乏让孩子能形成坚固的基督教世界观的整合课程。我觉得经典教育能更好地装备孩子向不信主的人见证自己的信仰。

而且,任何一所学校,如果管理、课程选择、老师发生变动,对学生会造成很多负面影响。而在家我可以观察每一个孩子,他们哪一个科目强,哪一个科目弱,这样就可以因材施教。

最重要的原因是在家教育可以给我们的孩子一个以基督为中心的教育;而且,在家教育可以使孩子得到更高质量的教育,他们可以被训练思想和逻辑,而不是单单学习一些知识;不但如此,孩子们可以根据自己的速度前进,并挖掘自己的学习兴趣。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家教育使得我们全家一起在爱中成长。

亚:你说,在家教育的一大好处是所学的内容和课程都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请问对您而言,以基督为中心意味着什么?又怎样在学习内容中体现出来?

布:对于我个人而言,以基督为中心意味着我的救赎主浸透在我所有的方方面面,包括我对周围世界的理解、我对自己环境的解读、我对他人的看法、对苦难和爱的理解等等;意味着我在耶稣是谁以及他所有的应许的光照下来看待这些事情;也意味着世界、环境、人、苦难、爱都指向他,即便这些事情似乎并不像他应许给我们的那样。

经典基督教教育最主要的一个目标就是教导孩子在耶稣基督真理之光中来看待一切的事情。比如,学历史的时候一定免不了要学到许多战争和不公义的事。对于基督徒这些意味着什么呢?首先,圣经告诉我们会有这些事发生;因此并不奇怪;第二,圣经提醒我们是堕落的人,有时会做出极大的恶;第三,我们有一位救主可以拯救我们脱离这样的罪性,因此我们有能力并有一天能够使事情完全恢复该有的样式,而且我们知道作恶的人没有得胜,基督是得胜的那一位。这样的视角完全不同于只是简单地学习历史事实并探讨一下战争多么不好!我觉得以基督为中心的教导可以训练孩子们长大后也形成这样的思维。那么我到底怎样评估这种以基督为中心的教学的效果呢?我可以借着孩子们写文章或报告来达成,但似乎真正的显明要等到孩子长大后看看他们究竟成了什么样的人才可知。我就只能把结果交给神了。

亚:在每天的生活中你是如何具体贯彻这些目标的呢?

布:肯花时间把全家人拉得更近了。我们全家人待在一起的时间越多,我们越享受全家人共处的时光。虽然相处不总是完美的,有时甚至令人沮丧,但仍然是受益多多。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有助于孩子们在心里更信任我。只有当我更了解他们的心,我才能更好地引导他们、爱他们。我知道他们的特长,也知道他们需要对付的罪。

同时,就像前面所说的,我可以采取以基督为中心的教育——为孩子们设置课程,也尽力在他们所学的一切内容中以基督为中心;因为我爱基督,所以基督是万有的中心也就自然成了我们谈话和所学内容的一部分。

我可以安排让孩子们接触社群——我希望教导孩子成为基督的使者。在家教育使得孩子们有时间可以和社区中别的人接触,而孩子们如果整天待在学校的话就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我们的时间比较灵活,因此我们随时去关心需要关心的人。因为白天我们在一起学习,即便晚上有需要出去关怀他人,也不至于让孩子像在公立学校一样,白天在外边,晚上也在外边。我可以更好地引入关怀他人的服事,引导孩子参与其中,和他们一起为他们所关心的人祷告,每天鼓励他们关心他人。

亚:有没有人认为你之所以选择在家教育是因为你有资格?

布:倒真的常有人说我有能力在家教育,我认为这是误解。人们以为我的学历和专业使得我更有资格在家教育,但其实我也有许多朋友他们并没有教育背景,但却是儿女们出色的老师。神帮助母亲教育儿女,如同神在别的一切事上帮助我们一样。许多我认识的在家教育的妈妈都没有教育专业的学历。

亚:但在家教育需要投入大量体力和精力,是一个很大挑战,虽然您说在家教育的父母不一定都要具有很高学历和教学经历,但确实也不是所有父母都适合在家教育孩子,请问您觉得在家教育孩子的父母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和特质?

布:第一,愿意学习并和孩子们一起成长;第二,对自己的缺点和罪,愿意向孩子们敞开;第三,愿意舍弃经济上的富足和舒适,因为在家教育的父母不能全时间工作;第四,今天的社会并不那么赏识全职妻子和妈妈,所以需要常常在神里面看自己的价值;第五,需要非常用心不让白天上课的时间被打断,除非是绝对必要或孩子有服事的需要;最后,你需要知道你不能完美地进行在家教育,甚至有时候连好都谈不上,你需要容让神填补这些不足。

亚:你辞去工作成为全时间在家的妈妈,会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做一些枯燥的家务活如擦地、做饭、洗碗等等吗?你会为因着呆在家里而错过许多事业上的成就而感到难过吗?

布:有时候我的确会这么想一想,但是我如果想得更进一步比如回到自己的事业以及为了重回事业要作出哪些调整,我会意识到现在自己正做的是更重中之重的事。如果我重新回去工作,我的孩子们就要去上学;他们放学的时候我也不能在家。工作后我可能会太累根本无力专心在他们身上。下班后我的脑子可能有时候还在工作而不是家庭。我们家里晚上的时间一定会非常忙乱,因为我白天没有时间干家务。运动和音乐也需要额外的时间,这意味着有许多晚上我还不能和孩子们在一起。我出去工作意味着有许多白天我不能和孩子们进行高质量的谈话。有时候得不到任何感谢的妈妈在家看似微小的责任却非常重要。鉴于这些原因,我知道自己若还想在事业上大干一场,最终只是为了寻求人的肯定。对于我而言,渴望事业成功是自己的骄傲在作祟。

有句谚语说:“有些事看起来微不足道也要坚持到底,也不要去做看起来只有一点错误的事。”

亚:你为开始在家教育做了哪些准备?比如课程方面?

布:一开始我主要依靠一个网上学校,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也许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因为我更清楚每个孩子的学习方式、各自的特长和兴趣点。之后,我开始研究不同的课程和教学方法。我发现自己很喜欢基督教经典教育的方法,于是参加了一个在家经典教育的联盟,每周聚一次;接着再找相关的书、网站支持自己的在家教育。

亚:当你和孩子们谈在家教育的想法时,他们有什么反应?

布:我的确和他们商量过,但最终还是我作决定。关于在家教育,有时候孩子们觉得非常兴奋,但也不都尽然。因为我是从学校把他们接回来的,所以比一开始就在家教育他们困难。起初的三个月对孩子们而言非常艰难,他们想念过去的朋友。然而,最终他们开始喜欢在家教育的好处超过学校的好处了。当他们开始接受在家教育之后,孩子们成为彼此最好的朋友。这是在家教育的一个重要益处。当然即便现在他们有时候也会念叨学校中的伙伴,这很正常。毕竟人常常不满足于生活在此处,生活在别处的想象似乎总比现实好。

亚:你是怎样融合老师和妈妈的角色于一身?

布:对于我而言,妈妈和老师的身份是一体,规矩也是一样的。父母说话的时候,子女当倾听,同样在我们上课的时间孩子也当听老师的话。孩子们当尽力做好自己的家务活,同样他们也当尽力做好自己的作业。

我们家有一个专门的地方用作孩子们的教室。这使得孩子们很清楚一旦在那个地方就是“课堂时间”,不在那儿就是“课余时间”。

亚:孩子们有没有因为你既是妈妈又是他们的老师就更爱你?

布:因为我们一起学习一起度过许多时光,我们对彼此的爱不断增长。因为我和他们一起学习成长,孩子们和我有越来越多的默契之处。轮到课后有机会运用孩子们所学的知识时,我可以和孩子们一起开心。越多的时间,越多的爱。我们若越多花时间和耶稣在一起,我们的爱也会越发加增。此理在我们的家庭中也适用。

亚:你丈夫做什么工作?他有许多时间和孩子们相处吗?

布:我的丈夫是设计电脑程序的。他其实有许多时间和孩子们相处,因为他可以在办公室办公,也可以在家办公。他的工作使得他有机动时间,若是白天家里有需要,他也可以帮忙。

亚:你觉得你丈夫在哪些方面特别支持你?

布:在管教孩子的行为举止和鼓励孩子的学习方面。他还在几个大孩子的数学学习上出了大力,他在数学方面比我强多了。

亚:你和丈夫有独处时间吗?

布:是的。我们通常等到小点的孩子们入睡了就单独约会。有时候我们俩也会出去约会,把孩子留在家里,请周围的亲戚朋友照管。

亚:在家教育会不会影响父亲在家中的权威?

布: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的态度。我必须非常清楚地向孩子们申明他们的父亲是家里的权威,也是我们学校的权威——就像个校长。有时候我们学了新的知识点,孩子们会给爸爸——校长准备汇报演出,好让他为他们的成长高兴,同时令他赞扬我们付出的努力。晚饭时间,我们常常和校长聊我们所学的内容。校长便鼓励和表扬孩子们。我觉得这让孩子们认识到汇报学习成果给爸爸听就是汇报给权威听。

亚:你如何安排每天的生活?

布:因为我自己是一个比较散漫的人,所以格外需要比较严格的时间表。我们尽量每天遵行同样的时间表。我特意把灵修、圣经和要理问答的学习时间安排在每一天的开始,万一我们当天的计划有变动,我不能上某一课,但至少确保最重要的我们已经上完了。一天安排大致如下:

(1)个人灵修

(2)圣经和要理问答

(3)拉丁文

(4)拼写、语法和阅读

(5)写作和书法

(6)数学

(7)经典背诵作业

(8)休息

这些基本的课上完以后是孩子们的自由学习时间,他们可以进行实验、美术、音乐、话剧等等。每一项自由活动可长可短——依据他们选择的项目、他们的精力、我们的时间安排和他们的兴趣。

亚:你的教学风格是什么?

布:我使用基督教经典教育的模式。在他们年龄小的时候我们有目的地背诵许多内容,期待和他们长大后所学的内容有关联。因为我们记忆的内容是有挑战性的,所以我们大多数的记忆活动都是通过活动、歌曲和简单的游戏完成的。我通常是想一些既简单又有意思的游戏反复使用。他们年纪还小,可以通过活动和歌曲学得更好,也能更好地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亚:你如何决定具体施教的内容?

布:我根据经典对话课程的内容决定我们该读什么书以及我们科学和历史该学什么。我们背诵了这些学科的大量资料。经典教育的目录对我们帮助很大,因为经典教育提供了很好的与我的教学相关的材料,经典教育的目录也指导什么阶段该用什么书。

亚:你注意平衡孩子的室内时间和户外活动时间吗?

布:是的。这里的冬天非常冷,因此我们大多数时间在室内学习。当天气变暖和了,我们就尽可能到户外进行我们的科学探索、环境研究。我们常在自家的后院和一个当地的公园上这些课。在户外上课是在家教育的一大优势。

 

亚:除了在家学习之外,你的孩子还在外面有兴趣学习小组吗?

布:我的一个女儿每周有一个下午和曾是物理教授的祖父一起学习。孩子们有学音乐和舞蹈,大一点的孩子还在公立学校进行体育运动。我的嫂嫂是个画家,过去每周会来我家教孩子们绘画,现在孩子们每周在我们的经典在家学习联盟中绘画。

亚:孩子们小的时候和孩子们大的时候你分别怎么教呢?

布:阅读——当他们小的时候,我教他们福尼斯(Phonics)——教孩子怎样把字母组合在一起发音形成单词。在开始的几年我会花大量时间在福尼斯上,拼写和阅读我会同时教。

在这个年龄段,随着孩子们逐渐学会阅读,我使用一些简单的阅读课程,比如一些短小、简单的小册子。

随着孩子们逐渐长大,我就买或从图书馆借阅与他们的水平相当的书籍。这个对我而言并不难,我很了解每个孩子的阅读水平,因为我是他们的阅读老师。我们一起讨论他们所读的书,也留有时间请他们大声给我朗读。

亚:你的孩子需要背诵圣经经文吗?还是只是背诵要理问答?

布:今年我们主要精力放在要理问答上,圣经则是复习孩子们已经会背诵的段落。我认为最好要理问答和经文两者都背诵。我们明年会两者兼顾。

亚:你怎么教数学?

布:我用的是有配套教材的数学课程——Saxon Math,但我知道还有一个Singapore Math也很好,许多在家教育的人都在使用这一课程。我根据每个孩子不同的学习程度调整进度,我觉得这样教数学比较好。

亚:你最小的三个小孩是如何同步教学的呢?

布:有时候我们一起学,有时候我一对一地教,在其他孩子做他们该独立完成的作业的时候,如书法、数学作业或独立阅读。我会在我的时间表上注明一对一教学的时间,以至于我不会忘记。

亚:你在上课过程中需要惩戒吗?

布:需要。我贴了一些我们这个“家庭学校”的具体校规。我用五个简单的原则,一直到这一天的结束。

亚:你进行测试吗?

布:当然对于小孩子的课程可以有测试,但是就个人而言我所教的很多内容都不用测试。他们还小,我可以通过问答或他们的课堂表现进行测试。等他们再大一些,他们需要接受正式的测试。

亚:在中国,通常学生会在试卷上得到一个分数表明他们的学习状况。似乎在家教育可以更多地鼓励孩子,你是如何平衡这两者?

布:我尽力小心但是非常明确地指出错误,鼓励他们再试一次,帮助他们得出正确的答案。我认为一味地赞美他们、不指出他们的错误和从不赞美他们、一味地指出他们的错误对孩子同样有害。指出他们在哪里错了并指导他们如何得到正确答案非常重要。

亚:你有没有某段时间特别偏爱某个孩子或他的某个优点——在孩子们之间互相比较或将他们与其他孩子进行比较?

布:我常常在心里面评判他们。当我比较的时候我觉得很难过。若是我公开地比较,我会请求他们的饶恕,因为这是不对的。我很高兴神从不把我们与别人比较。

亚:当你心里情不自禁地比较孩子们的时候,你如何寻求帮助?你会请丈夫帮忙吗?

布:我的确会请丈夫帮忙,因为他在这方面比我更有自制力;我也请求神的帮助,如果神把我和那些在一些方面比我强的人比较,我恐怕要终日沮丧、彻底泄气了。

亚:在实际的教学中,你觉得在家教育的好处是什么?

布:我更深地认识孩子,他们也更深地认识我。我也可以根据每个孩子自己的进度向前走,不至于学得快的要等着学得慢的,学得慢的也不至于被赶着往前走。我可以根据他们的学习特长帮助他们更好地学习。我的一个孩子通过“听”学得更好,另一个则通过“看”学习,需要因材施教。我也会选择他们要学的内容。我可以选择以基督为中心的课程,这是最重要的。

亚:你觉得先在家教育孩子直到高中,然后再把他们送到公立学校向别人见证基督这样的想法怎么样?

布:我非常同意孩子要有对社会的体验。这个想法对一些孩子和家庭非常奏效。我们家庭的态度是不能因为在家教育孩子们反而和外界隔离了,然后突然期待他们成年之后就成为光和盐。

亚:你如何发现每个孩子的特长并为他们服事神的国作预备?

布:因为他们整天都和我在一起,我可以藉着他们在家的各样互动观察他们的恩赐。有一个孩子是兄弟姐妹间的协调者。还有一个孩子常邀请邻居来家里,希望可以借此机会认识他们,然后向他们传福音。我通常会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恩赐鼓励他们发挥自己的恩赐来预备服事神的国。

亚:你会在大家面前特别表扬每个孩子的恩赐吗?

布:我觉得这么做既好又不好。如果我表扬一个孩子的优点是为了羞辱其他孩子在这方面的缺陷,这实在不好。如果我表扬一个孩子是为了更好地鼓励他发挥恩赐那就是好的。有时候我在这方面也犯错误。如果我错了,我会请求孩子的饶恕。

亚:在家庭中教导孩子彼此相爱乃是教他们学会爱别人很好的训练。你是如何藉着平衡你对他们的爱来训练他们彼此相爱呢?

布:我认为花时间和他们待在一起可以帮助他们知道他们是被父母深爱并看重的。这并不代表每一天每个孩子都能从父母得到同样的时间和关怀。同时我希望在我们这个大家庭他们可以彼此关爱,但是即便如此,兄弟姐妹间的共同时间和关爱不能代替丈夫和我给予每个孩子的时间。

亚:在爱这方面你是如何处理收养的孩子和自己亲生的孩子之间的关系?你收养的孩子有没有觉得自己被爱得不如别人多?你亲生的孩子有没有觉得仿佛他们才更是家庭的一员?

布:我丈夫在这方面是个很好的领袖。他非常注意把一碗水端平以确保每个孩子都被平等地对待。我们看到家里这种公平的气氛对领养的孩子非常重要。每个孩子在生日和圣诞节的时候都会得到同样的礼物。有时候孩子觉得别的孩子比自己更被父母宠爱这是很自然的事。给每个孩子时间和关爱可以避免这一点。对于我们当父母的而言,不能想当然地以为我们收养的孩子能意识到我们对他们的爱,却不清楚地表达我们爱他们。

亚:你会不会担心收养的孩子长大后会离开你,因为他们没有感觉到和别的孩子一样的爱?

布:是的,我会有这样的顾虑,尤其当我惩罚他们的时候我担心他们会觉得我不爱他们。然而,任何孩子无论是亲生的还是收养的,有时候都会感觉不够被爱或是被父母讨厌。是神的恩典使我们的家在爱中联结,不是靠我的能力。

亚:我发现当别的孩子把你们家孩子的房间搞乱或是占用他们的时间精力时,他们似乎很有礼貌和待人有恩。他们是不是被教导要这样而实际上心里并不是这样?

布:有时候他们想这样,有时候他们也不想这样。我想在基督徒生活的许多事上我们都不情愿——如祷告、礼拜、爱人和服事。如果有时候他们觉得自己不想待人有恩,这也很正常,但是不管想不想,还是要有行为。我觉得要刻意训练我们的孩子在年幼时可以不被自己的情绪控制,这样当他们成年之后才愿意为神的国舍己。

亚:你希望你的孩子成为对人满有恩典的人,你有没有特意在这方面训练他们,因为这仿佛是你的强项?

布:我知道在我里面不如我的外表看起来那么有恩典,但是恩典对我来说很重要,因此我的确非常注意在这方面训练孩子。我们常常聊如何用基督的眼光看人而不是自己的眼光。当我看见孩子们谈吐中仿佛他们比别人强的时候,我会及时纠正他们的想法,让他们注意谦卑、为善。

亚:你有没有刻意在性格方面训练你的孩子?

布:有。我对孩子的基本目标之一就是他们能准备好去服事世界、见证基督。经典教育帮助孩子们学会思考并怎样顺畅地与人沟通,而非只是单纯地学一些内容。我认为这对孩子们的性格成长很有帮助。而且,我们教导基督在万事万物里——包括历史、艺术、科学、数学等等所有的领域。我希望通过帮助他们明白神掌管一切,不是人,不是他们,让他们学习谦卑。

亚:请你举例说说您是怎样在教学中把孩子们引向基督的?

布: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是一群罪人,每天朝夕相处,我们常常犯罪得罪彼此,又在神、人面前忏悔并请求饶恕。犯罪、悔改、饶恕——这些在我们生命中的功课,使我们与神更近。我觉得在家教育中最能把孩子引向基督的,就是面对自己的罪,常默想神的大爱和洪恩。不仅我的孩子们,包括我自己,在每天的朝夕相处中都被引到耶稣的面前。我的罪在我最亲近的人面前表现得最赤裸裸。

当然,引导孩子到基督面前是和圣经、要理问答的教导联系在一起。若我们当中一个犯罪了,我们从已经会背诵的要理问答中察验这是什么罪(罪是什么?罪就是不顺服或不符合神的律法)。藉着对神话语的学习,我们深信若认罪悔改,神就必赦免我们的罪。藉着学习圣经并默想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成就的,我们深信神对我们的爱和信实。经验和学习一起把我们引到基督的面前。

亚:孩子们自己和基督建立了关系吗?你怎样来判断孩子有没有重生得救?

布:有几个我确信他们和基督有个人的关系,但是有几个不太确定。神知道。我对他们得救的确信和任何其他人的得救确据一样——藉着他们的认信和所结的果子。口里的认信容易鉴别,可是果子就不那么容易了。我的责任就是把每个孩子都引到基督面前并祷告求神向每个孩子显明他自己。有时候当某个孩子质疑神的爱和他的存在,我就会着急,但是朋友们总是给我很多鼓励:相信神掌管万事。能有儿女得救的确据当然是件好事,但是只有神知道一个人的心。

亚:你会不会担心因为自己的罪性和错误,并不能达成预想的教育效果?

布:我有过这样的担心,但是我想,知道自己不胜任在家教育这本身就非常有益,因为我知道什么时候我软弱,什么时候我就得了刚强。因为我是依靠神帮助我才具有在家教育的妈妈所具备的素质。

亚:如果请你分享一个在教育过程中特别有感触的事,你会说什么?

布:当我们一起背诵要理问答的时候,我会上一堂短课,一起读圣经。经常是要理问答的学习时间引发我们有重要的谈话,我们谈神对我们的爱、他在十架上受死牺牲对我们的爱。这些谈话有时以喜乐的泪水结束。这是我在家教育过程中最重要也是最珍贵的经历。

亚:家里有许多家庭责任,教会又有许多服事,你是如何平衡家务、教学和服事神的?

布:我想最好把这些事看做不是彼此割裂的,而是连为一体的。因为我们整天都一起待在家里,所以孩子们更多地参与家里该做的家务活。这是对承当家庭责任很好的体验。我认为孩子尽可能与父母在服事中并肩同行很重要,而不是从父母的服事中被隔离出来。我认为“操练”是基督徒服事中最好的“学习”,而且也是最重要的学习。我在教会中的服事很大一部分在儿童福音事工,所以我的孩子们很容易参与到这项事工中,认识许多教会以外的孩子。他们常常参与材料的准备、场地的布置等等。我那个十六岁的女儿在她四岁的时候就开始帮忙了,所以她和比较乱的地区的不信主的女孩子们一起学习圣经并没有什么别扭,而且她还陪伴她们,扩大了我的服事人群。

亚:你是如何引导孩子们参与关怀他人、传福音的服事?

布:这对于我而言很重要——我会教导孩子虽然我爱他们,但他们不是我唯一的服事对象。我觉得有些在家教育的妈妈认为照顾儿女是她们唯一的服事这是错误的。我觉得父母很重要的一个服事就是训练他们的孩子也参与服事。我认为孩子如果从小就被教导做他们力所能及的事,长大后他们能和父母一起服事的时候就可以参与得更多。他们若还小,我做饭的时候会鼓励他们帮着搅搅锅里的食物;我会鼓励他们摘几朵小花、写张贺卡给隔壁的寡妇。我努力教导他们没有一个人因着年龄太小而不能向不信主的人彰显神的爱。

亚:整个在家教育的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难处和挑战?

布:我们家庭的一个难题是我们有五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总是和姐姐妹妹们一起玩,我们觉得他需要多点时间和男孩子一起玩。如果他总是只能和我的女儿们长时间地一起玩,他会不耐烦,然后故意调皮捣乱。我们一周有一次在家教育联盟,对我们家的难题缓解很多。在那里他有不少同龄的男孩子朋友。我们常常要策划一些机会好让他有足够的机会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玩。这个很有帮助。

对我个人的试探是把教学都安排得满满的仿佛我干得不错,但是却没有真正用心教。在家教育联盟里的妈妈们给我很多帮助,她们鼓励我避免这样的试探,一些妈妈则用她们的言语和实际行动表明用心教孩子多么重要。她们还教给我许多实用有效的教学方法。

我最大的挑战就是我自己的罪性——我的骄傲和缺乏耐心。但是我想学校中的老师也会骄傲、偶尔失去耐心,因此这并不是在家教育特有的问题。还有一个挑战就是刚开始我没有找到其他从事在家教育的朋友。最好能有在家教育同道中人,当我终于找到了经典在家教育的联盟的时候,问题便解决了。

亚:你所在的联盟是怎样建立和发展的?现在是如何运行的?

布:我参加的经典对话(Classical Conversation)联盟是一个全国性的在家教育联盟。一开始我是这个联盟在另外一个镇里的老师,后来被呼召要在自己家附近再开一个。我给一些感兴趣的家庭开会,一些家庭加入进来。其中一些家庭已经开始在家教育,而另一些家庭并没有在家教育。我觉得这个联盟给他们很多信心开始在家教育的尝试。从那时候起我意识到妈妈们彼此的鼓励对于在家教育者来说和课程本身一样重要。后来我们的小组越来越大。

我是这个在家联盟点的负责人,我会培训老师。每半学期我都会组织老师预备会,和他们一起预习接下来几周要教的内容,特别演示要进行的科学实验和有趣的艺术活动好让他们做好充分准备。同时我也装备父母们,邀请他们参与课堂,通过观察老师的授课从而让他们获得经验好在家中教得更好。孩子们根据年龄分到不同的班,老师是固定的一位,家长可以全程参与课堂。所学的内容对孩子们来说有些挑战,但是我们尽力使学习很愉快,并藉着歌曲和律动让孩子记得所学的内容。孩子们看起来非常喜欢这样的教学法。

我们的联盟每周聚一次。每周固定的一个早上,四岁到六年级的学生参加学习;然后大家一起留下来吃午餐,孩子们可以在一起玩,家长们则可以交流;下午四到六年级的学生学习语法和写作,并且背诵数学公式。

我们早晨固定的流程是这样的:

(1)30分钟教授本周历史、数学、地理、拉丁语、科学、英语和世界历史时间线所需要背诵的内容。

(2)30分钟动手实践与所背诵内容相同的科学实验.

(3)30分钟艺术活动。一学期六周绘画,六周吹小笛子(tin whistle),六周学习伟大的艺术家及其作品,六周学习伟大的作曲家及其作品。

(4)30分钟演讲,每个孩子轮流向全班演讲三分钟,话题是统一的,提前一个星期让孩子在家中准备。

(5)30分钟游戏复习, 通过各样的游戏让孩子们复习前面所学的内容。

我们下午的流程是这样的:

(1)45分钟英语语法。

(2)30分钟数学口诀复习游戏。

(3)45分钟写作时间。

在这个联盟里,孩子们会成为非常好的朋友。有时候我们的孩子上午课结束后就直接到好朋友家里去玩一个下午。

亚:你有六个孩子,你说他们成为了彼此最好的朋友,但中国家庭往往都只有一个孩子,你觉得独生子女的家庭也能进行在家教育吗?你对于这样处境中的在家教育有哪些建议?

布:我们的联盟中也有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他们在家教育教得也很棒。在这方面他们一定比我更有发言权。我觉得在家教育联盟会对独生子女在家教育的家庭会很有帮助,对孩子和妈妈都有好处。他们还会在联盟上课的日子以外特别安排时间,让自家的孩子和别的孩子一起玩或策划别的活动。

亚:目前在家教育的教材都是英语的,对于中国孩子和父母,这构成一个很大的挑战,而且购买教材和教具的经费也很昂贵;而中国的教育体系也使得在家教育不可能接轨进深教育(高中、大学)。对于在这些艰难中想要按照神的道在家教育孩子的中国基督徒父母,您有哪些建议?

布:我想要是由我来回答这些问题真是有些冒昧了,因为我并没有遇到这样的挑战,更谈不上克服这样的挑战。面对很多的困难,中国的在家教育者真是勇敢。我唯一的建议就是在这些方面咨询已经在家教育的妈妈的经验;寻求神的帮助;一起团结起来克服这些困难。我真是觉得自己这么建议有些愧不敢当,仿佛我还能给中国在家教育者一些建议似的。我十分敬佩中国的在家教育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