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顿学院著名教育博士李露懿 (Lois Emogene LeBar)「話語為主、學生為重、聖靈為師」的基督教教育理念

(本文原載於《教育理念與基督教教育觀》頁233-239)

李露懿(Lois Emogene LeBar)於一九零七年十月廿八日生於美國紐約州的奧倫市(Olean)。她有兩位妹妹瑪莉(Mary)及珍妮(Janet),其中瑪莉成為她一生在基督教教育事奉路程中的親密伙伴。[1] 姊妹倆同於美國惠頓學院(Wheaton College)取得基督教教育碩士學位,同於紐約大學取得教育哲學博士學位,並同於四十至七十年代任教於美國惠頓學院,桃李滿天下。兩人在退休後亦同往非洲作短期的宣教工作,[2]並先後於1997(瑪莉86歲)及1998(露懿90歲)年離開世界。

李露懿對基督教教育哲學及理論的研究極有負擔,當她擔任惠頓學院研究院的基督教教育系主任的時候,發覺以福音派神學為基礎的基督教教育理論書籍實在鳳毛麟角,因而決心寫作。她以所任教的主修科《基督教教育哲學Philosophy of Christian Education》的內容為藍本,輔以與學生們一同研究四福音中,耶穌基督如何與人交往。這本書於1958年面世,取名為《基督教的教育Education That is Christian》,這書的出版震撼整個基督教教育界。[3] 《基督教的教育》一書於1989年由李露懿的學生,亦是接替她擔任惠頓學院研究院基督教教育系主任的貝道民(James E. Plueddemann)增修再版。時至今天,《基督教的教育》一書仍是大部份神學院及聖經學院的基督教教育理論科目的必用課本。

李露懿的基督教教育理念要義

李露懿的基督教教育理念,可以稱為「話語為主、學生為重、聖靈為師」(Word-centered, learner-focused, Spirit-filled)的理念,[4] 因她相信,真正的基督教教育,必定是以神的話語為依歸,以學生全人成長的需要為引導,並倚靠聖靈的能力來進行。

話語為主

李露懿相信聖經是信徒生命成長的最重要的元素,教學的過程就是讓學生聆聽到神對他們個別講說話,又讓他們個別地對神的話有回應。[5] 可是,她提出話語為主(Word-centered)而非聖經為主(Bible-centered)的教育理念,並不是在故弄玄虛,而是出於她的個人體會。李露懿認為聖經對很多人(包括基督徒)來說,只是一本記載著神話語的一本書(Written Word),因而未能與聖經建立關係。她強調聖經是神的話語,而且是活著的話語(Living Word)。李露懿相信信徒培育的最大問題,就是未能幫助信徒從以聖經為「記載神話語」的書,突破至了解聖經是神「活著的話語」。換句話說,就是從以為聖經是講論真理的書,突破至體會聖經就是真理的本身。對李露懿來說,聖經並不是教義(Doctrine),乃是生命(Life)。而基督教教育的責任,就是幫助信徒與這「活著的話語」建立生命的關係。[6] 因此,教會教育事工,就不能夠只停留在教義的明白和金句的背誦上,而是要讓信徒透過「記載的話語」,認識「活著的話語」,即耶穌基督;衪就是真理、生命(約十四6)。

學生為重

傳統教育一般是以教師為主導,按著自己的計劃與預備向學生講授。可是,對李露懿來說,學生之所以成長,並不是因為聆聽到教師所講授的內容,而是學生如何回應從教師講授中所聽到的內容,從而影響其內在生命的發展。[7] 實際上,學生有選擇接受教師講授的內容之主動權。對於教師的講授,學生的回應可能會是全部接受、部份接受、或完全不接受。這些回應,就成為學生成長的基礎。因此,教師的責任,並不是單單將自己所預備的課堂內容講授清楚,而是更需要就著學生接受的程度來選擇教學的方法,以致學生能達至生命成長。李露懿相信一個理想的教師,必須具備指引(guiding)、帶領(directing)、和幫助(helping)學生學習的技巧,以致透過理想的外在(行為)建立,達至內在(生命)的建立。[8] 李露懿提出四個步驟,並認為是教師在教學設計時必須著重的地方:[9]

  1. 讓學生對真理有接觸(Being exposed to the truth)

李露懿相信教會教育事工必須將真理帶到學生面前。主日學或教會其它的教導媒介,必須以宣講聖經真理為主,並且鼓勵學生親身接觸真理,而不只是單靠教師的「二手」真理宣講。

  1. 讓學生對真理有興趣(Being interested in the truth)

宣講真理固然重要,但若不能引起學生的興趣,教學過程就不能產生預期的果效。因此,理想的教導必定會留心學生的需要。一個成功的教學過程就是讓學生的需要與神的話語聯上關係(Connection)。

  1. 讓學生對真理有行動(Doing something about the truth)

除了頭腦上的認知,下一步就是藉行動來深化學習的內容。理想的教學過程必定引導學生如何將學習到的真理化為實際的行動,在生活中經歷真理的實踐。

  1. 讓學生對真理有委身(Being controlled by the truth)

教會教育事工的目標,並不是叫信徒明白個真理及懂得如何活出真理,而是整個生命讓真理,即活著的話語,來掌管。

聖靈為師

李露懿相信基督教教育的特點,在於聖靈的充滿。她認為聖靈在兩方面工作:

  1. 一.聖靈在教師的生命中[10]
  2. 聖靈掌管的生命

聖經教師當然需要聖靈的幫助,但最需要的,是讓聖靈掌管自己的生命。只有讓聖靈掌管的生命,才能明白真理、活出真理、分享真理。

  1. 聖靈藉聖經高舉基督

只有透過聖靈才能真正認識基督,聖經教師必需藉著聖靈來認識基督。

  1. 聖靈透過教師來工作

在基督教教育來說,聖靈的參與是必須、且是最重要的。教師的教導固然重要,但若沒有聖靈的參與,學生將不可能有屬靈生命的成長。

  1. 教師應預備好讓聖靈藉他們來工作

一般教師都會盡力備課,甚至等候聖靈的感動與提醒,以致教學的時候能發揮應有果效。可是,李露懿發現,很多時候並不是教師不想得著聖靈的帶領,而是教師根本未預備好自己讓聖靈藉著他們來教導。個人經歷、教學經驗、靈命程度等,都會成為教師未能讓聖靈透過他們來工作的因素。

  1. 教師應學習主動順服聖靈

順服聖靈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也不是自然而有的;而是需要藉著不斷的學習來達至的。常常藉著研讀聖經來尋求神的心意是聖經教師不可或缺的學習。

  1. 二.聖靈在教學的過程中[11]
  2. 聖靈讓教師以基督為中心而非基督的工作為中心

基督徒在委身基督上的最大阻力,就是委身於基督的事工上。服事神固然重要,但事奉只是一個過程,終極意義卻是委身於基督。理想的聖經教師必定是一個積極委身於基督的教師。

  1. 聖靈讓教師深入了解學生

心理學理論固然對了解學生有幫助,但只有聖靈能幫助教師了解學生的實際需要,特別是屬靈層面的需要。教師必須多為學生禱告、多接觸學生,藉著了解及聖靈的引導,預備切合學生需要的教學。

  1. 聖靈進入教學過程之中叫學生的內在生命得以成長

沒有人能叫一個人內在生命成長。因此,教師所作的,是預備學生的心田來讓聖靈工作,並且定意不成為聖靈工作的阻礙。

  1. 聖靈在教學過程中的參與並不等於教師可以輕忽備課

聖靈工作的重要並不等於教師在教學過程的參與不重要。好的備課、合適的教學法、理想的教學環境與氣氛,都是配合聖靈工作的良方。

  1. 教師在課堂中亦應留心聖靈的感動

聖靈對教師的提醒不止於備課的時間,在整個教學的過程中,教師應敏感於聖靈工作,以致能隨著聖靈隨時的感動與提醒,對教學的過程作出即時修改。

李露懿基督教教育理念的評論

李露懿話語為主、學生為重、聖靈為師的基督教教育理念的優點

李露懿比她所在的年代走得更快更遠。在講授式教師為主的五、六十年代教育理念時期,她率先提倡學生為重的互動教學模式,指出理想的學習必須讓學生直接參與教學的過程,而非被動式的聆聽教師的講授。在她的最後的一本著作《以人為重的教會教育事工》(Focus on People in Church Education)中,李露懿一再強調了解學生需要是教育的起點。這理念在她的時代並不是容易被接納的,但卻是今天所有教育所強調的基礎。

高舉聖經及聖靈的工作是李露懿基督教教育理念的主要範疇。她堅決相信基督教教育決不能離開聖經,更不能忽略聖靈的能力,因為只有聖靈才能叫人明白真理。藉得留意的,是李露懿強調信徒不應只學習聖經的內容,而是透過聖經與那「活著的話語」 — 耶穌基督 — 建立個人的關係。她深信真理的學習只是基督教教育的過程,最終目標是叫人與基督建立生命的聯繫,是以內在生命的改變為根本。

 

李露懿話語為主、學生為重、聖靈為師的基督教教育理念的缺點

李露懿的著作可以說是盡量以理論及實踐兼備為主,但正是這個緣故,在某一些理論層面上未能夠更深入地探討,特別是神學方面的著墨不多。如「活著的話語」(Living Word)與「記載的話語」(Written Word)的關係這一類的神學課題,李露懿就未能從聖經神學方面作出更詳細的探討。話雖如此,但基督教教育神學一方面的書籍實在是鳳毛麟角,時至今天,認真探討基督教教育神學的書籍仍是寥寥可數,即使李察斯(Lawrence Richards)的名著《一個基督教教育的神學》(A Theology of Christian Education),也不是詳細探討基督教教育神學呢!也許我們需要後人繼續開拓這些基督教教育先賢所打開的領域。

 

[1] David Setran, “Lois LeBar: 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Christian Education Journal, Series 3, Vol. 1,  No. 1. LaMirada, CA: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 2003, p.121.

[2] Eugene S. Gibbs, A Reader in Christian Education: Foundations and Basic Perspectives.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 House, 1992, p.21.

[3] David Setran, p.125.

[4] Michael J. Anthony, ed., Evangelical Dictionary of Christian Education.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 House, 2001, p.422.

[5] Lois LeBar, Education That is Christian. Colorado Spring, CO: Chariot Victor Publishing, 1995, p.142.

[6] Lois LeBar, p.142-143. Also, Michael Anthony, p.422.

[7] Lois LeBar, p.166.

[8] Lois LeBar, p.166-167.

[9] Lois LeBar, p.175.

[10] Lois LeBar, p.278-282.

[11] Lois LeBar, 282-287.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