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总理的朋友张治中和行政院长宋子文的校友尹任先在抗战中创办的中华民国著名基督教学校-圣光学校

1887年,尹任先出生在中国湖南省攸县一个富有的乡绅家庭,父亲是清朝官员,曾在江西省办过教案。1913年,尹任先赴美留学,就读于克利夫兰市西储大学和哈佛大学。1919年回国。1924年,尹任先受表兄聂云台影响,以及听丁立美牧师讲道,在南京长老会受洗加入基督教。

1931年,由于哈佛校友财政部长宋子文的推荐,尹任先转入政界,任职于山东印花烟酒税局工作。8月31日,尹任先5岁的长子大卫突然夭折。齐鲁大学医学院的单大夫(Dr.Thornton Stearns)帮助尹任先得到基督教重生的经历。1932年,尹任先调往河南任职。1933年2月5日,尹任先开始每星期日在开封家中客厅设立家庭礼拜,人数多达四五百人,河南省主席商震等高级官员也因而成为基督徒。1935年8月14日,在江西庐山,尹任先夫妇接受王明道为他们二人受浸。而同时由于他使河南省的财政实现盈余而受到国民政府的明令褒奖。 1936年8月12日,尹任先得到商震以及蒋中正的首肯,在郑州将私营福记公司抵押在河南农工银行的三万多两烟土全部焚毁。1937年2月,尹任先调任湖南财政厅长。1938年11月12日长沙发生文夕大火,全城十之八九被毁,死了二千余人,18日省主席张治中受到处罚,这时尹任先负责赈灾,并且带领张治中成为一名热心的基督徒。1939年张治中内调中央后,尹任先也调往重庆,担任花纱布管制局局长、财政部公债司司长。他在重庆北郊成渝公路旁小镇山洞的住所开始了家庭聚会,附近海军、陆军学校的学员、军官常来他家中聚会。

圣光指引1942年,尹任先模仿山东烟台的内地会子弟学校芝罘学校的模式,在内地会的支持下,动工兴建圣光学校,1943年2月初正式开学。这是一所中国基督徒自建自管的寄宿基督教学校,尹任先自任校长,张治中为名誉校长。教员是由他特聘的华人基督徒。内地会也派出英国传教士姚如云(Gordon George Aldis)和一位加拿大传教士协助。学生中政界子弟很多,多数来自非基督徒家庭。在圣光学校,平时的基督教教育主要是每天课前半小时的朝会。在重庆期间,尹任先又陆续邀请张怀德、赵君影、于力工、计志文、江守道、贾玉铭、倪柝声、王明道等许多中国著名基督徒领袖到圣光学校主领聚会。因而大部分学生陆续都成为基督徒,例如台湾师范学院著名教授邵遵澜等人。日本投降后,圣光学校也于1946年东迁苏州。当一个为圣光高中毕业生开办基督教大学的方案在尹校长胸中渐趋成熟之际,国共内战使一切化为泡影。 解放后,圣光学校于1954年被合并接管。倪柝声、王明道等中国著名基督教牧师被人诬陷而含冤入狱。五十年代后期,尹任先病死于杭州家中。1972年倪柝声病死于上海市管理的安徽白茅岭监狱。

附尹任先好友和上司,圣光学校名誉校长基督徒张治中简历:

200px-Zhang_Zhizhong2张治中(1890年10月27日——1969年4月6日),黄埔系骨干将领,陆军二级上将,爱国主义人士。1932年“一.二八”淞沪会战时任第五军军长,在上海抵抗侵华日军;1938年11月,任湖南省主席,因失误导致“11.13长沙大火”事件而被革职, 张治中因此事成为一名基督徒。1946年4月1日,张治中将军出任西北行辕主任(直辖甘、宁、青、新四省)兼新疆省政府主席,负责和“苏联代表—东突临时政府”谈判;7月1日,出任新疆联合政府主席,副主席分别是阿合买提江和包尔汉。 在苏联的胁迫下,1946年6月,“东突”临时政府与国民党政府的谈判决定,宣布东突共和国不再存在,并于与国民党成立新疆联合政府。在新疆期间,张治中拿出自己的薪金,帮助建造乌鲁木齐的基督教堂-新疆中华基督教会(今明德路教会)。新疆邮政总局局长李开焕及妻子翟明霞,用法币120万元(其中张治中将军捐赠100万)在迪化市明德路一号购买了平房院子一所,共有34间房,正式建立了新疆中华基督教会。

1949年2月张治中任国民党政府和平谈判代表团首席代表,到北平同中国共产党代表谈判,双方议定了《国内和平协定》。此协定遭国民党政府拒绝后,接受了周恩来的恳劝留在北平。1949年,促成新疆和平解放;1969年在北京病逝。张治中在国民党任职期间受到蒋介石的认可和重用;但是他坚持国共两党和平共处。解放战争后,鉴于张治中对中国和平做出的贡献,被称为“和平将军”。在张治中等人的建议下五星红旗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张治中的家也受到了冲击。在张治中家最艰难的时候,周恩来总理出面保护了他们一家。在生命的最后三年,张治中听说彭德怀被打倒,张治中写信给毛泽东,听说刘少奇被打倒,张治中也写信给毛泽东。然而,张治中写的这两封信都被周恩来总理压了下来。

附 YOUTUBE 上数以万计个介绍世界各地基督教教会学校的视频

附圣光中学首届(仁爱级)毕业生台湾师范学院著名教授邵遵澜的见证

“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并且分派你们去结果子,叫你们的果子长存。”(约15:16)

“神啊!自我年幼时,你就教训我;直到如今,我传扬你奇妙的作为。神啊!我到年老发白的时候,求你不要离弃我;等我将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将你的大能指示后代的人”(诗71:17-18)

算算已经五十四个年头了!一个中级军官的孩子,一个非基督教家庭出身的孩子,因着日本飞机把重庆市的家炸毁了,糊里糊涂跟着父母搬到了乡下——山洞镇,又糊里糊涂考进了创办不久的圣光中学,接下去从重庆到苏州,从初二到高三毕业,五年之久爱的熏陶就这样开始了。足证不是我拣选了耶稣,实在是主的恩召白白的临到了我。

若要述说圣光母校对我的恩情,真是数不胜数,焦舌难尽,姑提数项,以志不忘:

(1)靠恩入门:我以第九名考取了圣光,但私立学校的学费,是我那陆军中校的父亲所负担不起的。主却藉着一位世交林太太,为她儿女交费时,也替我交了第一学期的费。从第二学期起,慈祥的王省三副校长,总是推推他的黑框眼镜,在我的交费单上,批注免费或减费,让我可以和许多达官贵人的子女同窗共砚(yàn),一路读到毕业。四十年后,我曾专程回到苏州,向八十九岁高龄的王校长和行走困难的王师母请安,表达我的感恩。王校长亲自送我到大门口,当我走了老远,回头看见他老人家还伫(zhù)立不舍,怎知这竟是我见这位恩师的最后一面!

(2)清晨敬拜:朝会是我在一天学习生活中,最喜欢的一段时间。优美的赞美诗,动听的圣经故事,由老师们轮流主领。摩西过红海,大卫打死歌利亚,主耶稣将五饼二鱼分给五千人,十字架的苦难,复活的惊喜,我那懵(měng)懂的心灵渐渐开启,天国的黎明之光,开始照亮我的生命。就在1944年的圣诞节前两天,我永远怀念的校牧,内地会差来的姚如云牧师(Rev.GordonAldisofChinaInlandMission)为我施洗,使我成为主耶稣的小门徒。

(3)初次献身:校方注重全人教育,不但聘请良师在德、智、体、群上多方培育,而且还不断邀请当时神所重用的仆婢如:贾玉铭、陈崇桂、王明道、计志文、赵世光、杨绍唐、张学恭、赵君影、江守道、焦维真等多位先进来校,他们带来美好的天上信息,以及自身圣仆的风范,都在我单纯的心灵中,留下终身难忘的印象和持续不已的影响力。

有一次,赵君影牧师来校证道(他已于1996年以九一高龄在美国洛杉矶辞世),他用亚伯拉罕献以撒的故事,来呼召我们向主献身,圣灵爱火在我心中燃烧,我决志把自己献给爱我的主。散会时看壁上挂钟,正指下午五时五分,我就以红笔记在身边的小圣经上。那时我虽年幼,但深信这颗至诚的心已蒙神悦纳并保守。以后在奉献的路上逐步前进,这第一步的踏出,应该是重要的根基。

(4)处世良箴:还有一次,神仆王明道先生莅(lì)校证道,他那标准的京片子,传出了亦庄亦谐(xié)的信息,令台下的听众心醉神往。那时校内流行签纪念册,我也拿出我的一本,壮着胆去求王先生的训勉,没想到王先生竟用毛笔在我的册上写了一副对联:“处世莫作临风草,爱主须同向日葵”。龙飞凤舞的书法,铁划银钩的笔迹,令我又欣赏又拜服。然而更使我受益的,乃是这两句的内容;这既是他作为信仰巨人的写照,更给我等后辈带来无比的激励。将近半个世纪,这幅墨宝不但还保存在我的纪念中,而且我还多次以大毛笔将这两句王先生的遗训写给别人。但愿我们真的都能如此坚忍不拔的为人处世,也忠贞不渝的爱主爱神。

(5)夜间火把:尹任先校长早年自美国哈佛大学经济系毕业,历任政府要职,却因受主托付,与张静愚、胡宣明等氏合力创办圣光中小学校于重庆市郊20公里的山洞镇。尹校长道貌岸然、不怒而威,小萝卜头如我侪,平时是不敢接近的。一次,忘了是什么事,好像为节庆排演,搞到天黑,尹校长获知我返家路远,又是郊区没有路灯,就派工友持火把送我回去。那件事让我感到校长真是“望之俨然,即之也温”,为父心肠,孺子难忘,正如夜间火把,照亮群黎。

(6)小事忠心:前辈钮永建先生之夫人,我们都尊称她为钮老太太,当时已是高龄长辈,却乐于跟我们这些“娃儿”(川语,意孩童)在一起。她教我们焙制甜面圈(Donut)和花生糖,做好了就卖给同学当点心,将所得的钱去周济穷人。从事这项工作的社团,我们称之为“多加社”,意思是效法新约圣经使徒行传第九章所记,多加姊妹广行善事,周济穷人的精神。这当然是小事一桩,但我们却学的高兴,行得甘心,主耶稣说小事上忠心的,将托之以大事。莫非主老早就在小事上培植我一生事奉他的心志。

(7)枕头大战:我从走读转为住宿后,自然而然就加入了男生寝室中的枕头大战(据说女生也有)。熄灯铃已响,顽皮的男生一整天的活动还没有把精力耗尽,怎么会乖乖地躺下睡觉?于是白色枕头成为最佳武器,寝室则变为杀戮战场,扑打之间已不分敌友,乐成一团。直到有人低声警告,王先生来了!众人猛然停下一看,训导主任王承舜老师早已站在门口,只见他摇着手,以苏北口音说道:“不好,不好”,没有大声责骂,也无严厉惩罚,却以爱的叮咛引领这些顽童进入了梦乡。王老师后来成为圣光的女婿,现和师母许春光校友仍住苏州,持守着纯正的基督信仰。

(8)毕业前夕:1948年夏圣光中学第一届高中毕业班,在严格的毕业考前夕,个个同学莫不埋头苦读,全力以赴。但其中却有几个已经把一生献给主的人,在预备毕业考同时,也在认真的祷告,寻求主对前面一生道路的指示(那时考哪一系,大概就是想干哪一行),我终于得着旧约圣经以赛亚先知书第六十二章六节的话,说主耶和华神要在城上设立守望的,那时“守望者”的意思我还不太懂,但“设立”这两个字却深入我心,让我领悟要去作“己立立人”、“百年树人”的工作,我就毅然报考了四间大学,每一间只填了一个系,就是教育系。我从台湾的师范学院(现已改为师范大学)毕业后,主更带我进入神学院任教,从事神学教育,前后达二十五年之久。1996年末虽已宣告退休,但各神学院兼课的邀请,使我欲罢不能。目前仍在四间神学院担任教席,培育天国人材。正如诗篇七十一篇十七到十八节的话说:“神啊!自我年幼时,你就教训我,直到如今,我传扬你奇妙的作为。神啊!我到年老发白的时候,求你不要离弃我,等我将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将你的大能,指示后世的人”。

尾声:现在我已发白,仍在各处传扬真神的大爱与大能,迄今已四十五年之久,这是神的信实和保守,蒙福的事奉,早早从年幼在圣光母校时就开始了。为着永志不忘,我把唯一的儿子起名就叫圣光,邵圣光现年二十九岁,1996年在美国放下了工程师的职位,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投入神学院受造就,准备步我的后尘,终生专一传扬主耶稣的大爱大能。

愿圣光精神永远长存!愿所有的圣光人齐声高唱:

作者1997年10月3日完稿于上海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