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的母亲竟是留美名医,又是敬虔的基督徒! 钟南山与大文豪林语堂及妇产科专家林巧稚居然还是亲戚关系!

2020年9月8日,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已84岁高龄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获颁“共和国勋章”。

今年中国的春节,一直被新型冠状病毒的恐慌笼罩着。所有人都时时刻刻关注着COVID-19病情的发展,前线医护人员的物资和抗战情况。每天有各种各样的信息,从不同渠道攻占我们的大脑。在这种时候,有一个人的消息,成为了全中国人民共同关注的焦点,这个人就是钟南山院士。

这位84岁的老人,他说的话,每一句都是强心济,让人看清。他说的话,每一句都是定心丸,让人定神。他说“明确此病人传人”。所有人都戴上了口罩,他说“建议大家不要出门”。所有人都取消了聚餐,开启了旷日持久的“卧室客厅厨房一日游”。有人甚至说:“钟南山不动,我们不动”。“几时才动?钟南山说动才动!”

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相信他?不仅仅是因为医术高超,更因为他敢医敢言。而这敢医敢言的性格和声望背后,正是一个世家的传承。

钟南山的祖籍是厦门的鼓浪屿,他的父母都是当地人,虽然他出生于南京,但对家乡一直有一份情怀,鼓浪屿是什么地方?这个地方,第一批“医疗宣教”的来华基督教宣教士,就在那里驻扎,并且后来成为了中国现代医学的中心。有大批优秀的医疗工作者都是从这个地方走出来的。至今,还有着抹不去的浓浓的基督教文化。而钟南山的父亲钟世藩,就是在鼓浪屿长大的。他父母早亡,于是跟着叔叔生活,因为学习成绩好,考进了北京协和医学院。后来留学美国,拿到了纽约大学的医学博士学位。他是著名的儿科专家,曾被聘任为世界卫生组织的医学顾问。1933年,钟世藩与廖月琴结为夫妇,三年后生下了钟南山。

钟南山的母亲廖月琴,她是广东省肿瘤医院的创始人之一。而她所在的廖氏家族,却是鼓浪屿的名门望族。钟南山的母亲廖月琴,从小在鼓浪屿基督教教会学校毓德女中就读,后来考进协和高级护校,毕业后留学美国波士顿学习高级护理。可以想象,在那个时代,能受高等教育的女子寥寥无几,而能受高等教育的女子,大都家中有矿。而廖月琴的娘家廖氏家族,可谓声名显赫,熠熠生辉。自廖月琴曾祖父廖宗文那辈起,就到了厦门谋生。廖宗文有四个公子,依次为廖清霞、廖悦发、廖天赐、廖天福。廖清霞毅然南下,来到印尼发展,开办“群乐华”修造船厂和“锦顺昌”土产公司。接着,廖悦发也来到印尼,与兄长并肩奋斗,共同致富,衣锦还乡。回到家乡的廖悦发,在鼓浪屿兴建两座花园洋房,就是有名的廖厝——漳州路44号和48号,而他就是鼓浪屿廖厝名副其实的当家人。这位廖悦发廖财主,正是林语堂的妻子廖翠凤的父亲。

当时,廖家几房人全都住在一起。而廖月琴的爷爷是三房廖天赐,父亲廖超熙,是与廖翠凤同一个屋檐下长大的堂兄妹。廖月琴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弟一妹,她们姐弟从小就是在廖厝长大的,她们称呼廖翠凤“凤姑”。那么,钟南山称呼林语堂就是“姑外公”了。


鼓浪屿只是一个很小对外开放的岛屿,当年有好几个国家的宣教士与商人在这里居住,小小岛屿上有8个教堂,分别是三一堂,复兴堂,福音堂,天主堂,协和堂,安献堂,讲道堂和四纵松堂,包括轮渡的竹树堂与新街堂也只在对岸的咫尺之间,基督教会在鼓浪屿很是复兴,岛上的居民大多信奉基督教。林语堂的妻子廖翠凤,与钟南山的母亲廖月琴都是敬虔的基督徒。林语堂的父亲是基督教牧师。林语堂起初有20年时间信心不坚定,后来真正认识耶稣成为敬虔的基督徒。

这个基督福音的岛屿可出了不少的博士,名人,富商。为了减少篇幅这里就不赘述了。林语堂在廖翠凤之前,有一梦中情人叫陈锦端,陈父作为基督教竹树堂会长老,曾创办了榕城福建造纸厂、厦门电力厂、淘化大同公司等等。当陈父听说林语堂对基督教的信仰不够坚定,虽然学业优秀,但不足以依靠,不同意此婚事。陈锦端没有嫁给林语堂,这是林语堂永远的隐痛。而陈锦端的堂妹陈锦彩,可是嫁到了廖家,即嫁给了钟南山唯一的舅舅廖永廉。廖永廉鼓浪屿英华书院毕业后,考上圣约翰医学院,获博士学位。而廖翠凤二哥廖超照,那也是教会大学圣约翰医学院的博士,两人可是堂叔堂侄兼学长学弟。廖永廉与陈锦彩结婚时,担任女傧相的就是廖超照的女儿雪琴,即廖永廉的堂妹。这位雪琴姑娘,长大嫁人了,夫君正是林巧稚的侄儿林嘉泽,林巧稚还认他为干儿子呢。这么一来,钟南山不就得称林巧稚一声“姑婆”么。

而关于林巧稚,我们就不详细说了,她一生未婚,却亲手接生过5万个婴儿,没有她,中国就没有妇产科!而她,则是一位很敬虔的基督徒。周恩来总理在文革中特别保护了她。她虽然对社会做出极大贡献,却说自己只是耶稣的一朵小花……说到这里我们才得知,钟南山的家族竟然都是基督教的世家背景。


虽然我们并不知道,他本人的信仰情况如何。也或许,他身上所有令人敬佩的品质,都只是因为家族文化层面的影响?只是因为,他继承了祖辈要“服侍”的态度。而关于人生的问题,在非典刚得到控制时,曾有媒体采访他,“你认为,一个人的最大意义是什么?”他说,“一个人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到最好,这就是最大的意义。”但真正的使命,绝不是被人赋予的。而忠诚的基础,也首先应该建立在“作为被造物向着造物主的忠心”上。他还说,家庭对他的成长影响很大,在采访中,他说父亲曾告诉他,“一个人,要在这个世上留下点什么东西,那么,他这辈子就没白活了。”而他说,“现在我已经八十多岁了,我慢慢懂得了,我父亲的愿望,我初步实现了……但我还没有满足,因为我还有两项工作没有完成……” 但至于这两项是什么,他没有说。


而此刻,我们在想钟南山说的话,不知他那敬虔的基督徒母亲曾教给过他什么呢?他是否还记得……他已经84岁了,我们一起来为他祷告吧!

造天地的主啊,求祢在这次疫情中保守这位老人,无论这次危机什么时候可以过去,求主拣选他,使他得着耶稣基督的救恩,求主使他能在基督的圣城里有份!愿他的年日是为祢而活,愿他闪亮的一生,是为祢发光!祷告奉主耶稣的圣名,阿们!

摘自 http://wen.yzlm66.com/index.php?s=/caiji/detail/id/56186.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