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红十字会近年来在中国大陆遭受到的信任危机来回顾红十字会的起源

从2011年“郭美美事件”之后到这次2020年新冠肺炎武汉封城中湖北红十字会的表现,中国红十字会遭受到空前的信任危机,承受着一片骂声。中国红十字,从一个本该最舍己利他的机构,背上了“利己”的骂名。难怪有人说,中国红会是:顶着 “ 红十字的精神招牌,却被抽离了精神内核。”对于知道红十字会创办人的感人事迹和红十字精神及其起源的人来说,中国红十字会今天所遭遇的信任危机简直是令人扼腕叹息,痛到心底的事情。

祸兮福所倚,发生这样的事,从另一方面来说,对中国红十字会未尝不是好事。也许这样更有利于促进红十字精神的回归和红十字运动创办者的初衷的实现。这几年 事实的发展确实是这样的……愿纯洁无暇的“红十字”精神永远不要遭受世俗功利主义的污染。

如果把“红十字”看作一个品牌,很少有别的品牌能够跟它的知名度相提并论。在世界很多地方,尤其在医院内,那里大多会有红十字或带红边的白十字。人们看到红十字,会很自然想到救死扶伤。如今,在我们生活中,红十字是那样的司空见惯。以至于我们很少主动去思想这个简单的红十字到底是象征着什么?红十字精神是怎么起源的?是谁创立了红十字会?它有怎样的历史源流?

虽然上述问题,对于世界上很多的国家和地区的人来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一个常识而己,但对于我们大多数国人来说却是不知道怎么回答的。

虽然有部分国人也知道国际红十字会的创始人是一个叫亨利·杜南的瑞士人。但却不知道亨利·杜南是一个基督徒。只知道他是一个人道主义者。因为(以前)国内的很多有关媒体把他的基督徒身份都莫名其妙的忽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国人自然是无法读懂有基督信仰的亨利.杜南的所作所为的,更不可能深刻的理解和体会红十字精神的真谛和渊源。岂不知所谓的人道主义正是从基督信仰的基础上才产生出来的。没有基督信仰何来人道主义?

出生并成长在基督徒家庭

1828年5月8号,杜南生于日内瓦。他的父母及家人都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这对他有重大影响。他是长子。他的父亲和母亲都是生意人,在生活中,他的父母都极力强调做人的价值,他的父亲曾当过议员,积极帮助孤儿和被释放的罪犯,而他的母亲则帮助病人和穷人。他们帮助过很多孤儿、病人以及从监狱释放的人,父亲还是一家孤儿院的负责人。这都是被当地人所共知的事。

在这样的环境下,杜南从小就有帮助人的习惯,并也很自然的成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18岁时,他加入日内瓦的社会慈善机构救济会。19岁,他和朋友们一起建立了一个读经小组“星期四协会”,每周四聚会读圣经,讨论帮助穷人的事情。他花了很多空闲时间从事监狱探访和社会工作。

他参与了基督教青年会在欧洲大陆的拓展。基督教青年会于1844年成立于伦敦。1852年11月30日,他创建了“日内瓦基督教青年会”,三年后,他参加了在巴黎的会议,专门讨论成立国际组织。那时,工业革命正在欧洲蔓延。很多年轻人在城市寻找发展的机会。他们在工作之余前往的地方常常是酒馆、妓院、赌场。杜南和他的朋友们希望自己的同龄人能过上身心都健康的生活。

创办红十字会

1853年,杜南去了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和西西里,他在北非的阿尔及利亚创办过贸易公司。对转让和倒闭的公司,他尽量“收购”。由于那里的土地和水的所有权划分不清晰,他打算去见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提出申请计划来解决这个问题。当时,阿尔及利亚是法国殖民地。这个当时看来不相关的举动却促使杜南后来创办了红十字会。

那时,拿破仑三世正在率领法国、萨丁尼亚联军跟奥地利作战,总部设在意大利北部的索尔费里诺(Solferino)。1859年6月24日,法奥双方展开了巨大的攻势。双方死伤惨重,仅仅这一天的战斗,就有约4万多人的伤亡。战场上到处都是无人照顾的伤兵。

杜南先生亲眼目睹该惨状,为伤兵乏人照顾、辗转致死而感到震憾。因此,他立刻果断地把附近的居民组织了起来。在附近的教堂搭建了一所战地医院。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抢救伤患,不分国籍地为双方无数受伤士兵在战场上给予基本医疗,并且自费购买必要的物资。他向作战双方游说,要求释放被俘的医生。他们对法国士兵与奥地利士兵一视同仁,他们甚至还记录了垂死士兵的临终遗言,并把它们寄给了他们的亲人。他们日以继夜,不知疲倦地照料着这些战争受害者。跟他一起救人的当地人开始流传这一句话:Tuttifratelli(大家都是弟兄)。

战事结束之后,杜南回到日内瓦,写了一本名叫《苏法利诺回忆录》(UnSouvenirdeSolferino,1862年11月8日出版)的书。到1862年,杜南自费印制了1600本,他开始送给欧洲各国的政治和军事领导人。他的目的是,呼吁建立一个中立而且常设的国际救援组织,无论战争的哪一方都必须尊重这个组织的独立。以便在战争发生时,能及时救助在战场上受伤的伤兵。

1864年,在瑞士议会的组织下,12个国家签署了《日内瓦公约》或称《万国红十字公约》最初的文本。成为国际红十字会和首个日内瓦公约的基础,决定在各国建立救护团体。公约中规定:战场上进行救护的医院及人员处中立地位,应受保护;应对伤病员不分敌友均给予救护。红十字成为这个独立组织的标志。 至此,作为亨利·杜南理想中的救护团体“红十字会”和国际性协议“日内瓦公约”正式诞生了。一场由杜南发起的国际红十字运动在世界各国的不断承认和加入下终于轰轰烈烈拉开了序幕……

红十字:象征十字架上的血

红十字象征了基督为拯救世人在十字架上的流血牺牲和复活。红十字运动以倡导和弘扬人道主义为基本宗旨,坚持人道、公正、中立、独立、统一、普遍性和志愿服务为行动的基本准则。 杜南和他的同伴们选定红十字标志,实际是在选定一种能够代表救死扶伤精神的象征。在杜南从小长大的环境中,这种精神就伴随着他。另外,当初之所以选定红十字标志,还有一个直接的原因是杜南和其他几位创办人都来自瑞士,而瑞士的国旗是红底白色的十字。为了跟瑞士国旗区别开来,这个组织的标志采用了相反的颜色,成了白底红色的十字。

但是,如果十字仅仅是一个国家旗帜的标志,仍然很难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接受。事实上,十字不仅是瑞士国旗采纳的图案,欧洲的很多国旗上都有十字,比如英国和北欧各国(丹麦、瑞典、芬兰、挪威、冰岛)。这跟欧洲的基督信仰背景紧密相关。在过去一千多年,以十字架为标志的基督教会塑造了欧洲和整个西方文明的基础。各地的基督教会创办了医院、孤儿院、救济会和各种学校。

所以说,有些人说红十字和基督信仰没关系,纯粹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说法。否则,后来加入红十字运动的一些伊斯兰国家类似的组织也不会认为被冒犯而忌讳红十字而申请采用红新月等作为区域性使用的标志。

去世前,杜南请求不要为他举办任何形式的葬礼。并决定把他遗产的大部分捐赠给挪威和瑞士两国的慈善团体。他对自己的总结是:“我是基督的门徒,像一世纪时的那样,别的什么都不是。” 1948年,也就是杜南逝世之后38年,国际红十字协会理事会决定把5月8日,也就是杜南先生的生日,定为“世界红十字日”。

红十字会现状

现在,已经有接近200个缔约国签署了《日内瓦公约》,它是国际人道法的核心内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依然是公约的守护者,他为国际人道法赢得了支持,而且它毫无歧视地努力保护着武装冲突受害者的生命和尊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致力于在失散的家庭成员之间重建联系,并设法让他们重聚。在和平时期,他们也会开展许多重要行动,对那些易受伤害的人提供帮助。

各国红十字会(包括红新月会)和平时期主要活动在四个领域:灾难反应,备灾,社区医疗与急救,人道价值与原则的传播。

选摘自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91039100/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