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诞辰日|爱的哲学源于基督信仰

在母亲节读中国小学教科书中冰心的母爱——散文指向创造者上帝救主耶稣永恒的爱

10月5日,是作家冰心的诞辰纪念日。冰心,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她的名言“有爱就有了一切”鼓舞了许多人。和很多中国无神论作家不同,冰心从出生开始,她的启蒙教育就与圣经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正是因为上帝的信仰对她潜移默化的影响,圣经的真理开始浸润她的写作。所以,我们读冰心的文学作品,总是能读到温暖和爱。

01

冰心的信仰启蒙

冰心,原名谢婉莹。1900年10月5日,诞生在福州一个幸福、美满的书香世家。她出生时,父亲请教会医院的女医生来接生;她的二伯父是教会学校教师,时常给冰心讲述圣经中的故事……这是冰心信仰的启蒙。

1913年,全家迁居北京。1914年秋,冰心考入基督教公理会开办的贝满女子中学。正是在这里,冰心系统地学习了《圣经》,而且《圣经》课和英文的成绩是最好的。

冰心回忆道:“我们的《圣经》课已从《旧约》读到了《新约》,我从《福音》书里了解了耶稣基督这个‘人’。我看到一个穷苦木匠家庭的私生子,竟然能有那么多信从他的人,而且因为宣传‘爱人如己’,而被残酷地钉在十字架上,这个形象是可敬的。”此时冰心并没有信仰,在她心目中,耶稣是人子不是神子。

冰心的家庭与基督教会有一定联系,二伯父在一所教会学校(福州英华书院)教书,书院里的男女教师都是传教士,曾来家中做客。

冰心出生时,父亲请教会医院里的女医生来接生,她记得美国女医生来给她弟弟们接生并在他们满月时来探望的情景,冰心说“父母对她们的印象很好”。

家迁到北京后,冰心的舅舅常到北京基督教青年会看书报、打球,与青年会干事们交上了朋友,通过青年会干事的介绍,冰心的大弟和舅舅的儿子在青年会夜校读英文,冰心入美国卫理公会办的贝满女中读书。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青年会是基督教会与社会之间的桥梁,它的会训“非以役人,乃役于人”,即耶稣训言:“我来不是要受人服事,乃是要服事人”。

作为这样一个组织形式的北京基督教青年会,为中国当时的知识分子提供了一个文化活动场所,曾与中国现代文学有过一段姻缘。

“文学研究会”的几个重要成员如郑振铎、瞿世英、耿济之、许地山,以及瞿秋白等,在这里读到许多当时国内读不到的外国书籍,还在青年会的资助下办了《新社会》《人道》杂志。后来,通过许地山和瞿世英的推荐,冰心列名于“文学研究会”。

贝满女中毕业后,冰心又考入另一所教会学校——协和女大(后并入燕京大学)。其间,冰心遇到了对她一生产生重要影响的两个人:传教士兼教育家司徒雷登,燕大教师鲍贵思。

从司徒雷登身上,冰心看到了上帝爱的伟大与爱的能力。而在鲍贵思的熏陶、启导、牵引下,冰心正式受洗归入基督,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是她生命的救主。

冰心受到的是双重教育,一是充满了儒家色彩的家庭熏陶;一是在教会学校获得的正式教育。在家庭环境里,她阅读了一系列中国古典书籍;在教会学校里,她系统学习了西方文化典籍《圣经》,这给她提供了文学上的可借之鉴。

冰心在后来接受采访时谈到了她对宗教信仰的态度,“我是不注重宗教仪式的,只以为人的行事不违背教条好了。”她反对“在基督教传入以前,中国没有文化”的沙文主义观点。

认为受洗,进教会学校,不一定就要当牧师,过穿道袍上讲坛的生活。”“要表现万全的爱,造化的神功,美术的引导,又何尝不是一条光明的大路”,冰心选择的是文艺的道路。

在教会学校上的《圣经》课,使她得以了解这部博大精深、包罗万象的基督教经典,对她的创作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如在《信誓》一诗中,冰心借鉴《圣经.诗篇》二十三篇“上帝是我的牧者”,写道:“文艺好像游牧的仙子,我是温善的羔羊,甘泉潺潺的流着,青草遍地的长着,她慈怜的眼光俯着,我恬静无声地俯伏在她的杖竿之下。”

02

用文学宣扬上帝的爱

人们选择事奉上帝的方式多种多样,冰心选择的是文艺的道路,她用文学作品宣扬上帝的爱。

冰心在五四时期初登文坛,便以其温婉恬静的笔触,在不同的文学样式里集中表现了母爱、童心、自然美这三大基本主题,形成了充溢着真善美的“爱的哲学”。

同时,在其清澈温馨的文字之中,弥漫着基督教博爱、牺牲等精神特质。在崇尚爱的精神映照下,她真挚且虔诚地做出对人类、世界、人生的哲学思考,指出上帝的爱能够解决人类的一切问题。

冰心的小说、散文、诗歌等各样的作品内涵,无不渗透着这种精神。《烦闷》表达了对生存的哲学思考与寻找,说明“完全的爱”在基督里才能够找到;《最后的安息》体现了真善美的美好,说明上帝把无限的爱赐予了人间;在《我的学生》中,可以感受一种面对苦难时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说明了基督舍命的“救世”精神。

冰心的很多作品,在形式上借鉴了《圣经》的创作手法。比如,《新约》中的书信体结构,体现在小说《烦闷》的创作中。

《圣经》中诗文杂糅的抒情风格,也多次在她的作品中出现。如《海上》、《月光》等,都具有诗一般的优美情调。加上作为一名女性作家敏感细腻的心灵书写,柔美清丽、温婉透彻的语言,这些,都将冰心作品中“爱”的主题体现得淋漓尽致。冰心所做的,就是将爱进行到底,将上帝的爱带给她的每个读者。

冰心有一篇散文:《画——诗》,描述她在《圣经》课教授安女士房间里看到一幅画时的感受:

一片危峭的石壁,满附着蓬蓬的枯草。壁上攀援着一个牧人,背着脸,右手拿着竿子,左手却伸下去抚摩崖下的一只小羊,他的指尖刚及到小羊头上。天空却盘旋着几只鹰。……牧人的衣袖上挂着荆棘,他是攀崖逾岭的去寻找他的小羊,可怜的小羊!它迷了路,地下是歧途百出,天上是饥鹰紧追着——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牧人来了!并不责备它,却仍旧爱护它,它又悲痛,又惭愧,又喜欢,只温柔羞怯的!仰着头,挨着牧人手边站着,动也不动。

这幅圣画取材于《圣经》,把耶稣比喻为一个忠实的爱护小羊的牧人,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迷失道路的人。对此,饱受飘零之苦的郁达夫在作为忏悔录而写的《迷羊.后序》中,借一个传教士的口表达了他自己的领悟:“我们的愁思,可以全部把出来,交给一个比我们更伟大的牧人的,因为我们都是迷了路的羊,在迷途上有危险,有恐惧,是免不了的,只有赤裸裸把我们所担负不了的危险恐惧告诉这一牧人,使他为我们负担了去,我们才能安身立命。”而尚未受到社会风霜雨雪侵蚀的冰心,在牧人寻找迷羊的画中感受到的是其中飘溢出来的爱的情趣,她陶醉于那爱和美织成的审美境界之中。

同时,这种感受又与她的生活经验融成一团,给她带来的不仅是“品鉴玩赏”。她说:“它是暗示我,教训我,安慰我。它不容我说出一句话,只让我静穆沉肃的立在炉台旁边。——我注目不动,心中的感想,好似潮水一般的奔涌。一会忽然要下泪,这泪,是感激呢?是信仰呢?是得了安慰呢?这不容我说,我也说不出——”她只能用《圣经》中的话语来表达她那不可言说的感觉:“上帝是我的牧者……使我心里苏醒……”“诸天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他手所创造的……无言无语……声音却流通地极。”

03

爱的哲学源于基督教信仰

冰心不仅在文学风格上表现出她的独特之处,在思想上也唱出一支与众不同的歌,那就是她的“爱的哲学”。正如同她的文学主张,她在思想上也是求中西融会贯通,因着在家庭环境中所耳闻目睹的父亲身上那传统的爱国思想,她找到了基督教义中入世救世的精神;因着她所体验到的母亲那深厚的天性之爱和浸透了“温良恭俭让”的德化人格,她找到了耶稣那爱和牺牲的典范人格。

母爱,童真,自然也是冰心作品的主旋律。她热爱生活,热爱美好的事物,喜爱玫瑰花的神采和风骨。她的纯真、善良、刚毅、勇敢和正直,博得了众多海内外读者的喜爱。

茅盾在《冰心论》中说:“一个人的思想被她的生活经验所决定,外来的思想没有‘适宜的土壤’不会发芽。”这话是用来说明冰心之所以受到基督教等思想的影响,取决于她那充满了爱的家庭生活经验。在这种生活经验的基础上,冰心明确地说:“又因着基督教义的影响,潜隐地形成了我自己的‘爱’的哲学。”

冰心一生不仅仅在文学上,在其他很多方面,也宣扬着上帝的爱。例如,她数次向福建、安徽灾区和“希望工程”捐款,为很多基金会奉献等等。

1999年2月28日,冰心在北京谢世。那一刻,没有悲哀、没有哭泣,只有满屋的玫瑰散发着芬芳;那一刻,没有“悼念”、“追悼”的字眼,唯有横幅上冰心的手书:有了爱就有了一切。

当我们数算作家冰心丰盛的生命果实时,不能不去默想埋藏于地下的、滋养冰心的灵魂,激励她用“爱的哲学”去生活与写作的力量的根源——基督教信仰。也许很少人知道,冰心是一名基督徒。

04

冰心的诗歌

歧路

今天没有歧路,

也不容有歧路了——

上帝!

不安和疑难都融作

感恩的泪眼,

献在你的座前了

春水

我不会弹琴,

我只静默的听着;

我不会绘画,

我只沉寂的看着;

我不会表现万全的爱,

我只虔诚的祷告着。

摘自 http://production.lifejiezou.com/node.php?nid=18922

冰心与基督教

——简析冰心“爱的哲学”中的母爱

◎代 静
(东北师范大学 吉林·长春 130024)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