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音乐家贝多芬与莫扎特的人生和信仰

了解音乐史的人就会知道:基督教音乐并非是近代西方众多音乐中的一种流派,它恰恰是近代西方各种音乐的开端。因此在近代西方音乐发展最快的那一段时期,藉由基督教音乐培育出了许多音乐天才,同时他们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因着对神的敬仰和赞美,他们成就了许多流芳百世的音乐作品。例如:巴赫(1685-1750 )、亨得尔(1685-1759 )、海顿(1732-1809)、莫札特(1756-1791)、貝多芬(1770-1827)…

今天我们要分享的是莫扎特和贝多芬的基督信仰

【晨修晚祷】

图文编辑丨晨修晚祷

莫札特对近代西方音乐的影响

莫札特的音乐对西方音乐引响非常深远, 不仅仅是因为许多音乐家 ( 例如海顿、罗西尼、古诺、柴可夫斯基和马勒 ) 对莫札特的敬仰超过所有其他的音乐家;也不仅仅是因为莫札特影响了许多基督教神学家,例如:齐克果、巴尔塔萨、及巴特。

20 世纪基督教最伟大的神学家巴特曾说:“ 当我有朝一日升上天堂,我将首先去见莫札特,然后才打听奥古斯丁( St. Augustine )和托马斯( A. Thomas )、马丁路德( L. Martin)、加尔文( J. Calrin )和施莱尔马赫( F. Schleiermacher )的所在。”

从这段描述,我们就知道莫札特对他的影响。

而是因为莫札特的音乐保有了非常丰富的基督教音乐之中那「神圣」与「神秘」的本质。

童年种好的信仰支撑他安渡苦难

莫札特的父亲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莫札特三岁开始弹琴、五岁开始作曲。七岁开始在欧洲各大城市中做音乐演出。12 岁时亲自指挥乐团演奏他的第一首弥撒曲。14 岁开始创作歌剧、交响曲。

然而,在莫札特短短在世的 35 年之中,除了十岁之前那段受人宠爱的音乐神童时期之外,其他二十多年的生活都是非常煎熬痛苦的。

由于他同教会的关系不好,受到教会权贵的迫害,一生贫困潦倒。

但是他深知他所拥有的音乐天赋是上帝所赐予的,他愿意用这个天赋创作乐曲来献给上帝、来荣耀上帝。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他受到主教及教会权贵羞辱欺压时,他所创作的教会音乐仍然表达出对上帝及教会信念。

所以他愿意将教会对他的伤害放在一边,愿意将生活的欠缺放在一边,单单透过音乐来表达对上帝的信念,单单透过音乐向世人宣告他的信仰。这样的音乐才更显出、更堪称是「分别为圣」的音乐。

这就是莫札特所创作基督教音乐中那个「神圣」的本质。

因爱神而喜乐

莫札特被列为世界三大弥撒曲之一的 C 小调弥撒曲中的「求主垂怜经」。与巴赫「 B 小调弥撒」、贝多芬「庄严弥撒」并列。

照理说,他的一生遭遇这么多的痛苦及许多不顺遂,莫札特应该会是一个悲观、哀怨的人。他的脸应该很苦很阴、他的音乐应该很忧郁沉闷。

但事实上,恰恰相反,莫札特天天笑口常开、甚至能将欢乐带给身旁的人。

他的音乐与他现实生活中那种辛酸痛苦完全相反,他的音乐总是表显出从悲哀转向欢乐、从挣扎转向解放、从死亡转向光明人生。

他的歌剧作品「魔笛」的尾声正是这种光明驱散黑暗的最佳代表。他的音乐总是以活泼轻快、喜乐光明为主题。

所以莫札特的音乐有一种「神秘」力量!

莫札特的可贵并不在于他是一位音乐天才,音乐每个时代都有许多音乐天才,莫札特的可贵乃是在于他这样的天才:在苦难困境中,不但没有离开过他的信仰,而且还能倚靠信仰,走出人生的死荫幽谷;然后还能在困境中,透过音乐来表达出上帝是可信的、透过音乐表达出在苦难中的喜乐及力量。

因此,莫札特看到的不是生活中的苦难,而是看到在信仰中的喜乐及盼望。他似乎看到那更美的家乡,而欢喜的迎接着每个新的一天。

莫札特的生命是一出精采绝伦的戏、是一出见证基督信仰的戏,令世人及天使在观看后都拍手叫好的戏。

贝多芬

童年的苦难与信仰的种子

1770年12月16日,贝多芬出生在德国的一个贫困的天主教徒家中, 开始了苦难的童年:家境贫寒;父亲酗酒苛刻而不负责任;母亲多病40岁就早早离开了人世;贝多芬十岁被迫退学……

他十二三岁时就已经挑起了超过成年人所负的重担子,十七岁时,年仅四十岁的母亲也不幸去世,给他留下一个愁苦的家——病在摇篮中的妹妹、两个年幼的弟弟和酗酒成性的父亲。

但他从小就有音乐天赋,他的父亲想要把他培养成像莫扎特那样的音乐神童,所以从小就逼他学习钢琴和小提琴。

8岁时,贝多芬已开始在音乐会上表演并尝试作曲,获得了巨大成功,被人称为第二个莫扎特。

因为母亲有虔诚的信仰,从小就把贝多芬送往教会学校学习,在那里他跟着老师学会在圣经的《箴言》中成长,一直都参加教会的礼拜和活动。在成长的过程中,他受良师益友 影响很大,哥特布是一个基督新教徒。

他在日记中写道:"不是原子的偶然碰撞形成了这个世界,如果宇宙的构造反映出的秩序是如此的美丽,那么必定有位创造者:神!"

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进步思想给了他很多启发,从而奠定了他的理想——深信人类平等,追求正义和自由,他用音乐,表达自己的思想。

此后五年,他又写作了第1号到第11号钢琴奏鸣曲,以及第1号到第3号钢琴协奏曲。1799年,贝多芬完成了《第1号交响曲》。他凭着神奇的想象力,接连写作了震惊乐坛的名作。在这些作品中,弥漫着生命的欢愉与热情,表现了空前的自由意境,突破了连莫扎特都受束缚的严格形式。

失聪的打击却获更多的赐福

然而,正在他的音乐事业一帆风顺之际,耳聋失聪的厄运却不幸降临到他的身上。对音乐家而言,失聪无异于灭顶之灾,他再也听不到美妙的旋律了。如果按照正常的自然发展规律推演下去,可以断言:他的音乐艺术生命只能到此为止了。

但是事实却是: 他的最优秀,最重要的作品却是在他耳朵失聪后才创作出来的。他音乐艺术的黄金创作期正是在他失聪之后。《欢乐颂》正是他失聪之后的巅峰之作。

1824年五月,耳聋的贝多芬亲自指挥的这部交响曲上演了,在乐队凯旋般的声音中融汇进来雄伟而庄严的合唱:“欢乐啊!天上美丽圣洁的光辉!……亿万生民,互相拥抱吧!……亿万生民,下跪吧!世人啊,你可感到造物主的存在?到繁星密布的穹苍去找,他就住在那重天九霄。……”

演奏结束,全场起立,欢呼的听众把帽子扔向空中。按当时的习俗,对皇族也只能用三次鼓掌表示欢迎。而这次,听众却一连五次向贝多芬致敬……

真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贝多芬!”他太使人震惊诧异了!他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当他在耳聋之疾缠绕下弹奏出美丽的音符时,当他的一首首雄浑绝美的交响曲回荡在世界各处时。

我们不禁要问:

是一种什么样的超自然的力量,使他能够如此顽强地战胜一个又一个逆境的风暴,持之以恒,永不言败,不断谱出动人的乐曲,弹出高雅的音符?

是一种什么样的超自然的力量,使他如此奇妙地从绝望的黑暗走向辉煌的光明?战胜自我,飞跃极限?

是一种什么样的超自然的力量,使他如此自信地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成为一个无人能及的音乐巨人?从不幸的谷底达到音乐的颠峰?

对于上面的疑问,贝多芬的日记、信件和对话本(耳聋后用来和别人沟通)已经给了我们明确的答案:

在这些资料中,有许多地方他都虔诚地提到 神,这正是他坚定信仰的有力证据。

他说:“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亲近上帝,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远离上帝。”

虽然他后来失聪,但他心灵的听觉变得更为敏锐,能听到整个宇宙的交响乐。他用音乐讴歌生命,赞美生命的创造主。他说:“要一架钢琴出声,需用压力。如你经得起压力,神就要把你压出音调来与天上的音乐相和。

他以自己特有的确信写道:“不是原子的偶然碰撞形成了这个世界,如果宇宙的构造反映出秧序的美丽,那么必定有位创造者: 神。”

失聪的作曲家抒发了他最深的渴望:“全能的神,你鉴查我心中的灵魂,你也测透我的心,知道里面充满了对人的爱和对善的渴望。”

他和神的关系非常个人,在生活中感到不平时他向神寻求答案:“因此,我将平静地忍受一切不合理,并把信心放在你永恒的良善上。哦,我的神,在你自有永有的里面,我的灵在欢唱,你是我的磐石、我的光、我永远的信任。”

1810年,他向一好友坦白自己近乎孩子气的信心。他写道:“我没有朋友,必须独自生活。然而我知道神比其他人更亲近我。我一点也不怕祂,我总是能认识和理解祂。”

在1815年,他甚至表示希望成为一个小教堂的作曲家,在那儿他将把作品献给“永恒的神的荣耀。” 在他的日记中记录着他热烈和虔诚的祷告:“无论怎样,让我转向祂并在创作中结出累累的硕果。”

贝多芬写给他的朋友鲁道夫大公爵的信时说:“我要比其他人更亲近神,并且在人类中彰显祂的荣耀,没有什么比这更棒了。”

贝多芬拥有法文和拉丁文的圣经,至少在晚年,他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与年轻的侄子一起祷告(他的一个弟弟去世后,年幼的侄子由单身的他抚养长大)。

他的图书馆藏有一些基督徒祷告的文献。像托马斯·阿·坎培斯的《效法基督》,还有一本非常著名的克里斯蒂安·斯姆写的《神在大自然奇妙作为的反映》——一位路德派传教士的著作。

1820年贝多芬在对话本中写道他的虔诚而且隐密,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他说:“今天恰是礼拜日,所以我从《圣经》中引点东西给你:“看见你们彼此相爱。”

完成上帝托付

贝多芬了解他属天的任务,曾在遗嘱里写道:“直到完成上帝要我做的,否则我不可能离开这世界。”在日记里一个简短的祷告道出他的心声:“不管如何,让我倚靠你而结满丰盛果实。”

贝多芬说:“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有许多服侍人的机会。我们应效法耶稣,不顾别人的嘲笑,真心诚意地去服侍人,学会在服侍人的过程中体验主的大爱;并在服侍人的事上,学会服侍主。”

他在给兄弟的一封信中说:“神还不愿用死亡把我带走,因为我还负欠甚多!在我出发去天堂之前,必须把圣灵启示我完成的东西留给后人,我才开始写了几个音符。”这是他的最后遗言,那些被他谦卑地称之为“几个音符”的音乐作品,是一位历经苦难,却与命运顽强斗争的勇士留给世界的遗产。

贝多芬毕生热爱生活,并不因耳聋而始终悲观,不因苦难而终生抱怨,他的一生充满了对生命的盼望以及对人生的热爱。他说:“如此美丽的人生我愿再活1000次。”“如果我能活到100岁,我也觉得死得太早。”他爱大自然,常在公园、果园、森林中散步,他说:“我听到树木、岩石在歌唱。”

事实上,贝多芬的确能顾念别人并同情他们的苦恼。当他知道巴赫仅存的女儿需要帮助时,立刻出版了一部新作,将所有的收入赠给了这位老妇人。贝多芬的耳聋日益严重,他越来越退缩回到作曲的工作中,并进入与神之间亲密的关系。

1827年,在临终的床上,他再次向弟弟表示“已作好充分准备”回到神的平安里面。他在生命尽头的最后所做的事是领受圣餐,他的朋友哈顿布瑞纳一直和他在一起,直到他在有暴风雨的那一天去世为止。他亲密的朋友费利克斯·辛德尔坚持说贝多芬的“整个生活是他内心虔诚的证据。”

1827年3月26日晚5点45分,贝多芬逝世了。结束了他苦难却荣耀的一生。这天,突然间雷雨交加、狂风大作,大自然为这位伟大的音家的去世演奏了一曲壮丽的交响乐。他离开了这个众声喧哗的世界,回到那美好无比的天家。他的那些乐章,穿越几百年的历史隧道,鼓舞着一代又一代心灵。

贝多芬的葬礼是英雄的葬仪,送葬的队伍有两万多人。许多人都痛哭失声……。

一年之后,有一位单身贵族妇女,来到贝多芬的墓前,默默地献上一束鲜花,伫立良久。她就是丹莱莎——贝多芬永久的也是唯一的恋人。由于门第之见等阻隔,互相深爱着的二人最终没能走进婚姻的殿堂。贝多芬,终身未娶;丹莱莎,终身未嫁……

贝多芬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贝多芬的一生是喜乐的一生。在苦难中有喜乐,在黑暗中有盼望。彰显 神的荣耀!

贝多芬的一生是奇妙的一生,贝多芬的一生是辉煌的一生。在奇妙中成就辉煌,在残缺中超越极限。彰显 神的大能!

贝多芬的一生是孤独的一生,贝多芬的一生是依靠的一生。在孤独中有依靠,在寂静中有天音。彰显 神的大爱!

贝多芬的一生,是完成上帝托付的一生!

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做刚强的人。

——以弗所书 6:10

  大卫是“作以色列的美歌者”(The sweet psalmist of Israel),与他敬畏神,得闻天韻不无关系(撒母耳记下23:1)。大卫的诗中说:“在你〔神〕那里有生命的源头;在你的光中,我们必得见光。”(诗篇36:9)中世纪以降,西方卓越的音乐家,多自圣经取材;当代西方主流社会包括音乐家,似乎失去了这样的智慧,所以只能以自我为中心,发洩自己,娛乐人,而不能造就人,是很可惜的事。圣经说到离开神的结果:“〔你们〕离棄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利米书2:13)
  深盼基督徒音乐家,能夠传扬上面来的信息,像大卫一样,以琴韻驱走邪魔,带来使人心思清醒的和风。

摘自

https://new.qq.com/omn/20191027/20191027A007L400.html?pc

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诗班圣诞节咏唱的诗歌隐藏儿童教育的主题: 在大卫城中(Once in Royal David’s City)

圣诞颂歌:在大卫城中(Once in Royal David’s City)

 
这首诗歌的词作者是塞西尔·弗朗西斯·亚历山大,1818年出生于爱尔兰的都柏林,圣诗作家和诗人。1848年出版了《儿童圣诗集》(Hymns for Little Children),至十九世纪末期,《儿童圣诗集》已经被六十九次再版。其中包括,《万物光明美丽》(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远处的绿色山岗》(There Is a Green Hill Far Away)《在大卫城中》(Once in Royal David’s City)
 
我们现在不会把《在大卫城里》这首圣诞诗歌当作儿歌来唱,但是它当初确实是为小朋友们所创作的。塞西尔自童年期就开始热衷写作,二十出头就已经是人们熟知的作家,其中包括很多的儿童诗词。她的丈夫曾被授予北爱尔兰的德里主教的职位。塞西尔十分看重她被授予的职分,经常陪同她的丈夫到各个不同的教会去探访,也花很多的时间与这些教会中的儿童相处。很多的历史记录都表明了她对于弱势和边缘人群的爱心。她用最初创作所得的稿费创立了一所聋人学校,她还是“德里失足女性之家”(Derry Home for Fallen Women)的主要捐助者之一,并且时常去探访周边穷困和患病的人。她的很多诗歌在全世界各地都广为传唱,包括《万物光明美丽》(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远处的绿色山岗》(There Is a Green Hill Far Away)《在大卫城中》(Once in Royal David’s City) 等。她创作了一系列的儿童诗歌用来为小朋友们解释《使徒信经》中的内容。《在大卫城里》这首诗歌是用来解释信经中“因圣灵感孕,由童贞女马利亚所生”这一句。其中,“大卫城”所指的就是伯利恒,源自圣经《撒母耳记上》16章中所记载,神差遣撒母耳去膏立耶西的儿子接替扫罗做以色列的王的历史故事。当时,耶西让他的七个儿子依次从撒母耳面前经过,可是撒母耳却问他,“你的儿子都在这里吗?”当然不是,他最小的儿子,大卫,当时在外面放羊。神不会废长立幼吧?是的,这一次神就是膏立了耶西的幺子,为让我们明白,人都是看外在的事物,就像是身份地位等,而我们的神祂看透人的内心。主知道这个小小年纪的牧羊人有着一颗属祂的心。于是祂让撒母耳膏立了大卫,而大卫后来则成为以色列历史上最伟大的王。
 
塞西尔用儿童诗歌揭示《使徒信经》的内容,《在大卫城中》正是一首儿童诗歌,用以解释耶稣基督由童女马利亚所生。
 
“约瑟也从加利利的拿撒勒城上犹太去,到了大卫的城,名叫伯利恒,因他本是大卫一族一家的人。要和他所聘之妻马利亚,一同报名上册。那时马利亚的身孕已经重了。他们在那里的时候,马利亚的产期到了。就生了头胎的儿子,用布包起来,放在马槽里,因为客店里没有地方。”(路2:4-7)
 
塞西尔把《儿童赞美诗》的版税捐献给学校和教区聋哑人机构。1895年她去世时在伦敦的葬礼上有巨大的人潮为她送行。
 
诗歌的曲作者是管风琴师、作曲家亨利•高特莱特(Henry J. Gauntlett),他1949年为这首赞美诗谱曲。自1919年开始,英国广播电台(BBC)向全球同步直播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引以为傲的传统—— “九篇读经和圣诞颂歌庆典” ,这首圣诞诗歌《在大卫城中》成为剑桥国王学院 “九篇读经和圣诞颂歌庆典” 的开场序曲—进堂咏。第一段歌词通常由男生独唱,第二段歌词通常由诗班演唱,第三段歌词由会众齐声合唱,从第二段开始加入管风琴伴奏。
 
1)古时候在大卫城中,一个卑微马棚里,母亲诞下幼小婴孩,马槽充作祂小床,马利亚是祂慈母,主耶稣是小圣婴。
 
2)祂从天上降临世间,祂是神,万有主宰,简陋草棚作祂住所,马槽当作祂摇篮,我救主圣洁谦虚,甘与贫苦人同居。
 
3)主耶稣在幼小时候,对母亲敬爱顺从,童年时温良且柔顺,安睡在慈母怀中,神儿女都当如此,效法祂顺服谦恭。
 
4)借着主救赎与慈爱,我将亲见祂圣面,那温柔慈爱的婴孩是救主,今居高天,祂要领我们进入祂所住美好地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dDeFgXXG-s

https://www.youtube.com/results?search_query=once+in+david%27s+royal+city+lyrics

如果仔细推敲这几段歌词的内容,就能够看出它的的确确是一首为儿童所作的诗歌。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它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传唱,直到今天成为一首备受各个年龄层所喜爱的圣诞诗歌。自1918年起,这首诗歌还被选定为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在每年圣诞前夜所举行的“九篇读经与圣诞颂歌庆典”(The Festival of Nine Lessons and Carols)固定的进堂咏。这个富有创意的圣诞崇拜庆典自1928年起由英国广播电台(BBC)同步直播至今。主耶稣,我们向祢祷告,求祢让我们拥有像小孩子那般的信心来信靠祢。阿们。

“九篇读经与圣诞颂歌庆典”简介

每年圣诞(十二月二十四日及二十五日)由英国广播电台(BBC)同步直播到世界各地的, 是剑桥大学国王学院最引以为傲的传统“九篇读经与圣诞颂歌庆典”,其雏形诞生于1918年,由时任院长34岁的埃里克•米尔纳-怀特(Eric Milner-White)策划。而现今这套庆典却是在19世纪特鲁洛教区主教爱德华•怀特•本森(Edward White Benson,后来的坎特伯雷大主教)创立的一套圣诞礼拜的基础上改编而成的。

“九篇读经与圣诞颂歌庆典”,由九段圣经经文(Nine Lessons)与圣诞颂歌(Carols)组成。每一年,颂歌曲目会有更换,但庆典的读经与祈祷部分是固定不变的。庆典的进堂咏也是固定的,就是诗歌《在大卫城里》。所选经文以短小的章节,将人类始祖的堕落、有关弥赛亚的预言与救主耶稣的诞生整个福音史实简单明了地朗诵出来。

庆典中读经的顺序严格依照年龄与辈份排定:通常由合唱团男童(chorister)开始,然后是合唱团的成年团员(choral scholar),而后是各界代表和校牧人员。各段经文之间会穿插有不同的诗歌。有些诗歌则要求听众依据手册的指示共同合唱。

摘自任运生生命季刊微信专稿和KBM的个人空间

http://www.sinovision.net/home/space/do/blog/uid/388329/id/329505.html

巴赫(近代西方音乐之父)创作灵感的源头

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1685年~1750年),德国作曲家,杰出的管风琴、小提琴、大键琴演奏家,世人普遍认为其是音乐史上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并尊称他为“西方近代音乐之父”,他也是西方文化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巴赫自己在一生中并未享有盛名,而且在死后五十年中就已被世人遗忘。但是在近一个半世纪中他的名气却在不断地增长。

巴赫在世时,作品不为人们所理解,他既没有显赫的地位,也没有赢得社会的承认。1829年门德尔松在莱比锡指挥上演了巴赫的《马太受难曲》,从此世界开始关注巴赫。莫扎特和贝多芬发现了他的宝贵价值。他们被巴赫音乐的深刻,完美与无懈可击所震动。当贝多芬第一次看到巴赫的某些作品时,不禁惊叹道:“他不是小溪(巴赫的名字德文Bach,是“小溪”的意思),是大海!” 肖邦在举行他的音乐会之前练习巴赫的作品,李斯特把巴赫的一些管风琴作品改编为钢琴曲,舒曼是巴赫协会的创始人之一,这个组织承担了出版这位大师作品的完整版本的巨大任务。

今天,走遍世界各地,到处都能听到巴赫的音乐。其中,许多作品早已被列为艺术院校培养学生的必修教材和国际重大音乐比赛的参赛曲目。以下是关于巴赫创作灵感的翻译文章。

brown booklet in a brown wooden piano close up photography
Photo by Aramis Cartam on Pexels.com

译:小芝麻;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ithout Luther, There Would Be No Bach: How the Reformation Influenced Faith and Work Today

Bethany Jenkins(贝瑟尼·L·简肯斯)是真理论坛(The Veritas Forum)的副主席,在福音联盟发表过很多文章,她也是国王学院(The King’s College)的高级研究员。她曾在国会、州政府办公室,以及华尔街和 Big Law 律师事务所工作。她本科毕业于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并在哥伦比亚法学院(Columbia Law School)获得她的法律硕士(JD)。贝瑟尼在纽约和波士顿两头工作,喜欢在中央公园沿着查尔斯河(Charles River)跑步。她是救赎主长老会(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的积极成员。

摘自 https://www.tgcchinese.org/article/without-luther-there-would-be-no-bach

马丁·路德和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从未谋面,这两位德国人的年龄相差两百多岁。但是假如没有路德,就不会有巴赫。

巴赫在48岁那年收到一本路德所译制的圣经,他在页面空白处做了大量的标注,这本圣经帮助他塑造了神学音乐观。他在历代志上25章大卫的乐师名单旁边写道:“所有讨神喜悦的音乐之基石正是这一章。” 历代志下5:11-14描绘了圣殿里的乐师们赞美神的场景,他在旁边写道:“在敬拜的音乐奏响时,神和他的慈爱总是同在。”

巴赫拥抱了路德神学的工作观,将他所有的音乐作品——无论是圣诗或是世俗的音乐剧——都看作是回应从神而来的呼召。他相信他的作品有两个目的:“所有音乐的终极目标和原因不外乎(1)荣耀神和(2)带来灵魂的复苏。” 所以,他所有的教会音乐和大多数的世俗歌曲都签写着“S.D.G.”— Soli Deo Gloria(拉丁文),意即荣耀唯独归于神。

architecture art cathedral chapel
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com

要不是路德,巴赫不会明白所有工作都是尊贵的(无论是圣工还是世俗工作),也不会知道工作也是爱邻舍的方式。

但路德又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呢?

那些蒙“召”的人
路德出生于一个把神职工作高举过其他事情的教会文化中。在中世纪晚期,只有祭司和其他教会工作才可以被称为是“呼召”和“使命”,只有他们才是“属灵产业”的一部分。其他人——从农夫到律师再到国王——都有其存在的必要,但都是属世的职业。

修道运动就是呼吁神职人员离开每天生活的世界并且进入沙漠或者修道院,这运动进一步加强了这一圣俗二分的观念。因此,普通信徒被看作是二等的,生活被分割为“神圣的”和“世俗的”,并且所有信徒都是祭司这一观点被边缘化。但是路德却没忽视这个问题。

出于爱的工作带来爱的增长
路德想将信心和每日的生活联系起来。我们每一个人,他论述到,都是祭司——无论我们的生活多么的平庸:

把教皇、主教、祭司和修道士所从事的称为“属灵的产业”,而把王子、领主、工匠和农夫所从事的称为“世俗的产业”。这说法的的确确是谎言和伪善。所以无论何人都不需要被此威吓,原因就是:每一个基督徒都确实是属灵的产业,并且除了工作地点的区别之外这些职业之间并没什么不同……我们借着洗礼都成为神圣的祭司,如圣彼得所说:“你们是君尊的祭司和圣洁的国度”(彼得前书2:9)。启示录说:“祂用自己的血让我们做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启示录5:9-10)。所以“天职”(Vocation),既包括了宗教事工也包括非宗教工作——家庭职责,公民义务,和普通的雇佣。做工之人的信心才是让工作“基督化”的,而不是工作的种类。路德写道:修道士和祭司的工作,虽然可能是神圣并且艰巨的,但是在神的眼里却和在乡下田间的农民或者操持着家务的家庭主妇没有一丝区别,神单单通过信心来衡量一切工作。这种信心,他相信,是在每天的工作中显明的。“出于爱的工作带来爱的增长,”路德将这句话张贴在所有维滕堡圣教会的门上(论文44)。对于他来说,做工是爱邻舍的最好方式之一。提摩太·凯勒总结到:我们在做工时,就像路德宗常说的那样,是“神的手指”,是代理祂对他人从天而降之爱的人。这样的认知使工作的目的从养家糊口上升为爱我们的邻舍。

各样的工作
约翰·加尔文和其他加尔文主义者(比如凯波尔),更加充实了我们对工作的理解。工作不仅仅是爱邻舍的一种方式,也同样是爱神和荣耀神的方式。通过把圣经故事总结为创造,堕落,救赎,以及和好,每个基督徒都有创造和展示神原本创造之奇妙的呼召。凯勒这样解释:是的,我们应该爱我们的邻舍,但是基督教给了我们关于人性的非常明确的教导以及如何能使人类繁荣的方法。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工作能够符合这些认知。有信心的工作,必然是由基督徒“世界观”所带动的。换句话来说,我们的信心揭示了我们如何着手我们的工作——而不仅仅是我们如何对待我们的邻舍。这是一个我们爱和荣耀神的场所,靠着信心献上我们所做的工(歌罗西书3:23)。实践律法,举例来说,不仅仅是爱邻舍的一种方式;同样也是进一步在我们的社区展现圣经正义的方式。换一种方式表达,神不止关心律师;祂也关心律法(箴言8:15;11:1)。

工具箱里的工具
尽管对于信仰和工作路德和加尔文的某些看法截然不同,但是这两位改革者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相似。他们捍卫每一份工作的尊严并且拒绝区分“圣洁”和“世俗”。他们都坚持信徒皆祭司,颂扬人们所从事的普通工作。路德的关注点在于工作是爱邻舍的方式,加尔文却关注于工作是爱和荣耀神的方式。格雷格·福斯特(Greg Forster)解释道:路德强烈拒绝直接将神和我们的工作直接联系起来,害怕将工作当做义的。神在我们的工作中放了一个呼召,路德论述到,因为他希望我们服侍邻舍,不是因为他希望我们服侍他。路德曾经说过,“神不需要你的好行为,但是你的邻居需要”。并且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加尔文坚持我们每日的工作必须是直接爱和服侍以及荣耀神本身的,外加爱我们的邻舍。尽管这是两者相比的一个尖锐点,但是这些想法并不是相反的。我们可以把他们当做工具箱里的工具——在不同的环境下有用。

在那些工作性质比较静态的地方——人们在这些岗位上工作多年或者每天从事相同的工作(经常被叫做“蓝领”)——路德把工作当做爱邻舍的一种方式,这能够在工作中给他们带来激励和维持。的确这能鼓励我们在每天工作的小事上有信心,即便我们无法看到神借着我们的劳动所成就的事情。

人们在不同的职业季节,同样会发现路德关于工作是爱邻舍的延伸。比方说,去年我40了,我开始关心我的工作到底有多重要。那时路德的神学观支撑了我。即便我感觉我无法扩大我工作的影响力,我知道我正在透过我每日的工作爱我的邻舍们:我的读者们,我的学生们,我的同事们。

但对于工作更加动态的那些工作场所来说,也就是那些人们容易换工作、并且工作的评估是成果导向的职业(经常被称为“白领”),加尔文强调工作是我们爱神和荣耀赐生命之神的途径。这可以帮助那些寻求如何用信仰影响他们工作的人,比如演员或广告行业。呼召在这些工作场所的基督徒去圣经里找寻可应用的原则是门徒训练和成圣的必要部分。

借着信心摆上
当然,路德、加尔文,和其他的改革者都论及了信仰和工作的不同方面,我们至今仍在持续讨论和争辩。但是巴赫的生命和工作教导了我们一幅宗教改革所所描绘的美丽图景——就是我们的工作既可以爱我们的邻舍也可以荣耀神。通过工作我们可以操练顺服最大的诫命(马太福音22:36-40)。所以,请把我们的工作借着信心献给神。

介绍英国广播公司 BBC 从1961开始的每周赞美之歌(SONGS OF PRAISE) 基督教歌曲节目

从1961到如今的英国广播公司 BBC 的赞美之歌(SONGS OF PRAISE) 基督教歌曲节目每周在许多国家播放。这是世界上播放时期最长的赞美人类的创造主和救赎主上帝和耶稣基督的基督教电视节目。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也是该节目观众之一。一首圣诗这样唱道:“地球上那些不同时代骄傲的帝国都会过去,救主耶稣基督,你的国度将存到永远。”

Songs of Praise is a BBC Television religious program that presents Christian hymns which first aired in October 1961. The first edition was broadcast from the Tabernacle Baptist Church in Cardiff, and the series is one of the longest running of its kind on television anywhere in the world. In the early 1990s, the weekly viewership of the show was about twenty-five per cent of the British population. In 1998, the average viewership was between 5 and 6 million. The program staged its largest event at the Millennium Stadium in Cardiff on the first Sunday of 2000. A live audience of over 60,000 people came to sing hymns, with a 6,000 piece choir, an orchestra of 100 harps, the band of the Welsh Guards and an anthem specially written by Lord Andrew Lloyd Webber.

BBC 英国广播公司赞美之歌官方网站

(BBC SONGS OF PRAISE OFFICIAL WEBSITE)

BBC 英国广播公司赞美之歌官方脸书

(BBC SONGS OF PRAISE OFFICIAL FACEBOOK)

如果你在中国大陆,也可以点击以下链接收看其中一些视频:

http://www.soku.com/search_video/q_SONGS+OF+PRAISE+BBC_limitdate_0?spm=a2h0k.8191407.0.0&site=14&_lg=10&orderby=3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U2NjM4MjI0.html?spm=a2hzp.8253876.0.0&f=17176048

如果你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地区,有许多网站可以收看。您也可点击以下一些链接收看:

Songs of Praise top 10 Christmas Carols in the UK (BBC 赞美之歌 英国前10名圣诞颂歌)

Songs of Praise 50th Anniversary Show Part 1 (BBC 赞美之歌50周年纪念演出-1)

Songs of Praise 50th Anniversary Show Part 2 (BBC 赞美之歌50周年纪念演出-2)

Songs of Praise Scripture Union 150 years and the Queen (BBC 赞美之歌歌手和女王一起庆祝圣经公会成立150周年)

纪念二战和抗日战争70周年的BBC基督教赞美之歌节目片段

mkariobangi 收集的几千首BBC 赞美之歌

Choirs on TV 收集的几千首BBC 赞美之歌

BBC 赞美之歌 YOUTUBE 网站

CJM MUSIC for BBC Songs of Praise

HIMaachen 收集的几千首BBC 赞美之歌

David Fitzgerald 收集的几千首BBC 赞美之歌

英国最著名的十大圣诞圣歌 Most Popular Top 10 Christmas Carol in Great Britain

Alsop收集的几千首BBC 赞美之歌

某人收集的多首BBC 赞美之歌

其中的著名英语赞美诗:

Christ be Our Light (基督我们的光明)

Brother, Sister Let Me Serve You-1 (兄弟姐妹让我服务你)

Brother, Sister Let Me Serve You-2 (兄弟姐妹让我服务你)

Shine Jesus Shine (照耀吧耶稣) – 中文字幕

Shine Jesus Shine (照耀吧耶稣)

In Christ Only (唯独耶稣)

Hear I am, Lord (我在这里)

Immanuel (以马内利-神和我们同在-儿童歌曲)

Love Divine (圣洁的爱)

I am the Bread of Life (我是生命的粮)

Be Thou My Vision (成为我异象) – CJM MUSIC

Be Thou My Vision (成为我异象) – Katherine Jenkins  

How Great Thou Art (你真伟大) – Aled Jones

How Great Thou Art-1 (你真伟大) – Katherine Jenkins

How Great Thou Art-2 (你真伟大) – Katherine Jenkins

Great is Thy Faithfulness (你的信实广大)

Be Still for the Presence of the Lord (安静,主的同在在这里)

And Can it be That I Should Gain (奇异的爱,怎能如此)

The Lord’s My Shepherd (主耶稣是我的牧者) – Lexie Stobie

Holy, Holy, Holy-1 (圣哉,圣哉,圣哉)

Holy, Holy, Holy-2 (圣哉,圣哉,圣哉)

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千舌歌唱赞美)

The Church’s One Foundation (教会的唯一根基是耶稣基督)

Calon Lan (纯洁的心-威尔士民歌)

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 (一切都明亮而美丽的创造生物)

I heard the voice of Jesus say (我听到了耶稣的声音)

Jesu, Lover of My Soul (耶稣我的灵魂的爱人)

Thy Kingdom, O GOD (你的王国来了)

Thy Hand, O GOD, Has Guided (上帝啊,这是你引导我们的手臂)

I, The Lord Of Sea And Sky (我,大海和天空之主)

Eternal Father, Strong to Save (永远的父亲,强大的拯救)

I Stand Amazed (我惊讶)

Mine Eyes Have Seen The Glory (我的眼睛看到了荣耀)

Dear Lord Father of Mankind (亲爱的人类之父)

Be Still, for the Presence of the Lord (在主的面前, 保持安静)

Blessed Assurance (有福的确据,基督属我)

To GOD be The Glory (上帝是荣耀)

Make Me a Channel of Your Peace (让我成为你和平的通道)

Love Divine (神圣纯洁的爱)

Let Your Living Water Flow (让生命泉水涌流)

Your Love, Shining Like The Sun (你的爱像太阳一样闪耀着)

Amazing Love, How Can It Be (奇异的爱,怎能如此)

Breathe (生命的气息)

Here is The Love Vast As the Ocean (爱像大海那样的宽广) – 1906年威尔士复兴主题歌 Phatfish 版本

Here is The Love Vast As the Ocean (爱像大海那样的宽广) – 1906年威尔士复兴主题歌 Katherine Jenkins 版本

Here is The Love Vast As the Ocean (爱像大海那样的宽广) – 1906年威尔士复兴主题歌 Robin Mark 版本

Here is The Love Vast As the Ocean (爱像大海那样的宽广) – 1906年威尔士复兴主题歌 威尔士语英语双语版本

在1906年英国威尔士地区大复兴中,一年之内共有十万人悔改得救,各阶层中都有人信主,包括赌徒,赛兔者,都来到基督面前。大复兴的影响深入整个威尔士社会:社会道德大大的改进,人们的的生活大大地改变。酒吧和戏院一家一家地都倒闭了,酿酒业遭到重大的损失;在某地一个戏剧公司觉得必须离开那地,因全“世界”都在祷告,得到观众的盼望已是断绝;积欠的很久的债务都偿清了;偷来的东西都送归原主;火车上,电车上,矿场里,到处都有祷告聚会;青年人退还奖章和文凭,因为他是用不义的方法来得到的;社会治安变好,很多地方的法官无案可审,律师也失业了,便组诗班去各地献诗;国会议员脱离无聊的政治议题,省下的时间便去参加祷告会;报纸没有暴行和八卦新闻可报导,改为报导各地复兴的消息;店里所存的圣经都买尽了;工人的工作产量,比数年中之产量更多;政治的集会和球赛只能延期,因为议员和球员都参加这复兴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