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牧者谈通过基督化教育培养敬虔的后代

我还没有认识我妻子之前,她是广州当时惟一的一所ACE国际学校的第一个中国老师。在我们交往的过程中,从订婚到结婚,我都没有太多关注这所学校的教育模式,以及信仰与教育的关系。后来,我们有了孩子,有了老大和老二,便鼓励妻子在家中做全职妈妈。到了老大三岁多的时候,我们开始思考她上学的问题。这个时候,广州有了另一家ACE的学校,是专门为中国孩子开设的第一家学校。该校的校长也是我们夫妇的好友,她本来是邀请我的妻子去他们学校做兼职老师;同时将我们的老大带到那里上学。但考虑到支持这家学校的教会有灵恩背景,当时就没有答应。这时,我和一些同工便想:为什么我们自己不做一家呢?

在教会归正的过程中,教育问题的重要性日渐凸显。回顾中国教会的历史就可以发现,在一九四九年之前,教会办教育可谓风生水起,教会学校水平之高,让国立的学校亦望尘莫及。但在一九四九年之后,基督教被新政权打击,基督教教育也被迫中断。那么,到了我们这一代基督徒,孩子跟我们一起成长,我们把孩子交给什么的人来教育?我们这一代父母应当作出自己的决定和选择。上帝把这个责任放在我们面前,我们不能让孩子再像我们当年那样接受无神论、进化论和共产主义的谎言教育了。我们便决定自己开一家基督化教育的学校。

目前,中国的基督化教育的几个系统,都是来自于美国。我们认为,最好的一种是ACE的模式。妻子有过在其中服务的经历,认为他们的教育方式最符合圣经的教导。美国著名教育家、国际基督教育事工创立者侯维德(Donald Howard)博士对教育所作的定义是:教育是生命!是人与人之间,代与代之间生命的交流。生命是什么?耶稣说:我来是让你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作为基督徒,我们相信通过信靠主耶稣作救主和学习耶稣的榜样,就能真正拥有丰盛的生命,并把这种生命传给孩子。圣经是生命之书,圣经中说: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申命记》六章五至七节)

神赋予父母的责任是训练孩子们像耶稣一样活,一样顺服神。我们对孩子承担的义务和我们个人对神,对配偶承担的义务不同,作为父母,我们在地上拥有的责任没有比这个更大的了。而ACE的学校教育是基督教家庭的扩展。它存在的目的是与父母合作,帮助父母们完成这项神圣的义务,给孩子提供最好的基督徒环境。学校老师与家长紧密配合,一起训练孩子来跟随耶稣。

在专业上,ACE有悠久的历史、庞大的资源和丰富的实践,正如负责人所介绍的那样:由专业教育人士组成的全球事奉代表团队,目前服侍一百三十一个国家中超过七千三百所学校和成千上万的家庭教育者。国际集团办公中心内一支由三百名专业人士组成的常驻团队为全球圣经教育改革支持网络提供教材、培训和教师大会方面的服务。

一般进入ACE系统,就好像加盟店一样,有三种方式:一是教会学校,即这个学校是有某地方教会支持的;二是基督教学校,这个学校并没有隶属于某教会;三是家庭学校,是更小规模的家庭模式。我们选择教会学校的模式,把学校当作在教会权柄之下的一个事工。既然我们叫天嗣教会,就成立一个天嗣学习中心,并在工商那里正式注册为天嗣教育咨询服务部,算是一个个体户吧。我们是从七年前开始的,当时只有十几个孩子,还在一所公寓楼里。到了有三十多个孩子的时候,有关部门来查我们,我们才搬出来,并在第三年作了工商户的正式注册。

近年来,中国是全球基督徒人数增长最快的地区,也是基督化教育发展最快的地区。ACE专门成立了一个中国办事处,在这个过程中做帮助者的角色,帮助中国家庭教会开拓新的学校,分享基督化教育的理念。特别是帮助培养老师、培养见习校长等。目前,中国已经有了二十多家ACE的学校,今年暑假将增加到三四十家。未来一两年内,还将超过一百家。

采访者:你们目前的学生和老师的情况是怎样的?课程设置又是怎样的?

张福大:我们的老师百分之九十都是教会的会友,教导学生接受神本的神学观。我们认为,学校是家庭的延伸,而不是取代家庭,大部分老师都是妈妈,知道如何平衡家庭与学校的关系。还有一部分未婚的、受过专业教育训练的弟兄姊妹。目前,我们有老师二十多人、学生九十多,在ACE系统中算是较大的一所学校了。

我们的教材采取美国ACE的英文教材,课程分为六大门类:基础教育、英语词汇、数学、文学(本国语言)、科学以及社会学,每一门课程前面都有圣经依据,每一个知识点都不会违背圣经。在这个意义上,基督化教育是对传统教育的颠覆。我们首先帮助孩子有智慧,有智慧才有聪明,有聪明才懂得如何学习知识。什么是智慧呢?每个基督徒都知道,认识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之后,才是聪明让我们远离恶,知识给我们带来技能。这一优先的次序不能搞乱。比如,处理进化论的问题时,就教导学生说,它不是真理,它只是一种错误的学说、假设。这样,孩子就能学会认真思考、行事负责任、有智慧地生活。

ACE的教材的基本哲学理念始于自然律(神的律法),让学生在相应的发展层次和动机阶段培养形象和抽象推理技巧。课程精心挑选词汇,从简单到复杂,从具体到抽象,从第一阶段到毕业,作螺旋上升式的、循环往复的发展。每一个新概念都有定义,经过五到七次运用,达到熟练掌握的程度。信息关注于何人何事何地何时,这就是知识的层面。等到学生进入青少年阶段,把学习扩展到抽象和认识推理层次,关注点便转向为什么如何行。这就是聪明的层面。而智慧是最高的一层:就是有意识地对现实作出回应。学生不仅要学习怎样谋生,还一定要学习怎样生活。智慧就是生活最高质量的表现,就是可以观察得到的对圣经原则的运用。

采访者:ACE的教育特别重视个性化,特别重视孩子的品格教育。

张福大:是的。从圣经出发,我们坚信,每一个孩子都是神独特的创造,都有神特别的旨意。因此,我们将整个教育系统个体化,为了满足每个孩子不同的需要,使其在身体、智力、情绪和属灵各方面都有发展。在整个教学过程中,尽量采用个体化的方式,每一位学生都有自己私人的办公室,就是自己的学习区,在当中接受个体化的学习辅助,学习全面和连贯的课程,不断进深。让学生自己承担学习的责任,教导学生如何学习长进到成熟,在求学期间就懂得不逃避生命中的困难和问题,而是去应付和解决它们。

ACE的教育方案,将六十种理想的品格特征和传统价值观融合进入一套自然的学习结构,鼓励学生对家庭、社区和上帝承担责任。这六十种品格特征是:懂得欣赏、专注、接受调遣、委身、富有同情心、关心、自信、考虑周到、执着、满足、合作、有勇气、有创意、 决断、谦让、可靠、决心坚定、勤奋、有分辨力、有谋略、有效率、公正、公平、信实、无畏、灵活、饶恕、友好、慷慨、温柔、诚实、谦卑、喜乐、仁慈、忠心、柔和、怜悯、善于观察、乐观、忍耐、和平、坚忍、有说服力、慎重、守时、果断、机智、尊重人、负责任、有安全感、自控、真诚、顺服、老练、节制、善始善终、节俭、宽容、追求真理、贞洁。

采访者:那么,学生的学习成绩如何测定呢?

张福大:我们没有统一的考试,连学习成绩的评定也是个体化的。每门课程都有四个单元,一个单元的学习完成了,学生可以向老师申请口试。口试是锻炼口语,口试通过之后,老师会问,你做好准备明天考试吗?如果学生说准备好了,老师就将学生的课本收回,这样可以避免学生连夜强化记忆。第二天,老师发给学生试卷,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然后将标准答案发给学生,由学生自己批阅,错了就打叉,并注明是在哪里找到正确答案的。这就是一个自我测试的过程。一般的课程是九十分及格,文学课程稍微难一些,是八十八分及格。

采访者:由于ACE的课程设立与中国的公立教育无法对接,所以从你们学校毕业的学生,根本无法参加统一的高考。那么,在你们这里念完书之后,学生该怎么办呢?

张福大:这确实是一个超乎我们目前能力范围的问题。我们今年有了第一个高中毕业生,他的父母是外贸学校的毕业生,从事外贸工作,家庭情况比较好。所以,他会参加美国的高考,计划去美国读大学。

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国内不承认我们的学历,很难在国内上大学。我们本来的发展方向不是将高中毕业生送到国外,而是培养敬虔的后代,让他们在国内读大学,但目前来看很难。那么,神会不会继续给我们开路,让我们以后办基督教的大学,这样就能接收我们的毕业生了?现在来看似乎很难,但如果神开路,再难的事情也是可能的。也许,这就是神给我们这一代基督徒的挑战吧。

采访者:你妻子是学校的校长,负责教会的日常事务;你是教会派遣到学生的督导,处理属灵的事务。那么,你的主要工作主要有那些呢?

张福大:像我们这样一种由教会支持的学校,都会设置督导这一职位。督导必须是教会同工会的同工,由同工会推选出来,代表同工会,也向同工会负责,每年都要向同工会提交一份报告。除了属灵上的监督之外,督导还负责学校的财务的审查。

校长处理教育上的专业事务,除了日常的教学之外,还有员工聘用、薪资制订、家长培训等。而由牧者担任的督导,是学校在属灵上的带领人,带领老师灵修,帮助老师确立和领受神的异象。我特别鼓励老师尽可能要稳定,有异象的老师才会长久地留下来,而没有异象的、负担不一样的老师,一般一两年甚至更快就会离开。

我在学校具体的工作主要是,每天早上八点到八点半,带领所有老师一起灵修。每周星期一,跟学生做一次集体分享。但我不从学校领取薪水。

采访者:学生的来源是怎样的呢?一定要是基督徒家庭的孩子吗?学校与家长之间以何种方式来达成互动呢?

张福大:绝大多数学生都是教会会友的孩子,或者至少父母有一方是信主的。一般来说,我们不收没有信仰的家庭的孩子或其他宗教背景家庭的孩子。但是,最近有一个例外,有一个印度教家庭的孩子也到我们学校学习。但对这个问题我们还没有最后的决定,以后是不是可以开个口子,把基督化教育当作一种传福音的管道?这样做会不会引发教育理念背后的信仰的冲突?

所以,我们特别强调家长的参与和支持,家长必须认同我们的教育理念,支持孩子来这里上学。其次,家长在财政上上要及时到位,我们的收费处于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之间的一个中等水平。第三,如果孩子出现问题,家长要与学校一同来管教孩子,既然学校是家庭的延伸,那么我们是以学校来帮助家庭,家庭教育才是首要的。第四,即便学校出现客观上的不理想的情况,家长亦不能消极否定和悲观面对,而应当以积极、乐观、肯定的心态来面对。包括面对来自政府的压力,家长也要做好准备。因为这毕竟是一个灰色地带,政府前来施加压力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我们还希望那些有恩赐的家长,到学校来当义工。比如,在我们的家长中,有国家和省一级的游泳队、击剑队的运动员,我们会邀请这样的家长来学校,给大家上几节游泳课和击剑课。我们非常欢迎有特殊技能的家长来当临时老师

我们还有一个特色是设立了学校商店,里面的商品要用学校货币来购买。而学校货币是学生在学校有突出表现后获得的奖励。对于学校商店里的商品,家长可以有所奉献,比如有创意的旅游产品、玩具等。家长既可以买来捐献给学校,也可以将商品的信息告知学校,由学校来购买。我们鼓励家长多参与学校的事务。比如,最近我们从台湾订购了一批如何建造孩子的品格的书籍,不仅由老师带领孩子学习,还举办家长学习班,每个礼拜邀请家长到学校来学习一次。

采访者:若从商业运作的角度上来看,学校现在可以实现盈利吗?

张福大:学校刚刚创办的第一年是亏本的,第二年基本实现收支平衡,第三年就略有盈利了,逐渐积攒了一点储备金。但我们跟其他那些教育机构相比,不是以赚钱和发财为目的,而是培养有敬虔的信仰的后代,收费在同等质量的学校中偏低,老师的收入也稍稍偏低。学校现在是教会的一项最复杂的事工。

采访者:既然隶属于ACE系统,他们向学校提供哪些帮助呢?

张福大:ACE在中国的第一个学校,是十多年前由一位美国弟兄创办的家庭学校,叫恩惠学校,是一个注册的学校,但只能收外国人的孩子。然后,一位中国姊妹开设了第二家,是招收中国孩子的第一家,叫晨馨学校,他们背后是一家有灵恩背景的教会。接着我们的学校也创立了,在昆明、上海、南京等地也陆续有新的学校开设。

二零零八年,ACE在香港注册了中国办事处,在上海设立办公室,聘请了一位中国弟兄,是一家改革宗浸信会教会的同工。所以,现在ACE的督导、校长和老师的培训,不再去位于菲律宾的亚洲总部,而在中国本土就可以展开。

以督导培训为例,每年有两到三次密集课程。其中有三门课程已经翻译成中文。而每年十月会召开一个教师大会。将全国ACE学校的老师集中在深圳或其他地方,由美国总部的教育专家来授课,既有教育专业课程,也有属灵的训练。大课堂之后,是按专业分组的学习。这两年,增加了中国讲员的比重,更能针对中国的具体情况作出应对。

ACE中国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每年会到每个学校作两次访问,一般是四个人,按照华北片、华南片等不同片区,两个一组,到学校观摩和指导,帮助解决教学上的难题。美国总部则每年安排一位专业人士,到每个学校访问一次。一般会到深入班级至少两天时间,然后给出一些改进的建议。

更值得一提的是,每年四月的全国学生大会,九岁以上的学生都要参加。在这个大会上,鼓励学生参加奥运会式的活动项目,包括体育、文艺、舞台剧、音乐、讲道、木偶等各个方面,让学生展示各自不同的才能。

采访者:谢谢张弟兄,非常高兴听到这么多的分享。也祝愿你们在基督化教育的事工上取得更大的成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